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75章 招贼?!

第2375章 招贼?!

 热门推荐:
第2375章 招贼?!-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胡家贺的妈妈宋夫人已经派人在蜜怡盯了许久,终于找到了一个胡家贺不在,蜜怡的主事者又不在的日子,才带着之前就打点好的记者,浩浩荡荡的杀到蜜怡,准备趁机给蜜怡好看o她劝不动自己的儿子主动辞职,那就只好叫蜜怡做这个坏人,主动去辞退自己的儿子了o

    宋夫人本名宋辛,是胡家贺的父亲胡昊然的青梅竹马,只不过后来胡家出国一段时间,两个人之间的消息便从此断了o只不过送夫人没想到多年之后,胡昊然学成归来还没有忘记她,特地回来寻她,两个人婚后也一直如胶似漆,一直都是同事眼中的模范夫妻o

    只不过,一直以来贵妇人的生活,已经叫她快要忘记自己的出身,宋辛只不过是一个工人家的孩子,一直以来接受到的教育,也都是像普通人那样生活o

    可是胡昊然注定不是一个普通人,三十岁就当上了外交部副部长,胡雷退休后更是转为国家外交部部长,平日里来往的人也都是各个政府官员o宋辛根本就没办法从各位贵夫人那里,为胡昊然获取助力o两个人也因为各种原因总是吵架o

    如果说胡雷老爷子是退休之后,准备告老还乡游乐人间,才离开家的o那胡家贺就是因为父母总是吵架,硬吵出来的,不过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母亲竟然叫他去政治联姻,胡家贺实在不明白,父亲已经做到这种高度,怎么还需要他做那些o

    虽然胡家贺明白,母亲也只是想做好一点事情,帮助父亲o可是明显这种方式在他们父子这里都是行不通的,不然他父亲当初也不会,放着各家贵女不要,巴巴的回来去母亲o也不知道母亲是听了哪个贵夫人的阴招,才铁了心叫他和自己不爱的人结婚o

    当然这件事他父亲是不知道的,不然两个人一定会再次吵的不可开交o所以胡家贺为了自己下半生的幸福,为了家庭和谐,他才以积累经验为由,离家这么多年,无论宋辛怎么劝也不回去o

    不过这些事情,宋辛这个目光短浅的人,可能永远也不会懂了o胡雷老爷子认下胡家贺的时候就知道这些糟心事了o胡雷老爷子早就想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儿媳了,这次正好是个好机会,胡雷老爷子虽然说是为了蜜怡出面,但是还是存了私心的o

    此时众人各怀心思的坐在一起,等着慕心怡来到时候公了还是私了,胡雷老爷子都不会有任何意见o

    田蜜一直等在公司外面,在慕心怡赶到公司时,第一时间将事情的经过与后续发展,全都详细的讲了一遍,甚至着重提了一下胡家贺,胡雷老爷子和宋辛的关系和立场,相信慕心怡一定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o

    慕心怡走进会议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坐在下首的宋辛宋夫人o宋辛身着一件黑色连衣裙,搭配同色百褶披肩,尽显雍容华贵o只可惜宋辛此时敢怒不敢言,还要时不时偷瞄首座上的胡雷老爷子的委屈样子,实在是叫人觉得小家子气了许多o

    再想到刚刚田蜜说的,胡雷老爷子来之前宋辛趾高气扬的样子,光是想想慕心怡就觉得,宋辛这个人实在是叫人恭维不得o

    “想必这就是蜜怡的女老板,慕心怡小姐了吧o”慕心怡一开门宋辛就注意到了,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率先开口道o宋辛想的是在慕心怡不清楚事情缘由的时候先声夺人,这才出声讽刺,只不过宋辛不知道,她这副高傲的样子看在胡雷老爷子的眼里,就是沉不住气,自降辈分o

    按照胡家贺与慕心怡的关系,宋辛身为胡家贺的母亲,也算是慕心怡的长辈,无论慕心怡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总是应该先开口的o可是偏偏宋辛原本就不占理,又率先开口落了下乘,怎么还能叫胡雷老爷子看上眼o

    “想必您就是宋夫人了o”同样的句式,慕心怡笑语莹莹的还了回来,但是却决口不提胡家贺同她的关系o一边说话,慕心怡还施施然的坐在了,胡雷老爷子让出来的首位上,坐定之后,刚好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夫人o

    宋夫人看着胡雷老爷子功成身退的样子,突然明白胡雷老爷子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儿媳的身份就偏帮自己,相反还会像刚才一样一直用影响问题来压着自己,今天自己别想从慕心怡这里讨到好果子吃了o

    宋夫人不开口,慕心怡也不着急,单单是刚才一句话,慕心怡就看出宋夫人的性子,处事冲动急躁,一点也不像名流圈子里的贵妇人该有的样子,偶尔流露出的不削让人愈发的,觉得这个宋夫人小家子气了o

