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6章 颓废之夜

第2326章 颓废之夜

 热门推荐:
第2326章 颓废之夜-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来人帮我约一下公安局局长,去仙客居。”

    黝黑的屋子里,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从屋内又出来,整洁的衬衫,笔直的西装裤,外套被拎在手中。再向上凌乱的发型与青色的胡茬,与这一身的西装革履反差甚大。

    “是。”手下的人领命而去,而刚从屋子里出来的人则不紧不慢的走向卫生间,开始洗漱。

    仙客居

    玉石路尽头的阁楼中,玉盘珍馐穿梭期间,那位西装革履的高大男子对面,坐的正是身着警服的公安局局长宋野。

    “温书记,这个时候叫我来,怕不是只是吃菜喝酒的吧。”酒过三巡,宋野突然举杯站起来,朗声说道。“温书记您有什么需要尽管提,我宋某一定义不容辞。”

    “宋局长说的好,不过我提什么要求宋局长都会答应么?”温文杰的面上尽是玩味之色,一只手摇晃着酒杯,看着澄澈的液体随着酒杯的晃动缓缓流淌,慢慢形成隐晦的漩涡,扭曲了本来的形状。

    “相信温书记比我更精通为官之道,不会叫宋某去做一些,叫宋某为难的事。”宋野也不觉得尴尬,反而圆滑的将这个球踢还给温文杰。

    “那是自然,我找宋局长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温文杰并没有听到阿谀奉承的表面话,心中暗暗点头,这个宋野果然是个好苗子,这如果是之前的华局长,刚才说的肯定是,‘温书记交代的事,华某才疏学浅,怎么敢有所质疑,自然是尽力完成。’

    “政府大楼的守卫工作交给了军方,但是其他治安工作还是要仰仗宋局长。”

    “那是自然,这是宋某的工作,自然不会推辞。”宋野怎么听不出来温文杰的试探,不动声色的答复着。

    “唉,算了,也没什么事,多注意黄埔的人,政府不用管,那就去民众中,把带头的那几个给我抓出来。”温文杰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是放弃了什么,有些沮丧的开口。

    宋野一直是人精一样的人,自然看出来温文杰的变化,心中暗暗奇怪却面上不显,继续举杯敬酒,温文杰点头回应着也不说话,直接一个仰脖,一口气喝了下去。要知道这可是白酒,按照温文杰这个速度,宋野自认是陪不起的。

    温文杰这个人,一直是京都的一股泥石流,因为只要不是特别正式的场合,他一般都不会太在意自己的外在,可是今天他偏偏打扮的西装革履,清丽的很。虽然宋野与温文杰接触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宋野却记得温文杰是一个一丝不苟,雷厉风行的人,可是今天温文杰偏偏对自己试探又试探,犹犹豫豫不肯进入正题,最后竟然还是放弃了。先不说温文杰打扮的怎么样,就是单单在仙客居这种地方消费,还如此嗜酒,作风问题就不是宋野能看的了的。

    俗话说的好,事出反常,必有妖,面前这可是一只大妖啊。宋野暗自抹了抹额头的冷汗,面上虽然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心中却焦急的想着如何能脱离这个饭局。

    就在此时,电话声突然响起,宋野突然如释重负,长出了一口气,不管这是谁的电话,他都可以放松一会儿神经了。只是当他调整好心态,正视温文杰的时候,却看到这个一直低头喝闷酒的男人,正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

    “怎么,不接电话么?”温文杰正苦闷着喝酒,思考着心中的事情,果然不该在这种日子出来,还是失态了呀,失态了。

    温文杰正感慨着,可是却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出门根本没有带手机,可是等了许久,对面的人似乎也没有要接电话的意思,温文杰这才抬起头看了看,正对上宋野如释重负的表情,不由得开口问道。

    “诶!”宋野心中一慌,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再次紧张了起来,“对不起,我去接个电话。”宋野慌张着掏出手机,也不管打电话来的是谁,道了一声抱歉便向阁楼外又去。

    “什么?在哪?我马上就到。”宋野也不等对面的人先开口,步子还没走到门口,就急促的说了几句,匆匆挂断电话,步子再次折了回来。

    “温书记,我这里出了点私事,先走了。”宋野其实到现在,也没注意打电话来的究竟是谁,总归这是一个逃离这里的好机会。

    温文杰也不管宋野究竟是真有急事儿要离开,还是想着落荒而逃,你就是自顾自的喝酒,摆了摆手,示意他走吧。

    宋野如释重负,连忙加快脚步,逃离这个让他感到惊悚的地方。只不过电话铃声再次不适时宜的响起。

    “喂?”宋野压低了声音,脚步却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什么?在哪?我马上就到。”同样的话,倒真是叫他说中了,亏他刚才还故意解释了一句私事,现在倒好一语中的,不过是私事变成了光明正大的公事了。

