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05章 刻意隐瞒

第2205章 刻意隐瞒

 热门推荐:
第2205章 刻意隐瞒-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秋跟在黄埔云身后一顿七拐八绕后,终于来到了上次见到黄埔无恨的那间会议室,可让叶秋吃惊的是,他昨天和哈迪斯找遍了安全局总部内的大部分区域,似乎都没来到过这个会议室,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秘密和机关不成?

    “叶秋!你来了!”

    可还没等叶秋细想,他和黄埔云刚走进这间会议室,就见黄埔无恨脸色阴沉的坐在里面,看到叶秋进来后,黄埔无恨虽然已经尽量克制了自己的语气,但对叶秋这一声招呼,还是显得有些冰冷,就好像有欠了他几个亿没还似的。

    看到黄埔无恨铁青的脸色,不用想叶秋也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当即也不敢托大,主动走到黄埔无恨身边,恭恭敬敬的对他敬了一个礼后,这才对黄埔无恨问道:“黄埔局长!您这次找我过来……”

    “叶秋!昨天这里发生的事你知道吗?”

    可还没等叶秋的话说完,就见黄埔无恨猛地一摆手,打断了叶秋的问话,看着叶秋冷着脸反问道。

    饶是叶秋早有猜测,可现在面对面的被黄埔无恨询问,还是让叶秋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看了一边的黄埔云一眼后,略微犹豫了片刻,这才装做一脸蒙逼的摇头道:“这昨天发生了什么?我刚刚问过黄埔晕,她没说具体是怎么回事,直说有俩个人,谁抓到他们,她就嫁给谁!”

    叶秋这话一出口,无论是黄埔无恨还是黄埔云的脸色,都不约而同的变了颜色,只是俩者之前不同的是,黄埔云的脸色是羞涩的红晕,而黄埔无恨确实阴沉着脸,瞪了一边的黄埔云一眼。

    看到这,叶秋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虽然不知道黄埔无恨问自己那些事什么意思,但既然能支吾过去,叶秋就尽量不会回答出来,这时用黄埔云之前的话做话题,必定会转移一下黄埔无恨的注意力。

    毕竟,谁孙女在外面说出了一句,谁抓到罪犯我就嫁个谁的话,做长辈的恐怕都不会高兴吧!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任何长辈都不会支持自己的后辈这么做,除非这里面有什么利益关系。

    事实上,叶秋也达到了他的目的,被这话题一冲,黄埔无恨也没了之前咄咄逼人,试探叶秋的意思,反而深深地叹了口气,把昨天发生的一切,冷着脸为叶秋讲述了一遍。

    在黄埔无恨的介绍中,叶秋终于明白了昨天这件事在黄埔无恨心中的定义。

    原来,黄埔无恨已经确定了昨天进入总部的是什么人,这还是根据那俩个人营救赫耳墨斯的事情推测出来的,而这次黄埔无恨找叶秋过来,也就是看重了叶秋曾经是那个组织的人,询问一些叶秋那些人有可能做到这些,让他们进一步确定目标罢了。

    得知黄埔无恨的意图后,叶秋顿时松了口气,好在黄埔无恨的脑洞,还没大到怀疑他的地步,当即就毫不隐瞒的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当然,叶秋所说的,都是关于组织内,十二主神的情况,除了神秘的神王宙斯叶秋不了解外,其他的虽然不算都见过,但对他们也算有一些了解,甚至连哈迪斯的存在都告诉了黄埔无恨。

    而且叶秋还说起了赫耳墨斯之前的话,告诉了赫耳墨斯曾经跟他说过,他不是一个人来华夏的,还有同伴一同过来,只是因为后面黄埔无恨的出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叶秋也不知道赫耳墨斯所谓的同伴是谁,有多少而已。

    可黄埔无恨听完叶秋的讲述后,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昨天那俩个闯进安全局总部的黑衣人,是赫耳墨斯的同伴的话,那这一切就都能说得通了。

    恐怕也还有赫耳墨斯的同伴,会在赫耳墨斯被抓后,来到安全局的总部营救他吧!

    事实上,叶秋要做的就是干扰黄埔无恨的视线,把黄埔无恨的查找重心,放到赫耳墨斯的同伴身上,虽然这也间接暴露了哈迪斯的存在。

    但黄埔无恨所知道得,也只是赫耳墨斯有同伴而已,至于赫耳墨斯的同伴是谁,有几个人,叶秋则都没说出来,就连之前提起哈迪斯,也是在介绍组织内部情况和主要成员的时候,听人说有这么一个神秘的冥王哈迪斯存在而已。

    而叶秋之所以这么说,也是怕黄埔无恨看出来他在撒谎,毕竟,在黄埔无恨这种人老成精的人面前,叶秋想要刻意隐瞒什么,必定会被黄埔无恨差距,反倒不如像现在这样,一切都是真的,只是混淆了其中的关系而已,只要不是参与过这些的事的人,就很难察觉到这里面的关键,就更别说黄埔无恨了,只要他没有读心术的本事,就不会差距叶秋的心思。

