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0章 偏激的怨恨

第2320章 偏激的怨恨

 热门推荐:
第2320章 偏激的怨恨-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因为阿塔山的刻意羞辱,叶秋等人与番族人的气氛越发的剑拔弩张,甚至有许多人已经渐渐逼近叶秋等人,一个包围圈自然而然的形成,将叶秋与韦恩一行人围在中央。

    “阿塔山,我怎么回来不是你说了算的,还不快带我们去见族长。”楚翔天自然意识到情况愈发的不妙,立刻上前一把握住韦恩健壮的手臂,严肃的对阿塔山怒斥。

    感受到胸前的压力一轻,阿塔山立刻用力一推,人虽然中脱了韦恩的束缚,但是衣衫的前襟竟然被生生撕裂。低头看了看自己裸露的胸膛,阿塔山毫不在意,反而是轻蔑的看向楚翔天。

    “弱鸡,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和你过不去么?”阿塔山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的脸,此刻显得愈发狰狞,就连与他生活在一起这么多年的番族人似乎也没见过如此凶神恶煞的阿塔山,见到此刻面目狰狞的他,竟有人不自觉地退了几步,皱了皱眉头。

    叶秋本来就在看热闹,此刻却像刻意一般靠近身边的黑手党手下,悄声低语了一句,又快速的正身凛然,仿佛在如此情况下做这样的小动作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一样,不要哭阿塔山正在说着自己的“豪言壮语”,倒也没有人注意叶秋究竟说了什么。

    “都是因为你娘,如果不是她突然出现,我与我娘也不会被赶出来变成普通人,如果不是你们俩我娘也不会病死都没人愿意医治。楚翔天,我恨你,恨你娘,如果你一直不出现我还不能拿你怎么样,不过既然你回来了,那就准备死吧。”阿塔山魁梧的身材此时像高山上的滚石一样向楚翔天直冲过来,光亮的大脑袋像一发炮弹,如果是这一击被撞的实诚,楚翔天至少要断几根肋骨,但是韦恩叶秋等人都在他身边,虽然听不懂两个人你来我往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此时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愤自然都有所准备。

    韦恩靠前自然是横跨一步,挡在楚翔天的面前,双手向前一推刚好搭在阿塔山的肩膀上,阿塔山的冲劲儿倒是不小,韦恩不由得开始倒退。叶秋灵巧,从两人身后绕过,眨眼间便来到了阿塔山身侧,一个空翻,双腿自下而上直接踢在了阿塔山的肚子上,先切断了他的气机,这一腿刚卸了阿塔山的劲儿,下一腿又接踵而来,刚好踢在已经微微起身的阿塔山的下巴上。叶秋空翻落地,阿塔山整个人却面朝后仰去,一口浑浊的污血喷向天空就径直落下,刚好撒了阿塔山一脸。

    说来话长,但韦恩与叶秋没有交过手却配合默契,这一推两腿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原本还怒目而视番语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就见到阿塔山仰面倒去,嘴中的鲜血不要钱似的喷出来,溅了自己一身,当下立刻有人害怕的缩了缩步子,不过马上又像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妥,壮着胆子向前走了几步,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看看阿塔山的情况,更别说对叶秋等人群起而攻之了。

    “弱鸡,我要你们都不得好死。”倒在地上的阿塔山捂着肚子用力的咳了几声,吐几口唾沫,那浑浊的鞋水中,恍然掺杂着几颗黄牙,话说的也有些漏风。看到如此狼狈的阿塔山,叶秋倒是毫不顾及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自己被包围的自觉。

    “你笑什么,不准笑!”阿塔山气急败坏地指着叶秋,仿佛忘记叶秋等人并不懂得番语一样。

    “阿尔塔山,你的怨恨好没道理,我与我母亲本就不愿意留在这里,都是他强迫所致,赶走你们母子俩的也并非我母亲。若说起怨恨,我还要埋怨你娘为什么不看好他,偏叫他来招惹我母亲?”楚翔天经历刚才的凶险也来了脾气,从韦恩的身后走了出来,指着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阿塔山怒骂道。

    在场的同楚翔天一般大的番族人,都是认得楚翔天的母亲的,自然也知道一些当年的事情。阿塔山的父亲阿克拉在做族长之前就将阿塔山母子俩个赶出家门了,起初还有人同情他们两个,可是阿塔山一直个性优越,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看不起那些普通的番族人,都是磨灭了这些普通族人的善心。当初阿塔山的娘生病时,还是有许多族人愿意不计前嫌,帮助他救治他的娘亲的,可是阿塔山为了回到已经成为族长的父亲身边,竟然不惜牺牲自己的娘亲,拒绝任何人的救治,而且带着重病的娘亲,在阿克拉的帐外跪了三天。

    只可惜当时阿克拉去朝拜了,并不在族落里,等到阿克拉回来时阿塔山的娘亲已经死了半个多月了,震怒的阿克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已经被他抛弃的儿子,当天便对阿塔山施以暴行,并且叫阿塔山断了回到他身边的念头,可是偏偏阿塔山又将这些罪过全都加注在楚翔天母子身上。

