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47章 假戏真做

第2247章 假戏真做

 热门推荐:
第2247章 假戏真做-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但那也只是在黄埔无恨对他出招后,想要打击一下黄埔无恨,缓解一下二者之间的关系而已。

    可让叶秋没想到的是,黄埔无恨这种人老成精的存在,又怎么看不出叶秋的想法哪,这才当叶秋自认为占据了上风,可以适当打击一下黄埔无恨的时候,黄埔无恨果断选择了跟叶秋抬杠,从而也就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对此,叶秋很后悔,但黄埔无恨却更加后悔,他们都明白彼此并不是真的想要真的结婚还是怎么样,只是在彼此的唇枪舌战下,一步步发展到了现在而已。

    而叶秋到最后,虽然从名义上多了个未婚妻,但从根本上而言,他并没有什么损失,充其量就是他本人有些不舒服而已。

    但与叶秋想必,黄埔无恨能说出这番话,付出的代价却是巨大的,叶秋孜然一身他根本就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他。

    可黄埔无恨就不一样了,在京都,黄埔无恨的地位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说那些下属,就是像张姓老者这样和黄埔无恨相熟的同龄人也不再少数。

    如果黄埔云和叶秋的是被船样出去的话,那最先受到关注的人,必定是黄埔家族无疑,到那时黄埔无恨也必定会因为这件事被推到风口浪尖。

    虽然只是后辈之间的事,但如果这事期间的经过传出去的话,哪事情恐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也正因为如此,叶秋才惊讶于黄埔无恨为什么会说出这些话,毕竟,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这件事从一开始只是个误会而已。

    但现在,因为张姓老者的提议,在加上叶秋不按套路出牌,也就造成了黄埔无恨的破釜沉舟。

    可能对黄埔无恨而言,他不想在叶秋面前吃瘪,即便这个决定很艰难,但在与叶秋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后,自认为已经摸清了叶秋性格的他,也必然存在自己的算计,不然也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了。

    但就是因为这样,叶秋才有种不好的感觉,他了解黄埔无恨的性格,说对方是无利不起早的人,也不为过,之前叶秋想利用那些资料借助一下黄埔无恨的力量和渠道。

    期间他甚至一直都认为自己成功了,但最后,他却猛然发现,黄埔无恨却也同样是在利用他,只不过最后算计的不是他,而是米国而已。

    虽然叶秋在那件事中也算是间接获利不少,但他却没能算计到黄埔无恨,甚至还帮助黄埔无恨算计了米国一次,那时的黄埔无恨显然也不是没办法算计叶秋。

    只是算计叶秋和算计米国二者对比之下,让黄埔无恨做出了用阳谋来算计米国的做法而已。

    这件事让叶秋一直耿耿于怀,而在这件事过去几天后,黄埔无恨做出这种赔本买卖的事情来,那就有些有违常理了。

    毕竟,黄埔无恨在叶秋心中,一直都是只狡猾的老狐狸,狐狸这种生物是很少吃亏的,黄埔无恨自然也不能来例外。

    而此时,黄埔无恨竟然答应把黄埔云嫁个叶秋,这对叶秋而言,可着实不是一桩美事,反而让叶秋担心,黄埔无恨是不是又在暗暗谋划什么,等着他自己上套。

    对此,叶秋心里很是忌惮,但之前要负责的话可是他说的,这就让他没有理由反驳黄埔无恨,毕竟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怎么也没办法收回的。

    即便叶秋现在很是悔恨说出那些话,但穿上去的衣服可以脱下来,但说出去话就像拉出去的屎,谁见过有人拉完屎,还往回坐的?

    一时间,叶秋也只能尴尬的选择了默认,虽然这桩婚事有些草率,但就目前而言,叶秋总体上还是不吃亏的,即便是他最后真的娶了黄埔云,对他这种孜然一身的单身汉而言,也只是多了个暖床的而已。

    这么一来,叶秋倒也想通了,既然现在这件事对他没有任何坏处,那他也没必要立即否决什么,而且叶秋不相信黄埔无恨在这件事上,还有什么好处可言,他也想看看黄埔无恨到底是真的有什么算计,还是只是不想再自己面前丢了面子。

    如果是前者的话,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叶秋即便明白黄埔无恨图谋不轨,但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而已。

    但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是叶秋认识黄埔无恨后,第一次有了让黄埔无恨吃亏的经历,这对叶秋而言,意义还是很大的。

    这样一来,叶秋也就可以证明,黄埔无恨并不是处处精明,也有失手的时候,这也自然会让叶秋日后在面对黄埔无恨的时候,不在像之前那么无力。

    “我不同意!为什么要嫁给他?你们之前不是说,这只是……”

    “闭嘴!”