    温文杰摇晃着脑袋,嘴里碎碎念着什么,像是嗤笑又像是自嘲,酒杯也是一次次见底,又一次次被倒满,像是很满意自己独处的时间到了,终于不会有人再打扰到他了。可是似乎有人偏偏想要有他作对,一道黑色的身影快步从阁楼外走进来,在已经喝的迷迷糊糊的温文杰耳边嘀咕了几声,便后退了一步,负手而立,等候指示。

    “随他去吧,他们两个也要先磨合磨合,不然以后的事可没办法做了,去吧去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此时的温文杰可没有在小黑屋子里时的严肃,反而像是个慈祥的长辈,随意的挥了挥手,叫黑衣男子退下了。

    每年的的今天温文杰都要来这里宿醉,每年都一定要把自己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每年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跟着他,今年不过是多宴请了一个宋野,黑衣男子虽然奇怪,却还是习以为常了,并没多说什么,低着头退了出去。只要过了今晚一切都会恢复原状,屋里那个亲和的长官,还会变回雷厉风行的样子。

    在这个颓废之夜,也并不是所有人都颓废,至少还有威胁与勾心斗角。

    “你已经知道了?”颓废的帐篷里,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中年男人,缓缓掀起帐篷的门帘,看着屋内已经不再目光放空的人,对上那双明亮的眸子,心中没有一丝紧张,轻描淡写的问着。

    “事已至此,就算你已经知道也没有办法挽回了,京都的事情现在你也插不上手了,还是乖乖在这里呆着陪着你的母亲吧。”男子没有得到回应继续开口,压抑的气氛与安静的人,终于叫他感觉到一丝丝不安,只能拿话威胁对方。

    “阿克拉,我这样叫你,你会不会觉得不敬?可是现在你除了软禁我,也不能对我做什么,你就当做没有我这个儿子吧,让我带着我母亲,去天山隐居吧。”

    “楚翔天,你什么意思!”阿克拉心中一紧,难道是楚翔天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去天山呢?这件事关系甚大,如果一旦泄露出去,很有可能动摇自己的地位,阿克拉不得不防。

    “怎么,这里整日乌烟瘴气,我想找一处安静的地方都不可以吗?”楚翔天目光陡然变得温柔,拿起面前的牌位,楚兰没有留下什么念想,楚翔天只好自己做一个牌位,上面的字都是他亲自刻上去的,只是为了能在想母亲的时候,能拿出来看看,缓解心中的思念之痛。

    阿克拉看着楚翔天突然转变的目光,心中的疑惑更加深了。自己是听到手下人来报,楚翔天突然要找自己,才如此匆匆忙忙的过来的。可是没想到楚翔天第一件事,并不是质问自己为什么利用他,反而是提出了要去天山。之前不是受了刺激,变得痴傻了吗?又怎么突然清醒了过来?

    “怎么会突然想到天山,我以为那次之后你会对那里没什么好印象。”此刻的阿克拉,真的像个慈祥的父亲,在与自己的儿子对话一般,仿佛叫楚翔天留下阴影的人,不是他一样。

    “呵,那里,还存在吗?”楚翔天轻蔑的咧了咧嘴,旁若无人的抚摸着牌位上的字迹,像是抚摸着母亲的面庞,回想着曾经,从细腻精致,变到粗糙褶皱。

    阿克拉听到这话全身一震,沉默了好久,才颤抖着开口,“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问题还用思考吗?我记得之前年后你必离开族落去那里的,可是一直到现在你都没走。之前可能是因为韦恩先生,但是外人都已经离开了,偏偏一直到现在你还没有动身。”楚翔天慢慢将牌位搂在怀中,像是扑进了母亲的怀抱,双眼幸福的眯了眯,最终的声音却是冰冷无比。

    “我记得你曾经说过,除非天山崩塌,不然规矩不会改变。如今天山没有塌,那塌的只怕是那里了吧。”楚翔天说的轻描淡写,但实际上他心中也没有底儿,这些都是叶秋叫他这么说的,实际上他心中也是不信的,那个地方曾经颠覆了他的世界观,甚至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如今叶秋却告诉他那个地方不存在了。他虽然心中难以置信,但是依旧这样同阿克拉讲了。

    “你,你怎么……”阿克拉再也坐不住了,激动着站起来,掏出腰间的枪指着楚翔天,手却颤抖的不行,叫人很是担心子弹是否能达到楚翔天的身上。

    “我怎么知道的?我可不相信那个地方没了你就放弃了,那可是神人,神仙会轻易消失吗?”楚翔天也站起身来,眼睛死死地定在阿克拉身上,声音充满了蛊惑,像是要唤醒阿克拉内心深处的记忆。

    “不,不会的,他说都处理好了的。”阿克拉的眼神逐渐被迷某掩盖,声音惶恐的喊到。

    “他是谁!”楚翔天突然大喝一声,逼近阿克拉。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