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38章 神秘树林

第2338章 神秘树林

 热门推荐:
第2338章 神秘树林-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天色已经大亮,前来送早饭的小童,见三个房间都没有动静,又着急毛荒地去寻他的师傅塔尔齐了。

    塔尔齐自然猜到是怎么回事,也没打算去小院看看,只是小童做事情轻一点,莫要把小鱼儿里的客人吵醒。小童应声而去,一直等到中午房间里才有了动静。胡家贺是第一个醒来的,他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寻找叶秋,那天晚上他起夜,刚巧遇到准备离开的叶秋,还没懂说两句话就失去了知觉,如今醒来想到这两天叶秋一直提起的天山山顶,不用多思考,叶秋一准是自己跑去了天山山顶。

    胡家贺虽然一直都对传闻那些故事不以为意,但是他对楚翔天的态度还是满看中的,楚翔天身为本地人,对这些传说一定有着更深刻的了解,他不叫叶秋去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不过胡家贺只是个临时雇佣的小翻译,就算叶秋多么看中他,也没有多大的话语权。所以胡家或者在院中小了一圈儿,没有发现人后,立刻来到了楚翔天的房间,将还在昏迷中的楚翔天叫醒。

    在得知了叶秋可能前往了天山山顶的消息之后,楚翔天反倒没有之前阻拦的时候那么起劲儿了,一副慵懒的样子抱着他母亲的牌位,似乎对周围的其他事情不太感兴趣了。

    不得不说塔尔齐很会找时间,他想着已经到了晌午,无论叶秋下了多么重的手,这两个人现在也应该醒来了。你是他就赶在两个人都清醒过来,又已经认识到现实的时刻赶到,既省的他多费口舌,又不用表达来意,真是又省心又省力。

    不过楚翔天似乎并不买他的账,依旧是一副队什么都不感兴趣的样子,没有起来打招呼,也没有多看塔尔齐一眼。

    “我知道你只是怕忍不住跟叶小子去了,咱们都是感受过现代科技的人,家乡的传闻与信仰,要多少都会有一些动摇,不过小子,真正的强者是可以容纳两个相对立观点,而不自乱的人。想想你的名字,想想你母亲对你的期盼。”塔尔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如果叶秋现在在这里,一定一脚将他踹翻,叫他在这里装什么神棍。

    “塔尔齐大师,你是说叶秋先生不会有什么危险吗?”胡家贺不同楚翔天,他是韦恩留给叶秋的,所以叶秋就是他的新雇主,楚翔天还跟着叶秋,只不过为了从他口中知道楚洁的消息,而胡家贺是把叶秋当做责任来看的,如果叶秋出现什么问题,他可能会自责一辈子。

    “危险嘛,那是一定会有的,不过我相信叶秋先生不是普通人,一定可以化险为夷。”塔尔齐一直保持着他的神棍气质,只不过他此刻深邃的双眸,倒是将他映得真的像那么回事儿一样。

    “孩子,人总归是会死的,这是自然规律,那些不死的传说,要么永远都是传说要么早晚会被打破。”塔尔齐似乎更愿意同楚翔天说话,句句都像是在开导,现在说完了,起身就要走了,仿佛他这次来不是为了同他们讲叶秋的事,而是专程来开导楚翔天的。

    “等一下,传说会被打破,是什么意思。”楚翔天终于有了点儿反应,可是塔尔齐已经走到了院子的门口。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等你们等得那个人回来,你们就启程吧。”塔尔齐脚步突然一顿,消失自我安慰一样小声嘀咕了一句,“他那样的人,一定会回来的吧。”

    若有若无的太叹息声消散在空气中,无人拾起。倒是胡家贺睿智的双眸紧跟着离开院落的塔尔齐,像是想从他的身上看出点什么,可是却又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愣在院子中的楚翔天,转身进屋了。

    天山幻境。

    叶秋等人十分费力地,在墙上弄出了个可以过人的大窟窿,却在是否带上朱莉的问题上迟疑了许久。张平出于丈夫的责任坚持要带她走,可是王天宇却别扭的很,并不想带上朱莉。叶秋与朱莉并没有什么瓜葛,自然也说不上话,决定就由他们两个定算了。

    “我妻子似乎并没有得罪您,而且带她走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不会叫她拖后腿的,请问王导游究竟对我的妻子有什么意见,为什么如此排斥我的妻子。”张平义正言辞,十分不理解王天宇的恶意究竟从何而来。

    “画皮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在你看来他是一个值得你相信的妻子,但是我觉得你更应该相信你父亲的直觉。”王天宇明白,如果今天不说清楚,可能还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还不如直截了当,虽然有些伤人,但是总归是为了他好。

    “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事,朱莉说的?就算她说了什么,也是我们的家务事与你无关。”张平听到王天宇提到了自己的父亲,脸色的立刻难看了起来,不过依旧嘴硬的反驳着。

