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90章 离心

第2290章 离心

 热门推荐:
第2290章 离心-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第二日清晨,不出叶秋所料,菲罗斯果然又是一大早就来到自己的房间,叶秋虽然有心事,却也像往常一样一直拖到自然醒,才装作才发现屋里的人一样,懒洋洋地问着早安。

    “大殿下真是好心情,好精力,难道大殿下就没有什么,让你眷恋温柔乡的人吗?你说这美好的早晨非要浪费在我这里干什么,难不成大殿下真的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叶秋再次顶着鸡窝头爬出被窝,睡眼惺忪的,整个人还带着一份迷离,若不是知道他早就在这里等着菲罗斯了,怕是谁都会以为这是刚刚睡醒的人。

    “叶先生,我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昨天杰森来找过你了,怎么样他有说些什么吗?事情进展的如何了。”菲罗斯也不在意叶秋语气中的轻浮,只是像慰问下属一样,关切的问这叶秋与杰森的情况。

    “大殿下也不像是不懂规矩的人呢。不过我也确实要与大殿下说明白,我接受你的雇佣,为你完成任务可是我却不是你的手下。”叶秋利落的套着裤子,随意地说道。“所以还请大殿下收起你那关切的嘴脸,我们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不需要来玩儿这些虚的,如果真的有需要我会主动向你汇报,还请大殿下你不要心急,不然岂不是失了大殿下你的身份了。”

    “呵呵,叶先生说的是。”菲罗斯费力的翘起一份笑容,心里却暗自咒骂,等事成了之后,自己一定要将这个叶秋碎尸万段,以报今日受辱之仇。“既然叶先生如此不待见在下,那在下就在房间里恭候叶先生佳音了。”说着便要起身离去。

    此时才叶秋不慌不忙的从卫生间里出来,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菲罗斯。“你看看我就说大殿下何必总是如此心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哦,叶先生还有什么事要说?”菲罗斯顿住了脚步,稍有兴致地看着牙刷还在嘴里的叶秋。

    “大殿下就不用继续在房间里等我了,我已经答应与杰森回德国了,若是大殿下在这边没有什么事,不如咱们一道回去?”叶秋叼着牙刷,含糊不清的说着。

    “回德国了么?”菲罗斯面色不变,心中却暗自一喜,看来那个人说得不错,不过其他的话菲罗斯还要自己亲自检验一番。

    “既然我弟弟也要回去了,那我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思了,只不过怕是不能和你们一道了,我那弟弟要是见到我怕是恨不得要杀了我呢。”菲罗斯捂着胸口一副伤心的模样,似乎很是苦恼自己心爱的弟弟不喜欢自己这件事。

    叶秋心里冷笑,并没有管菲罗斯的自作多情,而是笑眯眯地走回了卫生间继续刷他的牙去了。

    菲罗斯的故作伤感并没有得到理想的效果,不过他也不在意,慵懒得靠在卫生间门口,继续欣赏叶秋那精壮的肌肉。心里却猥琐的想着自己那个好弟弟被他压在身下的场景,只不过现在全没了之前的恶趣味,那对父子还真是好样的,买了自己这么长时间,若不是自己发现的早,岂不是要一直都被蒙在鼓里,真是可笑。

    “我说大殿下,我觉得你身后那个保镖的肌肉块而已一定比我的大,你还不如带他回房间,自己好好欣赏的好。”叶秋漱了漱口,整个人变得清爽极了,还滴着水的头发被他用力地向后一甩,一串水珠淋在镜子上,斑斑点点竟映出一张张扭曲的脸。

    “大殿一下如果没什么事就自己随意逛逛,我要去找杰森了。”叶秋绕过菲罗斯暧昧的眼神,走到床头开始穿衣服。

    “既然如此,在下就不再多做打扰了,还望叶先生旅途愉快,到了德国一定要让在下近地主之宜。”菲罗斯笑着告辞,带着韦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叶秋照着镜子,一边感叹着自己的英姿,一边考虑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韦恩,若是以前自己如果说出轻浮或者不敬的话,他一定早就站出来拿枪逼着自己了。今日怎么安静的反常,怕是这个菲罗斯也没有表面上这么好说话啊。哎,都说伴君如伴虎,还是像自己这样潇洒自在来的快活啊。

    叶秋感叹着出门,叫上了黄埔云,退了房间之后,也没有叫出租车,两个人就像散步一样向着赌场方向出发。

    “叶秋!?”还是由当初那个冷面警备带领,当叶秋与黄埔云出现在杰森的办公室时,杰森惊喜的快要跳起来了。

    “叶秋,你是来和我一起回德国的么?”杰森的普通话已经流利许多了,打发了冷面警备,杰森立刻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的来到叶秋的身边,兴奋的说到。

    “嗯,我和我的未婚妻黄埔云本来也是在这里度假的,再多一些旅游的地点我们都不会介意,所以我们决定与你一起去德国。”叶秋躲过杰森伸过来的手,一把拉过躲在自己身后看热闹的黄埔云,谎言说的像是真有这么一回事一样。

