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73章 心地善良

第2373章 心地善良

 热门推荐:
第2373章 心地善良-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凃迩国是华夏的邻国,不过是个小国,却多次侵犯华夏边疆,被华夏出兵打了一次之后,老实了几年,可也是几年的功夫。凃迩国的总理虽然忘了之前血的教训,却长了本事,知道明着攻打华夏国根本讨不得好果子吃。

    便开始怂恿扶植番独分子,可是番独运动被叶秋破坏了之后,还不死心,又妄图控制草原神殿。叶秋此次是来看看,如此胆大包天的凃迩国究竟是什么样子。好在凃迩国并不远,天山是凃迩与华夏的最后一道防线,翻过了天山算到了凃迩国界内了。

    “站住!”按理说,叶秋再向前一步算出国了,只不过他很倒霉,在驻边的军队看来,他再向前一步算是偷渡,所以叶秋很听话的止住了脚步,向不向前他无所谓,左右他本来也不是为了出国而来。

    “告诉你们能管事的人,别人家的事少掺和,别像个傻逼一样,有人怂恿往前凑合,有些人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有些威严也不准许什么阿猫阿狗随便来挑衅。”不得不说叶秋这话嚣张至极。

    可是先不说对面的人听不听的懂,算听懂了他们也不敢前,谁知道这是不是叶秋的试探,一道他们漏了头,算是坐实了一些不能说出来的罪名,现在老大不在,这些小喽啰混在凃迩国的军队内,也要收敛着点,谁知道叶秋身后有没有人,要是有狙击手在暗处,他们死了这些凃迩人绝对不会因为他们同华夏对着干。

    叶秋喊完话心情大好,转身钻入了天山山脚的密林之,不一会又推着推车出来,手一抖推车里的东西滚落出来,竟然直接越过国界,滚到了凃迩人的脚边。

    “是,是尸体。”一个小兵被长官踢了出来,去检查滚过来的是什么东西,长官虽然不认得这些人,但却看出来这是之前借住在他们这里的大人物手下的人,当下愤怒的看着队伍的几个人,其谴责的意味不言而喻。

    叶秋没心情看他们狗咬狗,他本来是“好心好意”的来送尸体的,现在尸体送完了,他自然要功成身退,回去做自己的事了。叶秋一路向西,离京都越来越远,坐火车的时候还不能回过神来。

    这可不是叶秋心理承受能力弱,实在是成阳公主太过于彪悍,他甚至不止一次觉得,成阳公主之所以要背着塔尔齐,一定是因为她要留下的东西太丢人了。如果凃迩国那群人知道他们费劲控制草原神殿,想要得到的东西,是壮阳药,怕是会气个半死吧。

    没错,成阳公主留下的是壮阳药,按照成阳公主在心所说,根据她的调查,“天山的人大多子嗣艰难,很有可能与天外陨石有关,特留下药,以供叶先生滋补。”天知道叶秋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心里又多崩溃。

    原本叶秋只是单纯的想来看看成阳公主,可是偏偏成阳公主死了也不消停,拿什么“只留给叶秋先生的东西”来招惹坏人,害自己没有好好拜祭先人,又遭了一份罪之后,拿到手的竟然只是这种东西。

    可能这件事里损失最大的是塔尔齐了吧,他被神秘人带走以后,以死炸了甬道,埋了通往松木寝陵的最后一条路,也引出了一直躲在暗处的一群神秘人,而叶秋刚好发现了这些神秘人的踪迹,连用刑套话都不用,直接杀了了事。

    回想起番疆一行,叶秋只觉得自己与这个地方犯冲,以后还是少来的好。不过这次他被困的太久了,根本没有机会与外界沟通,也不知道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当叶秋坐在某间咖啡厅,蹭着无线络,刷着朋友圈的时候才惊觉,这才多久,自己错过了这么多事。

    慕心怡与罗宾川的世纪婚礼,叶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他早接受了慕心怡与罗宾川在一起的现实,此刻看到罗宾川能给慕心怡如此盛大的婚礼,他自然再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了。让叶秋更惊讶的是罗宾川给他带来的另一个消息。

    “黄埔老将军去了。”罗宾川悲痛的声音在电磁波的几番过滤之下,已经变得愈发的平静了。“缪清说黄埔鸿出现过,不过并没有见黄埔老将军最后一面,只是在确定黄埔老将军去了以后,消失了。”

    “黄埔云与黄埔飞,先不要告诉他们了。”叶秋沉默了许久,终于开口说到。“黄埔老将军的事一定要压住,叫常平华尽快行动,想办法把黄埔飞调回去,保护好缪清,她的身份没有黄埔老将军压着,很快会爆出来。”

