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296章 生命垂危

第2296章 生命垂危

 热门推荐:
第2296章 生命垂危-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秋,小心!”

    原本在墙头放风的黄埔云突然开口,想都没想就向还在树上的叶秋飞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在远处的黑手党庄园里,正在展开这一场背叛与心痛的戏码。

    “里奥斯,你不是说菲罗斯叛变了么?这庄园里并没有人啊?”

    “赛科,这包围庄园的人不就在着么?”里奥斯微笑着挥了挥手,身后的人立刻分散开来,没多久就将城堡团团围住了。

    “里奥斯,你竟然敢背叛老大?”赛科这时候才明白,自己是被诓了。

    “赛科,我劝你束手就擒吧,这庄园的警卫都被莱恩带走了,你们几个人也都上了岁数,别妄想还能向年轻人一样了。”里奥斯丝毫没有在意赛科悲愤的表情,反而是沾沾自喜,甚至还出声嘲讽赛科。

    “我们与老大都是过命的交情,菲罗斯那个小崽子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竟让能让你背叛老大?”赛科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回想起兄弟几个一起打拼的日子,赛科就一阵不解,当初那么多诱惑与困难陷阱等着大家,都不见得谁会抛弃放弃谁,怎么做了十几年的黑手党元老,就能让一个人改变至此么?

    “呵,这个就不用你管了,左右他也已经把黑手党的产业都交给菲罗斯了,他这个老大做与不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看还是早点让位的好。”里奥斯面色阴沉,却没有解释自己的原因,只是阴狠的说道。“我都来了这么久,也不见你那位好老大出来啊,怎么,难道是临阵脱逃了?那你也是被抛弃的喽?”

    “哈哈哈,想我闯荡这么多年,竟然连一份真心都试不出来,我这个老大也确实坐的没什么意义了。”就在两个人在院子里争执之时,城堡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一道伟岸的身躯屹立在门内,像是远古的战神,让人不敢直视。

    “老大。”赛科见到黑手党老大从城堡里走了出来,狠狠的瞪了里奥斯一眼,快速的走到黑手党老大身边,焦急的说道。“老大,那莱恩也叛变了么,怎么会把庄园的警卫全都带走,这些人可都是专门保护您的安全的啊。”

    赛科本来看到里奥斯叫人包围城堡的时候还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这城堡里有一支只听命于黑手党老大的部队,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有动静,紧接着就有了莱恩带走警卫的消息,赛科第一想法就是莱恩也叛变了,可是莱恩是所有人里跟老大最久的人,赛科实在想不出莱恩会因为什么做出对不起老大的事的。

    “老大,您先回去,我一定会守住这门,他们任何人都别想踏进去一步。”赛科一步跨到黑手党老大面前,视死如归的表情让黑手党老大一阵动容。其实赛科没有想太多,当初就是老大从一群混混手里把自己救下来的,现在就当做还老大一条命了,没什么舍不得的。

    “没关系,”黑手党老大一把拍在赛科的肩膀上,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里奥斯,我自问从未做过对不起一帮兄弟,对不起黑手党的事,不知能否让我知道,你是因为什么背叛我的。”

    “背叛你?呵呵,说的真好听,我明明是比他先进的黑手党,可是为什么他永远都比我高一头?”里奥斯听到黑手党老大的话,情绪很快不稳定起来,激动的指着赛科质问道,“如果是莱恩我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不会想,可是为什么用他来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出去扩张势力的时候是他,最赚钱的军火生意是他的,最后能留在德国的也是他?”里奥斯已经完全歇斯底里,可是这些事情似乎并没有得到众人的同情,反而是对他更加的鄙夷。

    “里奥斯,你问为什么好事都是我的?可你有看过那些事有多危险么?要不是看在你成家早,家里一切都要靠你,老大怎么会让你过得如此安逸?什么都不用做,一点贡献没有,倚老卖老,仗着自己的身份放纵自己的儿女子孙胡作非为,就这些就不是老大对不起你,而是老大太放纵你了。”

    “好了,别说了。”黑手党老大看着越说越激动的赛科出声制止道。“没想到一直都是我自以为是,以为给了你们最大的保护,却忘了你们的心里需求,这些事情都怪我。”

    “老大,明明就是他不识好歹。”

    “好了,别在这里一唱一和的了,这么多年的委屈我都自己受着了,如今还要我儿子看你儿子女儿的脸色,这些屈辱不是你们两三句话就可以磨灭的。老大,我最后敬你一声老大,等我收了这庄园,会帮你救回你女儿,顺路抄了菲罗斯的家,到时候也会替你接手黑手党,不会让你的心血付之东流的。”听着两个人的话,里奥斯不由得生出一起愧疚来,不过他很快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他还有大业未成他儿子还在菲罗斯手下的酒店里工作,为了儿子不会再受菲罗斯的压榨,为了儿子以后可以不用在看谁的脸色,今日他都必须手刃黑手党老大与菲罗斯,

