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77章 哑口无言

第2277章 哑口无言

 热门推荐:
第2277章 哑口无言-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可事实上,他和黄埔云之间,就连情侣都不算,如果这件事被捅到黄埔无恨那里的话,那最后的结果,就连叶秋都不敢再想下去了。

    要知道,上一次在部队里,黄埔无恨之所以给叶秋和黄埔云俩人确定关系,里面很大部分原因,还是和叶秋抬杠而已,而且黄埔无恨也知道,叶秋并未对黄埔云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充其量也只是些意外而已。

    但这次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黄埔云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这结果已经不用验证昨天发生过什么了,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猜到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越是这样,叶秋心里就越没底,毕竟他和黄埔云之间所谓的未婚夫妻的关系,根本就没有任何效果。

    现在发生了这种事,叶秋暗恨自己冲动的同时,脑子里却满是昨天与黄埔云甜蜜时的画面。

    叶秋虽然不是初哥,但在这种事面前,恐怕比初哥也好不到哪去,他这辈子第一个女朋友,还是莫妮卡那样的女人,虽然与慕心怡和田蜜之间,存在那么点暧昧关系,但却远远没有发展到这种程度。

    说起来的话,自从叶秋回国后的第一次,还是给了黄埔云,这连叶秋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毕竟,他和黄埔云之间,虽然说不上彼此仇恨,但关系也说不上和睦,如今发生了这种事,饶是叶秋脸皮再厚,也有种躲起来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黄埔云的冲动。

    当然,这不是叶秋不负责任,而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黄埔云,俩人发生了这层关系后,叶秋也不知道要如何定位自己和黄埔云之间的关系了。

    何况这其中还有黄埔无恨的这一层关系在,叶秋现在都不敢想象,如果黄埔无恨得知这一切后,会采取怎样的行动针对他。

    叶秋回到自己的房间后,就一直处于这样的纠结中,一边后悔昨天的冲动,一边又很是回味昨天的感觉,这就好像一直贪嘴的动物,突然吃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一般,即便明知道这东西会上瘾,甚至会存在一些副作用,但他还是忍不住去回味那种食物的美味。

    叶秋在房间里一呆就是一天,就好像是受到了惊吓的鸵鸟一般,把脑袋埋进沙子里,避免与外界的一切接触。

    而叶秋不知道的是,黄埔云此时的表现竟然跟他一模一样,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黄埔云根本不能确定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出于女性的本能,她还是很清楚自己和叶秋之间发生了什么的。

    但也是因为这些,让黄埔云和叶秋一样,因为不确定结果,所以不敢贸然出去,黄埔云生怕昨天晚上是自己主动的,那她就真没脸见人了。

    一天的时间,跟叶秋和黄埔云呆在同一家酒店的其他受训士兵,也没人敢去招惹叶秋和黄埔云俩人。

    毕竟,叶秋早上从黄埔云房间里跑出来的一幕,他们可都是看到了,就是傻子也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也就导致在叶秋和黄埔云俩人都装鸵鸟的时候,也没人敢去主动招惹他们了。

    第二天,叶秋最终还是忍不住腹中的饥饿走出了房间,但好巧不巧的是,当叶秋刚来到楼下的餐厅时,就看到了同样坐在餐厅内的黄埔云。

    俩人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彼此,脸色也都不约而同的尴尬了起来。

    但叶秋为了证明自己在看到黄埔云没有心虚,还是硬顶着头皮走到了黄埔云身边,见黄埔云早就点好了一大桌饭菜后,他也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那摸样就好似是黄埔云叫他下来吃饭一般的自然,丝毫没有跟黄埔云客气的意思。

    黄埔云见此也是一愣,在叶秋吃饭的过程中,她的内心也很挣扎,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支吾着对叶秋问道:“我们真的发生那些了吗?”

    听闻黄埔云这话,叶秋猛地一怔,愣愣的看了黄埔云半天,这才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有些不确定的对黄埔云反问道:“难道没发生什么吗?”

    “我怎么知道,我当时不省人事了,不然我问你干嘛?”

    可黄埔云听闻叶秋这话后,当时就火了,原本那点不好意思的情绪,也被一股愤怒所吞噬,瞪着叶秋大声呵斥道。

    但黄埔云似乎忘记了她们现在所在的环境,这话一出,顿时吸引了周围其他食客的注意力,几乎所有人都转头看向叶秋和黄埔云俩人的方向。

    见此,饶是叶秋脸皮再厚,脸色也不禁红了一下,尴尬的看着黄埔云试探道:“哪你是希望发生了点什么,还是希望没发生什么?”

    但叶秋这话一出口,听在黄埔云耳中,可就不是试探那么简单了,反而被黄埔云误认为是一种侮辱,猛地站起来指着叶秋厉声喝道:“叶秋!你这个混蛋!你给老娘等着!”

