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06章 疑惑不解

第2206章 疑惑不解

 热门推荐:
第2206章 疑惑不解-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其实在叶秋心里,他恨不得立即就答应黄埔无恨给自己的任务,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抛去后顾之忧,省去很多麻烦的同时,还能让他更好的生活下去。

    可即便叶秋再怎么急切,都不敢答应的太干脆,毕竟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叶秋还是很明白的,如果他答应的太干脆,必定会被黄埔无恨怀疑,而他又不能拒绝,唯一的办法也就只能暂时含糊的答应下来而已。

    虽然叶秋说的只是尽量,可他心里清楚,重回组织这件事对他而言,根本就没有丝毫难度,因为他在哈迪斯的威胁下,昨天就重回组织了,根本不需要他多做什么。

    “好!我等着你的好消息,我会尽量配合你的!”

    黄埔无恨见叶秋答应下来,脸色终于恢复了过来,深深地看了叶秋一眼,似是很满意叶秋的回答,对叶秋承诺道。

    听闻黄埔无恨这话,叶秋的心思顿时就活跃了起来,可脸上却一直装作很是苦涩的模样,默默的点了点头,算是勉强接受了黄埔无恨的好意。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叶秋和黄埔无恨只是聊了一些没什么营养的话,叶秋就辞别了黄埔无恨,由黄埔云带着离开了这间会议室。

    “你什么意思?”

    可就在叶秋跟着黄埔云没走出多远的距离,叶秋就被突然停住脚步的黄埔云从前面拦了下来,就见黄埔云一脸怒色的瞪着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叶秋一口的架势。

    被黄埔云面对面的质问,叶秋的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他承认之前确实是利用了黄埔云跟他说过的话,来转移黄埔无恨的注意力,但那确实是黄埔云做过的承诺,现在被黄埔云质问,还真有些让他不爽。

    “别这么凶,现在要去卧底的是我,说不定我就真的找出了那俩个黑衣人,到时候我还要找你实现诺言哪!”

    叶秋说着,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玩味了起来,轻蔑的看了黄埔云一眼后,也不理会黄埔云的反应,迈步从黄埔云身边走过,就好似没看到黄埔云脸上的愤怒一般,不带一丝感情。

    但叶秋这番话,却说得黄埔云脸颊绯红,想到叶秋和自己爷爷黄埔无恨的对话,黄埔云这才反应过来。

    如果按着现在的情况而言,最有可能找出那俩个夜闯安全局的黑衣人的人,必定是叶秋无疑,加上她自己刚刚的承诺,万一让叶秋真的抓到了那俩个黑衣人,那不是说她到时就要嫁个叶秋了?

    想到这,饶是黄埔云比一般女孩要成熟很多,但还是忍不住有些心虚,心里虽然很希望能抓到那俩个黑衣人,但却又不希望是叶秋抓到他们。

    但事实上,从目前的情况而言,叶秋恰恰是最后可能抓到那俩个黑衣人的人之一,这也就造成了黄埔云的纠结心理,陷入了永无止境的纠结当中。

    可就在黄埔云愣神的时候,叶秋已经走出了好远,根本没有让黄埔晕带路的意思,就已经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直到叶秋离开后好久,黄埔云这才反应过来,错愕的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哪还有叶秋的一点踪迹。

    而叶秋在离开安全局总部后,当即就后悔了,他当时只是不想和黄埔云纠缠下去,但事后想起来,他独自离开安全局总部的行为,确实暴露了一些问题。

    按理说,叶秋来安全局总部的次数,用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每次还都是有黄埔云带路的情况下,可现在叶秋独自离开的行为,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过了,虽然这不能说明叶秋就是昨天那俩个闯入安全局总部的黑衣人之一,但却也足够引起黄埔无恨的怀疑了。

    可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叶秋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他不是个喜欢沉浸在过去的人,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后悔药可吃,他也不需要一直在这件事上纠结下去。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对黄埔无恨还是很重要的,叶秋敢肯定,即便是黄埔无恨怀疑了自己,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他也不会拿叶秋怎么样。

    怎么说,黄埔无恨现在都要倚仗叶秋帮他调查,也需要叶秋帮他得到打量的情报信息,自然不会轻易对叶秋动手。

    对叶秋而言,他现在的身份给他形成了最好的保护,安全局需要他卧底进入组织,帮他们获得情报,而组织又需要他潜伏在华夏内地,帮他们完成一些事情。

    这么一来,在事情没彻底结束,或者叶秋自己没丧失利用价值之前,他的身份就是最好的掩护,无论是安全局的黄埔无恨,还是组织内的神王和哈迪斯,都不会刻意针对叶秋,这就是利益的作用。

    在一定的利益面前,一切恩怨和怀疑,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唯有利益才是可以永恒存在的东西。

