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06章 身世

第2306章 身世

 热门推荐:
第2306章 身世-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让他们搜。”韦恩黑着脸从帐篷里走出来,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道。在他看来身为华夏人,华夏的通用语应该还是会的吧。可是很明显他要失望了,一直在帐篷外争吵的番族汉子们都困惑的看着他,又看看胡家贺,应该是明白他翻译的身份,希望他能翻译一下也很说的什么。

    “韦恩先生?”胡家贺并没有急着翻译,只是困惑的用中文问到。他可不知道自己这个雇主还会说中文。

    “告诉他们,如果没有搜到他们想要的人,明天在我帐篷外躺着的都是他们的尸体。”韦恩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继而又用德语说道,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一眼一直叫嚣着要去抓人的汉子,转身回到了帐篷,并没有再管外面的人。

    胡家贺不明白韦恩的意思,只是将他的话原封不动的翻译给那帮义愤填膺的汉子们,也转身回到帐篷了。

    “我们还进去么?”门外的汉子们面面相觑,原本叫嚣着非要抓到老乞丐的那个人只觉得背后凉飕飕的,声音颤抖着问道。

    “还进什么了,去找首领。”原本拉着他的人立刻出声,将一众人带走了。

    胡家贺回到帐篷就看到韦恩面前跪了一个老妇人,看衣着打扮就像一个乞丐,心思缜密的他立刻想到了她应该就是刚才那群人想要抓的人,神色一变,紧张的指着跪在地上的人,支支吾吾的说着,“你,你,你怎么进来的?不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胡家贺又看了看正襟危坐毫不意外的韦恩,突然明白了什么,立刻回到了床上,紧张的看着韦恩与老乞丐,不,应该是老妇人。

    “为什么来这里?”韦恩用生硬的汉语问到。

    “先生,求先生救救我,不,杀了我,杀了我吧。”老妇人听到了熟悉的汉语,不由得一愣,突然扑倒韦恩的脚边,悲痛的说着。

    “为什么?”韦恩不为所动,冰冷的问道。

    老妇人看了看面前的韦恩,又看了看身后一脸好奇的胡家贺,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放开了手坐在地上娓娓道来。

    原来这位老妇人本来是汉族人,叫楚兰。很多年前来新疆支教,一次晚上放学迷路了,在被狼群围困的时候被阿克拉所救,两个人很快坠入爱河,楚兰甚至放弃了回家的机会,留在了番疆嫁给了阿克拉,那时候阿克拉还不是族落的首领,整个族落还不会频繁的迁移。

    只不过生活很快就给了她一巴掌,婚后的阿克拉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对楚兰非打即骂,懂不懂就会暴打她一顿,她几次想要逃离,可是她在这大草原上举目无亲,没多久就会被发现。只要被抓回来就会被打的半死,很快楚兰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本来她想将孩子打掉,她情愿自己受苦,也不希望孩子生下来和自己一样受苦。

    有了这个想法的楚兰开始留意阿克拉的习惯,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个规矩,每两个月阿克拉都会去一个地方,十天半个月才会回来,楚兰就趁着这个时间想办法堕胎,可是被一个一直很照顾她的番族女人发现了,回家告诉了她丈夫,第二天阿克拉就回来了,把她绑在床上鞭打了一顿,鞭鞭躲过她的肚子,命令她留下这个孩子。

    原本楚兰以为虎毒不食子,阿克拉还是很希望有个孩子的,或许孩子的到来可以使他有所改变。可是楚兰再次失望了,自从那天打完阿克拉就离开了,这次离开一直走了一年,楚洁把孩子生下来阿克拉都没有回来。一年后阿克拉回来变得更加暴躁,对孩子也是从来不闻不问,孩子越长越大,越来越像汉人,在族落中越来越被排挤。楚兰再次生出了逃走的想法,给孩子取名楚翔天,希望他可以逃离这里,在自由的天地翱翔。可是原本她自己都跑不掉,更何况现在带了个孩子呢。

    终于有一次,阿克拉再次要离开半个月,楚兰也安抚好了对她友善的番族女人,可是当天晚上她要带着孩子离开的时候,阿克拉突然回来说要带孩子走,楚兰以为事情暴露拼命护着孩子,结果只是换来了一顿毒打。

