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40章 矛盾不已

第2240章 矛盾不已

 热门推荐:
第2240章 矛盾不已-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在这些士兵在叶秋身边围成一个大圈,绕着叶秋永无止境的奔跑时,叶秋却直接坐在地上,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就好像是在欣赏一场表演一样,在发现其中一些人有偷懒的嫌疑时,甚至还会大喝一声,以此来表示他的存在。

    对此,那些士兵可谓是敢怒不敢言,虽然每个人都叶秋的做法都很看不下去,甚至如果他们能打过叶秋的话,都有可能集体围殴叶秋一顿。

    但他们却不敢有那些动作,第一是他们不是叶秋的对手,在叶秋一出手,就打晕了那名可怜的士兵后,叶秋在他们看来,就已经几乎等于是无敌的存在,让他们根本生不出要报复叶秋的念头。

    而另外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军人的尊严了,他们虽然自知不是叶秋的对手,但却不想在叶秋面前丢了面子,如果是刚刚叶秋询问的时候他们没有选择退出,而是在叶秋下达第一个训练任务后在退出,那对他们而言,就有点太伤自尊了。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叶秋现在的想法很简单,他恨不得现在就有人坚持不住退出了才好,而且还是在这个基础上,退出的人越多越好,最好是全部退出,他也能立即恢复自由,离开这个让他感觉格格不入的地方。

    但让他失望的是,三个小时过去了,虽然也有一些人因为坚持不住摔倒,但却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即便有一些体制较弱的都直接晕倒了过去,但在这之前,却没有一个人选择放弃。

    这对叶秋而言,也是一种无形的震撼,他没想到这些军人竟然这么执着,这股精神倒是叶秋不曾看到的东西。

    毕竟,叶秋以往生活的环境,就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但如果让那些人去像这些军人一样执着,你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在性命攸关的事情面前,那些人绝对后选择保命而不是去执行什么狗屁任务。

    出于这种想法,叶秋现在反倒有些欣赏起了这些士兵,从个人角度而言,叶秋也是那种遭遇危险后,可以抛弃任务的存在,但当叶秋试图建立起一个势力的时候,他却渴望拥有一批可以为了任务,而牺牲自己的人。

    这是一种非常矛盾的心里,但何尝又不是一种针对性的思维,人身处在一个不一样的位置,即便是同样的人,他们的想法和思维,也会存在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才是永恒不变的东西。

    这就好像是一名乞丐,他只需要考虑今天能赚到多少钱,而如果是一名上市公司的老板,他却需要考虑明天要赚多少钱,但如果是一名金融专家,他就需要考虑最近一个阶段,能赚多少钱。

    人所在的位置不同,他们的想法不同,思维变化的不是人,而是他所在的环境决定了他要拥有怎样的思维和想法。

    如果把乞丐和上市公司老板的身份对话,哪他们的想法一定会变成彼此的想法,即便是一家上司公司的老板做乞丐,他也需要考虑今天能赚多少钱,这些钱是否能填饱他的肚子。

    而这些军人给叶秋的感觉,就是那种近乎疯狂的执着,但叶秋却有从这,得到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结论,拿这些军人的执着对他们的上级军官而言,哪绝对是一个很好的事,但如果让他们成为杀手的话,哪这种执着,却恰恰是他们需要丢弃的东西。

    从杀手的角度而言,叶秋看到的,只是一群傻子在围着自己跑圈而已,没有丝毫执着和信念,只是单纯的一群傻子而已。

    随之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即便是那些体力最好的士兵,也逐渐扛不住了这般仿佛永无止境的负重奔跑,甚至在七十八名士兵当中,已经有近三十人晕了过去,余下的四十多人,也都处于一种即将昏迷,而又坚持着没有晕过去的状态中。

    对此,叶秋没有一点表示,即便是那些已经晕倒在地上的士兵,叶秋都没让人去照顾他们,而是任由他们失去知觉的躺在地上,给那些即将晕过去,但还没有晕过去的人,做着路障的角色。

    从早上跑到中午,从中午跑到下午三天,连续七八个小时的奔跑,终于让所有人都晕倒了一次,而叶秋却一直坐在地上,看着这些人的表演。

    因为在这期间,那些率先晕过去的人,经过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等的时间后清醒了过来,可他们却没有离开或者继续躺在地上装晕,而是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后,竟然重新继续跑了起来。

    对此,叶秋真的很无语,但却也同时很佩服这些士兵,甚至在某一刻,叶秋都怀疑过这些士兵到底还是不是人,如果他们是人的话,又怎么会做出这种让常人无法理解的举动哪!

