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60章 清醒

第2360章 清醒

 热门推荐:
第2360章 清醒-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秋哥哥怎么了,你倒是快说呀,叶秋哥哥是不是出事了,你倒是快说呀。”田蜜根本动不了罗宾川想好该怎么说,快步冲到罗宾川面前,用力的摇晃着罗宾川,像是想要把他知道的东西全部倒出来一样,可是只是换来罗宾川苦涩的闭上双眼。

    罗宾川只是想闭上眼睛,好好想想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毕竟有些事情不太适合,两个根本没有接触过,社会黑暗面的人知道。只不过罗宾川没有想到,自己这种沉默,反倒叫慕心怡与田蜜想到了不好的事情,误会更加深了。

    “不会的,叶秋哥哥怎么会抛下我,把我的叶秋哥哥还给我。”田蜜用力的捶打着罗宾川,最后无力的倒在地上,泣不成声。慕心怡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目光中的悲切,却已经表达清楚,她对罗宾川很难过很失望,当然还有深深的自责。如果不是她匆匆忙忙的去找叶秋,叶秋可能根本不会遇到这种事,田蜜也不会如此伤心。

    “你们,你们不要乱想,叶秋他没有事,只是受了点儿小伤,现在正在休养,我保证出不了几天,就还给你们一个活蹦乱跳的叶秋。”罗宾川没有想到自己只是一个迟疑,竟然给两女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如果叶秋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乌龙,一定不会再在床上躺下去了,而是气得跳起来,冲过来把自己掐死吧。

    “你说的是真的?”田蜜虽然还在抽泣,语气中满满的怀疑,可是终究悲切的情绪已经缓和了许多。在经历大悲大喜之间,整个人像是个小疯子一样狼狈不堪。倒是慕心怡很快反应了过来,他们都明白叶秋的身份,所以从来不会对叶秋多要求什么,此刻,叶秋没有回来,一定也有他自己的苦衷,慕心怡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自然第一时间冷静了下来。

    “他现在在哪儿,安全吗?要不要人照顾?”慕心怡很快就接受了叶秋没事儿的消息,联盟连后续的问题一起问清楚,虽然她明白,贴身照顾叶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看到田蜜的悲切,她还是希望田蜜,能够在第一时间见到叶秋。

    “她现在很安全,不过在哪我不能告诉你们,你们只要相信他很快就会回来,其他的我不能多说。”罗宾川此刻保护的并不是叶秋的伤势,而是缪清的另一重身份,这件事目前的知情人只有他与缪清,虽然他很爱很爱慕心怡,可是这绝不能成为他出卖缪清的理由。

    “好,我相信你。”慕心怡一直都是非常冷静的人,明白事不可为,便不再多要求什么,既然罗宾川已经再三做了保证,自己也不会强人所难。慕心怡并不知道,正是她的这份理智,这份明事理,才叫她得罗宾川高看一眼,而现在这份信任,更是将罗宾川的心感动的一塌糊涂。

    要知道身为一个杀手,根本不可能去信任别人,更别说得到别人的信任了,他与缪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信任,而是相互依赖,他们两个相当于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论谁出了事,另一个一定会受到牵连,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命,他们两个也会竭尽全力保住对方。

    “蜜蜜,振作起来,虽然我们不知道,是谁要拿这件事威胁我们,不过我们一定要坚强起来,相信叶秋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他们如此威胁我们,不就是想要看我们自己脆弱到失败么,我们现在偏要好好打理蜜怡,叫那些人看看,我们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倒的。”

    罗宾川还沉浸在刚才的感动之中,慕心怡却已经交将田蜜扶了起来,认真的安慰着,罗宾川此刻飘飘然,只知道点头应和,可是深思之后突然惊醒,慕心怡的说的意思是有人,拿他们的失踪来威胁两女,这件事果然不简单。

    罗宾川等到田蜜稳定下来,沉沉的睡过去之后,才拉住慕心怡,将除了挑战赛之外,自己遇到的事同慕心怡说了一遍,并且加上了自己的观点与分析。

    “我觉得这就是有人故意为之,只是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下了这么大的手笔。不过心怡,以后不要再担心我了,那个懦弱的我已经消失,此刻的我才是真正的罗宾川,第六杀手罗宾川。”

    这是罗宾川第一次认真的,郑重其事的在慕心怡面前提自己的身份,之前慕心怡虽然有所猜测,却一直不敢确定,自己怎么尽是招惹这样危险的男人。不过此刻罗宾川已经自己承认了,而慕心怡已经正视自己的内心。

    既然接受并认可了罗宾川,慕心怡自然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是如此见不得光的杀手就会放弃。相反,慕心怡会更加的努力,努力不去拖罗宾川的后退,不让自己有朝一日成为面前这个男人的软肋,至少叫别人不敢轻易将主意打到她身上。

