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2章 番独势力

第2322章 番独势力

 热门推荐:
第2322章 番独势力-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华夏元年2997年刚刚开始,番疆最大的族落突然遭受袭击,大量过冬的食物被抢劫,大量妇孺被残杀,但是刚刚在番疆成立不过几年的华夏政府却在歹徒褪尽之后才来到惨案现场,只不过这位官员还没来得及指挥打扫战场就晕了过去,因为尸体处理不当,竟然在冬季就发生了大型疫病,许多收容流民的族落都爆发了大型疫病,一时间伤亡惨重。

    阿克拉的族落同样是受疫病危害的族落之一,阿克拉当时还不是族长,但是他认得一位神医,在华夏政府做出反应之前,向神医求得神药,救了整个族落的人。许多族落闻风前来求药,但是来到阿克拉族落的族长多不拜见阿克拉的族长,而是直接去见阿克拉,这样不分主次的做法自然激怒了阿克拉当时的族长,不过发难不成,反被阿克拉联合其他族落族长来了一出“逼宫”,硬生生叫阿克拉坐上了族长之位,楚翔天出生那年,正是阿克拉坐上族长之位那面,更是阿塔山恨意积累最严重的一年。

    此后的阿克拉以可以治病的药物作为要挟,鼓动各大族长反出政府的约束,番疆自古就是我番族儿郎的地盘,皇帝都不会多加管束,凭什么叫一个刚成立十多年的政府来治理本该属于我们的土地?更何况那群汉人根本就不拿我番疆儿郎的命当回事,这次的袭击多么惨烈这次的疫情怎么这么突然,一个本应该积极表现的政府怎么反应如此迟钝?

    阿克拉的话真的互动了许多族落,就连许多未被此次疫情牵连的族落都选择相信阿克拉,站在阿克拉这边。与此同时,许多华夏邻国都纷纷表示对华夏政府的谴责,并把这一天作为**立日。

    不得不说当时的华夏政府真的非常反常,本应该趁着此次疫情好好表现,一把俘获这群“野蛮人”的政府官员,竟然一直称病昏迷,迟迟不出面,而京都派来的官员竟然过了大半个月才到。等政府官员都准备好以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番疆人面前的时候,阿克拉已经集结好民众,开始了对华夏政府的恐怖袭击。

    这段历史以华夏政府暴击压制结束,但是深刻的民族矛盾却已经形成,无法改变。有经历了数十年的消磨,当年未受其害的族落纷纷倒戈,投入了政府的怀抱,住进了二层小洋楼,用城市的钢筋混凝土,慢慢蚕食这番疆的大草原。

    现在不说整个华夏,就说整个国际社会,谁不知道真正激化番政矛盾的人正是阿克拉,所以许多对华夏四分五裂乐见其成的国家或者国际势力都纷纷暗中向阿克拉抛出了橄榄枝,提供财力军火,支持阿克拉的番独运动。

    这段历史叶秋早就背的滚瓜熟烂了,虽然看起来每件事都有前因后果,但是却还是有很多地方叫人不解。

    首先,虽然当时的华夏刚刚从战火中修生养息过来,但是华夏政府的权威已经在全国范围有了显著效果,各项法令制度也已经趋于完善,为什么还会有人在明令禁止的情况下打动袭击事件,造成死伤无数?

    其次,政府官员见不得血腥晕了过去,确实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在番疆的政府官员就那一个人么?他晕倒了其他的工作就全部停止了?其他官员都去哪了?

    第三,疫病来的同样蹊跷,整个族落死伤无数,政府不出面,死者家属为什么也任由死者尸曝荒野,就算所有人都害怕逃离了,那当时是冬天,尸体腐烂的都极为缓慢,本就不容易滋生病菌,那疫病是怎么确定就是从已经无人的族落里穿出来的呢?

    第四,阿克拉怎么就刚好有能治病的药,疫病都是要经过实验,试药和不断研究才能确定什么药能够治病的,阿克拉口中的神医怎么一拿一个准,正好就有了能够治病的药方?

    这些疑问叶秋并没有问任何人,他知道问也没有用,被刻意掩盖的历史,不是谁说有问题就会被告知的。更何况贸然提出这些问题,很有可能还会激化民族矛盾,叫番族人觉得华夏政府是在推卸责任,更加有理由攻击华夏政府,毕竟死去的人已成定数伤害已经造成,这些都是无法否定的。

    叶秋就是明白这些道理,才决定亲自调查,来揭开这段历史神秘的面纱的。不过在见过阿克拉本人之后,叶秋却又有了新的猜想,这种想法叫他毛骨悚然,却又是唯一能解释所有问题的猜想。

    “态度改变?他怕是有求于你了。”叶秋被自己的想法惊醒,看到韦恩与楚翔天奇怪的眼神,冷静的开口。“京都知名的大检察官,是被从华夏政府的政治监狱里救出来的,相信到时候对华夏政府不满的不只是番族人了,怕是就连京都那些你帮助过的人都不会容忍吧。到时候我们的楚大检察官只要登高一呼,就又是一股庞大的势力。”

