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28章 红袍老人

第2328章 红袍老人

 热门推荐:
第2328章 红袍老人-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心怡姐,你看外面多美呀,为什么每次你站在这里的时候,总是一副愁眉苦脸的表情呢?”田蜜看到慕心怡回来,不紧不慢地回头,歪着脑袋,瞪大了眼睛,奇怪的问道。

    “我看的不是景色啊,傻孩子。而且就算再美丽的景色,日日面对,也会觉得枯燥无味的。”慕心怡放下重新打好的咖啡。走到田蜜身边,揉了揉她那软软的头发,宠溺的回答的。

    “再美的景色,日日面对也会觉得枯燥吗?”田蜜重复着慕心怡的话,像是在思考着什么,慕心怡也不管她,心事重重的望向政府大楼外。

    “不会的,叶秋哥哥看多久都不会觉得枯燥。”

    软软的声音满是幸福,两个人看着渐渐明亮起来的星空,静逸的温馨随着月光洒满办公室。月,总是思念的寄托。天涯共月,远在番疆的叶秋正现在天山的半山腰上,眺望空中高高悬挂的月亮。

    隐隐的呼唤在叶秋的心底响起,原本还在眺望月亮的思念之情,突然被心底急促的呼唤打断。叶秋默默看向隐在云雾之中的峰顶,转身回了帐篷。夜色如水,波澜却紧追着叶秋的身影不放,将他的影子照的很淡很淡。

    第二天叶秋等人是被火车的呼啸声惊醒的,那是华夏最后的蒸汽火车,专门服务与山脚下的煤矿工作。天山的正面圣洁安静,天山的背面却是一个巨大的煤矿。天山的山腰有一座供奉神灵的宫殿,也就是楚翔天等人现在居住的地方,朝拜的群众的目的地。

    至于那给叶秋召唤之感,隐藏在云雾之中的天山山顶,据说有一个天然的,巨大的温泉湖泊,是神女居住的地方。曾经有很多游客不顾朝拜者的阻拦,深入到云雾之中,想要寻找那个天然湖泊,和传说中可以预知未来的神女。

    不过这些人不是再也没有出来,就是在云雾中迷了路,自己又绕了出来,别说神女湖泊了,就连云雾都没走出去。

    叶秋默默听着胡家贺打听来的各种消息,只在提到神女的时候抬了抬眼皮,平时只是低头吃饭。

    “你来这里是想去找神女么?”楚翔天突然开口,他觉得来了天山之后,叶秋似乎越来越沉默了,而且总是皱着眉头盯着峰顶看,“你觉得阿克拉背后的人,是神女?”楚翔天情绪有点激动,像是如果叶秋敢说是,他就敢跟叶秋翻脸一样。

    “神女?是一个人么?”叶秋轻声喃呢,像是肯定,语气却满是质疑。

    “叶先生觉得神女是一群人?”胡家贺离叶秋最近,听到叶秋的疑惑也跟着开口。胡家贺因为几次出色的表现,渐渐被叶秋认可,经常与叶秋等人讨论番独,耳濡目染也知道了不少,不过对叶秋等人的身份却了解不深。

    “那个云雾应该是一个迷宫,山顶一定有人去过,并且成功出来过,不然天然温泉湖的事不会被更多人知道,不过当地人为什么说那云雾进不的,难道是刻意隐瞒?什么人能够影响一个地区的人,叫所有人都为她掩盖踪迹?”

    听着胡家贺的分析,叶秋暗暗点头心中甚是满意,也不枉自己费力将他从阿克拉手里带出来。不过事情真的有这么简单么?那隐隐的召唤又是怎么回事,云雾里到底是什么?当地人只是在为云雾的里的掩盖么?不过那云雾,更像是为了囚禁而设,要么进入出不来,要么根本进不去,像是要把里面的人或者东西束缚住,不叫他接触外面的世界。

    胡家贺看出叶秋陷入了沉思,快速的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楚翔天见两个人都没有理自己,慢慢的也平复下来,带着困惑的表情,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留下叶秋在饭桌前沉默思考。

    楚翔天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了楚兰的排位,目光慢慢放空,像是死气沉沉的木偶。母亲给他讲过神女的故事,并且告诉他。“世上有很多科学没办法解释的事情,虽然那并不代表它真的那么神奇或者无所不能,到我们一定要心存敬畏,一段神话之所以流传千百年,出了神话本身,还有它所寄托的感情。”

    “远方的天山呦,美丽的仙境呦,圣洁的神女呦,不改的容颜呦。愿天山佑我阿爹呦,愿神女佑我阿娘呦”

    悠扬婉转的歌声从楚翔天的房间内传出,惊醒了沉思中的叶秋。心底的召唤再次响声,这次叶秋没有冷漠无视,而是闭上眼睛回应心底的召唤。

    “你是谁?”

    “神女。”

    “你在哪?”

