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40章 离开

第2340章 离开

 热门推荐:
第2340章 离开-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十五的月亮承载着无数人的思念与期盼,渐渐落下,失去月光的天空昏暗无比,不过这只是黎明之前短暂的黑暗,也像是在哀悼,这一天里发生的许多事。

    蜜怡又度过了一次信誉危机,借着这一次的机会,慕心怡以铁血手腕彻底清理了一次蜜怡内部,甚至还辞退了几位已经“出师”的设计师,蜜怡将永远不会采用这些人的设计稿,并且勒令这些人不允许以蜜怡的名义开店或者出售商品。这样的要求自然有许多人不服气,不过却在接下来短短三天之内或是销声匿迹,或是突然没有底气的撤销了所有控诉。

    相较于这种无声的商业斗争,京都政府却是付出了血的代价。正月十五的上午,阳光明媚番疆大地依旧是银装素裹,各个族落却欢天喜地的准备着节日。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这将会是一个美好的节日之时,阿克拉被发现暴毙自己的主帐之内,不排除自杀的可能,事情刚被发现不久,族落中长老正在商议是否要将楚翔天接回来时,原本被流放的阿塔山突然带着一群陌生人回来,以铁血手腕控制了整个族落,把所有准备交将在天山的楚翔天接回来的长老斩于刀下,并且封锁一切消息,以阿克拉的名义向京都政府交递求和书。

    当天下午,求和书与阿克拉死亡的消息,一同放在温文杰的办公桌上。当时的温文杰正在政府大楼同政府官员商议,静坐群众的处理方案,听到这个消息时,温文杰立刻联系宋野,叫他马上赶到政府大楼。

    只不过他电话还没撂下,就听到大楼外,一阵阵爆破声。很快就有特种部队冲进会议室,掩护官员撤退,温文杰赶到楼下时政府大楼外已经发生枪战,他刚想制止向号进来的民众射击的军官,下一秒就见冲过来的民众拉开自己的大衣,砰的一声支离破碎,巨大的气流将温文杰冲得倒退了几步,而身后路过掩护他们的特种部队刚好将他接住,生拖硬拽的将已经震惊的温文杰拖走了。

    帝海花园别墅区

    “伤亡如何?”办公桌后的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原本的老当益壮的黄埔老将军,仿佛在这几句话之间沧桑下去,而站在办公桌面前的张强,与闻声赶来的黄埔云只觉得心中一痛,像是被黄埔无痕的情绪感染一样,整个书房压抑的很。

    “民众伤亡……”

    “我问的是军人,我们损失了多少军人!”张强刚刚拿出统计报告,一个数据还没报出来,就被黄埔无痕无情打断。

    “部队伤亡,一百零三人重伤,二十七人牺牲,除了掩护撤退的士兵与特种部队受了些轻伤外,驻守在政府大楼外的士兵,几乎,全军覆没。”张强早就垂下了拿着报告的手,眼中的泪花再也抑制不住。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现在看来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民众的伤亡是军队统计的,军队的伤亡确实张强亲自统计的,他亲眼目睹了奄奄一息,或者面目全非的战友,忍着心中的悲痛,看着曾经一起欢笑打闹的战友,头蒙白布,从他面前被抬走。

    混战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才结束,而打扫战场的工作直到后半夜才完成,张强再来汇报工作的路上,一直忍着泪水,忍着委屈。这些数据根本不需要再照着报告念,他都牢记于心,连带着那份仇恨与痛楚,牢记于心。

    “他们都是热血男儿,都是国家的好儿郎,他们本欲战死沙场保家卫国,可是现在呢,确实在他们心心念念想要守护的百姓手中,死在保护曾经对他们指手画脚口诛笔伐的政客路上。他们死的不值,不值啊!”黄埔无痕面向东方,苍老的双手慢慢浮上面颊,月亮已经落入,刺眼的灯光下,更为晶莹的液体从指缝间流出,在战场上叱咤风云一辈子的老将军,此刻进脆弱得如同孩子一般。黄埔云缓缓上前,泪水无声流下,颤抖的双肩仿佛政府大楼前一个个悲愤的灵魂。

    启明星高高悬挂,吝啬与照亮昏暗的天空,只是冰冷的注视着,注视着大地上的一切悲惨。

    遥远的天山山顶,叶秋看着渐渐消失的月亮,在王天宇畏惧的注视下毅然决然的迈入了草屋后的小树林。

    一步,两步,三步,……九十九步,一百步……

    王天宇不清楚为什么要数着叶秋的步子,直到他消失在树林深处,王天宇才长出一口气。长出了一口气?为什么?王天宇自己也不清楚,可能是因为那吓人的银佛叶秋终于离开,也可能是一直到消失在树林深处,叶秋都没有发疯的症状。

    王天宇缓缓退到床上,静静发呆。如果是以前,自己见到神女一定会高兴疯了,膜拜在地吧,可是现在呢?王天宇也不清楚自己倒是个什么感觉,从小到大一直信仰的人物,现在却叫他心中反感,不像是一种信仰瞬间崩塌,反倒是不知不觉间自己疏远了这种信仰,回想起这么多年的崇拜,仿佛不过都是道听途说,现在想来自己也并没有多少崇敬之情,也不过都是强加的罢了。

    王天宇不知道自己这样想的对不对,只是满天的星光突然破裂,眨眼间的地动山摇叫王天宇大吃一惊,慌忙冲出了茅草屋却看到,整个布拉帕宫浓烟四起,而温泉湖畔的成阳公主发出一声惨叫,王天宇猛然回头,又看到包裹着成阳公主的水幕如同结冰了一般片片碎裂,冲进水幕就出成阳公主的红袍突然仰天大笑。

    “哈哈哈,神女,他成功了,他成功了!”

