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61章 寻人未果

第2361章 寻人未果

 热门推荐:
第2361章 寻人未果-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叶秋哥哥,你在想什么呢?”田蜜端着水果盘,乖巧的蹲在叶秋面前,明亮的大眼睛充满了担忧。罗宾川并没有说谎,第三天晚上叶秋就已经安然的躺在床上,只不过不是在沉睡,而是在沉思。

    “叶秋哥哥,你别吓我,你在想什么说出来,蜜蜜一定会帮你的。”从叶秋回来那天开始,叶秋就经常像今天这样,沉默着沉思,叶秋思考问题的时候就是这样,经常会思考的忘我,可是叶秋也是个洒脱的人,从来不会在一个问题上纠结太久,可是这次叶秋已经这个状态。过了两天,如同丢了魂一般的叶秋,怎么能叫田蜜不担心。

    “叶秋哥哥,你是在想心怡姐么,我帮你找心怡姐去好不好,你不要折磨自己了好不好,”田蜜说着说着,竟然哭了出来,天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她是那么爱叶秋,虽然甘愿没名没分的跟在叶秋身边,可是不代表她可以看着叶秋,为别的女人失魂落魄至此,她还能无动于衷。哪怕那个人是她最信任的慕心怡也不行。

    “叶秋哥哥你等着,蜜蜜这就去找心怡姐,说什么也不能让你再像现在这么,不像自己下去。”田蜜将托盘放在地上,抹了一把眼泪,坚定的站了起来,她已经暗暗决定,今天一定要把心怡姐带回来给叶秋哥哥,一定不能叫叶秋哥哥再这样下去了。

    “蜜蜜,我没事。”田蜜已经起身,却被刚刚回过神来的叶秋,一把抓住手腕拉了回来。“叶秋哥哥!”田蜜惊喜的回头,也顾不得吃味叶秋对慕心怡的在乎,再次蹲回叶秋的身边,一脸激动的看着叶秋。

    “我没事,我可能要离开几天,你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你心怡姐。”叶秋怎么可能会错过,田蜜眼中一闪即逝的失落,不过他自己是十分清楚的,唤醒他的并不是慕心怡,而是那句“不像自己了”,叶秋自从入世以来,一直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消极避世的态度,可是,这不代表他软弱可欺。

    相反,叶秋有足够的实力报复回去,无论对方是谁。所以叶秋对于想不明白的事从来不纠结,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想不明白的问题,答案早晚会浮出水面,就算他自己不去追究,也一定会有人希望他知道。

    可是这次不一样,他根本不清楚自己遇到的问题是什么,只是觉得处处都透露着诡异,处处都让他没办法想清楚。关于陨石所带来的那一切,叶秋还可以骗自己是幻想,可是这次死里逃生又是为什么?他很清楚的感觉到疼痛,很明白自己当时的身体状况,可是他就是那么突然的好了,还有叶秋一直都不记得,自己带在身上的陨石条。

    这一切的原因归根到底都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成阳公主,从在政治监狱偶然救出塔尔齐开始,再到初入番疆时,冥冥之中的召唤,还有关于黄埔云的治疗方法。叶秋觉得这就是一个天大的阴谋,而结局绝对不会仅仅是救出成阳公主那么简单。

    可是偏偏叶秋安然无恙的退了出来,黄甫云也得到了救治,这些事让叶秋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番疆天山的阴影,可是现在叶秋却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至少还没有结束。这种超出叶秋认知的事情,仿佛魔障一般笼罩住叶秋,让叶秋陷入一种不可能的死循环中。

    不过田蜜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叶秋从来都不是如此多愁善感的人,不知道的结果,那就直接去问呐。至于问谁成阳公主自然是最适合的人选,可是那天清醒过来后看到的场景,一直到现在,还叫叶秋不寒而栗,他见过无数的死人,也见过无数人死的场景,可是唯独那段连他自己都不知是真是假的景象,叫叶秋一直耿耿于怀。

    “出门么?去哪里?能带我去吗?”田蜜还是很担心叶秋的,毕竟叶秋的身份在那,田蜜只是单纯又不是傻,这次叶秋带伤回来,下次就不一定有命回来了,田蜜不放心,可是又怕自己拖后腿,带着这种矛盾的心里,田蜜还是决定把问题抛给叶秋,就算叶秋拒绝她也不会伤心的。

    “蜜蜜,抱歉,我也不知道我会做什么,所以你还是呆在京都比较好。”田蜜的问题确实让叶秋很为难,但是却还没有到无法抉择的地步。叶秋心里明白田蜜的担忧,但是他这次真的有一点茫然了,这种状态的自己,叶秋真的没有信心保护好田蜜,更何况田蜜有了慕心怡一个人支持整个公司,会很辛苦。

    “嗯,我会在家里好好劝心怡姐,叶秋哥哥回来的时候,蜜蜜一定会叫心怡姐回心转意。”一直到此刻田蜜还觉得,叶秋是因为慕心怡的事,才如此郁郁寡欢的,此刻想要劝说慕心怡的心,虽然被叶秋要离开的消息打断,却没有就此搁浅。