    叶秋虽然说着楚翔天,但是眼神却一直瞄着韦恩,无论怎么说他现在的身份立场是帮助阿克拉的,但是杰森不算大殿下,对番独事件是什么态度还有待考证,如果能拉到自己一方,自己的胜算就会又多上许多。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厉害的人物。”韦恩时刻记得杰森的话与心思,此刻也有意愿同楚翔天缓和关系,毕竟自己有错在先,韦恩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当下上前几步,想要拍怕楚翔天的肩膀,但是却被楚翔天不着痕迹的躲过了。

    “你的意思是,他还会来找我,之所以一副父子情深的样子是因为我还有用?”楚翔天上前一步,避开韦恩伸过来的爪子,沉吟问道。

    “天快亮了,我们还是回去吧,阿塔山的事情你放心,有机会我们一定会救下来,帮你找到您母亲的。”叶秋没有回答楚翔天的话,而是站起身来,不容拒绝的说道。该说的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在官场上混了那么多年,楚翔天不会不懂应该怎么做,叶秋在这点上还是很放心的。

    没有拍到楚翔天的韦恩正要发火,听到叶秋这么说,也只好狠狠的瞪了楚翔天一眼,扭头跟在了叶秋身后。

    可能就连楚翔天这个政界的老油条都没发现,找你出了监狱,虽然叶秋一直都没做什么,像个可有可无的人,但是自己和韦恩都不由自主的以他为首,有什么事都会先看看他怎么说,怎么决定。

    出了帐篷的叶秋,看着还在天际挣扎着,想要突破束缚的日光。一股寒风吹过,叶秋缩了缩脖子,将身上的大衣紧了紧,突然心意一动,望向了远方的山脉,深邃的目光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随后又一言不发的掠过雪地,回到自己的帐篷。两道黑影再次一闪而逝,踏雪无痕。

    冬日的太阳像是畏寒,迟迟不肯离开云层,更吝啬与一点点温度,不愿意温暖银装素裹的大地。可是就算如此,大地还是渐渐活跃起来,我们的劳动人民还是没有畏惧天气的寒冷,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一大早叶秋等人就被来通知族长有请的番族人叫醒,简单的洗漱之后,叶秋依旧以手下的身份,与韦恩带着非要跟来的小翻译胡家贺走出了帐篷。跟着带领的人没有多远,叶秋就看到了刚刚出来的楚翔天。两路人并做一路,一起向阿克拉的主帐又去。

    三个人沉默以对,韦恩与楚翔天不对付,叶秋又是装作手下的身份不方便,所以三个人在后面一直用眼神交流,谁也不开口。

    突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悠扬的番族语言竟然也会有如此童真的歌谣,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叶秋等人都挺出了歌谣中的敬畏之情。

    “这是我们儿时的童谣,传说在遥远的天山之上,有一个美丽的仙境,仙境里有一位美丽的神女,她有无边神力,容颜永远不会衰老,希望天山上的神女保佑我的父母,希望他们永远健康。”楚翔天听着童真的歌谣,心里满是触动,一时间竟然不由自主的哼唱起来。

    “远方的天山呦,美丽的仙境呦,圣洁的神女呦,不改的容颜呦。愿天山佑我阿爹呦,愿神女佑我阿娘呦……”

    带路的两个人回头奇怪的看着忘情歌唱的楚翔天,同样的旋律,他们尽然听不懂内容。

    楚翔天是用汉语唱的那首,在他看来不过是神话一样,不切实际的歌谣。但是叶秋心里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

    当初同楚翔天一起跟着叶秋越狱,又半路逃跑的疯老头塔尔齐就给叶秋留下这样的警告。

    “番疆有仙境,境内有神女,料事如神迹,容颜永不改。”只怕这首儿时的歌谣,也并不只是虚假的神话而已。不过叶秋却没有开口,因为主帐已经到了。

    “你来了,正好,早饭已经准备好了。”阿克拉听到了楚翔天的歌声,立刻出账迎接,顺便将也很等人也迎了进去。

    精致的早餐果然已经摆放好,韦恩等人简单的吃了一点之后,韦恩放下了碗筷。深谙中国文化的韦恩自然不会被这些自己难住,不过能不能习惯这种饮食文化就不得而知了。

    “阿克拉族长,”韦恩没有废话,看了一眼还在吃的胡家贺,示意他准备好翻译。“既然贵公子已经回来,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多谢这么长时间来阿克拉族长的盛情款待,我们也是时候回去了。”韦恩一边说着,胡家贺一边同音翻译,直到韦恩说要胡家贺才反应过来,韦恩这是要走了。

    “什么!”阿克拉没有反应,楚翔天倒是先拍案而起。“你不是说我母亲在你那么,怎么人还没交出来就要走!韦恩先生未免过于随意了些。”

    楚翔天冷落韦恩是冷落的,他还是要指着韦恩帮助他救母亲的,阿塔山是否被处刑还不知道,韦恩竟然就要先走了,这怎么可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