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1章 父子情深

第2321章 父子情深

 热门推荐:
第2321章 父子情深-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根据首领的吩咐,此刻的阿克拉应该露出一副思念儿子,喜极而泣的表情,但是阿克拉现在一点感觉都没有,看着楚翔天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和瘦弱不已的身材,阿克拉只有慢慢的嫌弃。

    “楚翔天,我知道楚兰在哪,想要找到她就救我。”阿塔山被人压着,还依旧一副嚣张的样子威胁着楚翔天。阿克拉听到这话没什么反应,倒是韦恩与楚翔天一个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一个愤恨的握紧了拳头,倒是叶秋一副了然的样子,依旧冷眼旁观,对阿塔山的话毫不在意,而是紧盯着阿克拉的脸,想要看出点什么一样。

    阿塔山被拖走前突然用汉语大声喊到,让韦恩等人直呼被骗。没想到这个阿塔山竟然懂得汉语,之前韦恩用汉语的时候他还一副懵懂的样子,现在想来应该都是装的了,一想到自己被骗的辛苦,韦恩就是一阵不平,愤然开口。

    “卑鄙,楚翔天,不用信他的,那个老婆子在我那。”

    原本想要开口的楚翔天听到韦恩这话,立刻疑惑的回头,阿塔山还在不住的挣扎,发出的声音再次吸引了楚翔天的目光,迟疑的望向还在与一群人撕扯的阿塔山,迟疑之间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够了,吾儿归来乃是族落之幸,你们竟然如此懈怠,连一个人都带不走?回去一人领十鞭!”阿克拉虽然听不懂他们之间在说什么,不过看到楚翔天溢于言表的紧张与迟疑,自然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立刻开口怒斥手下。

    手下的人见族长阿克拉发了火也不与阿塔山扯皮了,上去两个壮汉直接将阿塔山压趴在地上,另外的人取了猎枪枪托,用力砸在还在挣扎的阿塔山的头上,很快阿塔山便晕了过去,鲜血从他的头上流了出来,整个人软软的被刚爬起来的两个壮汉夹起拖走了。

    楚翔天在一边看着整个过程,皱着眉头张着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毕竟从他心底还是不希望楚兰落在阿塔山手中的。

    “儿子,欢迎回来。”阿克拉终于突破了心中的障碍,一副热泪盈眶的样子走了过来,硬生生拉起别开脸的楚翔天的手,激动的说道。

    虽然楚翔天不愿意,但是回到番疆以后如何生存还要多多仰仗阿克拉,虽然自己很不愿意做他的儿子,虽然自己现在心心念念想的就是自己的母亲。但是该做的自己不能回避,楚翔天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只是远远的眺望了一眼已经满脸是血的阿塔山,勉强扯出一丝微笑,与阿克拉虚与委蛇了起来。

    阿克拉也没有再在着大街上表演父子情深,而是直接带楚翔天等人走向了自己的帐篷,韦恩与他们并肩而行,倒是叶秋就像阿克拉以为的那样,同韦恩的手下走在一起,仿佛自己是个不重要的小人物,一路上韦恩多次回头,困惑的看着叶秋。当初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面对黑手党的大殿下都没见他如此甘于人下过,此刻倒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一个手下,规规矩矩地跟在三人身后,但是来的时候那么洒脱,现在又为什么要隐藏身份?韦恩知道现在不是深秋的时候,回头看过几次后,为了不引起阿克拉的注意,专心地听着阿克拉与楚翔天父子情深。不过因为阿克拉不削于学习汉语,所以韦恩只能笑着表示,为他们父子两个之间的感情感动。

    虽说阿克拉于楚翔天一直演这父子情深的戏码,但是回到帐篷后阿克拉并没有多留楚翔天,反而一直说他舟车劳顿,又在牢里吃了许多苦头,自己作为父亲深表心痛,却丝毫没有提阿塔山的事情,仿佛阿塔山之前做得事情他并不知道,更没有因此觉得对楚翔天抱歉。只是赶他回去好好休息。

    楚翔天现在心里十分混乱,也不愿意再与阿克拉多做纠缠,所以并没有拒绝。韦恩见阿克拉也没有多留他的意思,自然也不会那么不识趣,带着自己的手下,包括叶秋,回到了自己离开之前的帐篷走去。

    叶秋等人来到番疆的时候,正是晌午但是因为阿塔山的刻意戏弄,阿克拉的叙旧,等叶秋一众人回去休息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众人草草吃了阿克拉派人送来的晚饭便躺下休息了。

    期间韦恩的小翻译胡家贺多次神色紧张的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都被叶秋不着痕迹地打了回去,不出三次小翻译就明白了叶秋的意思不再开口,众人果真姨父疲倦的样子,倒在床上没多久便传来了打鼾声。

    夜色渐深,万籁俱寂,深冬之中番疆夜晚的温度自然更深,在韦恩帐篷外的雪堆后,两个人影鬼鬼祟祟在这里守望了许久,当月亮完全升到天空,几声狼嚎划破天空,需要对后面的人影打了几个哆嗦之后,夜儿才真的完完全全的静下来。