    “常平华?”罗宾川心头一跳,自己对叶秋的了解还是太少了,没想到叶秋竟然连政府的人都能指挥的动,自己还是太嫩了点。罗宾川并没有等到叶秋的回答,却也明白自己问的多了点,连忙改口说到。“我知道了,我会叫田蜜去说。”

    两个人通完电话,叶秋在次陷入了沉思,他的路线很有可能要再改一改了。不过他现在是短时间内回不到京都了,不过去帮黄埔飞尽快脱身应该还是可以的。打定了注意,叶秋在此踏旅途,只不过这次他要直接去前线了,火车根本没办法直接到达目的地,所以叶秋不得不多绕几个地方。

    在路,叶秋又收到一个叫人头疼的消息,黄埔云已经找到了与华洁有联系的黑道势力,并且已经有人成功打入组织内部,当然黄埔云作为带队教官,当然不会亲自阵,这些都是她手下的人给她的消息。

    对于黄埔云,叶秋现在没有太多的精力关注,所以他只给了一个按兵不动的指令,叫黄埔云的手下尽快取得新任,获得更多的消息。不是叶秋不担心蜜怡,实在是慕心怡与罗宾川干的太漂亮了。不但狠狠的打击了连战,又没有一棒子把人打死。

    所以华洁短时间内不会派新的人,有新的动作,但是连战短时间内一定想不出新的能够影响到蜜怡的想法,所以叶秋还有很多时间能够好好的策划,至少在他回到京都之前,蜜怡应该都不会有什么事。

    叶秋还在努力的向黄埔飞维和的地方靠近,京都却已经开了锅。罗宾川第一时间通知了缪清要小心,而田蜜在收到罗宾川的委托之后,当天晚见了常平华,只不过常平华还没来的及做什么,爆出了缪清的身份,纪检委书记温杰的私生女。

    一时间有许多自诩正义人士,国家的监督者纷纷冒了出来,大肆谴责温杰,身为纪检委书记,竟然如此“以身作则”,真是辜负了广大百姓的期望,辜负了央的厚望,有又许多“知情人士”不断在披露,缪清的童年惨状,还有被迫背井离乡,出国留学等等。

    总之温杰现在只要一露头,算他没说什么为自己辩解的话,也会被不明真相的人批评的体无完肤。事实温杰这件事可大可小,只要缪清出面澄清温杰根本不会有任何问题。可是偏偏这些年温杰得罪的人太多了,有太多的人希望他不得好死,而晚节不保身败名裂则是最好的办法,所以这些人才会不留余力的来诋毁温杰。

    “不行,我怎么能看着他这样,他那么要强的人。”缪清蹲坐在地,哭的像个孩子,罗宾川没见过缪清独自一个人生活的样子,但是他是有感觉,此刻的缪清似乎她被遗弃的时候更可怜。

    “缪清,你知道的,你不能,你如果一出面,那些人一定会说你受了威胁,被迫这样说的,到时候不但帮不了他,只会越描越黑。”罗宾川很清楚她的心里最害怕的是什么,所以缪清这个冷面医生总是对那些,无辜的孩子格外的温柔。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什么也做不了。”缪清已经几近疯狂,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不能走出去,不能走出去,无论外面怎么说,她都不能做任何事。“罗宾川,罗宾川,我雇佣你,雇佣你杀了那些人好不好,我给你钱,所有的钱都给你,好不好。”

    罗宾川任由缪清抓住自己,用力的摇晃,哭诉,可是罗宾川却不敢承诺些什么。缪清这些年吃的苦他都看在眼里,但是他看的再多,也只是她成年之后,有了自保能力之后收到的苦难,在她出国之前,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她该吃多少苦,这些都是别人不知道的。

    罗宾川一直以为缪清是恨的,是恨温杰这个父亲的,要不然缪清为什么可以在面对与他有关的任何事都无动于衷呢。只是罗宾川没想到,之前听到温杰被刺杀重伤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失态的缪清,此刻面对那些人对温杰的恶意伤,缪清竟然反应如此之大。

    “他一直都很好强,他还是爱着我妈妈的,只是他不知道,他什么也不知道,我妈妈不怪他,我也不怪他,他可以有自己的生活,我绝对不会去打扰他,可是我绝对不希望,因为我毁了他,那那么热爱他的工作,这么多年兢兢业业,从来不会为利益所动,也是是因为我,因为我,他,他才……”

    缪清已经没办法好好说话了,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声音沙哑哽咽,罗宾川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呆了多久,从新闻突然被爆出来开始,罗宾川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缪清的身边。不出他所料,缪清果然坐不住了。

    虽然罗宾川早有嘱咐,可是缪清根本见不得这样的事发生,之前常平华也保证过,一定不会叫温杰背负罪名下台,常平华一定会给他一个体面的离开方式,可是现在这些来的太快,快到常平华还来不及行动,流言已经将所有人淹没。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