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59章 关心则乱

第2359章 关心则乱

 热门推荐:
第2359章 关心则乱-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蜜怡从来都不是在温室里成长的花朵,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发展到如此程度,可见其后台也不是一般的强硬,至少他们这些小记者是得罪不起的,虽然这次的开业典礼黄埔家的小姐并没有出现,但是事隔不远,他们还是不能忘记黄埔小姐与蜜怡的关系的。

    “罗先生说的不错,群众的目光是雪亮的,我们这些媒体人只不过,是将事实公布于众,其中是非曲直自有大家来评判。不过罗先生将我们在这里晾了大半天,只是这么几句话便打发了,相信大家也心中不服,不如罗先生把迟到的原因说出来,我们大家也好帮帮忙。”

    开口的是国内最大的珠宝杂志,卡欧珠宝杂志的记者方诺,也是珠宝方面的大家,那些不明所以的记者多以此人为首,此刻方诺记者开口,几句话便将这件事说开了,既敲打了那些不安分的记者,又没有放过罗宾川刚刚为了拉拢众人,所抛出来的大新闻。

    “哎,”罗宾川故意长叹了一口气,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连坐在他身边的胡雷都是心中一紧,当真以为自己在招待这些记者的时候,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刚刚说的话虽有夸大的成分,但也差不多都是事实,至少老街的新店可以照常开下去。”

    罗宾川故弄玄虚的开口,还不忘满是怀疑的看了一眼,最先开口挑衅的那位记者,这一眼倒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那人身上,看着对方浑身僵硬,面色惊恐的样子,罗宾川便觉得舒心了不少,至少有个人可以给他出出气。

    “老街的新店可以照常开,不过问题出在了总店,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内部管理出了问题,叫人混进了内奸,刚刚准备投入生产的一批设计图出现了问题,要知道这批首饰可是蜜怡准备进军国际市场的关键,所有的原材料都是独一份的,所以我们为了挽回损失,才会叫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在此我对大家表示诚挚的歉意。”

    说着,罗宾川站起身来,向着台下的众人,郑重其事的深深的鞠了一躬,良久之后才缓缓起身,丝毫不觉得刚才的举动有多掉面子。可是就算如此,台下的众人也着实被吓得不轻,要知道怎么说罗宾川也马上就是一店之长,而稍微有点儿身份地位的人,在面对记者的时候,都是一副趾高气昂的样,所以有很多时候,记者所播报的内容难免会受情绪影响。可是现在罗宾川以最坦诚的方式向众人道歉,虽然小小的祸水东引了一下,不过众人却丝毫不觉得被算计了。

    安抚了众记者的心,那些挑事儿的记者也没有办法继续作怪了,接下来的开幕仪式如期举行,还好在日落之前将所有程序走完。罗宾川目送着满载而归的记者们,时不时的点头致意,虽然后来他的姿态放得很低,但是之前高调的出场,已经在众人面前留下了极深的印象,之后的低调也不过是为了栽赃嫁祸而已。

    此番这些记者离场,回去之后开幕式是个新闻,不过终究是已经过去的,更大的新闻还应该是蜜怡准备进军国际市场,而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蜜怡的设计图出了问题,还有那个挑事的记者,相信他该背的黑锅一点儿也跑不了。

    该博得的同情,罗宾川都得到了,该敲打陷害的人,罗宾川也也没有放过,就算慕心怡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未必能够做得比罗宾川更好了。胡雷自罗宾川来了之后,更是一句话没有说,只是一直跟在罗宾川身后,把他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一边关注还一边不住的点头,可见他对罗宾川的赞赏。

    “你做的很好了。”直到最后一位记者上车,绝尘而去,我们的公关经理胡雷胡老爷子才缓缓开口,第一句便是赞扬的话,十分肯定罗宾川的处理方法。到了现在他在看不出来,什么设计图出了问题的话都是假的,他也就不值得叶秋当初费力将他挖来了。

    不过,就算是谎话又能怎样,谁也没办法深究这件事,只要与慕心怡和田蜜串通好口供,无论谁怎么说,只要说三个人不眠不休,终于把事情弥补了,好在没有酿成什么大错,就足够挡回那些人探究的目光了。

    “多谢老爷子抬爱,好在同事们没有,因为我们的事放弃之前的布置,不然就算我及时赶到,也没办法让开业典礼继续进行下去。不过现在,请老爷子原谅,宾川不能在这里陪您,甚至还要把这里这个烂摊子交给您。今天老板们都没有出面,想必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宾川怕是要先回去看看,两位老板究竟出了什么事儿了。”

    罗宾川可没有胡老爷子如释重负的感觉,相反他愈发的担心。罗宾川不是没想过慕心怡,是因为自己突然被绑架担心,可是距自己出现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慕心怡那边依旧什么消息都没有,看来又出现了其他的问题,自己现在是不得不抓紧回去了。