    而叶秋还真的做到了这些,听闻他的讲述后,恐怕黄埔无恨现在满脑子都是赫耳墨斯所说的同伴是谁,根本就没怀疑过叶秋就是那俩个闯进他们总部的俩个黑衣人之一。

    毕竟,在黄埔无恨此时的认知中,叶秋是被那个组织追杀的人物,就是任他脑洞再大,恐怕也想不到叶秋会去救一个白天刚刚威胁过他的人,更不会想到哈迪斯的强势出场,已经改变了叶秋所在的阵营。

    虽然,叶秋在心里只是劝说自己暂时重回了组织,但他终究还是一个拥有了双重身份的人,一边是组织放在华夏内地的暗线,一边又是安全局的成员,这俩种身份都足以让叶秋在混乱的情况下自保,前提就是他的第一重身份不被暴露出来而已。

    万一让黄埔无恨知道叶秋又加入了组织,甚至还和哈迪斯一块袭击了他们的总部,那结果就是不用想,也能知道叶秋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反击。

    可现在,黄埔无恨显然还不会去怀疑叶秋就是破坏他们总部的人之一,听闻叶秋的讲述后,当即就沉默了下来,半晌后,这才看着叶秋问道。

    “你是安全局的人吗?”

    听闻黄埔无恨这话,饶是叶秋已经肯定对方没怀疑过自己,心脏也忍不住抽动了一下,错愕的看着黄埔无恨失声回道。

    “当然是!”

    “是就好!我现在交给你一项新任务,你愿意接受吗?”

    黄埔无恨好似并未在意叶秋表现出来的错愕,听到叶秋的回答后,还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脸肃穆的看着叶秋继续问道。

    可叶秋听闻黄埔无恨这话,脸色却瞬间难看了起来,以现在的情况而言,根本不用黄埔无恨多说什么,叶秋就能想象到他要说什么。

    见叶秋此时的脸色,黄埔无恨显然也看出了叶秋现在的想法,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是一脸肃穆的对叶秋追问道:“你愿意吗?”

    可是与上次不同的是,黄埔无恨这次的声音,却显得冰冷了起来,似是在威胁叶秋,又好似在对叶秋下达着什么毋庸置疑的命令一般,没有一点问询的意思。

    见此,叶秋的脸色也越加难看了起来,他最反感的就是黄埔无恨此时的语气,身为世界杀手排名前五的战神叶秋,必然拥有着自己的自信和尊严,如今被黄埔无恨如此威胁,饶是叶秋已经尽量克制了自己的情绪,但还是有些微怒。

    可面对黄埔无恨,叶秋虽然有自信可以瞬间干掉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老头,可他却不能那么做,怎么说黄埔无恨都是安全局的局长,如果叶秋敢对黄埔无恨动手,那他就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迫于黄埔无恨的身份,叶秋心里就是再怎么不爽,也只能压抑住心里的愤怒,冷着脸对黄埔无恨问道:“什么任务?”

    “好!你答应就好,我需要你帮我找出那俩个昨天闯入我们总部的黑衣人,必要的时候,我希望你尽量重新联系到组织,成为我们的卧底,给我们提供消息!”

    黄埔无恨好似并不在乎叶秋表现的冰冷,在叶秋话后,就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和对叶秋的要求。

    可叶秋听闻黄埔无恨这番话后,脸色却变得怪异了起来,难道黄埔无恨知道他已经被哈迪斯威胁着重新回到了组织,这才给了自己这样一个任务?

    这是叶秋脑海中第一个闪现出来的念头,毕竟,他一直都在小心提防黄埔无恨知道这些,现在黄埔无恨突然提出了让叶秋去尽量跟组织接触,甚至是卧底的要求,又怎么能不让叶秋吃惊哪!

    但很快,叶秋就从震撼中惊醒了过来,他清楚的认识到,黄埔无恨恐怕并不知道他和哈迪斯之间的事,不然就不会让他去卧底了。

    怎么说,叶秋都是造成安全局现在这般惨状的始作俑者之一,如果黄埔无恨知道这一切都是叶秋做的话,那恐怕就不会有和叶秋现在的这番谈话,而是直接让人围住叶秋把他抓住了。

    可除了这种可能,能让叶秋唯一解释黄埔无恨这番话的,恐怕也只有黄埔无恨是真的想让自己去组织内卧底了。

    而这对叶秋而言,黄埔无恨的要求,非但没有让叶秋反感,反而给叶秋提供了一个机会,这就好像是一个很困很想睡觉的人,有人给他递过来了一个枕头一般,让叶秋都有种天上掉馅饼的感觉。

    毕竟,叶秋最担心的,就是被黄埔无恨发现自己重回组织的事,而现在黄埔无恨就主动给叶秋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他甚至可以公开自己已经重回了组织的身份,又怎么能不让叶秋兴奋哪!

    “怎么?很难吗?”

    但就在叶秋心里还在为黄埔无恨的这个要求兴奋的时候,黄埔无恨的声音,却再次传进了叶秋的耳朵,好似是看到叶秋半天没回话,还以为他这个任务对叶秋而言很困难一样。

    “尽量吧!我现在也没什么把握,毕竟我已经打发了俩波组织过来的人了,赫耳墨斯还在你们手里,他们能不能接受我回归,还是个未知数!”

    面对黄埔无恨的话,叶秋这番话说的虽然有些含糊,但他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