    在田蜜看来慕心怡就应该跟叶秋在一起,那个罗宾川才出现没多久,就妄图横插一脚,就算慕心怡一时不差,被罗宾川骗了,她田蜜也一定要叫醒慕心怡,不能叫她一错再错下去了。

    “蜜蜜,这件事你不用管,无论心怡怎么选择我都支持她。”叶秋想到前几天罗宾川无慕心怡携手来看他的场景,他的心里就隐隐作痛,慕心怡的事他不怪,也没有资格怪,这么长时间他都没有给两女一个明确的答复,也没有人规定人家就一定要等自己。至于自己的心,叶秋从来不会后悔,错过的事不是弥补就能挽回,错过的人也没有必要强求。

    “可是叶秋哥哥……”田蜜不会伤害慕心怡,但是她就是看不惯罗宾川,此刻叶秋叫她什么也不要做,她怎么能不心急。

    “好了蜜蜜,我明天晚上离开,不要惊动任何人,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一下。”叶秋心中时时刻刻为成阳公主老去的场面耿耿于怀,以至于他忘了许多事,不仅仅是忘记了关注田蜜的心情,还有蜜怡的危机,更重要的是他一直到离开都没有想起,告诉罗宾川他对连战的身份猜测,还有华洁可能已经对蜜怡出手的事。

    一天的时间叶秋过的很没有营养,甚至都没有为远行做任何准备,就连车票都是临时到车站买的。只不过算这样,叶秋还是在临上火车前被拦了下来。

    帝海花园别墅区

    叶秋沉默着看向窗外,丝毫不在意自己在哪,之前执意要去番疆的劲头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此刻就像是个忧郁的大男孩,安静的叫人不知所措。至少坐在叶秋对面的黄埔飞,是这么觉得的。

    “叶秋,不是我非要拦你,实在是现在的京都离不开你。”黄埔飞实在是受不了这样的气氛了,他情愿叶秋像以前一样阴险一点,得理不饶人,与他针锋相对一点。

    “京都,不是还有黄埔老将军坐镇么?”叶秋不为所动,却还是很给面子的回应了一句,只不过叶秋也没有给黄埔飞什么好脸色。能够拦下自己,这不是黄埔飞能做到的,他在等,等黄埔家能做到的那个人出现,好好给他解释一下,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

    “我知道你在等我爷爷,可是爷爷他昨天遇到了杀手,虽然消息已经被压下来了,但是有心的人早晚都会知道,如果但是爷爷不能痊愈,我怕……”黄埔飞没有继续说下去,黄埔家以至于温文杰一方的政党的人不对付,可那都是做给别人看的,一旦黄埔无痕没了与温文杰打对台的实力,一些人怕是就要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叶秋皱了皱眉头,心中暗暗谴责自己,这段时间意志消沉,他似乎真的忽略了许多事,不止是黄埔飞说的这些,还有一些什么事,叶秋一时间也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忘了什么。

    “我知道你去番疆要干什么,可是成阳公主已经死了,两天前就已经下葬了,草原神殿以神女的规格厚葬,塔尔齐着手选取新的神女,楚翔天已经接受常平华的邀请,接受了自治州的政权。现在的番疆百废待兴,你现在去了也未必能查到什么。”黄埔飞本来是不想告诉叶秋这么多的,怎么说叶秋与这些人都关系密切,此刻放叶秋去番疆,怕是谁都不会安心。

    “凃迩国就这么放弃了?”叶秋冷笑道,他怎么可能听不出黄埔飞话中的防备,可是他谁叫他有叫人家防备的资本,难道这也算他的错了?

    “这些事自有楚翔天去操心,认识他们族落引来的,他身为族长之子,有责任和义务处理好这件事。”黄埔飞丝毫不担心楚翔天叛变,因为为了叫楚翔天死心塌地,常平华早就将叶秋卖掉了,至于价钱如何,叶秋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当然,这也是黄埔飞不一样叶秋去番疆的原因之一,只要两个当事人不碰面,他们这个谎言就不会被揭穿。不过事情真的有黄埔飞说的那么简单么?

    很明显叶秋不是傻子,一半的借口还真糊弄不了叶秋,只不过他现在没有心情去管黄埔飞的小心思罢了。

    “最好如此,谋划了这么多年,那些人不会说放弃就放弃的。说吧,要我留在京都做什么。”

    叶秋没有心情与黄埔飞周旋,在两个人刻意的回避之下,这件事很快揭过,两人接下来的谈话并没有人知道,就算偶尔有无名岛,杀手一类的字眼,也都只是模模糊糊的,根本听不清事情的始末。

    叶秋去而复返,高兴的自然是田蜜。只不过叶秋并没有提前知会田蜜,田蜜也没有准备听话的不去找慕心怡与罗宾川的麻烦。而叶秋回到田蜜家见到的,就是狼狈不堪的罗宾川,与一脸无奈的慕心怡,还有小聪明得逞的,而高兴不已的田蜜。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