    就在宋夫人找上门来,想要威逼蜜怡放弃胡家贺的时候,胡家贺也到达了他的第一站,舒城o舒城是个柔美的城市,区别于京都这种大城市的拥挤与喧闹,有一点诗词中“小桥流水人家”的淡雅别致,生活在这里的人也都习惯了这种悠然自得的生活,许多建筑还保留着古老的样子,粉墙黛瓦灵秀内敛o

    舒城有水乡之称,城市中也多见蜿蜒水路,建筑也大多依水而立o胡家贺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对于眼中的一切,自然是既兴奋又好奇o因为要护送单品的原因,所以胡家贺这次也算出了趟公差,一路上的衣食住行全部由公费报销o

    不过就算如此胡家贺也没有刻意挥霍,而是先随便找了个中等旅馆住下,与同行的秘书开了个双人标间,将东西都放好之后,吩咐秘书不要离开房间太久,而他自己却早早的离开了旅馆,准备欣赏一下舒城的美景,顺便微服私访一下,蜜怡分店的情况o

    没错,胡家贺先找旅店住下是有预谋的,他这次可不单单是来送单品的,要知道他最初的目的是,到下面考察个个分店的情况,而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看到的,必然相对真实了许多o打着这样的心思,胡家贺很快就到达了蜜怡在舒城的分店o

    相对于京都的高端大气的门面,舒城的蜜怡珠宝就显得小家碧玉了些,古典与温暖气息浓重,单单是远远望去,就让人觉得宛若一位窈窕淑女,优雅精致的装潢叫不想买珠宝的人,也生出一丝探索之情o

    胡家贺坐在蜜怡珠宝街对面的咖啡厅里,细数来往的顾客,心思慢慢沉了下来,不过却非常耐得住性子的,细细的品一杯咖啡之后,才慢慢走出咖啡厅,想要去看看店内的情况o只不过接下来的一幕,却叫胡家贺冷下脸来,也明白了无论什么地方都会存在商业竞争,哪怕是在舒城这个让人非常舒服的城市,也难免俗o

    “这位先生,我看您风尘仆仆,怕是刚来舒城吧o”胡家贺看着这位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非常自来舒服的侃侃而谈的人,不由得地皱了皱眉头,却又很快收起不满的情绪,十分有教养的点了点头,似笑非笑的将探究的目光,落在那人身上o

    “不知道先生有妻子了没,出来一趟总要给家人带点儿礼品不是,请先生移步,来看看我们店里的东西,保证先生的家人会对先生的眼光赞不绝口o”那人一边说着,一边不着痕迹地,将胡家贺像一边拉扯o

    胡家贺这时才发现,在咖啡厅的旁边,还有一个珠宝店,而台子上面醒目的两个大字,正事华洁企业o看到牌子上的字,当下心中了然,他就知道这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拦下自己,他倒要看看华洁想要做什么o

    “你拉拉扯扯的是做什么,脚长在我自己的腿上,我想要去哪里还用你拉扯吗?”胡家贺详装不满,愤怒的扯开衣袖,等待着那人接下来的手段o这个人既然出来拦着自己,一定不会轻易收手,自己都要看看这人究竟要做什么o

    “先生,你可别不知好歹o”被胡家贺用力甩开,这人也来了脾气,收起了那副讨好的笑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冷漠的看着胡家贺,嘲讽的开口o“怎么,先生还想到对面去吗,我看你是外地人才好心去拉你,没想到却是个不识好歹的o既然想去对面就去吧,不过半夜住的地方要是遭了贼,可别怪我没提醒你o”

    胡家贺自然是听出了那人语气中的不削,一个想法在心中暗暗形成,不过面上却立刻做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o靠近了那人几分,神色有些阴沉的开口说到o“这话怎么说,难不成白天我在他们店里买了东西,晚上他们就找人偷回去?”

    “哼o”那人满意的看着胡家贺的反应,心中却愈发的骄傲起来o他就知道这些外地人最好骗了,出门在外各项安全自然是最在意的,有些事情也总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样的人他已经遇到许多了,想来这个也不会例外,只要他按照剧本说下去,相信这人很快就会打消再去蜜怡的念头o不过他不信也不怕,那就让他被偷一回,就会长记性了o

    “我跟你说,咱们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你看有几个人敢进那家店,也不是我骗你,当地人都知道,谁要买了他家的东西,这家晚上准招贼,刚买回去的新首饰会丢不说,其他的贵重物品也不会少丢了o”

    那人神秘兮兮的说着,一边说还一边暗自观察着胡家贺的神态,看到胡家贺眼中好存在着疑惑,似乎是不信的样子,当下也不愿意再多开口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等着胡家贺来问o

    “看对面的门面,怎么看也不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呀o”胡家贺一副怀疑的样子,皱着眉头看着对面蜜怡的门面o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知人知面不知心的道理还不懂吗,爱信不信,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o”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