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7章 妥协的要求

第2327章 妥协的要求

 热门推荐:
第2327章 妥协的要求-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他,他是。”阿克拉神情狰狞,眉头紧锁,像是在挣扎着什么,回答也支支吾吾,整个人渐渐蹲下来抱住头,痛苦的喊到。“不会的!不会的!”

    楚翔天上前一步,想要再说点什么,促使阿克拉能把未说完的话说出来,可是阿克拉突然像是发疯了一样,猛的站起转身跑了出去,险些将靠近的楚翔天撞翻。

    “算了,我们想去的地方应该也可以去成了。”一道身影从暗处闪出,声音像是有一点遗憾,没有从阿克拉的嘴里打探出,他身后的那个人究竟是谁。

    “那里……”楚翔天前一秒还像是沉浸在刚才的惊疑之中,下一秒却像是充满了无尽向往与怀念,面向的方向不变,神色却变得满是感慨哀伤。“你去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暗处的身影朝着同样的方向感慨,皎洁的月光透过门帘上,刚才阿克拉冲出去留下的缝隙,暗处的身影渐渐被照亮。许是外头的积雪映得,暗处的身影虽然被照亮,却依旧看不清是谁,只觉得整个人宛若一尊银佛,看不清神情却甚感圣洁。

    “许是冥冥之中的召唤吧。”

    一声长叹幽幽飘出帐篷,刚才还照在门帘上的月光突然转了个弯儿,躲藏在渐渐飘来的乌云身后,像是见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慌慌张张的藏了起来。

    黑暗逐渐笼罩大地,苍茫雪原此刻也只见得远方那座天山的白头,仿佛像是沧海波涛中的一丝灯塔,那里是唯一光明的地方。

    第二天阿克拉并没有再来找楚翔天,到时派人来传话,说要带他们去天山。随着守卫来的还有一张字条,虽然叶秋并不能看懂字条上面的字,但是胡家贺却机灵得很,坐在楚翔天背后玩自拍,竞争的叫他将字条上的内容拍了下来。

    倒不是叶秋不信任楚翔天,而是觉得这件事涉及到,人家的家事,直接问有些不大好,有些事情自己心里有数就可以了,更何况此刻他与楚翔天依旧是相互利用的关系。叶秋又不是那么拘泥于仁义道德的人,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好。

    叶秋把胡家贺带到暗处,得到了字条上的信息,也是暗自感叹。都说自古英雄多寂寞,在他看来,枭雄也是如此,为了自己的雄心壮志,牺牲自己的妻儿,最终究竟是为了什么?怕是连他自己都忘记了吧。

    倒是韦恩临走前,留下的这个小翻译叫叶秋很是满意,不但短时间内以一个汉人的身份,同番族人打好了关系,还从阿克拉身边的守卫口中套得了重要的信息。实际上胡家贺能够成功套话是一方面,阿克拉离开族落虽然从来不带人跟随,不叫任何人知道他的去向,但是也从来不避讳人。

    所以他之前的出行规律,和最近的变化,只要稍微有心都能知道,再加上也没有人刻意叮嘱他们需要保密,自然也不会有人有这个防范之心,到时叫叶秋占了便宜,想知道的事情都打探到了。

    又准备了一天,第三天清晨,楚翔天等人终于上路了。

    原本叶秋还想等他们都出发之后,寻个由子跑出去,阿克拉刚刚受了刺激,一定不会多注意自己一个汉人,只不过还没等叶秋想好办法,阿克拉竟然派人来接他,准备叫他与楚翔天同行。

    叶秋虽然心里巴不得这样安排,却也不得不暗自小心,假意拒绝着。这次倒是轮着阿克拉坦荡了,笑着表示他早就看出叶秋的身份不一般,两人在去送行之前还密谋了一番。阿克拉以不限制叶秋的人身自由为条件,希望叶秋照顾好楚翔天,可能阿克拉这一辈子只有在那一刻才真的像一位年过半百的老父亲。

    就算阿克拉不说叶秋也会追上去,更何况现在名正言顺也不用付出什么。两个人都非常默契的没有提番族与政府之间的事,左右黄埔无痕早有准备。所以两人也就避重就轻,对楚翔天的事一再嘱咐,一再惦念。

    看着渐渐远去的马队,阿克拉挥了挥手,招来了一个手下,低声吩咐了一句,手下低头领命退去。

    “天山啊,去了,就别再离开了。”

    蜜怡珠宝城

    “心怡姐,心怡姐,你快看,又死人了!”原本趴在桌子上的田蜜突然拍案而起,向着对面的慕心怡喊到。“我发给,你快看。这次聚众闹事怎么闹的这么大?”