    “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废话了,莱恩,处理了吧。”黑手党老大面色十分难看,毕竟是跟了自己几十年的老人,现在叫他就这么杀了对方,他心里还是由许多不忍,无论之前他有多么杀戮果断,心狠手辣。

    “哈哈哈,莱恩可是你亲自派出去的,难道真的是人老了,这么快就忘了么?”里奥斯嚣张的大笑起来,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身后整齐划一的声音逐渐逼近,等他回头时看到的是莱恩手中黝黑的枪口。

    “你,你怎么…”

    “我怎么会回来?你可别忘了,菲罗斯是老大养大的,他会的一切都是老大教的,你以为老大会看不穿他小小的计谋?”莱恩的声音里满是冰冷,完全没有一丝一毫顾念旧情的样子。

    “哈哈哈,你没走又怎么样,你们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就快要完蛋了。哈哈哈!”里奥斯知道事情败露却没有丝毫的紧张,而是疯了一般狂笑道。

    “那就不劳你多心了,你放心,我很快就会叫你儿子下去陪你的。”莱恩脸色微变,却还是闭上了眼睛,慢慢扣动了扳机。

    “嘭!”

    菲罗斯住处。

    菲罗斯慢慢睁开眼睛,就看到叶秋正在努力的向上爬去,一根细线在透过树叶的阳光照耀下银光闪闪,很是漂亮。菲罗斯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却看出了叶秋刻意为细绳绕路的动作,当下费力的抬起手,像头顶的细绳狠狠拉去。

    站在墙头放风的黄埔云自然一眼就看到了菲罗斯的动作,立刻出声提醒,可是身体却下意识的向叶秋飞扑过去。

    菲罗斯怀中的手雷不出意外的被拉响了,而叶秋被黄埔云飞扑到地上,虽然整个人被摔得生疼,甚至还止不住的咳了两口血。可是叶秋知道,挡在自己身上的黄埔云一定受了更重的伤。

    果不其然,黄埔云背后已经被炸的血肉模糊了,而不远处的菲罗斯也已经被炸成了肉泥。

    “黄埔云,黄埔云。”叶秋将身上的黄埔云扶了起来,用力的摇晃了几下,大声的呼喊着。

    可是黄埔云并没有什么反应,叶秋只好先背起她,将她用绳子绑在自己身上。可能是绑绳子动作碰到了黄埔云的伤口,黄埔云嘤咛了一声,幽幽转醒。

    “黄埔云,你坚持住,我马上带你离开这里。”嘴上说着,叶秋已经系好了绳子,这回不用躲避树枝了,但是背了一个人叶秋的身影还是有些笨拙,却丝毫不慢,三下五除二叶秋就上了墙头,飞身而下时似乎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叶秋踉跄了一下,却被在墙外等的焦急的杰森一把扶住。

    “黄埔小姐怎么了,怎么突然有了爆炸声,被发现了么?”杰森飞快地问这,脸色焦急的看着叶秋。

    “手雷提前爆了,估计很快就会有人追来,我们快走。”叶秋如此急迫的将黄埔云带出来也是因为如此,手雷的爆炸声不小,一定已经惊动了菲罗斯的手下,黄埔云还身受重伤,在不快点离开这里怕是三个人都要被留在这了。

    叶秋虽然从树上掉下来也身受重伤,此刻却必须强撑着背着黄埔云向自己开来的汽车走去。杰森扶着两个人心里同样十分着急。

    “叶秋,我是不是要死了?”趴在叶秋肩膀上的黄埔云感受着身边的气息,虚弱的说道。

    “不许胡说,我不会让你死的,闭嘴休息,不要说话,不要睡过去。”叶秋身形一顿,再次飞奔起来。叶秋突然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怕引起菲罗斯的注意把车子停的那么远。十几米的距离叶秋觉得自己跑了好久。

    “会开车么?”叶秋向身边的杰森低吼到。

    “会。”杰森立刻会意到了驾驶位置,等叶秋和黄埔云都上了车后,杰森立刻挂档飞驰而去。

    “黄埔云,黄埔云你不要死,你不要死。”此刻的叶秋用力的摇晃着黄埔云,让她趴在自己身上以免压到伤口。

    “别晃了,要被你晃死了。”黄埔云咳了两声,再次幽幽转醒。

    “别睡,黄埔云我命令你不许睡。”叶秋已经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叶秋,我死了你就再也不用担心会被我逼婚了。”黄埔云靠在叶秋身上,虚弱的声音让人无比心疼。“我死了,你就再也不用担心要娶我了。”

    “闭嘴,闭嘴!”叶秋真的哭了出来,哽咽的声音叫黄埔云微微抬起头,有些心疼的摸了摸叶秋的脸,想要帮他擦干泪水,可是却被叶秋一把握住了刚刚抬起的手。

    “哭什么,我还不想嫁给你么,都是成年人了,一夜情什么的,你也不会在乎吧。”黄埔云看着叶秋紧握着自己的手,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别说了,我娶你,我娶你。”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