    但就在叶秋选择默认的时候,黄埔云却突然开口,表明了她的态度,但就在她想继续说下去,质问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的时候,黄埔无恨突然开口,打断了黄埔云的话,愣神呵斥道。

    “你和他都那样了!你还想怎么样?不嫁给他,这里的是传出去,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随着黄埔无恨的呵斥,黄埔云也瞬间哑火,撅着嘴,一副跟大人赌气的小女孩模样,半晌没说出来一句话,显然是被黄埔无恨的话说到了她心里,随后就见她恶狠狠的瞪着叶秋,就好似叶秋跟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

    见此,叶秋心中一惊,都有些不敢看黄埔云的眼神了,毕竟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个误会,而后在事情发展的过程中,也是叶秋占尽了便宜,不仅摸了黄埔云那里,甚至还被黄埔云摸了他自己那里。

    对一名男人而言,这种过程足够让叶秋回味三天了,这也就导致叶秋在面对黄埔云的时候,下意识就有些底气不足。

    可随后,叶秋就想到了黄埔云跟自己之前的经历,他记得黄埔云好像说过,谁抓住了那俩个夜闯安全局总部的人,她就嫁给谁这句话。

    想着,叶秋脸上也突然露出了几分笑容,想到如果黄埔云知道夜闯安全局总部的俩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自己,而且她现在还是自己的未婚妻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一副表情。

    对此,叶秋心里还是很爽的,被黄埔无恨算计了这么久,今天终于有了反戈一击的机会,而且还有机会得到黄埔无恨的孙女,难道这就是他被黄埔无恨算计这么久收到的利息吗?

    叶秋此时还真有种暗叹,天道好轮回的感觉,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这句话的真谛。

    可叶秋的笑容看在黄埔云和黄埔无恨以及张姓老者眼里,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也就变得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了,活脱脱就是一副憋了很久的色狼,看到了一名全裸美女的诡异表情。

    “好了!这件事既然已经解决了,叶秋,你还是继续训练吧!等训练结束,我就找人给你们办订婚宴!”

    就在叶秋心里暗爽的时候,张姓老者突然开口,把叶秋从虚无缥缈的幻想中拉回现实。

    但叶秋在听闻张姓老者话后,整个人都有种如坠冰窟的感觉,当即想也不想的惊呼道:“这么快?是不是有点太着急了?我和黄埔云相处时间不长,即便是要订婚,也要培养一下感情吧?”

    “办什么订婚?我就是死,也是不会嫁个这个混蛋的!你们要嫁给他,自己去嫁好了!”

    随着叶秋话后,还不等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说话,黄埔云就第一个跳了出来,只是她这话说的果决无比,说完还不等叶秋和黄埔无恨、张姓老者三人反应过来,就已经跑出了这个房间。

    见黄埔云跑出去时,眼角还带着泪珠的表情,叶秋看的心里都是一疼,也不禁沉默了下来。

    毕竟,从一个误会发展到现在的假戏真做,如果最后在真的订婚的话,那黄埔云恐怕就是二十一世纪中,在华夏境内最糊涂的那个女人了。

    出人意料的是,在黄埔云跑出去的过程中,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却都没有阻止他,反而就这么任由黄埔云任性的离开了,好似他们早就想到了会发生这些一样。

    “叶秋啊!云丫头就这性格,外表看上去刚硬,但实际山就是个小女人而已!你可是说过要对她负责的,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在黄埔云跑出房间后,黄埔无恨深深的看了叶秋一眼,意味深长的对叶秋轻笑了一声,拍着叶秋的肩膀,完全是一副长辈在说教晚辈的语气,对叶秋和颜悦色的说道。

    听闻黄埔无恨这话,叶秋心里一惊,如果说他之前只是怀疑黄埔无恨在这件事上有算计的话,那叶秋在听闻黄埔无恨这话后,一惊百分之百肯定黄埔无恨一定在算计什么。

    想到这,叶秋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不等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说话,就率先开口说道。

    “俩位首长!您看我和黄埔云的订婚也不远了,我在这之前是不是能提前准备一下,在部队里可没什么东西好准备,要知道我在京都可什么都没有,既然现在要结婚了,总要买个房子吧!这样也能给黄埔云一个安稳的家啊!”

    叶秋说着,脸上还摆出了一脸诚恳的样子,其实他内心最想说的,就是问黄埔无恨和张姓老者,自己能不能先离开这里而已。

    “这个问题不大!我感觉你也可以先准备一下!毕竟一直在部队呆着也不是事,局里还有很多事要倚仗你完成哪!”

    但让叶秋没想到的是,随着他的话后,黄埔无恨竟然想也不想的就表达出了同意叶秋离开的意思,这倒是让叶秋顿时兴奋了起来,同时也猜测起了黄埔无恨为什么之前还逼着自己来部队,而现在就突然反口,又让自己回去了哪!

    可当叶秋发现,黄埔无恨在说话中,一直笑呵呵的看着张姓老者后,这才明白过来,感情黄埔无恨之所以说出这番话,只是在报复张姓老者而已。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