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05章 乞丐

第2305章 乞丐

 热门推荐:
第2305章 乞丐-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楚翔天这会是真的没办法入睡了,没有回应叶秋的呼唤,楚翔天一个人默默回到床上,也不盯着门外的灯泡看了,而是将目光随意放在别处,发怔的吓人。

    叶秋此时也不装作关心的呼喊了,同样回到自己床上躺下,现在铺垫已经完成了,需要考虑的应该是怎么向楚翔天提出越狱了,感受着自己身上的力量叶秋十分确定,自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少带着一个人越狱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当然前提是那个人可以配合自己。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一道墙,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的问题,只不过一边的人,在没想完事情之前就已经呼呼大睡了,而另一个人却彻夜未眠。

    夜晚总是掩饰真相的好时机,韦恩也正是趁着此时的夜色,从哈克斯偷渡到华夏番疆的。而此时他的目的地,那个迁移的游牧民族已经找到了新的驻扎地,那里是个避冬的好地方。韦恩到的时候游牧民族的汉子们正在吃全羊宴,以庆祝找到了适合过冬的地方。

    “兄弟,来尝尝我们草原的羊腿。”粗壮的首领向韦恩递过一整只羊腿,韦恩看着面前油腻腻黑糊糊的东西,皱了皱眉只觉得一阵反胃,所以并没有接过羊腿。在韦恩看来这是很正常的是,但是韦恩的拒绝却把他一边的翻译,华夏人胡家贺急的够呛,就在胡家贺还在思考如何向韦恩解释入乡随俗的时候,异变突生。

    “怎么?来自远方的客人是不接受我们赠予的食物么?”游牧民族的首领阿古拉突然高声喊到,正在喧闹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游牧民族的汉子们都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停下正在做的事,目光不善的看向韦恩与他的小翻译胡家贺,剑拔弩张的气氛让原本欢快的晚宴瞬间冷却下来,仿佛刚才的喧闹都是假象。

    “诸位,诸位稍安勿躁。”胡家贺感受着来自周围的目光,看了看韦恩困惑却慎重的目光。他知道,韦恩虽然懂得汉语,可是华夏泱泱大国,容纳五十六个民族,不同民族之间都有不同的风俗文化甚至是语言。而这番族就是有自己语言的民族,所以这番语韦恩却是不懂的。胡家贺低着头犹豫了好久,才硬着头皮起身用不太流利的番语大声说道。“伟大的首领,您也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我与韦恩先生不带一兵一卒来到贵首领的领地,这正是我们的诚意。只不过我们韦恩先生并不太懂贵族的习俗,一时间不太喜欢而已。我先代韦恩先生接受首领先生的羊腿,毕竟粮食是无罪的。”

    胡家贺硬着头皮上前了几步,弓着腰像阿古拉伸出手,接过羊腿才退回到韦恩的身边。随后高声喊到,“诸位请继续饮酒,刚才都是误会,误会,不要因为一时的小误会而坏了大家的兴致。”

    原本其他人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只不过听到自家首领高喊,以为这个外国人做了什么不敬的事惹得首领不快了,不过现在两个当事人都没有说话,反倒是一个不知名的臭小子上蹿下跳,游牧民族的汉子们自然没有了性质,继续喝酒吃肉,不再看向他们。

    “韦恩先生,这游牧民族性格豪放,他们觉得居住在楼房里是一种束缚,像蹲在监狱里一样,而生活在草原上贴近自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生活才是真正的自由,我们华夏有一句古话叫做入乡随俗,所以韦恩先生你看这肉……”胡家贺两手拖着烤羊腿,为难的看着韦恩。

    韦恩看了看下首围在一起手撕羊肉的草原汉子们,紧皱的眉头始终没有放下,虽然他学习过汉语,但是这种生活方式他真的不能接受,不过来之前杰森就已经交代过,尽量与对方打好关系,最好能从他们手中要回楚洁,所以韦恩只能忍住反胃的感觉,拿出匕首切下一块肉放进嘴里。

    味道出奇的好,韦恩细细咀嚼着羊肉,他本以为这种茹毛饮血的人烤出来的肉也一定是半生不熟的,没想到无论是肉质还是味道都出奇的好,当然如果能够忘掉它的卖相的话,这烤羊腿一定比得上牛排,鹅肝。事实上也是如此,番疆的烧烤一直是华夏的美食小吃里的头牌,不单单是在这里长大的动物肉质鲜美,更是因为番疆人独特的烧烤手法。而阿古拉的烤全羊之所以卖相能那么不好,全都得益于他们崇尚的自由,略显偏执的不在意外在的想法。

    在一旁的阿古拉看到韦恩如此也是松了一口气,那位大人离开前特地嘱咐一定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结果刚才自己还是没忍住,差一点搞砸了这件事,不过好在这个什么韦恩识趣,不然就算打一架又何妨,在自己的地盘上,阿古拉还不相信自己治不了一个外来人。

