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00章 暴打

第2300章 暴打

 热门推荐:
第2300章 暴打-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小妹,你怎么就那么确定自己没办法说话了呢?也有可能是伤口还没有恢复好的呀,我们先不要吓自己好不好。”黄埔飞正蹲坐在黄埔云的病床前,这个在战场上犹如杀神一样的男子,此刻去混乱的不能自己,看着病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的黄埔云,低声哀求着。

    “二哥,无论未来如何,我都要拒绝他的,他那样的人如果我真的有什么残缺,会害了他一辈子的。”黄埔云在纸上缓慢的写着,黄埔飞越看越激动,不由得勃然大怒。

    “你们两个在德国到底发生了什么,说是不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二哥我就算拼了这辈子的声誉,也一定会叫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原本还有一点同情叶秋的黄埔飞,在听说黄埔云要拒绝叶秋的求婚时,已经再次陷入了怒火之中,黄埔飞已经不想再体谅叶秋了,无论他有什么苦衷,只要他做出了伤害自己妹妹的事情,自己一定不会叫他好过。

    “哥,”黄埔云一把拉住黄埔飞的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喊出来,却痛的哭了出来。

    “别说话,别说话,你写,我不冲动了。”黄埔飞真的是个好哥哥,看到黄埔云现在梨花带雨的样子,难过的心都要碎了。

    “哥,我已经叫大哥将我的信给他送过去了,请您也尊重我的决定好么。”

    黄埔飞看出自家妹妹的笔迹已经慌乱了,可是还依旧是充满期待的看着自己。“好,我答应你。”黄埔飞实在是受不了黄埔云这样的目光,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黄埔云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瘫软在病床上,手用力的按在胸口,不知道是心痛还是伤口痛。

    黄埔飞在医院的走廊里慢慢坐下,忧郁的表情让人忍不住陪着他悲伤。黄埔飞痛恨自己,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像当初黄埔云守护自己那样,能够让黄埔云依赖他信任他,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叫黄埔云为另一个男人伤心,所谓妹控不过如此吧。

    就在黄埔飞沉思的时候,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传来,不过即便如此也没有将黄埔飞从自己的懊恼中醒过来,知道脚步声在自己面前停下,黄埔飞才红着眼框看向来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现在的黄埔飞就是如此。

    “黄埔云呢?她醒来了么,我要见她。”来人正是叶秋,叶秋在看完黄埔云的信之后就直接跑来了医院,慌乱之中竟然忘记了开车,就这样穿越一个军事基地跑到了军区总医院,此刻的他已经觉得背后隐隐作痛,如果不是他强忍着,现在怕是要昏过去了。

    “你还找她做什么!”黄埔飞不为所动,慢慢的低下头,语气中满是嘲讽。

    “找她做什么?这是什么意思?”叶秋将手中的信展开给黄埔飞看,紧握着的拳头努力隐忍着身上的伤痛,不过可能是语气中的愤怒刺激了黄埔飞,叫黄埔飞终于给了回应。

    “什么意思你还看不明白么?”黄埔飞只是瞥了一眼那信,就将目光放在了叶秋身上。“你还好意思问!”黄埔飞霍的站了起来,一拳砸在叶秋脸上,叶秋本来就已经坚持不住了,眼见着黄埔飞的拳头到了眼前,却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了。

    “你还好意思来质问我妹?当初是我们非逼着你们订婚的,可是这也不是你伤害她的理由。”黄埔飞骑在叶秋身上,嘴里怒骂着,一拳一拳落在叶秋身上,叶秋躲闪不及,只觉得背后一阵刺痛,似乎已经失去知觉了。

    “我妹妹好好的跟你出去的,怎么就伤成这个样子回来的,还伤在那么危险的位置。”黄埔飞已经不想顾及叶秋的伤势了,只是想发泄,发泄,将对黄埔云的心疼,对自己无能的懊悔全都发泄出来。

    “住手,这里是医院。”听到这边的声音,立刻有医护人员跑来,要知道这边的病房住的都是重量级病患,随便哪家病人家属怪罪下来都够医院喝一壶的了。只不过等医护人员赶到才发现,在医院里闹事的竟然就是医院最惹不起的黄埔飞。

    “这不是312病房的断脊椎的那位病人么?”医护人员拉扯不开力气如牛的黄埔飞,一位眼尖的小护士看清了在黄埔飞身下已经被发的鼻青脸肿的叶秋,立刻认出了这就是刚出院的那位病人,连忙同身边刚刚赶来的的缪医生说道。

    “什么?”这位缪医生也不是普通人,立刻上前一步,啪的一巴掌扇在了黄埔飞的脸上,将黄埔飞扇的一愣。“这是我们医院的病人,无论你是谁,都不能在医院里撒野。”黄埔飞愣愣的站了起来,盯着缪医生,要知道这可是第一次有人扇他嘴巴子,从小到大就连老爷子都没有扇过自己,就算犯错了也只有体罚,现在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敢大自己?

