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86章 诡异的相见

第2286章 诡异的相见

 热门推荐:
第2286章 诡异的相见-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夜幕降临,叶秋事隔三天终于走出了酒店,站在月光下伸了个懒腰,大口呼吸着拉斯维加斯夜间独有的糜烂的气息。过了一会,像是确定自己的气息已经完全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时候,叶秋才快步离开酒店,来到了地下赌场。

    “一百万。”叶秋站在前台,点起了一根雪茄,再次兑换了100万的筹码,烟雾吞吐之间提起筹码,向着赌场里面醉生梦死的世界走去。

    叶秋还像上次来一样,游走在各个赌桌之间,却从来没在哪张桌子前停留。

    看着身边的人或是输了破口大骂,或是赢得喜极而泣,嚣张至极。赢得人有千百种姿态,输的人却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叶秋缓缓踱步在人群之间,不经意间,一根雪茄已经抽完了,紧接着又点起第二根雪茄,再次吞云吐雾,继续行走在赌场之中。

    现如今的地下赌场,可谓是守卫森严,就连表面上的保安携带的,都已经不是普通的警棍了,有些稍微隐蔽的角落,都有直接持枪的警戒。

    除此之外,叶秋还隐晦的发现,赌场里输的人比赢的人多得多,如果不是荷官除了问题,怕是正常的人也不会有如此差的运气。

    叶秋思索着,在一个人最多的赌桌前站定,他一直在这里闲逛,也不是一回事儿,他的目的是要引起杰森的注意,所以就要采取一些特殊的办法。

    叶秋取出10万的筹码放在桌上,又打量了一番这个荷官,仔细辨别着骰盅里的声音,骰子一直不规律的撞击着骰盅,直到一声细微的咔嚓响,叶秋猛然瞪眼,一把抓住荷官的手。

    “你,你要做什么?”这个荷官是杰森从其它大赌场抢来的实力超群的荷官,这位荷官被杰森逼迫着跳了槽,没想到还会遇到叶秋这等凶人,立刻尖叫着大吼起来,希望能引起警卫的注意。可是整个赌场都乱糟糟的,这个赌桌上的人也最多,刚好把这个小荷官围在中间,让他没办法和外面的警卫取得联系。

    “我干什么?”叶秋一把提起荷官的手臂,从他的衣袖中取出一个骰子。似笑非笑的盯着这个荷官,“我倒是想问问你在做什么?”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老子就说老子今天的运气怎么这么差,一把都没赢过。”

    “小小的荷官也敢在大爷面前做手脚,老子看你是不想活命了。”

    整个赌桌立刻躁动了起来,能在这种地方玩的人,定然多多少少都是有些身份的,现在知道自己被人骗了,自然都是各种嚣张各种想要找场子。

    这边喧喧嚷嚷的声音终于引来了警卫,众人似乎是知道今天这里有大的人物,所以只是嘴上说说,也没谁敢过分造次,见到警卫来了,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将紧抓着小荷官的手的叶秋露了出来。

    “怎么回事,这位先生是来砸场子的么?”一位持枪的警卫上前,紧皱着一双好看的眉头,操着一口纯正的英伦腔,不悦的说到。

    “这个人出老千。”叶秋用别扭的英语回答着,将已经吓得腿软的荷官提了起来。

    “这位先生怎么说他也是我们赌场的人,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应该是我们赌场的人处理,请您放手吧。”警卫双眸危险的眯了起来,面前这个男人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人证物证俱在,我看你还是当场处理吧。”叶秋将荷官,和从荷官身上搜出来的骰子扔到警卫的脚下,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既然人是你抓的,就请你和我一起去见我们老板吧。”看着叶秋志在必得的神情,警卫突然想起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熟悉了,当下双目阴沉,冰冷的说到。

    “诶,犯错的是这个人,为什么连我也要抓呀,你们赌场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吗。”叶秋假装挣扎,实际上不过是为了不让对方起疑心,半推半就间就跟着对方走了。

    叶秋这里不过几句话的功夫就处理完了,并没有在赌场中造成多大的轰动,叶秋和荷官被带走之后,这一桌子的赌徒也就散了,没有人去深究两个人究竟会被带到什么地方,也没有人关心叶秋得罪了赌场的人又被带走之后,会有什么后果。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就是这样,如果有实力你可以尽情的放狠话,如果你没有还非要做出那些与自己身份不符的事情,那么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警卫带着叶秋穿过一条黑黑的长廊,又走进一个电梯,似乎在向地面之上的楼层走去。可是电梯门打开之后,所见到的场景并不是叶秋所知道的上层建筑,不过他依旧是不动声色的跟着这群人,倒是他身边的小荷官早就吓得两腿发抖,若不是有人架着他,怕是他早就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叶秋自然明白自己这是兵行险招,在不了解对方的情况下,盲目的相信菲罗斯,只要让杰森见到自己就可以了,他怎么那么笃定节省,一定会相信自己会把自己留在他身边?