    一切不过转瞬之间,红袍带着成阳公主飞身掠到茅草屋前,将成阳公主交给王天宇,转身便要冲向布拉帕宫。夜色的衬托下,烟雾笼罩的布拉帕宫显得愈发狰狞,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从中醒来。

    “回来!”叶秋的声音从三人的脑海中响起,布拉帕宫里的东西像是要冲出来一样,三人也顾不得叶秋究竟是怎么,让声音在他们脑袋中响起的了,纷纷爆退回茅草屋,可是叶秋并没有在小树林外面等他们,反而是继续吩咐他们进小树林。

    王天宇突然想起叶秋进树林之前的反常,还在茅草屋后面迟疑着不肯进去,可是突然一阵天崩地裂,茅草屋瞬间崩裂,红袍童子先一步从王天宇怀中夺过成阳公主,一个箭步冲进小树林。

    透过四散纷飞的茅草,王天宇看到了声响与震动的源头,布拉帕宫。整个宫殿已经崩裂成两半,一条地缝从布拉帕宫的大门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茅草屋延伸,王天宇看着地缝中隐约熟悉的阴影,呆愣在原地忘了闪躲,眼看着地缝已经越过茅草屋来到王天宇面前。

    “啊!”王天宇闭紧了双眼,短促的喊了一声,只觉得面前一阵狂风,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在一块大黑石头附近了,这个石头表面十分光滑,站在石头面前,仿佛能够看到自己的倒影,周围树木的倒影,王天宇心生疑惑,不由得倒退了一步,没敢靠近奇怪的石头。

    “喏,你的匕首,谢啦。”叶秋也没多嘲笑王天宇,抬手将刚才在林子里找到的匕首丢给王天宇。“我们可能要快点了,来吧,这东西挺玄的,回去可得好好研究研究。”叶秋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有些奇怪的回头,红袍童子正在紧张的看着成阳公主,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

    叶秋看出了不对劲,连忙仔细看了一眼被红袍童子搂着成阳公主,现在的成阳公主像是个布娃娃一样,目光空洞,行为怪异,表情还没之前的面瘫脸来的自然。地缝虽然短时间没办法进到树林里,可是如果小树林被地缝隔绝开变作孤岛,自己等人还留在这里总是不太好。

    “跟我来。”叶秋率先靠近黑色大石头,伸出指尖缓缓贴近黑色石头。王天宇紧盯着叶秋,在他看来叶秋就是从被月光照了一会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虽然叶秋刚才救了他,但是他还是不能确定,银佛宝相状态下的叶秋是不是被这个奇怪的地方同化了,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叫他大吃一惊。

    叶秋的指尖慢慢伸入黑色石头中,然后是手掌,手臂。红袍童子很快也对叶秋的状态表示惊讶,不过他很快就接受了这种状态,连忙带着成阳公主靠近黑色石头,可是无论红袍童子怎么用力,就是没办法穿过黑色石头。

    “不要害怕,放平心态,不要有敌意。”叶秋突然开口,鼓励的看着王天宇。

    红袍童子听到叶秋的话猛然抬头,只看到叶秋已经大半个身子伸入了黑色石头,很快就只剩一个头,王天宇虽然觉得很害怕却也开始试着接触,很快竟然也慢慢的开始深入黑色石头。

    “你最好先将她丢过来,她这个状态可比你强多了。”叶秋最后露头,说了一句,就消失在黑色石头里,消失不见了。

    红袍童子低下头,看着面容姣好的成阳公主,心中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他已经不知道陪了怀中这个人多少年,从当初意气风发的少年,到现在的童子模样,起初他还会被骂怪物,被欺负,可是慢慢的,他的同龄人都一个个老去死掉,他却成了神女的代言人,一切都仿佛儿戏,而这个女人,似乎除了这样微笑着看着自己,微笑着用湖水一遍遍冲刷他的伤口以外,没有再多做过任何事,可是偏偏她成了他的信仰,他的精神支柱,他穷尽一生,明知道后果也不得不去做的理由。

    “叶秋!我知道你听的到。”王天宇已经深入了大半,甚至已经惊呼看到了叶秋,可是红袍童子却像放弃了尝试一样,用力将怀中的人推入黑色石头,只是眨眼间成阳公主就消失在黑色石头中。( )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