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14章 大护法

第2314章 大护法

 热门推荐:
第2314章 大护法-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倒计时!”

    “5!”

    “4!”

    “3!”

    “2!”

    “1!”

    “新年快乐!心怡姐。”

    “新年快乐!蜜蜜。”两女坐在阳台上,一盘猪爪两瓶啤酒,相互问候着,抬头看着满天的烟花从不知名的角落升起,在空旷的天空中炸裂,化作无数的星星点点泯灭与空气中。

    “新年快乐!叶秋(哥哥)。”两女碰撞着手中的酒瓶,在心中默默说到。空气中洋溢着的不是新年的喜悦,而是浓重的思念。

    屋中的电视里还播放着俗套的节目,所有人都在欢呼歌唱,摇曳的灯光映照在洁白的真皮沙发上,哪怕阳台的门开着,一阵阵冷风吹过,空荡荡的空气依旧是暖洋洋的引人眷恋。只可惜那终究都是远处没办法温暖眼前人的心,而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又不知人在何方,只得唏嘘一声,酩酊大醉一场。

    相比较与田蜜与慕心怡那里的忧愁闲适,在政治监狱中的情况就显得有一些失控了。

    “小张,小张,回去吃饭吧,我叫食堂给你留饭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警卫室,朝着趴在桌上的人上去就是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臭小子这么早就睡着了有去巡视吗?喂,醒醒,回去吃饭了。”

    可是趴在桌上的人并没有反应,这都是让刚进来的人有些慌张了。“小张,小张你怎么了?”来人将小张扶了起来却看到他的时候无力地垂在两边,头也躺在他的臂弯上没有生息。来人颤抖着伸手摸向他的鼻翼,干觉得还有呼吸后长出了一口气,不过双眉再次慎重地皱起,小张为什么会晕倒在这里?一定是那边有情况了。

    来人顾不得在唤醒小张,拿起手边的传呼机,校门外的警备传唤。“猎鹰,猎鹰这里是猎犬,五号监狱有情况,请求支援,请求支援。”

    “收到,收到。”传呼机里传来,急促的回应,猎犬来不及精纯户籍放下,便冲向了关押着犯人的楼房里,粗暴地敲着每一扇门,将每个人都叫醒,确定犯人还在之后再去下一个房间。好在每个监狱区都是直通的走廊两侧设着牢房,直通都走了根本没有任何掩盖物,藏不了任何人,不然他这一痛检查下来不知道会给逃跑的犯人争取多少时间。

    终于猎犬来到了楚翔天的房间门口。“起来,快给我起来。”猎犬敲了许久的门,始终不见有人回应,床上的身影一动不动,似乎比往常的人瘦弱了些,当然吃屎的列全职以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毕竟真够五号监狱里的犯人没有上千也有数百,他根本不可能将每个人的身形都记得一清二楚,只不过床上的人一直没有动静,到时让他着急了不少。再次怒吼了几声后,猎犬决定进去看看,打开房门的猎犬突然觉得一阵心惊,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走进去了。刚踏入房门的那一刻猎犬突然一惊,连忙跑到床前。郭不其然怪不得他觉得这道身影瘦弱了许多。床上躺着的是个女人,而整个午后监狱从不关押你犯人。在他奔向床边的时候,两道黑影陡然闪过,只不过其余想要知道床上究竟是什么人的猎犬并没有发现。

    “醒醒,醒醒,你是谁?”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动静,猎犬摇晃了几下,一下拽掉床上人的被子,终于看清这个女人是谁了。她就是一直给叶秋看病的那位女医生,缪清。

    “嘤。”缪清呻吟了一下,揉了揉眉心,悠悠醒来迷茫的看着猎犬,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积了急促的下床,将床上的被褥都扯了下来。露出一个幽深的洞口,直通隔壁。

    缪清将洞口指给猎犬,简洁的讲述着自己遇到的事。

    “事情就是这样,我好心好意来给他送饭,结果他们却串通一气将我打晕。”缪清一副气不过的样子,愤怒的说着。

    “缪医生,对不住了,您稍等,我出去看看。”猎犬现在有一肚子的疑问可是他却知道眼前这个人的情绪已经不适合为他解答了,他现在需要做的是出去将小张唤醒,看看他怎么说,至于那两个人,他可不相信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破门外的防卫,还不引起注意。毕竟自己刚才传唤外面的人的时候并没有听出任何异样。

    “诶,你就这么走了,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要听你的,我现在要离开这里。”缪清可没想就这么算了,刚被两个犯人欺负了,现在还要被无视。

    “缪医生,如果那两个犯人真的逃了的话,那现在呆在这里是最安全的,一旦外面发生激战是非常危险的,谁也不能保证能你周全,枪林弹雨一但误伤到您就不好了。”猎犬脸色一沉,刚才开门时的那种心境的感觉再次回想起来,怕是那两个人刚刚就是从自己眼皮底下跑了的。想到这里猎犬就不断的自恼,可是偏偏现在缪清还揪着他不放,更加让他心急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叫我来给你们的犯人治病是看着你们黄埔老将军的面子上,现在又嫌我多余了是么?好呀我都要去好好问问黄埔老将军,现在的军人都这么没素质,不懂得之恩图报吗?”

