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65章 黄埔云好了

第2365章 黄埔云好了

 热门推荐:
第2365章 黄埔云好了-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好,既然老将军这么痛快,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您看什么时候去部队,我去挑挑人?”叶秋一脸期待的看着黄埔无痕。

    要是黄埔无痕到现在还不明白,叶秋本来就是想找他要两个人的话,他也不配做这个大将军了。不过正是明白了黄埔无痕才气的紧,这个叶秋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算计,自己当初执意叫叶秋与黄埔云订婚,是不是正确的选择,不过此刻这个疑问他还不想深究。

    “还叫你去部队挑人?你真觉得你自己面子够大了,现在就选,还记得谁就是谁了。”黄埔无痕可不会给,叶秋接进部队的机会,如果这个臭小子一到部队,就同那些人说他要人,之前训练营那些人,还不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上去,他的名字就倒着写。

    避免了一场内乱,黄埔无痕舒心了不少,此刻正得意的看着叶秋,叫嚣的目光像是在催促叶秋,快点儿选了,看你还记得谁。看着叶秋迟疑的表情,黄埔无痕更是心情大好,他就知道部队里那些人对月球念念不忘,叶秋可能根本都不记得他们谁是谁了。

    “黄埔老将军,你可想好了?当初我带出去的那些人,我记得谁就可以带走谁?”叶秋一脸为难的看着黄埔无痕,那目光就是像看白痴一样,黄埔无痕可不觉得这目光带有侮辱性,反倒是心头一惊,难不成,叶秋真的把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都记下来了?

    “当然不是,说了两个人就是两个人,你记在多也没有用。”黄埔无痕再次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如果叶秋此刻能听到黄埔无痕的心声的话,一定会怒骂这个老顽童,这么大的人了,把谁都当做小孩吗?

    “爷爷,别为难叶秋了,他记得的,应该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就在叶秋犹豫,自己要不要,把那两个人的名字说出口时,一道银铃般的声音适时响起。叶秋不由得一愣,能出入黄埔家的别墅的女人,除了黄埔云就是缪清,这个声音显然不是那个冷面女医生缪清的,那就只能是……

    “黄埔云!”叶秋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快速站起来,望向书房门口。果不其然,站在书房门口的,可不就是那俏生生的黄埔云,叶秋很自然的忽略了站在黄埔云身后的张强。好在张强也不介意,摸了摸鼻头,自己乖乖的闪进屋里,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叶秋,好久不见。”相较于叶秋的激动,黄埔云则显得非常淡然,为了保持药效,黄埔云一直是呆在暗室里接受治疗的,此刻的黄埔云面色多少显得有些苍白,不过看样子已经休养了几天,虽然面色上那一丝不正常的白,还没有完全消退,但是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好像许多了。

    “好久不见。”叶秋心中五味陈杂,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黄埔云,甚至消极的不愿意去相信,成阳公主的治疗方案,他害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如果不成功,到时候对黄埔云的伤害更大。所以对于治疗黄埔云嗓子这件事,叶秋一直处于消极躲避的状态,就算缪清说了黄埔云已经开始接受治疗了,叶秋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毕竟陨石那东西太过虚无缥缈,别说叶秋,就连黄埔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真的好了。

    “别傻站着了,小云刚刚结束治疗没多久,不能多说话,你还是乖乖给我坐在这里,想想你要挑哪两个人吧。”黄埔无痕适时开口,终于打断了两人火热的目光,可是黄埔云还一脸不悦的瞪了自家爷爷一眼。

    黄埔无痕心中直叫委屈,倒不是他成心不想叫,自己的孙女同心上,人好好的看一会儿,实在是叶秋刚刚欺负完人,黄埔无痕不愿意就这么轻易放过他罢了。所以对待自家孙女的埋怨的一眼,黄埔无痕也是委屈得紧,丝毫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

    “黄埔老将军,小云说的没错,当初的训练营,我只记得他们两个,刚刚一直不愿意说,是觉得,你根本不可能放小云离开,不如你就带我去部队,让我再挑一个人吧,我保证不扇动其他人的军心。”叶秋三指向天,认真的准备发誓,却被黄埔云恼火的拉了下来。

    “爷爷,就算你拦着我也要和他走了,您的孙女不是温室里的花朵,之前是受伤了孙女不愿意让您担心,现在孙女已经好了,爷爷,您就不要再拦着了。”黄埔云虽然面色温怒,但是说出的却还是撒娇的话,就差走到书桌那面拉着黄埔无痕的手臂摇晃了。

    “一定要是训练营的人吗?我把我的亲兵给你一个不好吗?”黄埔无痕并没有看黄埔云,他知道单凭自己,根本拦不下黄埔云,但是叶秋不一样,叶秋一句话就可以叫黄埔云乖乖听话,想到这里黄埔无痕不由得掬一把伤心泪,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大的臭丫头,现在竟然对别人的话唯命是从,反倒觉得自己这个当爷爷的处处不是人。