    “看什么看,还不赶快把病人送去抢救,我记得他伤在脊柱,快去找骨科的向医生。”其他的医护人员也被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可是黄埔家的二公子,就算抛去黄埔家的身份,这位也是战功赫赫的首长,缪医生竟然敢给他巴掌,怕是不要命了吧,不过转念一想也就只有缪医生这样的身份才敢如此吧。

    “是。”小护士立刻回过身来,想要检查一下叶秋的伤势,等担架过来再带他去抢救。

    “等一下。”所有人都以为已经晕过去了的叶秋,突然睁开已经肿起来的眼睛,虚弱的说道。“我要见黄埔云。”

    “见她?你已经还得她再也不能说话了,你最好离她远点,不然我再见你一次打你一次。”黄埔飞听到叶秋的话也回过神来,却没有再动手,而是放下狠话转身离开了。

    “别,别走!”叶秋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觉得背后一阵刺痛,晕了过去。

    黄埔云的病房里。

    “小云,你真的确定你已经不能说话了么?”黄埔无痕从黄埔鸿那里得知了黄埔云拒绝叶秋的原因,立刻驱车赶到医院,在叶秋之前来到了黄埔云的病房。

    “医生说在嗓子回复过程中声带受损,也有可能是取弹片的时候对声带造成了二次伤害,恢复的几率很小。”黄埔云已经不再哭了,慢条斯理的在纸上写着医生的话。

    “取弹片的时候?你们究竟在德国发生了什么?”黄埔鸿刚回来没多久,并不知道黄埔无痕已经找过叶秋了,所以此刻有些不解的问道。

    “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叶秋……”黄埔云看了一眼黄埔无痕,低下头慢慢写道。

    德国黑手党庄园。

    “父亲,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怎么突然就病倒了?”杰森此刻正跪在病床前,紧紧抓住黑手党老大的手,哭的悲痛欲绝。

    “傻孩子,父亲很久之前就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了,所以才那么着急帮你培养势力,想着除掉菲罗斯,现在一切都回归正轨了,父亲我也不用强撑着了。”黑手党老大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有另一只手轻轻拍了拍杰森的头。“黑手党是父亲的心血,不过你也不要太过于把它当做负担。如果你想,就来做这个老大,如果你不想,就把老大的位置给你莱恩叔叔,我知道因为酒店的事你一直都不愿意与他说话,倒他毕竟是看着你长大的,而且对黑手党忠心耿耿,把黑手党和你交给他我也放心,你还继续做你的小公主。”

    黑手党老大心痛的看着杰森一身男装的样子,自从叶秋走后,杰森再也没穿过女装。黑手党老大第一次为自己当初掩饰杰森性别的事后悔。如果不是自己当初一直把杰森当做男孩子养,可能杰森不会这么大了还排斥女装。

    “父亲,你别走,别走好么。”杰森几乎失去了自己的声音,一下扑倒在黑手党老大的怀里,泪水在洁白的被子上晕开淡淡的水痕,也在黑手党老大眼底晕开了满满的心疼。

    “别哭了,叫你莱恩叔叔进来。”黑手党老大拍了拍杰森的后背,示意她先出去。

    “父亲。”杰森的语气满是撒娇,可是她还是乖乖的走了出去。不一会莱恩走了进来。

    “老大。”莱恩的眼底满是悲痛,却并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床边低着头,不忍心看向黑手党老大。

    “莱恩你过来。”黑手党老大招了招手,将莱恩叫到了身边。

    “老大。”

    “莱恩,如果杰森不愿意接手着黑手党,你就帮我管理着,别让我这一辈子的心血毁于一旦。”黑手党老大说到这里,莱恩浑身一僵刚要开口拒绝,却被黑手党老大打断了。“你跟了我一辈子,为了我甚至连家都没有成,这黑手党虽说是心血,却也只是重要在你们这些兄弟身上,人心不散,我们就不会被打败。”

    “是。”听着黑手党老大类似遗言一样的话,莱恩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老大,我就算是死,我不会叫黑手党倒下的。”莱恩真可以说是把一辈子都献给了黑手党,可是他却从来都不后悔,不后悔当年跟了老大,也不后悔这么多年枪林弹雨的夹缝中求生存,更不后悔一生未娶,将老大的女儿当做自己的亲女儿来疼。

    “没那么严重呢,你也抓紧找个人嫁了吧,这么大岁数了还赖在我这黑手党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黑手党的好男儿都娶不到媳妇了。”黑手党老大突然收起来严肃的表情,开玩笑的说道。

    “好,好,老大一定要等到我的喜酒,到时候给我包一个发红包,不然我可饶不了你。”莱恩也破涕为笑,一拳锤在黑手党老大的肩膀,一如当年并肩作战时的样子。

    “好了,你也出去吧,我有些累了,先睡一会。”黑手党老大拍了拍莱恩,向被子里缩了缩,闭上了眼睛。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