    叶秋突然觉得自己一定是被什么东西冲昏了头脑,竟然这么草率的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其实这也是菲罗斯的成功之处,如果他拿作要挟的不是黄埔云,而黄甫云又刚好在和叶秋闹别扭的话,叶秋是绝对不会中这个圈套的。

    一行人从电梯中走出来,又经过了一条长廊来到长廊尽头的办公室。

    “当当当。”

    “少爷,有人在赌场闹事,我将人带来了。”警卫轻轻的敲了敲门,恭敬的说道。

    “带给我来做什么?直接崩了。”屋内的人似乎十分暴躁,木质的门上传来金属撞击的声音,像是屋内的人在向门口丢东西。

    “少爷,我想你可能会希望见到这个人。”警卫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便打开门,把叶秋推了进去。

    叶秋相当的疑惑,却不动声色,任由警卫将自己推进去,他已经可以肯定,屋内的人一定是杰森,只要进去自己就完成了菲罗斯的任务要求,到时候就算自己偷偷地跑出去,菲罗斯也不会说什么。

    “我不是说了直接崩了吗!”叶秋刚刚站稳脚步,就看到一个金属笔筒直奔自己的门面,叶秋猛然向后仰去,b避开了这个笔筒,却又听到了极为熟悉的破空声,顺势双手撑地一个后翻,蹲在了地上,抬眼间就看到自己刚刚站的地方,有几个弹印。若不是自己避开的,即使现在自己的双腿应该已经废。

    叶秋不由得一阵恼火,自己什么时候这么被动过,也不想知道这个结生究竟长什么样子了,心里一直想着起身蹿到他身边,直接把他刺杀掉算了。可是叶秋刚一起身就感觉到幽黑的枪口直抵在自己的头顶。

    “嘿,别冲动嘛,是你手下的人非要把我带过来的,要杀也先要教训好你的警卫在动手嘛。”叶秋立刻举起双手,嘴里说笑着,缓缓的站起。

    面前的皮鞋被擦得锃亮,笔直的西装裤,深蓝的腰带,再然后,又是一张典型的西方脸,只不过特大号的鹰钩鼻与深邃的眼眶,让这张脸给人更多阴郁的感觉。

    “嘿嘿,这位,老板?”叶秋嬉皮笑脸的看着面前的人,伸过一只手,慢慢的将眼前的枪口推开。“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叶秋虽然面上嬉皮笑脸,但是目光里的慎重却是无法掩藏的。

    “是你?”杰森收起手枪,欣喜地看着叶秋,“你怎么来了。”

    “额…我认识你吗?还是给你做过什么委托?”这下轮到叶秋茫然了,菲罗斯一直非常肯定的告诉他,杰森见到他一定不会怀疑他的,可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杰森非但没有怀疑自己,反而和自己很熟络的样子,什么意思?难道自己忘记了什么事吗?

    叶秋还处在匪夷所思之中,左思右想都猜不透,杰森现在的情绪究竟是从何而来。不过杰森现在的想法,怕是叶秋在活上几辈子都没办法想出来了。

    “没有。”杰森一动不动的看着叶秋,目光温柔都要滴出水来了,就连阴郁的脸色都有些容光焕发了。

    只可惜叶秋这个糙汉子只能体会出欣喜,根本没有往别的方面想,反倒是沾沾自喜起来。难道自己无意间完成的哪个任务给他报了杀父之仇?不对,他父亲是黑手党老大,还没死呢。那就是救了他的心爱之人,这孩子不大,也没听说他有什么爱人呀。那究竟是因为什么呢。叶秋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为什么这个杰森看到自己会这么开心,按照他自己的性格,若是平常一定早就放弃考虑这种事情了,可是偏偏他刚从生死一线回来,若是和杰森的故事对不上,自己可能还要在与那黝黑的枪口,来一次亲密接触了。

    “你,不认识,我。”杰森突然开口,说最近不再是那纯正的英伦腔,而是有些别扭的汉语。

    “嗯?嗯,我确实记不太清了,要不你给点提示?”叶秋以为杰森说的是问句,只不过没有把握好语调,立刻试探的问道。

    “你,不认识我。”杰森再次重复了一遍,这次语调是稳稳的下落,妥妥的肯定句。

    “嗯,我不认识你,那你怎么认识我的呢。”叶秋倒是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堂堂杀手榜第五的杀手,竟然和黑手党的亲儿子,在这间屋子里纠结汉语的语调问题。

    可能叶秋的语气太像是在哄小孩子了,似乎有些惹恼了杰森。他立刻焦急的用汉语说了起来,倒是让叶秋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

    “别急,别急你慢点说。”叶秋自然是听过这个节森心狠手辣的传闻的,生怕对方一着急把自己给崩了,连忙上前拍了拍杰森的胸脯,安慰道。

    杰森奇怪的看着叶秋放在自己胸前的手,面色欣喜的像是得到糖果的小孩子,笑容竟然有几分可爱,和传闻中的阴郁一点都不一样。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