    说完,黄埔云也没再和叶秋啰嗦什么,迈步向远处走去,就好似叶秋是某个现代负心汉一般,看都懒得再看叶秋一眼。

    面对黄埔云的反应,叶秋也被吓了一跳,事实上,他说出那些话的意思,也只是不确定黄埔云此时的想法,想要试探一下黄埔云的想法而已。

    如果黄埔云不确定昨天发生了什么,那叶秋也可以就坡下驴,当那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就这么翻过这一页,俩人也可以像以前那般相处下去。

    而现在黄埔云的反应,就更让叶秋看不懂了,他不知道黄埔云的想法是什么,特别是当黄埔云拂袖而去后,叶秋就更加搞不懂黄埔云的想法了。

    如果之前的叶秋一直都认为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只是一句修辞而已的话,那现在,叶秋就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女人心海底针。

    就黄埔云此时的想法而言,叶秋真的搞不懂黄埔云到底在想什么,连带着也让叶秋自己陷入到了纠结之中,不知道要怎么解决这件事。

    但就在黄埔云刚走没多久,叶秋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当叶秋掏出手机,看到上面来电显示的号码后,叶秋当时就呆住了,脸色也不禁苦涩了起来,暗叹一声:“该来的总会来”,就毅然决然的接通了电话。

    “叶秋!你tm对小云做了什么,真当老子治不了你啦?你…………”

    电话刚接通,手机听筒内就传来了黄埔无恨愤怒的咆哮声,那摸样就好似叶秋做了伤天害理的大事一般,把叶秋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而且还让叶秋连反驳都做不到,只能默默的听着黄埔无恨对他的“问候”。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埔无恨这才逐渐冷静下来,而叶秋在此期间,却只能拿着手机老老实实的听着黄埔无恨的教诲,当黄埔无恨结束对叶秋的“问候”时,叶秋的手机都有些发烫了,可见黄埔无恨这一顿骂持续了多长时间。

    而直到此时,叶秋才有说话的机会,面对黄埔无恨的责问,叶秋脸色铁青的憋了半天,这才说了一句“这都是误会!”。

    可在叶秋这话一出口后,黄埔无恨就又是一顿破口大骂,其中无非是在质问怎么才不算误会,难道非要给他弄出个重孙才不算误会之类的话,说的叶秋哑口无言。

    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从根本上而言,还是叶秋占了便宜,如果这件事重新还原一次的话,叶秋还真有些趁人之危的意思。

    当时黄埔云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了,这才给叶秋身处狼爪的机会,不然恐怕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而现在被黄埔无恨质问起来,就是叶秋在想解释,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男人在这方面可能就存在这种天生的弱势,即便当时真的是黄埔云主动的,那最后需要承担责任的,却还是叶秋这个男人而已。

    毕竟,男人强女干女人的事每天都在发生,但女人强女干男人的事,虽然在如今这个社会上也不少见,但却并没有前者那么多见而已。

    何况女人在这方面,天生就处在优势方,即便当时真是黄埔云主动的,这件事说出去的话,其他人也会认为是叶秋占了便宜,而最后自然也是要占了便宜的那方负责了。

    对此,叶秋身为一个男人,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这才会在面对黄埔无恨的责骂时,适当的选择了沉默。

    可能是因为在电话里骂了叶秋这么久,黄埔无恨的气也消了不少,又或者是觉得在电话里骂叶秋根本不解气。

    还不等叶秋说话,黄埔无恨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显然有点秋后问斩的意思,根本就不给叶秋解释的时间。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叶秋脸色铁青的看着周围一切,就好似已经被宣判了死刑的死刑犯一般,仿佛整个世界都黑暗了起来,在没有一丝光亮。

    叶秋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里的,只知道自己被黄埔无恨骂的很惨,但他却根本没有反驳的机会,任由黄埔无恨在电话里骂了自己半个多小时。

    发生了这种事,叶秋也知道自己难辞其咎,索性在接下里的几天中,就彻彻底底的在酒店里做起了鸵鸟,不管发生什么事,就是死活不离开房间一步,连吃饭都是从酒店餐厅叫上来的,彻彻底底的成了一次宅男。

    一晃七天过去了,叶秋当初给所有受训叶秋布置的短期任务,也到了结束的时候,当所有受训士兵聚集在叶秋房门前,敲响房门后,这才再次看到了叶秋。

    经过这七天的时间,叶秋整个人都好似瘦了一圈似的,盯着一双黑眼圈,就像是吸毒成瘾的瘾君子一般,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而在好奇叶秋为什么变成这样之余,几乎所有受训士兵的眼睛,都看向了站在他们当中的黄埔云。

    可能在他们看来,叶秋之所以会变成如今这副摸样,一定是和黄埔云俩个人亲热的次数太多,生生把叶秋掏空了,这才会造成叶秋现在的状态才对。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