    这顿晚宴对整个族落来说都是欢快的,不过在心思各异的两个人嘴里却嚼蜡,就连最开始惊讶与其貌不扬的烤全羊的美味的韦恩也是心思沉重。本来他以为带着翻译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带着他也不过是以备不时之需。只不过他没想到,文化的差异瞬间让他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当下心中也不由得更加敬佩华夏的统治者。

    华夏有五十六个民族,如果每个民族都这样风俗奇特的话,那现在只有一个小小的番族想要独立,似乎也是十分不容易的了。更何况这个番族也是收到华夏邻国怂恿,又有自己这样的势力支持,才敢如此大张旗鼓的同华夏政府作对,若非如此怎么他们怎么胆敢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只不过这个小翻译么,着实是出人意料了。

    “不知道韦恩先生这次前来带了多少人?军火到位了么?”篝火晚宴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汉子们趁着酒意直接睡在了草地上,秋天刚刚到来,以他们的体质完全可以不用在意。

    倒是韦恩,阿克拉不可能让韦恩也直接睡在草地上,所以才带着韦恩与他的小翻译胡家贺去他们的帐篷,一路上一边走一边闲聊。

    “人虽不多,但是军火一定够用,首领请放心。”韦恩一路上与阿克拉闲聊着,不动声色的的确定着双方的底线与诚意,虽然看起来平淡无奇,却处处透露玄机。

    就在两人路过一个帐篷时,韦恩突然听到了一小声惊呼,随后就是慌张的奔跑声,由于是黑夜,声音又是在帐篷的阴暗处,所以韦恩并没有看到是什么,但是一旁的阿克拉听到了声响之后,暴虐的目光飞快地闪过旋即换了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解释道。

    “不过一个疯子而已,一直跟着我们迁移,我的子民慈爱一直接济着她,才让她活到现在,不过我听说她手脚不干净,总会因为偷东西被暴打,刚才应该也是趁着大家都在聚会,又出来偷东西了。”阿克拉详细的解释让韦恩更加困惑,却并没有再问出口,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不太好管太多。只不过刚才发出声响的人是否真的像阿克拉说的那样不堪,而刚刚阿克拉极力想要掩饰的心情究竟是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谁也不会容忍一个人经常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头偷盗,而只是暴打一顿就算的把。不论他们的生活方式多么无法让也很接受,这种容忍要是一个人两个人就算了,可是一个族落的人都容忍,那就只能说明不是阿克拉这个族落有问题,就是阿克拉说的这个人有问题了。

    “竟然还会有这样不知好歹的人,也是太过分了,不过首领不觉得应该透露一下,需要我们帮助的具体计划是什么么?”韦恩并没有过多纠缠于这个问题,只是在心中多留了一个心眼,自然的转移了话题。

    “哦,韦恩先生,您的帐篷到了,您舟车劳顿一定非常辛苦了,我就不打扰了了,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在仔细商量。”阿克拉并没有正面回答韦恩的问题,反而是在知道帐篷面前停住,向韦恩与胡家贺点了点头笑道。

    “好吧,既然如此,那首领也好好休息。”韦恩本来也没有想这么仓促的与阿克拉讨论一些细节问题,只是阿克拉回避的态度还是让韦恩心中疑惑。这一晚上韦恩怀疑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到叫韦恩不敢相信,这些真的都是因为民族不同,风俗习惯不同造成的么?

    两个人就此分道扬镳,韦恩与胡家贺一同进了帐篷,韦恩向胡家贺询问了许多有关于番族习俗的事情,又对他今天的表现夸奖了一番,仔细嘱咐过睡觉时小心之后两个人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躺了下来,躺下没多久就传来了平稳的呼吸声。

    就在韦恩与胡家贺的帐篷安静下来之时,整个族落却再次热闹了起来,只不过这次的热闹只局限于人员就懂的增加,声音却一点都没有发出。韦恩与胡家贺的帐篷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韦恩立刻睁开了眼睛,仔细辨别着声音的来源与动向,很快声音就消失了,像是藏起来了一样,韦恩再次闭上了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不一会帐篷外突然传来一阵细密的脚步声,似乎有人在门外争辩着什么,声音渐渐嘈杂了起来,终于把刚刚睡熟的胡家贺吵醒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干什么?”胡家贺睡眼惺忪的撩起帐篷的布帘问到。

    “喂,我们在抓一个小偷,他偷了我的钱。我现在要搜查一下你们的帐篷,请让来。”一个面容黝黑的壮汉不顾同伴的阻拦大声吼道,似乎如果胡家贺不让来就会死的很惨一样。

    “等一下,你们抓小偷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首领就是这么接待贵宾的么?”胡家贺即可出声反驳。

    “让他们搜。”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