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04章 利用

第2304章 利用

 热门推荐:
第2304章 利用-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黄埔飞点了点头,目送常秘书上楼去,心中却暗自嘀咕,因为大哥的事,自己家和纪检委的人一直不对付,这纪检委秘书长常平华这个时候来拜访,似乎不太对吧,难道是有事情要发生了?不过这些事情都不上黄埔飞能够考虑清楚的,所以他也没有或许深究,他现在的当务之急是照顾好黄埔云。

    番疆吐其的以前大草原上,一个游牧的寨子正在迁徙。

    “首领,我们真的要冒险去救那小子么?”一个邋遢的男子弓着腰奇怪的问道。

    “他可是你儿子,你真的不想就他么?”黝黑的帐篷深处,一道身影像是在翻找着什么,漫不经心的反问回去。

    “不过是臭婆娘的小杂种,谁的儿子还不一定呢,为了他让首领牺牲我们的勇士,太不值得了。”邋遢的男子垂着头,面目狰狞的咒骂了一句,又谄媚的说道。

    “哈哈哈。”不知道是哪句话惹得黑暗中的身影高兴了,缓慢的从帐篷里走了出来,竟然是一道清秀的身影,与游牧民族的粗犷完全不同。“说得好,不过我们留着他还有用。”清秀男子向前走了几步,撩起厚重的布帘看向外面的天空。

    秋天的空气清爽的很,再加上草原独有的青草芬芳,静逸的湖泊在微风的吹动下泛起阵阵涟漪,偶尔有赶羊的小二郎带着一群羊来到湖边,看着羊儿站在岸边喝水吃草,自己绕着湖岸一遍遍唱着晦涩的歌谣。就像诗中说的那样,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一片闲适静逸的场景。

    “这么多年他一直没有按照组织的安排做事,虽然让组织少了许多利益,但是现在到了他将功赎罪的机会了。”清瘦男子放下布帘,帐篷里又恢复一片昏暗。“他在华夏政府的好名声刚好就是我们需要的。”清瘦男子无厘头的说了一句,再次走到帐篷深处收拾东西去了。

    “好名声?”粗犷男子沉吟了一会,恍然大悟,立刻高声说道。“首领太英明了,听说华夏政府的开国元老都对那个臭小子关爱有加,就算那小子被关到政治监狱里,他都前前后后如果好多次,如果我们将他救回来,用他的名声攻击华夏政府,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得民心?”

    “自古得民心者得天下,既然你懂了,那就去吧,德国那边的人应该这两天就到了,招待好他们,别把你的暴脾气随便拿出来。”黑暗中忙碌的身影没有停顿,但是却仔细交代着粗犷男子,不要因一时冲动误了事。

    “首领你放心,我阿古拉办事,没有不成的。”粗犷汉子满口答应着,摇晃着出了帐篷,指挥着族人迁移到下一个湖泊,在那里准备好过冬的东西,草原的冬天,特别是他们这种不愿意接受现代生活的族落,冬天总是难捱的。

    德国黑手党庄园的书房。

    “杰森,我已经派韦恩过去了,只不过那个楚洁并没有找到,我赶到酒店的时候只看到了里奥斯的儿子畏罪自杀,屋里有一滩凝固的血迹。当时房间里应该还有别人。”

    “好,告诉韦恩小心点,楚洁如果没有被华夏官方的人救走的话,很有可能还是落回了想要控制楚翔天的人手中。”

    “是,属下告退。”

    “等等,将这个楚翔天的真实身份给我调查清楚,我要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

    帝海花园。

    “二哥,我为什么总感觉心慌,是要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么?”黄埔云像往常一样趴在窗台上望着天空,只不过最近的黄埔云总是会皱着眉头问黄埔飞同样的问题,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么?

    “你想多了,有什么事二哥顶着呢,二哥实在不行还有爷爷和叔叔伯伯们呢。”黄埔飞想起那天纪检委的常秘书的离奇拜访,黄埔飞也有同样不安的感觉,可是为了安抚黄埔云,黄埔飞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黄埔云。

    “也对。”黄埔云甜甜的一笑,把困惑都放到了心底。自从失声以来,为了不让二哥和家人过于担心自己,黄埔云越来越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了。不单单是对叶秋的担忧与想念,还有对所有事敏感的心思。

    缪清在这个时候敲门进屋,看到的还是兄妹两个人相对而坐,静逸闲适的场景。缪清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多少次羡慕他们兄妹两个人如此安静和谐的相处方式了,她从小就希望能有这样一个玩伴,能陪着自己和自己有无比的默契。

    “缪医生来了,你们聊,我去洗水果。”黄埔飞见到缪清进来,立刻起身客气的说道。

    缪清点点头,走到黄埔云面前蹲下,拿起黄埔云的脚踝检查起来。

    “会疼么?”缪清活动这黄埔云的脚踝,认真的问到。来看到黄埔云摇头之后才放下黄埔云的脚踝,拿出本子记录着些什么。再次抬头问道,“又没有觉得伤口痒痒的,或者总觉得心慌?”缪清这次直接问了两个伤口的问题,黄埔云也不再单纯的点头摇头,也拿起自己的白版,认真的写着自己的近况。