    事实上,叶秋并不是一名军人,他无法理解什么才是任务大过天这句话,在部队里,只要上级指战员下达了命令,那下面的士兵就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的,他们是真的在这么做,把服从命令,当成了他们唯一要做的事。

    可对叶秋而言,他对这些士兵的死脑筋,已经无语到了极致,以至于连叶秋都想提醒他们一句,跑到吐啊!不就是吐吗?吐才是任务目标,跑只是过程而已,他才不在乎这些士兵跑多久才会吐哪!

    可现在的叶秋,却又不能这么说,如果他这么说的话,那他之前建立起来的权威和威慑,恐怕就都会付之一炬吧!

    好在,当时间达到下午四点的时候,终于有第一名士兵完成了叶秋的要求,真正跑到了吐的程度。

    只是在这过程中,这个人连续晕倒了三次,在第四次晕倒前很不甘的吐了几口黄水,瞬间就被叶秋从人群里提了出来,宣布他是第一个完成任务的人。

    有了这一个“榜样”在场其余的士兵也瞬间反应了过来,黄埔云是第一个付出行动的,几乎在叶秋宣布那人完成任务的同时,她就毫无形象的把手放进了嗓子眼,成为了第二个完成任务的人。

    这么一来,在场的所有士兵也都醒悟了过来,有样学样的像黄埔云一样完成了任务,只是在这过程中,还有几名累晕过去的士兵被送到了卫生站,可能他们做梦都想不到,叶秋所制定的任务,会这么简单吧!

    第一天训练,叶秋的心情很好,除了一开始自己退出训练的士兵,后面的七十八名受训士兵中,竟然只有七个因为身体问题,而不得不选择退出了训练,这么算下来的话,叶秋第一天就直接淘汰了二十九个人。

    这个数字在平时可能还没什么特别的,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对叶秋而言就是一种激励了。

    毕竟,这些受训的士兵加在一起,也不过一百人而已,张老给他的训练时间是三个月,而叶秋第一天就淘汰了二十九个人,这也就代表着,叶秋还是由很大可能,在短期内就离开这里,回到京都和慕心怡和田蜜俩女团聚的。

    这天晚上,叶秋并未出什么幺蛾子,他可不认为晚上吹个什么集结号能起多大作用。

    这些士兵都是常年生活在部队里的老油条,想必他们晚上都是穿着衣服睡觉的,叶秋可以肯定,如果他真的弄什么紧急集合这种事,一定会面临这些人全部到场,而又没力气训练的尴尬地步。

    毕竟,叶秋这次过来的身份是教官,不是刽子手,叶秋虽然可以适当的改变训练任务,但却不能以把这些人玩死的心态去做。

    怎么说这都是人家的地盘,如果叶秋真那么做了的话,那他将要面对的,恐怕就不是离开这里,而是准备迎接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的怒火了。

    当天晚上,叶秋睡得很踏实,也睡得很沉,身在军营的情况下,竟然让叶秋体会到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这不是说他喜欢军营,更不是他对军营有什么好感,而是叶秋肯定,只要他在这片区域,只要不是整个世界都一同毁灭的重大灾难,哪他就必定不会有什么危险。

    有人说过,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现在叶秋的情况,好似就是在诠释这句话的意义一般,军营对现在的叶秋而言说不上危险,但如果是曾经的他,哪这恐怕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了。

    但相对来说,叶秋身份变化后,这种危险,也变成了强烈的安全感,可能这也是人的身份不同,所面临的环境和处境全然不同的完美解释吧!

    第二天一早,叶秋像往常一样起床,可当他看到时间的时候,却发现已经八点钟了,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现在身在军营,在这里,这个时间,似乎已经是很晚的了。

    果不其然,当叶秋从床上爬起来,来到训练场的时候,却诡异的发现七十一名受训士兵,都整齐排列在场中,那摸样就好像是在等待什么大领导视察一般。

    见此,叶秋第一次有了一种身为上位者的感觉,当即也毫不客气的扫视众人一眼后,不客气的说道。

    “很好!我还以为我不来,你们都不会过来的,现在的结果我很满意,以后就这么执行!”

    说着,叶秋脸色陡然一冷,看着在场的七十一名士兵高声喊道:“今天的任务很简单!七十一个人分成俩队,每一队三十五个人,俩个队伍彼此捉对格斗,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把对方打到,跪下唱征服为止!女性学员今天休息!”

    “为什么?你看不起女人吗?”

    可随着叶秋话后,还没等其他受训士兵反应过来,黄埔云作为在场的唯一一名女性,就立即站了出来,毫不示弱的对叶秋大声质问道。

    见此,叶秋心中暗骂一声果然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句话是真谛,看着黄埔云一脸的不甘和愤怒,叶秋心中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指着黄埔云继续道:“你不想休息也可以,跟我对打,你敢吗?”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