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4章 丧母之痛

第2324章 丧母之痛

 热门推荐:
第2324章 丧母之痛-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楚翔天感受到阿克拉的目光,楚翔天向阿克拉点了点头。阿克拉得到了楚翔天的肯定,却依旧不以为意。不过管你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在他阿克拉的地界上,是虎也得给我卧着,是龙也得给我盘着。

    一行人浩浩荡荡,将韦恩送出了族落,正好遇到了拖着阿塔山回来的守卫,阿克拉也没有多说什么,当做没有看到一样,只不过阿塔山被拖过人群的时候,凶狠的眼神似笑非笑的看着韦恩,像是在嘲讽,又像是在挑衅。

    “诸位,请回吧。”韦恩看着天空中的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呼啸的机翼破风声中,韦恩抓住从直升机上丢下来的绳子,回头大声向阿克拉等人告别。

    韦恩这次来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助阿克拉救人,顺路带一些军火支援,那些交接的事情自然不用他们亲自出面,手下的人自会做好,韦恩急着回去复命,自然也不会再多管那些,不过他也暗自吩咐手下留下一小批军火,以供叶秋使用。

    回到族落里,叶秋果然被限制起人身自由来,时刻有人跟着他,通过观察,叶秋还确定案中可能还会有武装势力监视着他。确定了这些之后,叶秋愈发的安然了。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在众目睽睽之下,有很多事情自己做了,也不会赖到自己身上,毕竟证人那么多。

    当然除非阿克拉想杀自己灭口,那自己的性命安全就是没办法保证的了,不过自己与楚翔天有关系,如果阿克拉想要利用楚翔天,楚兰是一种牵制,自己就是一种安抚。接下来就看楚翔天的表现了,但愿他不要在救母的过程中失去理性,也希望楚兰真的没有什么意外。

    主帐之内。

    阿克拉与楚翔天坐在上座,阿塔山被迫跪在地上,就连高傲的头颅也被硬生生摁下,低着头回答阿克拉的问话。如果坐上只有阿克拉一个人,阿塔山自然不会有什么反抗的心思,但是偏偏楚翔天也坐在上面,向一个自己一直想要报复的人下跪低头,对阿塔山来说是无法忍受的。而偏偏阿克拉需要一个表现的机会,阿塔山为此也吃了不少苦头后,才认命的跪坐在那里,

    “阿塔山,交出楚兰,我饶你不死。”阿克拉从座位上起来,踱步到阿塔山面前,严肃的怒斥道。

    “阿爹,我才是你的亲儿子啊,那个汉族女人她……”

    “不要叫我阿爹,我只有翔天一个儿子,你还是快把我的发妻交出来,不然叫你生不如死。”阿克拉一脚将阿塔山踢倒在地,打断了他想要侮辱楚兰的话。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阿塔山其实一直都在骗自己,母亲死的时候,他在主帐外跪了三天,也没有等到阿克拉,后来他骗自己说,因为阿克拉不在,并不是不在乎自己,后来他又做了许多事情,为了引起阿克拉的注意,可是阿克拉始终对他不闻不问,他又自欺欺人的觉得阿克拉不惩罚自己,就是对自己的在意。

    但是阿克拉现在这一脚,却让阿塔山突然明白,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他只在乎一个人的价值,留自己这么久,怕是只为了如此这般的对待自己,让上面的那个人开心吧。阿塔山突然觉得可笑,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天真的以为,自己的阿爹对自己不闻不问对自己母亲的狠心,只不过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原来一直都是自己想多了。

    “楚翔天,你别以为他心里有多么在意你,只不过是你比我更有价值罢了,等到你没有价值的那一天,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比我死得更惨。”阿塔山大笑过后,突然用汉语恶毒的诅咒着楚翔天。

    “呵,这件事我比你更早意识到,但是谁让我比你更有利用的价值呢。有的时候,人呢总追逐着别人的脚步,其实与其追逐还不如精专与自己,待自己足够强大之后,或许你追逐的那个人自己就回头了呢。”

    楚翔天看着阿克拉粗暴的行刑,心中也是感慨颇多,曾经自己被迫背井离乡的时候,阿克拉粗暴的对象还是自己与母亲,而现在为了讨好自己,他又情愿粗暴的对待自己曾经的儿子。楚翔天是个心理健康的人,自然不会被这些扭曲的行为所讨好,不过他们父子之间剩下的只有相互利用,所以楚翔天自然也不在乎,阿克拉此刻是否是真情实意。

    “来人,把韦恩先生留下的那位翻译带来。”阿克拉不懂汉语,却非常讨厌此刻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两个人对话的语言他不懂,也不能及时的插入到对话之中,所以此刻对阿塔山的厌恶更深了。

    “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样,不然你阿娘的坟墓不见得还能不能安稳了。”阿克拉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翻译胡家贺,突然很感谢韦恩先生并没有把这个小翻译带走,自己扣押下来的那个汉族人,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其他人了,翻译留在他身边也是浪费资源,还不如放自己身边,也防止楚翔天心怀不轨,不受控制,