    如果杰森不知道他们之前做的那些事就算了,可是偏偏在叶秋房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杰森就认出了黄埔云就是杀害她左膀右臂的那个凶手,当时因为找到叶秋的兴奋让杰森暂时忘记了找黄埔云算账。但是现在黄埔云不但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竟然还是以叶秋未婚妻的身份出现,着叫杰森怎么能不生气,当下便掏出了手枪抵在了黄埔云的头顶。

    由于三个人的距离过近,叶秋还没来得及拦住杰森,杰森的手枪就已经抵在了黄埔云头上。

    “杰森,你要做什么。”叶秋一把握住杰森的手,严肃的说到。

    不是叶秋没想过杰森因为当时的任务会迁怒与黄埔云,只是在他房间里两人第一次见面时,杰森虽然生气却也只是因为黄埔云未婚妻的身份才生气的,所以叶秋才误以为杰森并不知道杀死赌场老板的是黄埔云,何况之后未婚妻的事不是已经说开了么,现在又拔枪又是因为什么?

    “黄埔云?你杀我得力手下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现在这是还要与我抢叶秋了?”

    “我与你抢?可笑,我看你年纪小不许你一般见识,至于你的手下?更是可笑,技不如人还怪别人了?”黄埔云虽然被枪比着脑袋,可是丝毫不惧,眼底发出渗人的光,紧紧盯着由于愤怒隐忍而隐隐颤抖的杰森。

    “杰森,你现在是要与我二人翻旧账吗?我的身份你也不是不清楚,男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种错怎么会算到我们身上,你若是想找仇家,还是照下任务的人去吧。”叶秋趁杰森被黄埔云的目光逼退一分的时候,握着杰森的手突然用力,缴了杰森的械,轻车熟路的将手枪拆解开来,然后不悦的说到。

    “小安虽然性子顽劣一些,可是却从来都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对于自己的安全问题也是相当的慎重,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把他杀死的。”杰森看着叶秋的动作,委屈的说着,眼神依旧是紧紧跟着黄埔云。

    “他?就是因为一切都安排的太好了,所以太自负了。”都说女人都是心软的动物,看着杰森慢慢充红的眼睛,黄埔云虽然傲娇,却也算是把原因说了出来。

    “太自负了么,确实有一点,我说过他很多回的。不过,叶秋哥哥,你能告诉我,是谁,是谁下的任务么?”杰森垂着头,整个人沮丧了许多,可怜巴巴的看着叶秋,再没了刚才拿枪逼人的凌冽气势。

    “如果你信得过我,就去查查你哥哥吧,他曾经那这个要挟过我,让我与他合作。”叶秋同样是见不得女孩子哭的人,若是敌人也就罢了。可是杰森偏偏是喜欢自己的人,她这一哭倒是把叶秋弄的手忙脚乱的。

    “菲罗斯么?”杰森慢慢收起了眼泪,不过揉眼睛是鼻子稍稍歪了一点,叶秋与黄埔云对视了一眼,谁都没有说破,等着杰森完全冷静下来后,叶秋才上前捏了捏她的鼻子。

    “东西都收拾好了么?我们最好尽快启程吧。”

    “嗯,我没什么要带的,等我交代一下这里的事,我们就走吧。”杰森揉了揉鼻子,撒娇的看了叶秋一眼,乖巧的答应着。

    叶秋黄埔云走出办公室时,就看到那个冷面警备迎面走来,叶秋友善的点了点头,可是对方似乎没有回应的意思,反而带着一丝敌意,看向黄埔云时又带着一点差异,两人擦肩而过之后,叶秋明显感觉到了此人的狠戾。

    “怎么了?”黄埔云看出了叶秋的疑惑,摸了摸他紧皱的眉头,不安的问。

    “这个人有问题,他怕是会一起去德国,到时候一切小心。”叶秋思考了一下,止住了脚步回头望向走进办公室的人影,慎重的说。

    黄埔云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自从杰森出现之后,黄埔云就一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得知这次要与她一起回德国之后,这种预感愈发的强烈了。

    办公室里,杰森正在向冷面警备交代着事情。

    “阿梁,我马上就要回德国去了,找凶手的事情就放一放吧,你现在这边处理赌场事宜,等我到德国之后叫父亲在派人来,等父亲派的人到了之后你再去德国找我。”

    “可是,少爷,我已经找到凶手了,她就在门外,只要我们现在……”

    “够了,我说放下就放下,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我们不能中了别人的离间计。”杰森打断了还想说话的阿梁,冰冷的声音让阿梁心寒,

    “是。”阿梁沉声答应这,心里确是一片苦涩。

    我的小少爷,我与小安陪了你这么久,难道还抵不过一个只见了数面的男人么?既然小少爷你如此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

    阿梁倒退了几步,走出了办公室,心里一片凄惨,面上却丝毫不显。

    你我主仆情谊,到此结束吧。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