    “天山。”

    叶秋不知道这些是自己心中的臆想,还是真实存在的,不过叶秋却被一股阴冷的气息惊醒,凭着高手对危险的警觉,手中碗筷不放,身体却已经平移了出去。

    眨眼间,叶秋刚才坐的石台突然炸裂,纷飞的石屑落了一地,叶秋一个转身,手中的碗放在胸前,丝毫没有落灰。

    “怎么了,怎么了?”胡家贺是第一个出来的人,看到叶秋若无其事的站在一边,连忙开口问道。楚翔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止唱歌,也站在院子里困惑的看向叶秋。

    “炸了,炸了,师父,师父!”闻声而来的小童看着院内的惨状,尖叫着跑开了,看样子一路上惊动的人还不少,不一会叶秋等人的院子外就挤满了人,有前来朝拜的人,也有游客,甚至还惊动了阿克拉派来的手下,现在正拦在门口不许围观的人靠近。

    院内,叶秋哂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碗,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没叫叶秋多等,门外不知道谁高喊了一声。“塔尔齐大师来了!”人群突然自动分开,为来人让出一条道路。

    一个身披红袍的老人,从人群里走了过来,黝黑的皮肤,弯曲的脊背,除了他手上拄着的那个金色的拐杖,其他的地方熟悉的竟叫叶秋等人吓得张大了嘴巴。

    “老前辈?”楚翔天不由得惊呼出声,“您不是”

    “天命之人!”红袍老人并没有理会楚翔天,反而是走到叶秋面前一下跪倒在地,惊呼出声。

    “天命之人!”门外的朝拜者看到红袍老人突然跪下,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连忙全都跪倒在地,向这叶秋高喊。树叉叉跪倒一片,倒是把游客吓跑了大半,剩下的还想探求秘密的游客也很快被阿克拉派来的番族人干跑了。

    叶秋双手环胸,并没有去扶红袍老人,他分明看到了红袍老人下跪前狡诘的笑容,这件事如果自己应下来,怕是很难善了吧。叶秋看都没看一眼在院子外跪倒的朝拜者,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123”叶秋在心中默念,不出三秒,那个老不修一定会叫住他。可是叶秋算错了,他都数到10了,也没听到自己期待的呼唤声。不过他也不在意,如果老不修真有什么非他不可的事,一定会叫住他的,叶秋这么做不过是为了占据主动权,能叫老不修利用群众逼迫的,叶秋觉得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事。

    但是红袍老人现在没有叫住他,那只能证明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吧。至于那个老不修要怎么解释跪拜一事,就不是叶秋会管的了。

    “诸位圣徒回去吧,切记莫要讲天命之人的事泄露出去啊,我们的神女就靠他来解救了。”红袍老人没有叫住叶秋,反而自己起身回头,向院子外跪拜的朝拜者高声喊到。

    “那就拜托大师了!”

    “拜托了!”

    朝拜者熙熙攘攘,不断拜托着红袍老人,然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胡家贺呆头呆脑的看着朝拜者慢慢离开,楚翔天等到人走干净才上前,将门口的番族人都打发走了,三个人才一路走向叶秋的房间。

    叶秋门没关,透过细微的门缝,能看到叶秋正坐在床边玩手机,手指飞动在楚翔天推门那一刹那陡然停止,变作缓慢的拨弄,像是在随意的翻看什么东西。

    “叶秋?”楚翔天皱着眉头轻唤,像是不太满意他的态度,见叶秋依旧是没有反应,不禁有些恼怒,上前扯了扯叶秋的手臂,“别玩了。”手机应声而落,砸在楚翔天的脚上,再次弹起落地时,屏幕已经碎裂,楚翔天看的惊奇,竟没能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碎得不能再碎的手机。

    “翔天啊,你个这位小兄弟,先出去吧。”红袍老人微笑的向楚翔天说道,又向胡家贺点了点头。胡家贺倒是无所谓,左右他只是一个小翻译,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大家都是会汉语的人,也不至于有什么语言不通的问题,要他自然没什么用。

    但是楚翔天却是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叶秋,才皱着眉头离开。他与叶秋本就是半路搭的伙,虽然之前在族落里一直事事仰仗叶秋,但是他对叶秋并没有多少信任。现在母亲的事情解决了,自己是不是要空出时间,开始准备寻找女儿楚洁了呢?

    “小兄弟,你别太紧张,我也没什么大事。”楚翔天与胡家贺走出去之后,红袍老人立刻变成一副猥琐的模样,金头拐杖也不拄了,佝偻的腰也微微挺起,黝黑的面庞经这猥琐的一笑,挤出许多沟壑,看起来甚是吓人。

    “紧张?我有什么好紧张的。倒是您塔尔齐老人家,应该快好好想想该怎么解释吧。”叶秋弯腰捡起地上的手机吹了吹,原本变成“蜘蛛网”的手机屏幕竟奇迹般的复原,仿佛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唉,说起来老夫也是辛苦啊,本想回家乡看看,却被这群朝拜者拜为大师,可能是看我过于英俊潇洒,被我的风采迷倒了吧。”红袍老人丝毫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份被认穿有什么不对,面上的表情猥琐的像只老狐狸,双手自然的理了理衣服,挺直了腰板儿满是兴奋的说着无耻没有下限的话。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