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84章 情根深种

第2284章 情根深种

 热门推荐:
第2284章 情根深种-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菲罗斯是德国黑手党老大的养子,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黑手党收养,据说七八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黑手党事物,从小展现的天赋,令黑手党老大对他相当器重。

    只是这种器重没有持续多久,因为随后这个黑手党老大就有了一个亲儿子,名叫杰森,这个杰森比菲罗斯小了十多岁。所以黑手党老大也算是老来得子,对这个小儿子十分的看重,而对菲罗斯的关注也慢慢减少了许多。

    虽然十分看重杰森,但是黑手党老大很少让自己的儿子接触自己手下的产业,大多数的事情还是交给这个同样从小养大的养子菲罗斯。

    菲罗斯走后叶秋仔细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与德国黑手党中的菲罗斯有关的信息,并在脑海中细细整理。

    这个杰森按理说现在也应该二十出头了,正是血气方刚,想要一展宏图的年纪,若是黑手党老大让他接触黑手党事物,他一定尽心尽力努力把所有事情做到最好,可是偏偏黑手党老大上了年岁,越来越糊涂,非但浦江产业慢慢转交到他的手上,甚至还有要让菲罗斯接手黑手党的意思。

    听闻这个杰森一直都心狠手辣,虽然手头上没有多少势力,但是对待令他不悦的人都下手狠厉。这样的人怎么会一直甘心被菲罗斯压一头呢?几番思索下来,叶秋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菲罗斯肯定已经开始对这杰森有所防备了,只是这防备的起因不是杰森先露出了马脚,就是菲罗斯感觉到威胁受到挑衅了。可是菲罗斯现在不更是应该呆在黑手党内坐镇,而不是从德国出来,这不是正是给杰森留了钻空子的机会了么。

    不过这些都是黑手党内部的家务事,就算菲罗斯现在最大的对手就是杰森,那他来找自己做什么呢?自己似乎没和这些人做过什么接触呀,总不能是自己实力超群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了吧。叶秋这脑子经过处理大量的信息之后已经有些疲惫了,不由得胡思乱想,沾沾自喜了起来。

    不过很快黄埔云的话再次出现在他脑海,难道是那个赌场老板?耳后的大片刺青,黑手党的手下一般身上都会带有刺青,可是大多数都是在手臂上,这耳后的刺青若不是一直延伸到手臂上,那此人就未必与黑手党有关系了。

    叶秋虽然猜到了菲罗斯的目的,可是却在这个问题上,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想不明白的事,那就不想。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叶秋也不愿意再浪费那些脑细胞,去思考这些明天就能知道的事情了。想通了这些,叶秋也是三下五除二扒去自己的衣服,去浴室冲了个凉,便钻进被窝里,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或许对于叶秋这样心大的人虽然可以早早睡去,可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黄埔云却久不成眠。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辗转悱恻,从在赌场遇到叶秋开始,一幕幕慢慢从眼前闪过。

    事实上刺杀赌场老板本可以不用色诱这一招,可是他偏偏想要知道自,己在叶秋心中是否有一席之地,所以非要拉着张强做一个鉴定人两次色诱,好让张强回去传个话,看看叶秋的反应。

    所以当黄埔云在赌场遇到叶秋的时候,心里是欣喜不已的,这下不用张强传话自己直接就可以观察到叶秋的反应,可是黄甫云没想到自己虽然成功的完成了刺杀任务,也成功的让叶秋看到了自己美丽出色的一面,但是叶秋的反应却让黄埔云心痛不已。

    从逃离地下赌场开始,叶秋的沉默暴怒,或者是严肃认真,都让黄埔云觉得,叶秋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或者出于对自己队员的保护,才会对自己有那么多的情绪变化,完全和那一夜或者个人情感没有关系。黄埔云认识到这一点之后更是难过,苦涩的夜转瞬即逝,黄埔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泪水浸湿了枕头,晕开一夜凄凉。

    一夜无话

    第二天叶秋是被菲罗斯的敲门声叫醒的。

    “我本以为叶先生身为军人,应该会有早起的习惯,没想到竟打扰了阁下的休息,实在是抱歉。”菲罗斯看到睡眼朦胧前来开门的叶秋,当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抱歉道。

    一个身有起床气的人一定会明白,名人可以是一个大懒觉的早晨,偏偏被不相干的人叫醒,叶秋现在怒气值可谓是直线上升。

    可是偏偏人家毕恭毕敬的和你好好道歉了,叶秋就算有火也不好直接发出来,只不过他也没有摆什么好脸色,也没有答话,转身就去了洗漱间。

    “叶先生真是好兴致。”菲罗斯毫不在意叶秋的脸色,带着他的手下直径走到客厅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叶秋洗了一把脸整个人清醒了许多,实际上他在给菲罗斯敲门之前就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不过叶秋笃定既然菲罗斯有求于他,必然不会这么早对他下手,所以他便安心地趴在床上,任由菲罗斯一直敲门敲到他躺不住为止。

    “想必叶先生知道昨天夜里死的那个赌场老板。”菲罗斯翘起二郎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看似随意的说道。

    叶秋心头一惊,暗道不好,怕是自己的料想猜中了,不过却面上不显,继续悠闲地挤着牙膏。

    “大殿下真会开玩笑,昨晚我一直在这里,还接待过大殿下呢,难道大殿下忘了吗?”