    黎明时分,整个族落都陷入了沉睡,洁白的雪映照这安静的族落,映衬着恋恋不舍的月光,现得无比宁静祥和,宛若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忽然之间,两道漆黑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雪地上,却又转瞬即逝,雪地上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仿佛刚刚闪过的影子只是天空飞鸟的投影,低空掠过,又远远飞去。

    楚翔天的帐篷内。

    “你们终于来了。”楚翔天在离开阿克拉的主帐之前,就收到了叶秋回去静等的暗号,只是等了整整一夜都没等到叶秋两人的到来,就在楚翔天快要绝望觉得自己一定是会错了叶秋的意之时,叶秋与韦恩终于姗姗来迟。

    “楚翔天,对不起。”韦恩进了帐篷第一件事就是向楚翔天道歉,叶秋也在一边停住了脚步,深邃的目光放在楚翔天身上,一言不发。

    “你什么意思,你,骗我。”楚翔天倒退了一步,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天知道他等了一夜,就是为了能够得到自己母亲的消息,可是现在却被告知母亲的消息又断了,这让盼了数十年的楚翔天无法接受,向后踉跄了两步之后,突然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韦恩的衣领,眼睛瞪得极大,压抑的声音从喉咙中低吼出来。

    “你不是说人在你那里么,你什么意思,人呢,人呢!”

    “楚翔天,我怎么知道她对你那么重要,她本来找我就是求我杀了她的,现在人死没死还不知道呢,你吼什么吼。”原本韦恩还是愧疚的,胡家贺私下里说出来这件事时,韦恩甚至激动的将胡家贺踹倒外地,可是楚翔天的动作却激怒了韦恩,此刻虽然没有挣脱却也愤怒的吼回去。

    “放手吧,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我们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救你母亲。”叶秋此刻也不再冷眼旁观了,两个人都适当的宣泄了自己的愤怒之后,他终于站了出来,强硬的将两个人分开,认真的向楚翔天说道。

    “呵,他还值得信任么?你别忘了,我们就是他抓回来的,过去在黑手党是卧底,现在在番疆是卧底,谁知道他在我们中间是不是卧底,今天没什么好谈的了。”楚翔天一反往日温柔冷静的性子,阴狠的瞪着韦恩,讽刺的说道。说完就回过身去,在床边站定,没在说话,也没有躺下。

    “你们两个同阿克拉接触最多,来说说他今天有什么反常吧。”叶秋毫不在意的在桌子边上坐了下来,也不看两个人,严肃的说道。

    此刻的叶秋才真的像是出鞘了的剑,一脸锋利之色,同之前甘心做手下的叶秋相比,简直判若两人。韦恩背对着门口,微弱的月光透过厚重的门帘照在叶秋脸上,仿佛叶秋是一尊开过光的银佛,恬静庄严。

    “今天晚上应该有一场盛宴的,就全部因为我也应该因为他儿子回来,刚刚还一副父子情深的样子,如果想要提现对他的重视就应该在族落中举行一次欢迎宴会的啊。”韦恩看着宝相庄严的叶秋,不自然的脱口而出。韦恩本来是气愤的,第一次迎接他的宴会就不太愉快,本想着在这次宴会上找回来面子,没想到竟然就只是派人送饭而已,如果不是叶秋他可能早就闹到阿克拉的主帐去了。

    “我们游离在社会之外的族落与其他族落不同,你来的时候刚刚入冬,秋天的存粮还有很多,现在是深冬,又刚刚过年,所以族落一定会取消一切大型宴会,知道坚持过这个冬天。”一直沉默在床边的楚翔天突然开口,解释了韦恩的不满。楚翔天刚刚愤怒是愤怒的,他明白要救自己的母亲只靠自己是不行的,在这个他厌恶的族落里,他能依靠的只有韦恩与叶秋,所以愤怒过后就只能忍耐。

    “不过他今天的态度很有问题,我在族落里的时候从来没见他对我如此热情过,虽然我明知道很假,但是不得不说他装的很好,如果是以前他绝对不会这样。”楚翔天继续说出了自己的困惑,转过身来看叶秋,一瞬间也是通孔微缩,难以置信的看向叶秋。

    “学会了掩饰与伪装?你们这个族落背后怕是换了主子了。”叶秋轻斥出声,除了轻蔑没有太多的表情。

    “换了主人?”韦恩轻皱眉头,大殿下当年开始与番独份子合作的时候,就直接与他们族落族长阿克拉联络的,却从来不知道阿克拉身后还有别人。现在叶秋说阿克拉身后有人,而且已经换了一个人,他怎么能不惊悚,这个阿克拉怕是对所有支持他的势力都隐瞒了这件事。如此深沉的心思,如此胆量,与他那憨厚的相貌反差还真不是一般的大,怕是与他番疆接壤的凃迩国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你是说番独运动的源头另有其人,那个人,只是听从命令?”楚翔天刚从叶秋庄严宝相中缓过来,就又被叶秋的话下了一跳。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