    只要叶秋有利用价值,叶秋就敢肯定自己是绝对安全的,自然也就没有了之前的那些担心。

    对安全局和组织双方的这种卧底身份,饶是叶秋,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难道自己就这么幸运,就这么顺利的解决了所有问题。

    毕竟,叶秋从一开始,只是个被组织驱逐的杀手而已,甚至在一段时间里,他都跟着慕心怡,担任着她的保镖。还迎来了组织对他的制裁。

    可现在,叶秋竟然一步步让安全局和组织双方,在他身上达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哈迪斯的出现,让叶秋感受到了强大的威慑力,不得不听从哈迪斯的安排,重回组织,听从他的吩咐,可就在这不久,黄埔无恨竟然也让他在组织内卧底,帮他们搜集情报。

    这么一来,不说安全局和组织双方的态度如何,叶秋却都成了他们彼此的重要人物,恐怕也只有叶秋自己清楚,他同时是双方的底牌,无论是安全局的黄埔无恨,还是组织内的哈迪斯,恐怕都要以为叶秋再为他们服务,是他们最坚实的下属哪。

    但对叶秋来说,这何尝又不是一种好事,虽然这让阡的处境很尴尬,甚至还让他有种再拍无间道的感觉,但这却足以保证叶秋和慕心怡、田蜜三人短期内的安全,这就足够让叶秋铤而走险了。

    离开安全局后,叶秋在开车赶往慕心怡和田蜜俩女的公司路上,想了很多事,如何应对安全局和组织,就成了叶秋短期内唯一的大事,只有把他们双方都忽悠好了,才能让叶秋安全。

    不然,就以叶秋现在的双重身份而言,丝毫不弱于在叶秋身上安装了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弹,只要有一方知道叶秋的真实处境,就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甚至是被安全局和组织双方同时针对,那时的叶秋,恐怕就真的要踏上永无止境的逃亡生涯了。

    那种局面,叶秋是说什么都不想看到的,如今这般境地,也是一步步把他逼成这样的而已。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叶秋宁愿什么身份都没有,从一开始就是个普通人,虽然那样会让他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但起码过得平静,不用经历这么多生死危机和勾心斗角。

    叶秋在离开安全局总部后,便直接赶往了公司,因为俩者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叶秋也很快就来到了公司楼下。

    可当叶秋把车停在公司楼下时,立即就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公司附近都会行色冲冲的白领员工,当这些人从叶秋的汽车边经过时,显得很是匆忙,甚至以后几个人脸上竟然还露出了几分惊恐之色。

    看到这,叶秋的心脏边便下意识抽动了几下,顾不得多想,从车上下来后,边直接向办公楼内跑了进去,直接赶往俩女公司所在的楼层,希望这一切与俩女没关联,她们现在还是安全的。

    可当叶秋来到公司所在的十一楼时,却彻底呆住了,这不是因为公司内发生着什么,而是此时的公司内,竟然什么都没发生,与往常一样的平淡,竟然没有一点异常之处。

    叶秋一边打量着公司内的情况,脑袋也瞬间迷糊了起来,难道外面那些白领的表现,真的与自己无关,是自己小题大做了?

    想到这,叶秋苦笑一声,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最近确实有些过分紧张,只要看到一些异常,就总感觉这事与自己有关,根本不会考虑那些事是否与自己有关。

    于此同时,站在公司外的叶秋,似乎听到了一声男子的大喊声,当叶秋转头看向窗外时,赫然发现一名身穿肥胖的中年男子,在窗前一闪,由上而下进行着自由落体的恣肆,竟然有人跳楼了?

    面对这一幕,饶是见惯了生死的叶秋,都不仅产生了几分兴趣,当叶秋走到窗口时,赫然听到一声似是西瓜摔烂在地上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那中年人顺利着落了。

    但就在这时,叶秋的脸色却变得惨白起来,他发现了这其中的问题。

    如果之前那些白领的异常反应,是因为他们知道有人跳楼的话,哪必定不会露出那种慌张的模样,按常理来说,正常人遇到这种事,特别是在华夏内地发生这种事,知道的人必定会驻足围观才对,很少有人能够无视这种事发生而不看热闹。

    但那些白领之前的神色,却显得很是慌张,就好似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似乎并不是因为知道有人要跳楼,而是看到了已经有人跳楼摔成肉末的感觉。

    而这,也就足够引起叶秋的怀疑了,有人跳楼时发生在叶秋看到那些神色慌张的白领之后,那那些白领又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表现出那种慌张和惊恐的表情哪。

    叶秋从不是个自大的人,但却是个很小心的人,这栋办公来他来过无数次,甚至为了保证俩女的安全,好调查过一些办公楼内其他楼层的公司。

    也就是因为这点,叶秋对这栋办公楼的情况,一点也不必管理员低多少,这也就导致了叶秋现在的这番疑惑。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