    阿塔山这个人,还说时时刻刻想要回到自己身边,还不是背着自己偷偷学习了汉语,此刻,为了避开自己,竟然用汉语同楚翔天沟通。可能是由于过于愤怒,阿克拉并没有考虑过胡家贺,是否忠心的问题,或者就算他想到了,以他的自负,也以为自己能够威胁的到胡家贺吧。

    人很快被带到了,只不过所有人都没发现一道黑影紧贴着众人,也进入到了帐篷之中,在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悄然安顿下来,像是一粒灰尘随风飘过,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娘?亏你现在还能想到我阿娘,虽然是以这种方式,但是想他老人家在天堂也应该安慰了吧。”阿塔山哂笑道。“当初你那么狠心的将我与我阿娘赶出来,为了迎娶你的新欢,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再想到她,虽然此刻是为了威胁我,但是我还是叫你再次想起了她。你杀了我吧,我也算是可以瞑目了。”

    “你!”阿克拉被气的不轻,差点背过气去,但是却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拿出腰间别的枪,幽黑的枪口指着阿塔山的大腿,笑得邪魅,与他那朴实无华的脸相比,就显得有几分妖异。“我有上百种方法让你开口,看在你曾经还叫我阿爹的份儿上,我劝你还是少吃点苦头,早点把楚兰出来,我还会让你死得痛快点,再给你留个全尸。”

    阿塔山不为所动,依旧是浑身抽搐的笑着,两个人一个居高临下,一个蜷缩在地,主帐内的气氛有些诡异,却没有人愿意先打破这份诡异。

    “她死了,我把他杀死了,就在我阿娘的坟前。下一个人就是你,楚翔天,你终将死在我的坟前,用更加惨烈的方式。哈哈哈哈哈哈……”

    “阿塔山!我要你不得好死!”楚翔天拍案而起,双目撑裂,颤抖着双手,指向阿塔山。

    只可惜阿塔山没有再给他任何的回应,整个人突然狂喷一口鲜血,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死去了。

    阿克拉也从胡家贺那里,得到了翻译,得知了楚兰的死。实际上在他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波动的,毕竟当初为了能够娶到楚兰,他也确实付出过真情实义,也确实抵抗了许多压力,可是终究他们的民族立场不同。

    阿克拉一直告诫自己,自己是要成就一番宏图伟业的,不应该为儿女思长所牵绊,所以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感情,一直不允许自己去照顾楚兰,就连楚翔天也顺路厌恶上了。

    “快,派人去到那个贱人坟前看看!他就算是动手也一定是这两天的事,快去看看尸首还找不找得到了。”此刻已经没有人注意阿塔山是怎么死的了,一心只想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切都要等到找到楚兰再说。

    尸体最后果然是在阿塔山的阿娘坟前找到的,阿克拉愤怒的当场要扒了坟,却被悲痛欲绝的楚翔天拦住了,事已至此,再去造孽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还不如早点儿让自己的母亲入土安息。

    因为楚翔天希望按照汉族的规矩,为自己的母亲下葬,整个族落一夜之间全都披麻戴孝,映衬着还尚未融化的雪,仿佛整个族落都融入了白色的世界,整个葬礼持续了三天。

    三天后,

    一直到下葬,楚翔天都不能忘记,自己看到母亲遗体那一刹那的震惊,那还称得上是一个人吗。瘦的像皮包骨一样,满脸的褶子,仿佛几百岁的老妖精,破旧的衣服根本就不御寒,凌乱的头发像是许久都未打理过了,就知道母亲生前是最爱整洁的,她曾经教育过自己仁义礼智信,没想到最后她竟然以自己最厌恶的方式,肮脏的死去。

    “翔天啊,你恨不恨阿爹,你知道阿爹在与你阿娘成亲之前,你阿娘还是那么漂亮活泼,又充满睿智。”阿克拉看着楚翔天怀中的遗照,想要伸手接过好好观看,可是又觉得自己的举止过于粗鲁,害怕自己粗糙的手掌弄疼了她那细嫩的脸颊,最后只好无力的垂下。

    有的时候总是只有在失去后才懂得曾经的难能可贵,也在失去之后才懂得追悔莫及。

    “翔天,我们身为男人,不能总沉浸于过去,不能总迷恋于女人,明天来我账里,我有话对你讲。”楚翔天像是听不到阿克拉的话一样,只是自顾自的哼唱着小的时候母亲教给她的歌谣,阿克拉沉默了许久,突然像是跳脱出那种悲愤的环境一样,冷静无比的吩咐着。

    阿克拉并没有多做停留,转身便离开了楚翔天的帐篷。只不过在他离开没多久,遇到黑影突然闪了进来,同样在哼着歌谣的楚翔天面前停留了许久,不过他可不像阿克拉一样沉默然后离开,而是挥起拳头狠狠的打在了楚翔天的脸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