    “确实与我没关系,想要窃取的家产也不是我的,我也没有那么有钱的老爹。”王天宇也被张平的态度激怒了,出声讽刺道。

    “你别张嘴乱说,信不信我让你葬在着。”张平像是被王天宇的话刺激到了,论起拳头就要朝王天宇挥去。

    叶秋一直在一边看着,他实在奇怪,自己原本既然热闹不怕事大的性子,怎么变成了现在越来越爱看热闹了呢。不过他自然不会让王天宇受到什么伤害,一把抓住了张平的手腕,将王天宇挡在了身后。

    “既然你要带着就带着吧,看好了你的女人,若是威胁到我们两个,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不得不说月球的话还是很有作用的,张平虽然不愤地看了一眼王天宇,却还是回头将床上的朱莉背了起来,率先从洞口走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狠狠地瞪王天宇一眼。

    “我们也走吧。”叶秋拍了拍王天宇的肩膀,紧随其后从洞口钻了出去。

    “趋炎附势的女人,还不如让她留在这里,还能得到长生,多好呀。”王天宇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点点的厌恶,会被放大到如此程度,竟然让自己漠视生命,不过这种懊悔怕是要等到他离开这里才能发现了。

    “神女,他们竟然穿过了茅草屋。”远在温泉湖泊之上的两个人,正静静的看着叶秋那边的反应,此刻看到他们从茅草屋后悄悄溜了出来,红袍童子立刻兴奋地说道。

    “确实有点儿意思,不过那片丛林从来都不只有这一道防线。”此刻的成阳公主看起来有些迷茫,那深邃的双眸像是通过叶秋看到了其他人。红袍童子自然也注意到了成阳公主的变化,不过他却只是微微低下头,之前的欣喜消失不见,似乎也想到了什么悲伤的事,一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压抑的很。

    叶秋

    等人从茅草屋出来后果然没受到阻拦,但是先跑到小树林中的张平却出了问题。张平背着朱莉刚踏进小树林,张平就立刻狂奔了起来,还用头用力撞向树干,而他背上的朱莉还一直拍手叫好,扶着张平的肩膀,促使他更加用力的用头去撞树干。

    叶秋与王天宇立刻顿住了脚步,慎重的看了一眼对方。

    “我先来,若是我出什么状况,记得把我拉回来。”叶秋拿出了之前绑王天宇的半截绳索,一头递到王天宇的手中,另一头绑在手腕上,慎重的向王天宇说道。

    “别,叶先生,还是我来吧,我是个孤儿,无父无母的,没什么牵挂,您在您的家乡一定还有放不下的事情,让我去吧。”王天宇同样将绳索绑在自己的手腕上,认真的同叶秋讲。

    “看来我们谁都不用去了。”叶秋看了一眼身后的茅草屋,堵在屋外的那群人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儿了,开始用力的撞门,整个茅草屋摇摇晃晃,像是要塌了一样。“走,我们回去。”叶秋当机立断,拉着王天宇回到了小茅草屋,将王天宇往床上一推,扯过被子蒙头盖上。

    就在叶秋也钻进被窝的一刹那,那群人终于撞开了门冲了进来,慌乱之中,倒是没注意床上的异样,只看到后墙上巨大的窟窿,与树林里不断用头撞墙的张平。这些人已经冲出了茅草屋,却在小树林前生生止住脚步,像是畏惧什么一样,全都慌乱的跑了回来,甚至没在小茅草屋中停留,纷纷回到了布拉帕宫。

    叶秋趴着小茅草屋的窗户,望向远处的布拉帕宫,之前激起尘埃的东西,像是已经安静下来,而刚刚涌进布拉帕宫的人群,像是投入湖水中的石子,在布拉帕宫掀起了巨大的波澜,整个布拉帕宫都热闹了起来,人声鼎沸,可是却始终不见有人出来。隐约中,叶秋竟然听到了哭喊声,嘶声力竭,叫人为之动容。

    “叶先生,我们怎么办?”王天宇也凑了过来,有些不忍心继续看张平在树林中撞得头破血流,朱莉似乎也觉得这样好玩,也拿头去撞树干,没几下就撞得满脸是血。“叶先生,不然就给他们个痛快吧。”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需要把你的匕首贡献出来了。”叶秋倒是没想到,之前一直对朱莉反感的王天宇,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看来这孩子还是心地善良的。

    “区区一个匕首而已,草原的勇士这些东西总是不会缺少的。”说着王天宇将叶秋刚刚归还的匕首这次拿了出来,递给叶秋。叶秋也不含糊,正在凿出的洞口前,手腕用力一甩,只听一阵破风声响起,紧接着两声尖叫,小树林中的两个人应声而倒,破风声还在继续,刚刚飞出去的匕首,眨眼间竟然又回来了。

    “好腕力!”王天宇情不自禁的鼓掌叫好,叶秋这一手绝对有惊艳四座的效果,只可惜现在的观众只有王天宇一个人。

    “这是什么!”叶秋突然丢掉手中的匕首惊呼到。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