    “叶先生是聪明人,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希望叶先生和您的小队帮我。”

    “呵呵,大殿下可是堂堂黑手党二把手,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叶秋说着,一把旧牙刷狠狠的塞进嘴里,对着镜子开始刷牙了。

    “那个赌场老板是我弟弟的得力手下,也是他最喜欢的姘头,杰森今天凌晨到的拉斯维加斯,而你们在行动的时候,都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容貌,赌场的摄像头,应该是早就把你们都记录下来了。”

    菲罗斯毫不在意叶秋的态度,依旧是慢条斯理地用他生硬的中文说着。

    “如果叶先生想保证你小队队员的安全,与在下合作是最好不过的方式了。而且在下愿意出这个数的佣金,当做雇佣您和您的小队。”菲罗斯笑着刷牙的叶秋伸出了五根手指,志在必得的神情让叶秋愈发的不爽。

    “大殿下还真是有气魄呀,不过不见得这个数字就请得动我们。”叶秋大声的漱口,想故意恶心菲罗斯,可是菲罗斯无动于衷丝毫不介意叶秋的这些小把戏。

    “大殿下,这个数字怕是连我小队的一半儿都请不到。不知道大殿下知不知道iso覆灭的事。在下奉劝大殿下,还是小心使得万年船,不然这黑手党也不见得能护得你周全。”叶秋也没有乱耍小把戏的心思,对着镜子擦了擦嘴,冰冷的答到。

    “**!”菲罗斯身后的手下似乎也听得懂中文,叶秋话音刚落他立刻掏出手枪,幽黑的枪口直对叶秋的脑门,愤怒的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

    “韦恩。”菲罗斯面色阴沉,不知道是因为叶秋的话动怒,还是因为自己的手下擅自行动而不高兴。不过他的话还是很有作用的,那个叫伟恩的手下不得已收回了手枪,可是愤怒的眼神还是直直的盯着叶秋,

    叶秋相信只要自己再说一点有诋毁意味的话,他一定会在掏出手枪,这一次,怕是就直接抵到自己的头上了。

    “叶先生不答应也可以,不过我看您那位黄埔小姐似乎对,在下情根深种呀。”菲罗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优雅的起身没头没脑地提到了一嘴黄埔云,便离开了叶秋的房间,只不过离开前的笑容意味深长,让叶秋不得不再多思量一层。

    菲罗斯前脚离开,叶秋后脚就将黄甫云叫来了。

    “这个菲罗斯,你怎么看。”叶秋眼神飘忽,像是随意问道的,可是却又时不时观察着黄甫云的神色变化,想要知道黄甫云的真实想法。

    黄埔云可还没有打算放过叶秋,现在听他这么问,自然不会按他想要的答案回答,立刻露出一丝仰慕的神情,双手托腮,眼神放空,用软软的声音回答道。

    “自然是好帅好帅的,如果这样的帅哥是我的就好了。”

    若是在平常叶秋一定不会上当,可是偏偏现在叶秋不但心虚还紧张的很,就怕黄埔云像菲罗斯说的那样,对他情根深种。

    可是偏偏黄甫云不知道叶秋担忧的事情,还说了爱慕菲罗斯的话。

    这回轮到叶秋着急了,若是自己真的不答应菲罗斯的合作请求,黄甫云这丫头会不会真的和那个菲罗斯私奔去了。若是这个菲罗斯是个好人,叶秋自然巴不得把黄甫云送出去,可是偏偏菲罗斯以黄埔云作为要挟,很明显并真的把黄甫云放在心上。

    “我只是因为黄埔云的身份不好办才答应的,这件事一定要从菲罗斯那讨得一些精神损失费,不然可对不起我这么大的牺牲。”叶秋在心里暗自捣鼓着,却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现在的在意全都是因为那次的一夜情。

    叶秋有些郁闷的把黄甫云赶了回去,走到窗前将厚重的窗帘全部拉开,拉斯维加斯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在有些阴沉的叶秋的身上。叶秋微眯着眼睛,抬头享受着阳光的照耀,像是要把所有的坏心情都晒干一样。

    地下赌场

    “废物,查清楚是谁下的手了吗?”一个鹰钩鼻的青年人一把赌桌上所有的筹码赌具推到地上,一双三角眼死死地盯着吓得跪在地上的手下。

    “找,找到了。”跪在地上的人,颤颤巍巍的拿起手中的文件,高高的举过头顶,递上前去。

    “废物,这算查的清楚吗?只有照片,人呢!人抓住了吗?”鹰钩鼻将文件一把甩在手下的头上,愤怒的说道。

    “还,还没有。”

    “那就去找啊,还不快去。”

    “是。”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