    “那也好过挟恩图报的人,更何况这恩又和我没关系。”猎犬丢下一句话,愤怒的拂袖而去。他实在是不想在这和女人耽误时间了,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如何,现在他必须出去了这个女人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如果真的叫犯人逃了的话,就算他再怎么管这个女人都逃避不了处分了。

    “你!”缪清看着猎犬的背影大声喊着,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可是却在那道身影消失在门外之后长出了一口气。

    猎犬猜的没错,那两道黑影正是叶秋与楚翔天,缪清也是知道自己会被打晕,她的任务就是在醒过来以后尽量拖延时间,不论对方是谁,只要拖住就好。缪清也确实做到了,只不过在缪清拖延的这段时间,叶秋那里又出现了新的状况。

    “尽量贴着门走,现在所有的犯人都醒了,一不小心就会被发现。”叶秋小声的说着,自己率先猫下腰,向墙角走去。

    “没关系的,关在这里的人都有了一辈子的觉悟,就算出去也不愿意再过担惊受怕的生活了,不然当初怎么会用你鼓动我那么长时间。”楚翔天虽然满不在意的说着,但是还是猫下了腰,跟在叶秋身后。

    “门外的兄弟,你们是要越狱么?”

    突如其来的声音叫叫叶秋止住了脚步,面色凛然的看着楚翔天。楚翔天耸了耸肩,一副无奈样子,表示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兄弟,带我一起走,我知道一条地道,可以避开外面的守卫。”声音再次传来,但是叫叶秋与楚翔天惊讶的一把,不过叶秋依旧是皱着眉头。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更何况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打开门。”楚翔天看出了叶秋的不满,只好无奈的开口。

    “诶,我可以自己出去,不过我不会打,遇到人你们带着我就好。”门里的声音毫不客气的说着。

    “对不起,我也不会打,他一个人带着咱们两个,不太好啊。若是一不小心咱们都要被抓回来的。”楚翔天撇了一眼叶秋,试探着开口。他的话很巧妙。不但告诉了里面的人,我们这里有一个能打的,又告诉他带着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点危险就会抛弃他。

    “没关系,你们会相信我的。”门里的人也不知道听没听出楚翔天话中的意思,笃定的说着。

    就在叶秋困惑的看着楚翔天的时候,门突然一阵颤动,在递食物的窗口探出一个头来,不一会,一个孩子大小的人爬了出来。

    “缩骨功?”叶秋心中暗惊,这政治监狱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同楚翔天一样,也是别的势力派来的卧底?想到这种可能,叶秋立刻奇怪的看着楚翔天,如果真的是自己想的那样那这个人就是救不得了,楚翔天虽然是卧底的身份,但是自己与黄埔无痕都知道,就算出什么问题都还在掌控之中。可是现在眼前这个人,自己并不知道他的来路,若是就这么带出去,给国家造成什么危害可就不是他想看到的了。

    “缩骨功?”楚翔天同样惊讶,甚至惊呼出声。“你是三十年前失踪的大护法?”

    “诶,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认得我的人。我们还是快出去再说吧。”被叫做大护法的人嘿嘿一笑,全身骨骼噼里啪啦一阵响,不一会就变成了一个精瘦的老人,诡异的笑道。

    “快走吧。”既然楚翔天认得,那就好办多了,以后也都会在自己眼皮底下,被关了三十多年,量他也反不起什么大浪。叶秋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也没有多说什么,时刻保持着警惕,缪清拖延不了多长时间,现在又耽误了这么一会,自己等人必须在快一点了。

    “诶,跟着我来。”大护法叫住了抬腿便想走的叶秋。

    “还有什么事么?我们还要抓紧时间逃出去呢,没时间在这里陪你等着被抓。”叶秋一脸的不爽,自己可没有他那么悠闲,缪清能拖住多久谁也不知道,现在众人还呆在走廊里,只要猎犬探个头,众人就能被抓个正着。

    “我不是说我有一个秘密地道么,都跟我来。”大护法丝毫没有在意叶秋的态度,满不在意的说着。“年轻人,三十多年,我越狱无数次,早就习惯了。不要急不要慌,该出去早晚会出去的。”

    “所以你现在还没出去,还需要我们来救你。”叶秋毫不留情的顶了回去,大护法一噎,有一点不开心的率先向警卫室走去,那里是出去的必经之路。楚翔天看着一老一小你来我往,竟然觉得好笑,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比较诡异。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