    田蜜还在碎碎念的时候,慕心怡已经打开了新闻界面,并且在看到死者照片的时候皱起了眉头。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前几天晚上两个人在围困政府大楼的时候,发生争执当街斗殴,造成一死一伤,死的是围观群众,伤的与没伤的两个当事人现在都已经在公安局里了。现在有事傍晚,原本已经安营扎寨的人群突然出现踩踏事件,造成一人死亡。

    如果要是普通的打架事件,普通的踩踏事件,慕心怡还不至于那么操心,但是这几个当事人慕心怡却都不陌生,这两起事故的当事人,都是那天在超市附近,欺负田蜜与罗宾川的小混混,就连斗殴受伤的那名死者也是小混混中的一个,这些“巧合”不可能不叫慕心怡起疑心。

    “当当当,师父,你要的设计稿。”一阵敲门声响起,得到田蜜的回应后,一位清瘦的男子走了进来,恭敬的说着。

    “哦,还没回家啊,放着吧,早点回家,最近不太平。”田蜜虽然长成一副小萝莉的样子,但是田蜜可不是心智有缺的智障儿童,虽然在熟人朋友面前总是少根筋,但是在下属学生面前,田蜜也可以称作好领导的。

    “你说现在,算不算天黑了呢?”慕心怡从电脑后面抬起头来,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啊?”罗宾川明显一愣,似乎不明白慕心怡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出去透透气,顺便打杯咖啡,你用么?”慕心怡也像是没有问过那话一样,突然起身,向田蜜问道。

    “我要果汁,叫她们去买吧。”田蜜眯缝着小眼睛欢快的答道,顺手拿起罗宾川刚刚拿过来的设计稿,皱着眉头仔细推敲着什么。

    “还不错不过这里,这里还可以在精细一些,回去再好好改进一下。还有两天就是十五,我们可以趁机在推出一些新的饰品,最好是应景一些。”

    慕心怡走出办公室时,田蜜正认真的分析这稿件,真是在他办公桌前的罗宾川,是不是有那个心思仔细听就未必了。慕心怡古怪的咧了咧嘴,也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嘲讽,脚步毫不迟疑地迈出了门。

    “是,是,师傅我还想起有些私事没做,明天我再把改好的设计稿拿来。”罗宾川眼睛痛瞄了一下办公室里巨大的落地窗外,已经消失的夕阳,眉头微微一皱,神色已经有些许的不耐烦,但是声音却依旧恭敬地说着。

    好在田蜜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设计稿上并没有抬头看他的神情,不然词作一定交设计稿都摔到罗宾川的脸上,怒吼着叫他滚出去。田蜜虽然看起来是一个玩儿心很重的小孩子,但是在对待她热爱的事业上,可是容不得一点含糊的。

    不过此刻确实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罗宾川又是自己自觉加班的,田蜜确实没什么理由再多留人家,便将手中的设计稿还给了罗宾川,嘱咐着他早点回家。没有看罗宾川离开时匆忙的身影,田蜜接通了外面秘书的电话,叫对方给自己带一杯果汁。

    天公已经慢慢收回了他的色彩,将一切权力都交给了黑夜,就连一丝丝温暖都不留下,空洞的风呼啸而过,天台上矗立的身影,在这冬日的寒风里仿佛一直飘摇的小舟,在京不起半点风吹雨打。

    “讨论完了?”慕心怡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握了握手中的咖啡杯,清笑着说道。

    身后的人沉默不语,却慢慢在慕心怡身边站定,两个人都沉默满是默契,丝毫不见尴尬。天台上多了个人,风力反倒减小了不少,像是也不愿打扰两人似的,悄悄的从两人身边走过,好像多留一会儿就能打听到什么八卦一样。

    “乱世,还可以混水摸鱼。”慕心怡眺望着远处的政府大楼,一级政府大楼下那片黑压压的“蚂蚁”,再次没头没脑的开口。

    “天塌下来有大个子的顶着,你一介女流瞎感慨什么。”

    “蜜蜜很爱她的工作,而且也特别欣赏有想法的人,所以当初哪怕是不计后果,也要去救你。”慕心怡喝了一口咖啡,前言不搭后语。“所以你可别辜负了她的好意。”

    “那是自然,我不是还替她报了仇吗,可别说你不知道呀。”来人像是耍宝一样,又害怕慕心怡真的什么也不知道,连忙追问道。

    “哪个才是真的你。”今夜的慕心怡很是奇怪,说话断断续续,前言不端后语,思维跳跃性也相当的强。

    “都是,也都不是。”

    “罗宾川。”慕心怡良久的沉默之后,在此开口。

    “怎么。”

    “没什么,天黑了,快回家去吧。”慕心怡随意的说着,罗宾川也就是随意的一听,丝毫没有动作。

    “那些人,都不回家的么?”慕心怡的也不在意身边的人是否真的走了,慢慢直起身子,看着政府大楼下的一个个小帐篷。原本聚众闹事的人已经走了大半,剩下的都是真正得过楚翔天恩惠的人,有的就是这京都之人,有的千里迢迢背井离乡来到此地,不过是想为自己过去的恩人讨个公道。

    “天宽地广,四海为家。”罗宾川双手环胸,似是而非的口气让人怀疑,是否与慕心怡说的是一个对象。

    “无心,也无家。”若有若无的叹息,像是感慨又像是回应。

    慕心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田蜜已经喝到了甜甜的果汁,也学着慕心怡思考时的模样,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城市的夜景。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