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按常理出牌

 热门推荐: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不按常理出牌-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咔嚓......”

    一声清脆的骨裂声,林枫直接将酒瓶子砸在了秦铁风的手腕上。三四中文 www.444zw.com暴怒之间,他用上了几乎浑身的力气。一酒瓶子将秦铁风的手腕敲断。

    “啊......”

    手腕被敲断,秦铁风喉咙中发出一声如同杀猪般的惨叫声。手中的枪也自然直飞了出去,掉到地毯上。

    这个时候,秦铁风早已经认出了叶秋和林枫来。只是,头上被砸出来的洞还在不停冒着鲜血,加上烤汝猪的汤汁,已经让他睁不开眼睛。再加上手腕被砸断,眼泪忍不住哗哗哗的就躺了下来。

    想他东城区的教~父,什么大风大浪没有遇过。只是没想到有一天居然说到了如此待遇和折磨。

    将手中碎裂的酒瓶子仍在地毯上,林枫从一旁捡起一把银刀,直接C`ha 进了秦铁风的大腿中。

    “啊......”

    这时,他又是一身惨叫声,只感觉到大腿都要断了。那种钻心的疼,让他浑身都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秦铁风痛叫一声,差点从桌子翻滚到地上,看到躺在远处人事不省的保镖肩部血R`ou 模糊,从原来他们所站位子延伸过去的血线带着碎骨头渣子,顿时不寒而栗。

    而叶秋,则继续将梁峰从地上捡起来,双手高高举起在空中,又狠狠地摔在大理石桌子上。桌子上本来就摆满了餐盘和酒瓶这些东西,整个人甩上去,不仅砸碎了无数餐盘酒杯,后背上也是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

    “啊......”

    梁峰整个人的身体弓成了虾米状,在满是酒水菜肴的餐桌上不停地蠕动。脊椎骨被直接摔断,那种惨痛,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不过就算是如此,梁峰还是咬着牙,偷偷从口袋中摸出来一个通讯器来。

    叶秋没想到这厮居然如此硬气,被摔断了脊椎骨,居然还想胆敢偷偷摸摸玩小动作,顿时气不打一处出。从一旁的桌子上抄起一个酒瓶子,狠狠地在他的脑瓜子上开了飘。玻璃瓶爆裂,红酒混合着着鲜血流了满脸,梁峰只冒出最后一个念头:“刚才秦爷要是听完劝告,多带几个保镖进来就好了......”

    看到两人下手这么狠辣,秦铁风口中喘着粗气,费劲的挪到了沙发边上,然后从一边扯过沙发上盖得毛毯将脸上的菜肴和血液擦掉。心中心中又惊又怒。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叶秋和林枫会闯进帝龙大厦里面,甚至还待在自己房间,就等着自己一头撞进来。可是,为什么贝文君约自己谈事情,刚回套房就出现这样的状况,太巧合了吧?

    贝文君和他,又是什么关系呢?

    秦铁风脑子转的也快,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一个关节。

    “叶秋这段时间一直藏在林家的别墅了。而贝文君又是林家的人,看来叶秋和林家已经走到一起了。”秦铁风很快就想到了林家身上去。

    他能想到林家,主要还是因为叶秋在林家的别墅藏身过一段时间。不过他真的想错了,这段时间叶秋虽然一直在林家,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林明贵一直没有出面和叶秋见过面。

    林明贵没有,林家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和叶秋接触过。看来林明贵看在洛凌烟的面子上,给叶秋提供一个藏身之地就不错了,根本就没有打算蹚这个浑水。

    但此刻秦铁风自己就想歪了。

    因为罗曼议会的激烈竞争,让他以为林家暗中支持也起来暗杀自己,从而获取更多的机会。

    失算了失算了,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贝文君会陷害自己呢?秦铁风心中后悔不迭,早知道这样,就多带几个保镖进来了。不过一想到叶秋手中那把沙漠之鹰,他就有点后怕。

    刚才那个保镖,可是姬家安排在自己身边的金牌打手,从战场中下来的人,而且数次经历生死,也算是姬家的死士了。根本就是一个不畏生死的人。可是在叶秋的沙漠之鹰下,血R`ou 之躯根本就抵挡不了。

    那一枪之下,基本上半个肩膀就毁掉了。

    还好,那一枪不是打在自己身上的。否则的话,自己早就半死不活了。不过,头上被打了个血洞出来,大腿上又被C`ha 了一刀子,鲜血将整个大腿都染红了。

    可是,他还是觉得很庆幸。

    在江湖上混了多少年,并最终混到东城区教~父的位置上,秦铁风如果没有胆色和心机的话,是决计不可能的人。此时他稍作休息之后,便抬起头来,看着叶秋说道:“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他话音刚刚落下,叶秋突然飞弹过去,伸出去的拳头狠狠地打在他那好看的左眼眼眶上

    砰——

    声音悦耳,又给人无限斗志。

    于是,叶秋顺势一脚踢出,秦铁风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落地葫芦似的,狼狈不堪的向后翻滚而去。

    啪——

    直到他的身体撞在结实的房间墙壁上,这才艰难的停了下来。

    一记突兀而至的耳光已经让他气急败坏头脑发胀,等他在地上那么一翻,脑袋再往墙上那么一撞,他都变傻了。

    他整个人傻乎乎的坐在那儿,都不知道应该是逃跑还是应该做出正当的防卫。

    他是东城教父,他手下统御上千人的小弟,他手下的资产过几千万。在东城区,那一个人见了他不得喊一声秦爷?自从混成东城区老大以后,他就从来没有挨过打,受过屈辱。

    唯一的屈辱,就是成为了公孙如龙的一条狗。

    不,那不是屈辱,那是公孙如龙送给他的荣耀。

    可是,叶秋今天不仅仅一拳打在他的眼眶还一脚把他踢飞——如果自己能够打赢他的话,他一定会把他杀人灭口剥衣鞭尸再找一百个大汉把他给爆~菊了。

    愤怒!

    羞辱!

    仇恨!

    还有——恐惧!

    这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他是个变~态。比自己所见过的那些变态更加的变~态。

    叶秋和林枫两人都是双眼血红。仇人当前,他们两人都赞足了劲,用最凶残的方式,让秦铁风这个黑~道大佬,知道了什么是酷刑,知道了什么叫做疼。

    以前他给仇敌用过的手段,今天叶秋和林枫给他通过上了一遍,而且手法更残酷。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