    “脚已经好很多了,下床的时候也不会觉得没有知觉或者刺痛了。只是会总觉得心慌,这个算问题么?”黄埔云举起白板认真的问道。

    “心慌?”缪清看了看黄埔云的脸色,皱了皱眉头才开口。“最近不要想什么会影响心情的事情,保持好心态,情绪上不要有太大的波动,这方面我会再嘱咐你二哥的。至于你的脚,应该要不了多久就可以下地活动了。”缪清在黄埔云身边坐下来,看着面前的黄埔云心中竟然生出几分羡慕,没想到看起来糙汉子一个的黄埔飞竟然还可以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这种心情倒是把缪清吓了一跳,羡慕黄埔云什么?爱而不得还把自己弄得满身伤,还是羡慕她有黄埔飞这个好哥哥?缪清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竟然想到了黄埔飞,刚好一个苹果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吓得她向后一仰,落在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怎么了?我小妹的伤势出什么问题了么?”黄埔飞见到缪清还是一如既往的慌张,可是只要一关系到黄埔云的伤势,他就会变成对妹妹的紧张。

    “没,没有什么。”缪清害羞的退出黄埔飞的怀抱,手指紧张的绞着自己的衣服,刚刚那一刹那竟然让她想到了多年前的一个人,那个人虽然没有黄埔飞那么高大,但是怀抱却是一样的结实。

    “二哥,你竟然抱了缪医生诶。”黄埔云趁机用手机拍下了刚才的一幕,在白板上调侃道。

    “黄埔云,别瞎说。”缪清面色一红,一跺脚跑出了黄埔云的房间。

    “还不快去追。”黄埔云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的二哥,怂恿他追出去。看到黄埔飞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黄埔云才长叹了一口气,继续望向空荡荡的天空,深邃的双眸闪过一丝丝哀愁。

    政治监狱里。

    叶秋经过几个月的修养,已经可以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动了,他与隔壁的楚翔天还总是在后半夜,所有人都熟睡的时候聊天。经过几个月的“诉苦”铺垫,叶秋已经将自己完全塑造成了一个愤青,对黄埔家的不满,对华夏政府的不满,可以说如果叶秋现在说他想要报复社会,楚翔天一定不会怀疑。

    夜再次静下来,叶秋早就在门边坐好,等着楚翔天主动搭话。这几个月都是这么过来的,每天楚翔天敲敲墙壁,叫叶秋来陪他唠嗑,听叶秋如何吹嘘自己在外面的世界,没错,就是像一个求老人讲故事的小孩一样。

    “叶禾,你不是说你去过德国么,昨天讲到哪里了?接下来发生什么了?”楚翔天在自己的牢房门口坐下,小声的说着。实际上楚翔天真正感兴趣的是叶秋又没有遇到自己的女儿,因为在自己被抓起来之前楚洁一直在德国留学,虽然楚翔天知道这种事情发生的几率很小,但是楚翔天还是情愿降低身价,每天装小孩子去叫叶秋将自己的故事。

    楚翔天并没有透露自己的职位与名字,只是说了自己被抓起来的原因,叶秋也同样并没有把自己的真实名字告诉他,而是用的自己在杀手榜上的名字,讲的也多是自己过去做杀手时的亲身经历,还有带训练营的事。

    叶秋故意多等了一会,等楚翔天再来敲墙时,他才像是不耐烦一样慢慢开口,“我说你真是政治犯么,怎么比小孩子还难搞?算了,听着吧。”

    “去了德国之后我们被安排到了一个酒店,酒店负责接待我们的华夏小姐身材特别好,我记得好像叫什么阿洁的,只不过后来她想要刺杀黄埔云,被我发现自己吓疯了。”叶秋的语气特别的敷衍,仿佛很不爱同楚翔天说话一样。

    “她为什么要刺杀黄埔云?你的仇人?”这是楚翔天能想到的唯一解释了,如果杰森因为爱叶秋而对黄埔云产生嫉妒的话。不得不说楚翔天猜的很对,已经非常接近现实,只不过叶秋并不想说的那么直接。

    “听她的疯话,似乎还是华夏一个大官的女儿,因为家里出了变故受到牵连,自己不得不找工作,结果落入了一个火坑,似乎是有人告诉她只要杀了黄埔云就可以把她送回华夏。”

    “大官的女儿?家庭变故?受到牵连?”楚翔天沉吟片刻,猛然想到了什么,急切的问。“你知道她叫什么么?”

    “我记得,好像是叫楚洁吧。”叶秋心猛地提起来,经过这么久的铺垫,他终于问出来了么?“怎么,你知道她?”叶秋故作不知的样子询问道。

    “啊!”隔壁传来一声惊呼,随后再没有了声音。叶秋也不着急,楚翔天的反应都在叶秋的意料之中,楚洁与楚翔天的关系最开始黄埔云就告诉他了,现在做这么多只不过是为了让楚翔天上钩罢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