    “后来我拼死护着我娘,说他在不住手就死给他看,我本来以为他是不在乎的,毕竟他从来没有管过我。可是很奇怪,他答应了,并且威胁我娘如果再逃走就永远都见不到我了。”楚翔天的声音低沉沙哑,那段生活似乎叫他非常痛苦,叶秋也只是在隔壁安静的听着,尽管心中感慨万千疑问无数。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那样的地方,因为我从小身子就虚,所以那段路我们走了整整七天。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地方”楚翔天再次感慨,“在圣洁的雪山上,那琉璃一般的宫殿,富丽堂皇,去往雪山顶的路上,许多朝圣者虔诚的跪在地上,三步一磕头,有很多人身上都带了干粮,像是做好了一天都爬不完的准备。我以为我们也要那样上山,可是那个人却带着我直接上了山,绕过富丽堂皇的琉璃宫殿,来到了黝黑的禅房,那里没有一点圣洁的气息,反而是黑暗压抑,污浊的空气叫我透不过来气。一个穿着怪异的男子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我从没有见过如此恭敬的父亲,可是他在面对我的时候还是十分的粗暴,他叫我跪下,可是奇怪的男子却温柔的将我拉起,带进黝黑的禅房。那日之痛,我至今难忘,他们在我的身上刻下了一个图案,然后所有人都兴奋的看着我惊恐的表情,包括那个人,我的父亲,阿克拉。”

    “之后的事情快的叫我措手不及,我回家见了我娘一面,然后就被送到了城市里寄养,离开前我告诉我娘,等我回来。离开的路上那个人告诉我,不要想着反抗,做好我该做的事我娘才会平安。”

    “后来的事情就变得简单了,我生活在和我长的一样的人群中,上学,读书,学了法律考了公务员,在我看来城市与族落离一样,都是黑暗的。只不过族落里的黑暗**裸,而城市的黑暗隐藏在深处,勾心斗角总能轻易的让我疲惫,可是每每想到我娘我就会打起精神来面对这些叫人讨厌的虚情假意。我每年只有一次与我母亲通信的机会,我甚至不敢去找我母亲的娘家,怕面对的是有一番人情冷暖。”

    “随着官位的升调,我慢慢接触到上流社会的人,光驱老将军是第一个改变我的世界观的人,他教会我是非对错,教会我什么是真实什么事虚伪,他让我觉得自己不再是行尸走肉,可是,我却已经没办法回头了。”楚翔天的声音开始哽咽,悲痛的心情渲染着隔壁的叶秋。

    “所以你打算放弃,甘愿被抓起来?你不想要你娘了么?”叶秋终于有机会问出自己的问题了,他却没有迫不及待的问背后的人是谁,他做了什么没法回头的事,只是为他感慨,替他心痛。

    “或者对我们母子两个来说,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吧。”楚翔天靠在门上,丝毫没有叶秋想象的颓废,反而是一脸欣慰与解脱。

    “那你的家人呢?我记得你那天说道你女儿?”

    “对呀,我本来以为我已经脱离了那里,只要我不做出杵逆他们的事,他们不会动我娘,不会动我的家人。可是我想错了,你在德国遇到的楚洁就是我的女儿,黑手党就是一直支持他们与政府作对的人之一。所以我想我女儿出现在那里一定不是偶然,而是他们早就想到用这件事威胁我了。只不过没想到被你撞破,早一步被你们废了他这个棋子了。”楚翔天话音一边,整个人变得阴毒起来,似乎非常仇恨那些人。

    “那你不怪我们将她逼疯么?”叶秋突然开口,奇怪的问。

    “有什么好怪得。做错了事就要受到惩罚,从小我就是这么教育她的,只是没想到她还是走了歪路,这都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害得啊。”

    “你想出去么?搞垮那个番族,去救你的女儿和母亲。”叶秋的声音充满了蛊惑,似乎只要出去楚翔天后悔的事情都会改变。

    “出去?呵,像我这样的人,死不足惜,怪只怪我们都投错了胎,下辈子不要再做人了。”楚翔天悲观的很,一点也没有求生的**。

    叶秋不禁有些语塞,他以为只要勾起楚翔天的悲痛之处,让他在冲动中答应自己,事情就会变得容易许多,可是这个楚翔天竟然油盐不进,消极到这种程度,看来一切还需要从长计议啊。

    监狱里不分日夜,天亮了灯也依旧不会熄灭,太阳升起落下都不会影响监狱里的人。可是在监狱在,人们还是要正常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车水马龙的大街上,一道纤细的身影款款走在马路上,精致的容颜获得了百分百的回头率,盈盈一握的小腰激起了无数人的保护欲。美丽的身影在一个大型商场前站定,看了看上面的牌子,蜜怡珠宝城。

    “欢迎光临,想选些什么?”导购小姐礼貌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将人让进了屋里。这个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目光的身影就是黄埔云,经过了一个月的复健,黄埔云终于能够正常走路了,只不过之前学的飞踢什么需要爆发力的运动都不适合她了。

    黄埔云摆了摆手没有搭话,而是自己在各个柜台前闲逛。

    “小姐,我们店里的东西几乎都是我们老板亲自设计的,每样只有一对,绝对够独特,完全不用担心遇到同样款式的首饰而尴尬。”导购小姐孜孜不倦的为黄埔云解说着,可是黄埔云只是笑笑并不说话,心里却暗自惊讶,这珠宝城的老板真是厉害,这店里的首饰那么多,都是出自老板之手,竟然还可以保证不重复,这需要多大的工作量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