    倒是那个汉族女子楚兰,本来番族人都敌对她汉族人的身份,可是偏偏就是这副小身板儿里蕴含着大量的知识,不但很快学会了番语,更是为番族女子解决了许多常识性问题,更是教导番族孩子,活脱脱的将原本只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的孩子们,管教的服服帖帖的,叫整个番族人都佩服。

    不过据说没多久她就和阿克拉谈了对象,本来还有番族女子想要告诫楚兰,阿克拉是有妻室的人只不过没想到阿克拉下手太快,他们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对楚兰说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已经传出阿克拉废妻弃子,迎娶楚兰的消息。原本对楚兰充满善意的番族人立刻转变了态度,觉得她就是个会勾引别人男人的妖精,甚至还有人清醒自己与她走的不进,男人没被她勾走,后来更是放任自己的孩子欺辱楚翔天。

    这种错误的态度一直延续到楚翔天离开,楚兰再次被抛弃,流落街头的楚兰刚开始就犹如过节的老鼠一般人人喊打,但是很快就有人发现她身上的累累伤痕,也明白了她与阿克拉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当初与楚兰走的近的人纷纷慷慨解囊,邀请楚兰去自己家里。众人听了楚兰的哭诉才知道,阿克拉是个多么喜新厌旧并且暴虐的人,与他平日里那个高冷去热心的族长形象完全不同。

    但是伟人都说过,有人的地方就会有阶级斗争,更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说法。族长就是他们番语一个族落种官最大的人,他的意志任何人都不能违抗。所以第二天收留楚兰的那家番族人就被逐出了族落,日后或者在草原上寻找其他的族落,作为一个外来人受尽排挤,或者是背井离乡走到城市中去,做无根的浮萍,这可以说是一个族落中最严重的惩罚了。

    有了这个例子,其他的番族人纷纷收起了自己的善心,每次见到楚兰都会绕道而行,生怕走进了就会遭到牵连被逐出族落。

    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久了,自然会有有人心生不满,不过阿克拉却总能在众人想要反抗的时候及时敲打,虽然罪不至逐出族落,但是总会有其他的方式去找一个人的小脚。这种张弛有度的方式倒是不像是这种闭塞落后的族落的族长能想出来的。

    不过同样落后的族落里,这些人自然也看不出这是一种手段,知道叶秋等人来到之前,整个族落里的人还只敢偷偷摸摸的在夜里给楚兰一些吃的,可是这么多年虽然楚兰总是被欺负,但是也没见她那这个抱怨或者威胁过谁。

    有了两者的鲜明对比,谁是谁非自然显而易见,这个族落里的人只是闭塞,思维落后,并不是傻,之前的剑拔弩张是出去同族人之间的袒护,无论阿塔山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也是族落里关起门自己家的事,还轮不到韦恩这些外人欺负。但是此时同为族落里的楚翔天出面,事情就不一样了,再加上这些年没能帮上楚兰的愧疚,这些族人的情绪自然没有刚才那么激烈了,反而隐隐有站在楚翔天这边的架势。

    阿塔山自然是看出了族人们的变化,也不说话,反而是恼羞成怒的向,刚刚还义正言辞的楚翔天扑过去,韦恩与叶秋自然做好了准备,这个阿塔山也是鲁莽,同样的招数第一次失败,竟然还想来第二次。只不过这次还没等他冲到韦恩面前,整个人就被用力向后一扯,没用眨眼的功夫,刚刚叶秋用尽全力才踢倒的阿塔山,竟然就被这么随意一扯再次仰面倒去,。

    “够了!”一道粗犷的番语破空而来,在场大多数的番族人都后退了几步,楚翔天看到来人也暗自握紧了拳头,可是故作镇定的表情还是将这份紧张完美的掩盖了过去。

    “带个人都要这么久,果然是废物,来人,送给伟大的自然之主去吧。”来人声音粗犷,却显得十分随意熟练,似乎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不,父亲,你不能,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相较于来人的风轻云淡,阿塔山却是疯狂了许多,跪在地上紧紧抱住来人的大腿,发生哭喊道。

    来人头戴黑色毡帽,一身长筒直到脚面不开叉大蓝色暗纹皮袍,深色毛皮靴子,上身着白色库锦宽边琵琶襟坎肩,红色腰带上别着一把弯刀,身侧还有一柄手枪,黝黑的的面孔上还带着一丝不宜发现的高原红,不开口的时候直教人觉得憨厚老实,道没了刚才随意要将阿塔山处理了的凶狠劲。如果叶秋之前没有做足了功课,一定会以为这是谁家的壮年汉子,定然不会觉得面前这位,就是楚翔天已经年过花甲的老父亲。

    却丝毫没有要管他的样子,任由手下的人将阿塔山从他的腿上趴下来拖开,然后皱着眉头苦恼的看向对面的楚翔天,深邃的目光像是透过楚翔天看向谁。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