    “行了,你小子快走吧,今天早晨那两个小丫头,进了办公室便不准任何人打扰,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快点回去看看也好,只是不知道两个小丫头还在不在了。”胡雷自然懂得罗宾川急切的心情,也不多做阻拦,只是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罗宾川,多少有些抓手,不至于叫罗宾川找不到人。

    此刻的慕心怡与田蜜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整整一天了,两个人原本在家里等得好好的,突然有一个快递员来敲门,给她们两个送了一个信封,叫她们能乖乖的在办公室里等着,不然叶秋与罗宾川的命就都别想要了。

    慕心怡与田蜜自然不敢再在家里呆着,匆匆忙忙赶到公司,明知道老街新店的开业典礼迫在眉睫,可是公司发展得最好,人没了也没什么用。两个人也不敢报警,只是给黄埔云打了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接听,两个人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信得着又管得了这件事的人。

    慕心怡倒是想到了那个公安局局长宋野,可是人家宋局长哪次出面不是看在黄埔云的面子上,慕心怡根本不确定自己开口,宋局长会不会答应,就算答应了,失踪没过24小时也根本不能立案,打电话也只是多费口舌而已。更重要的是怕打草惊蛇,叫那暗中的人知道了,对罗宾川和叶秋下黑手。

    慕心怡与田蜜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田蜜还好早上凭着秀色可餐的叶秋,多少吃了两口,可是慕心怡一直担心着罗宾川的安危,无论田蜜怎么劝也吃不下去东西。眼看着天色渐暗,两女心中是越来越急,可是偏偏还谁都联系不上,一点消息都没有。慕心怡现在只盼着天亮,只要天一亮,她一定会再去郊区那个地方看看,就算那里找不到线索,周围100米200米,1000米以内总会有线索吧。

    可能连慕心怡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叫她最焦急的人不是叶秋,而是那个在得到她应允的时候,露出孩子般笑容的罗宾川。在不知不觉中,罗宾川已经慢慢的在她心底扎根生芽,慢慢的代替了叶秋的地位。

    就在慕心怡已经打定了主意,准备前往郊区的时候,罗宾川终于赶到,同在老街时一样的气场,不顾秘书的阻拦,匆匆忙忙的冲开了办公室的门,终于见到了只是一天的功夫便已憔悴不堪的慕心怡。

    “心怡,我回来了。”罗宾川大力的推开门,砰的一声响将屋内的两个女子吓了一跳,不过随之而来的尖叫,却不是因为惊吓,而是慕心怡的喜极而泣。

    慕心怡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影,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三座并作两步扑到罗宾川的怀里,没有埋怨没有倾诉,只是默默的哭,除了颤抖的肩膀与沾湿的衣襟,罗宾川丝毫看不出慕心怡的脆弱。

    可是越是这样的慕心怡,越是叫罗宾川心疼,心疼慕心怡的这份坚强,更是懊恼自己,为什么会任由那些人,将自己以那种方式带走,懊恼自己为什么一句交代没有,更是懊恼自己根本就没有能力,给慕心怡安定的生活。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如同叶秋一样,一面过着杀手的生活,一面又享受着社会的美好。作为杀手,有朋友也只能像是,他与缪清那样,只有是同个世界的人,同样不能暴露在阳光下的人,只有有巨大利益牵绊的人,才能靠在一起。

    但是慕心怡不同,慕心怡的出现叫罗宾川迫切的希望,自己能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就像之前那个懵懂无知的罗宾川一样,哪怕会被人欺负,会变得软弱无能,至少能时时刻刻的出现在慕心怡面前,不会叫她为自己担心受怕。

    “对不起,对不起心怡,叫你担心了。”罗宾川紧紧抱住慕心怡,暗自发誓,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叫慕心怡在为自己担惊受怕了。

    “叶秋哥哥呢,叶秋哥哥去找你了,你们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叶秋哥哥到底去哪儿了?”看着面前两个人相拥而立,若是平时田蜜一定笑眯眯的躲起来,不去打扰人家的二人世界,可是现在不可以,罗宾川进来有一会儿了,也不见再有什么人进来,这只能说明叶秋并没有与罗宾川一起回来。这怎么可能呢?叶秋哥哥明明是出去找罗宾川的,怎么两个人没有一起回来呢?

    “对呀,川,秋呢?”慕心怡听到了田蜜的话,也立刻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看着罗宾川,等着他的答案。

    “他……”罗宾川看着两女期待的目光,一时间竟不忍心将,叶秋重伤昏迷的消息说出来,生怕两女承受不住。可是眼见着两个人双眸中的期待愈来愈小,罗宾川倒是更加慌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