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42章 惊讶无比

第2242章 惊讶无比

 热门推荐:
第2242章 惊讶无比-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当然,这一切并不是偶然,而是他们本就关注着叶秋这边的情况,更多人还是想看看叶秋到底拥有怎样的身手,而黄埔云又是怎么在叶秋手里被击败的而已。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刚刚还彼此动手的俩人,现在竟然画风一边,这一架竟然打出了打情骂俏的味道,就好似是俩个相恋已久的情人,在彼此玩闹一般。

    对这,所有人都差点把下巴惊掉了,皆是一脸震惊的看着叶秋和黄埔云俩人所在的位置。

    在这期间,叶秋和黄埔云俩人一直都保持在诡异的僵持中,虽然这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但还是让叶秋感受到了那对东西的柔软,情不自禁的叶秋竟然下意识捏了一下,也惊得黄埔云惊叫一声,顺手推开了叶秋,从叶秋的魔掌中挣脱了出来。

    这直接造成的结果,就是黄埔云直接跌到在地上,哪仰面朝天的样子,更显得几分诱惑,连叶秋都差点佯装站立不稳,升起了一种想要压在她身上的冲动。

    可冲动归冲动,叶秋却不是那种得了便宜还没完没了的人,见黄埔云跌坐在地上,叶秋很是出人意料的轻咳了一声,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黄埔云冷声说道。

    “怎么样?我就说你不是我的对手吧!”

    叶秋这话一出口,顿时让周围所有能听到他说话声音的人,都齐齐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像叶秋这样,占了别人便宜,竟然还当做一切都没发生似的东拉西扯的人。

    可如果说周围其他人只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暗叹叶秋的脸皮厚度的话,那黄埔云此时却已经被彻底气炸了,想也没想的一手伸出,直接来了个猴子偷桃,目标也正是叶秋下体的要害之处。

    叶秋一个反应不及,加上他此时满脑子都是双手在那柔软之上的触感,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黄埔云抓了个正着,疼的叶秋倒吸了一口冷气,差点没喊出声来。

    可即便如此,黄埔云对叶秋所做的一切,却都被周围那些训练的士兵看在眼里。

    如果说叶秋之前抓住黄埔云的那对柔软,让这些士兵感到惊讶的话,那现在黄埔云反身逆袭抓住了叶秋的要害,那对他们而言,就好似是晴天霹雳一般,让他们久久不能清醒过来了。

    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所有人在瞬间都停止了动作,皆是一脸骇然的看着黄埔云,就好似看到了什么珍惜动物一般,让他们无法挪开目光。

    毕竟,部队是什么地方,那时一个阳气很重,连一丝阴气都不存在的地方,虽然现在部队里的女兵也不少,但那些女兵却大多在一些文工团,或者情报科之类的部门而已。

    真正的作战部队中,女兵就好像大熊猫一样的稀少,这也是这些受训士兵,看到黄埔云竟然伸手抓住叶秋要害后,会流露出这般惊讶表情的真正原因。

    可叶秋现在却没心思去关注那些,即便他知道自己和黄埔云已经被人围观了,但在要害被黄埔云抓住的情况下,他也没心思去管那些,伸手抓住黄埔云的手腕,阻止她继续用力的同时,就忙不迭的大喊道。

    “我擦!你有完没完?有女的向你这样的吗?”

    “怎么没有!只是你看到而已,别用你的无知来衡量其他人,你刚刚不是想让我退出吗?有胆子现在再说一次,只要你敢说,我就立即退出!”

    可面对叶秋的话,黄埔云的反应,却出人意料的强硬,非但没有一丝妥协,甚至还威胁起了叶秋。这其中的关键,自然就是她现在掌握着叶秋的命根子而已。

    而叶秋知道黄埔云的想法,但也知道自己的命根子在人家手里,即便是他有心硬气起来,真的开口要求黄埔云退出,但他现在却是怎么都硬气不起来的。

    对男人来说,有一种痛叫蛋疼,这是女人绝对无法体会的存在,在命根子掌握在别人手里的时候,叶秋所体会到的,却不仅仅只是疼痛,还有一系列的担心。

    比如被黄埔云抓了这么一下后,自己的小兄弟下半辈子还能不能用了,或是黄埔云怎么才回放手,怎么才能保住自己小兄弟的一系列设想。

    对叶秋而言,他现在和黄埔云的情况彻底逆转,他成了被人抓住把柄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叶秋也不得不选择妥协,当即哭丧着脸低声道。

    “你赢了!我不会在要求你退出了,大姐,你现在能放手了吗?你怎么说也是个女的,抓着我哪里不好吧!万一我一会儿有反应了,我找谁解决去?”