    “嗯,我知道了,等一会儿我好好查一查,这么长时间都有哪些家对我们动过手,能有这么大手笔的,必定不是小人家,如果能确定目标,我们找起来应该会容易许多。”慕心怡虽然对罗宾川自报家门的行为深受感动,可是她对罗宾川的身份不为所动,依旧冷静的分析着事情的后续处理方法。

    罗宾川已经将他在老街,做的事说的话讲得很清楚了,关于那件事自己只要配合就好,可是很明显这件事不会虎头蛇尾的结束,那些人一次不中,必定还会有第二次,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对方发起下一次攻击的时候,锁定目标,有所准备,最好是能在防患于未然的同时,发起反击,打对方个措手不及。

    “其实这件事不急,我总觉得叶秋是知道些什么的,我们先查着,等到叶秋醒来再问也不迟。如果能知道对手是谁更好,我们也可以省去许多时间。”罗宾川还是有一些小挫败的,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身份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根本不值得一提的样子,相信无论放在谁身上一时间都难以接受吧。

    “嗯,好。”

    夜色终于降临,天上飘飘扬扬,竟然下起小雨来,二月的春风终于舍得将冬日干裂的气氛吹走了。而躺在缪清心爱的小床上,将缪清的床弄的鲜血淋漓的叶秋,终于舍得在这润物细无声的春雨中醒来。

    “咳咳。”叶秋渐渐收回了放空的思绪,可是却直到缪清将清水与药递到了叶秋面前,叶秋才惊醒,自己没有在任何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也就是是说,叶秋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弄什么弄了这么久,若是放在平时死他一百个都不够,可是好在罗宾川与缪清都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并没有因为叶秋难得一见的虚弱,而下黑手。

    “冷面医生?缪医生?”叶秋是为数不多既认识冷面医生,有认识缪清的人,如果是一般的时候,他也不会将两个人联系到一起,但是罗宾川与冷面医生的组合,在杀手界是众所周知的,而此刻叶秋在缪清的房间里醒来,就足以证明罗宾川与缪清之间的关系了。

    缪清被拆穿了,身份丝毫没有不适,在她没有做任何掩饰就帮叶秋救治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被拆穿身份的准备,这个住所虽然偏僻,但是终究是她明面上的身份住的地方,叶秋与黄埔云的关系,知道这里是早晚的事,还不如此时坦诚,日后有事情也好想见,起码不至于尴尬。

    缪清并没有回答,叶秋也没有执着于她的回答,反而是看着自己**的上身,与一圈洁白的纱幕,竟然再次出了神。

    “我身上的东西呢?”叶秋突然开口,一点也没有动,也没看出是紧张自己东西的样子,不然怎么会醒了这么久,才想起来犀利的东西。

    “是这个东西么?”缪清拿出一根黑色的石条,递给叶秋,神色淡然的继续开口说道。“穿你昏迷的时候,我将它拿去研究了一下,这东西就是辐射黄埔云拿去治疗的温泉水的陨石吧。”缪清虽然是在抱歉,可是语气中丝毫没有听出道歉的意思,好像她拿着个石条去研究,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嗯,黄埔云已经开始治疗了吗,恢复的怎么样了。”叶秋也不在意缪清的态度,对于缪清说的黄埔云的事也无动于衷,叶秋已经再次陷入了沉思,虽然他非常讨厌这种死一般的沉默,可是他却总是不由自主的去怀疑。

    叶秋以为,自己离开番疆了,在番疆发生的事就算结束,可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叶秋非常确定,自己能在生生受了三个暗器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只是轻伤,叶秋明明清晰的记得,暗器上还有毒,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后来,究竟是为什么自己又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流掉的那些鲜血好像不是他的一样,叶秋自己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离开番疆之前,成阳公主那深邃的目光,再次出现在叶秋的视线之前,只是此刻的目光满是哀伤。同当初在陨石秘境之中,突如其来的悲伤一样,只是眨眼之间,便将叶秋压得喘不过气儿来。

    “叶秋,叶秋!清醒一下。”缪清见叶秋迟迟没有接过黑色石条,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看着叶秋逐渐涣散的瞳孔,缪清慌了。罗宾川临走之前的嘱咐,她还记得,自然也十分全面的为叶秋做了个检查,分明是什么症状也没有,但是此刻缪清却清晰的感觉到,叶秋要死了。

    “叶秋,醒醒,来有很多人等着你,需要你,给我清醒过来。”缪清一咬牙,拿出最大号的针管,扎在了叶秋手指上。

    悲伤如潮水般退去,叶秋的思绪再次回到他的身上,那一刻他没觉得自己要死掉,不过他却仿佛看到了远在番疆天山的草原神殿,一身白衣的成阳公主,一头青丝已变作满头华发,那精美的容颜也慢慢老去,一代传奇女子,终于走完了漫长的一生。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