    “黄埔老将军,我非要训练营的人,倒不是因为我觉得他们比普通的士兵厉害,而是他们熟悉我的训练方法。”叶秋话只说一半,他相信黄埔无痕会懂。事实证明他的猜测没有错,黄埔无痕确实懂了,可是也正因为懂了,才变得忧心重重。

    “叶秋,你要知道,你还是个华夏人。”黄埔无痕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语重心长的说道。“算了,以后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爱做什么,做什么去吧,小云他二哥又去维和了,有时间带小云去看看他,至少要告诉他一声,小云的嗓子已经好了,别叫她在外面打仗,还一直不能安心。”

    黄埔云对爷爷突然的变化表示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变得一副,老态龙钟认命了的样子,先不说爷爷的用意是什么,但终归是对他们好的,大哥常年不在家里,爷爷对他们这剩下的两个,自然是呵护有加,恨不得连同大哥的那一份都给他们,平时的严厉也只不过是希望,他们在战场上能有自保的能力。

    可是此刻的爷爷,全然不像之前在家,也要执行军令一般的老将军,反而是颓废的紧。这样的爷爷叫黄埔云很是担心,黄埔云偷偷拉了拉叶秋的衣袖,无助的看着叶秋,希望他能帮忙哄哄爷爷。

    “黄埔老将军,时间也不早了,我扶你去休息吧。”叶秋用眼神安慰着黄埔云,轻轻地拍了拍还拉扯着他衣袖的手,缓步走到书桌后面,慢慢的扶起了黄埔无痕。

    “你们都回去吧,叫叶秋送我就好。”黄埔无痕无力的吩咐着,也不管张强的尴尬,与黄埔云的担心,挥了挥手跟着叶秋离开了书房。

    “叶秋,小云我就交给你了,别再让她受到伤害了,小云她,没你想象中那么坚强。”回卧室的路上,黄埔无痕语重心长的说着,也不等叶秋开口,就继续说着。

    “小云她二哥与缪清小姐的事你也知道,缪清那孩子现在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和小云她二哥在一起,这件事也要你多费心,缪清是文杰的孩子,你动手的时候也要注意点,别伤了他们父女之间的情分。”

    叶秋一路听着,也没打算开口说话,黄埔无痕就像是说遗言一样,一件一件,不厌其烦的说给叶秋听。叶秋只当黄埔无痕老了,有许多事放不下,他自然愿意做个安静的倾听者,不过他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听到黄埔无痕说这么多的话。

    “还有小云她大哥,他这么多年不回家,也不知道在做什么,如果,如果他做了什么伤害国家的事,你也不用看在我和小云的面子,该敲打就敲打,只是希望你最后能留他一命,叫他给我们黄埔家去守墓,好好磨磨他的性子。”

    黄埔无痕絮絮叨叨说了许多,一直到叶秋扶着他躺下,他还没有要说完的样子。叶秋只得安慰他,明天再说也可以,他不会那么快带走黄埔云,只是叶秋不知道,因为他的要求,黄埔云连见爷爷最后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一直等到黄埔无痕满是不安的睡下,叶秋才放心的走出去,刚好遇到黄埔云正在外面徘徊,像是在等叶秋的样子。此刻见到叶秋出来,立刻担忧的上前,却还是记得自己的教养,并没有因为担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虽然两个人什么该发生都已经发生了,但是两个人都不是因此放纵自己的人,该守的礼节还是会遵守的。

    “黄埔老将军没有什么事,人老了总会想的多了些,我明天先带张强走,你在家多陪黄埔老将军就好,等黄埔老将军稳定下来,你直接去找你二哥,我会叫张强在那里等你。”叶秋并没有与黄埔云多说什么,了解了一下黄埔云最近的情况后,叶秋也不敢叫黄埔云多劳累嗓子,先一步离开了。

    叶秋没有说谎,第二天黄埔云醒来时,张强与叶秋等人已经离开京都了,就连之前叶秋留在郊区的人也都已经带走了。黄埔云本想去看看爷爷,可是却被告知爷爷要对她进行加训,这段时间就去特种部队呆着吧。

    黄埔云听到消息的时候长叹了一口气,这样的爷爷才是正常的,昨天晚上一定是有什么不对,可能是自己与叶秋做了什么叫爷爷不开心了吧。黄埔云认命的坐上了来接她的军车想着爷爷可能会给她安排什么样的训练,早知道接受治疗这段时间,她不但没有训练,连基本的活动都很少有,现在这个样子的她,真的很难给叶秋带来什么帮助,

    书房的巨大的落地窗前,黄埔无痕坐在老人椅上,摇摇晃晃的看着黄埔云上车离去,不悲不喜的脸上一直没有什么变化,直到管家进来送茶才发现,黄埔无痕已经睡着了。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