    说着,叶秋为了加重自己有反应了的这种情况,竟然还暧昧的对黄埔云笑了笑,那样子,似乎就是在暗示黄埔云,如果我有了反应,就会让她帮自己解决一般。

    事实上,叶秋只是想利用这些,来让黄埔云不好意思而已,只要黄埔晕稍微松一下,叶秋就有信心立即挣脱黄埔云的束缚,到那时可就真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了。

    可现实是叶秋的话非但没让黄埔云不好意思,反而还暴露了叶秋此时的想法,只见黄埔云竟然也装着毫不在意的样子,打量着叶秋的那个部位,神色不屑的冷哼道:“就你这点小玩应,还想让我放手,你真当我是什么都没见识过的小女孩啊?我现在就问你,你服不服?你之前不是说输的人要跪下唱征服的吗?”

    听到黄埔云这话,不仅是叶秋,就连周围所有的受训士兵,也都在这一刻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在经历过刚刚那么劲爆的场面后,竟然还有机会看到现在这一幕。

    毕竟,叶秋之前下达训练任务的时候,就说过彼此对战的双方,要打到对方跪下唱征服才行。

    这种任务目标,让所有人为之兴奋的同时,也为此感到了深深的忌惮。

    毕竟,只要是个人,就绝对不想自己跪在别人面前唱征服,这可不仅仅是对一人的侮辱,还有可能会把一个人打击到死的场景。

    但叶秋现在自己将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种场景,又怎么能不让周围所有人感到错愕和惊讶哪!

    虽然人们都知道,叶秋之所以会落得这般境地,也是因为之前的一切,让叶秋分神,这才导致被黄埔云偷袭成功,抓住了他的要害部位。

    可不管过程如何,现在这般结果,却是任何人都无法更改的。

    可能如果再给叶秋一次机会的话,他一定不会让历史重演,虽然那俩团柔软,叶秋一定会故技重施的在摸一次,但当黄埔云挣脱后,叶秋一定会立即有多远走多远,绝不给黄埔云抓住自己小兄弟的机会。

    但无论如何,现在这一切已经发生了,就是叶秋再怎么想,他的小兄弟依旧被黄埔云抓在手里,只是他绝对不可能逆转的事实。

    在黄埔云话后,叶秋第一反应就是天作孽尤可存,自作孽不可活这句话的真谛,对叶秋而言,如果他一开始不下达那个变态的目标,恐怕他现在也就不必被黄埔云如此威胁了。

    可这一切已经发生了,现在放在叶秋面前的只有俩种选择,第一就是认怂,谁让自己的小兄弟掌握在别人手里那!虽然对黄埔云唱征服,这对叶秋而言绝对是一种侮辱,但就是再怎么侮辱,也比下半辈子都没有这个小兄弟陪伴来的让人不能接受吧!

    而第二种选择,就是劝解黄埔云,让她放弃为难自己的想法,至于舍弃小兄弟,也要保住面子这种事,那个傻逼愿意,让他去做好了,起码叶秋是绝对不会做这种糊涂事的。

    这么一来,俩种办法一对比,叶秋就果断选择了第二种,立即换上一副看上去很是和善的模样,强忍着小兄弟的疼痛,对黄埔云笑呵呵的说道。

    “大姐!我错了还不行吗?这地方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一个不好,您失手弄坏了我这玩应,哪我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啊!”

    叶秋这话说的,已经违背了他一直以来的坚守,可在小兄弟被别人抓在手里的时候,叶秋也不得不选择这么做,毕竟,俩这之间一对比的话,面子哪有保护小兄弟安全重要哪!

    可黄埔云听闻叶秋这话,却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反而也换上了一副笑呵呵的模样,看着叶秋摇头道:“任务目标是你说的,我现在就问你服不服而已,你下半辈子跟我没关系,那个姑娘守活寡,我可不在乎!”

    说完,黄埔云还装作很是痛心的样子念叨了一句:“真可惜啊,堂堂的战神叶秋,以后就要变成太监叶秋了!”

    但就在她说话的时候,叶秋已经明确感觉到了黄埔云死不放手的想法,既然没办法劝解黄埔云放手,而叶秋自己有不愿意给黄埔云跪在地上唱征服,那等待叶秋的也只有另一种虽然粗暴,但却非常有效的办法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黄埔云话音刚落,人们还在为叶秋受苦的小兄弟惋惜的时候,缺件叶秋突然伸出双手,不偏不理的按在黄埔云胸前的俩团柔软之上,似乎是为了可以得到威胁黄埔云,与其谈判的筹码,叶秋还特意加大了力道,这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叶秋虽然抓了个皆是,但也彻底把那俩团圆的捏成了扁的。

    这一幕发生的很快,当人们看到叶秋双手所处的位置后,又不禁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甚至有不少人都暗自高呼,教官就是教官,在自己小兄弟被抓住的情况下,竟然还想得反击,甚至在对方抓住他要害的同时,他也反手抓住了对方的要害部位。

    而此时的叶秋和黄埔云,还真相是俩个岛国大片里的男女主角,彼此抓着对方的要害部位,彼此都不愿意放手,甚至还是一个站着一个坐在地上,这体位和动作,一定会让不少身受岛国大片污染的青年,感到熟悉和亲切。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