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80章 遇难?

第2380章 遇难?

 热门推荐:
第2380章 遇难?-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小秘书正想不到什么借口能让田蜜留下,想起刚刚有人告诉她,胡昊然来了,刚刚他还没反应过来胡昊然是谁,此刻急生智刚好想起,这个胡昊然不是昨天来闹事的宋夫人的丈夫,胡家贺的父亲,华夏的外交部部长么。 这个外交部长来的正好,叫田蜜去找他给慕心怡报仇,不可以把田蜜留下来了。

    那位外交部长胡昊然今天确实来到了蜜怡,不过他却不是为了田蜜而来。胡雷老爷子虽然说一直掌管着蜜怡的公关部门,但是大多数时候都是待在幕后,所以知道他与蜜怡关系的人并不多,要不然单单凭胡雷老爷子之前的威望,蜜怡前期会少许多的麻烦。

    胡昊然也是在昨天才知道,自己的父亲竟然也在京都,在家里训斥完宋夫人之后,第二天一大早便来到了蜜怡,希望能见老爷子一面。自从胡雷老爷子退休之后,便回到了家的祖宅,而他忙于出差,很少回去看老爷子,没想到老爷子竟自己偷偷摸摸的回到了京都,还见到了一直在外面闯荡的胡家贺。

    胡昊然也很好,蜜怡究竟是个多么神的地方,能让自己的老子儿子,都心甘情愿的为他卖命。这个问题,他当然从宋夫人那里侧面了解了一下,不过宋夫人是什么样的人,胡昊然是十分清楚的,有些事只听半分好,剩下的还需要自己慢慢摸索。

    “胡家贺,你爸你妈轮着番儿的送门来,自取其辱,别怪我不客气了。”田蜜虽然一直都给人一种呆萌天真的感觉,但是那都是她愿意给别人看到的,一旦发起狠来,连慕心怡都害怕她。

    “那个人现在在哪?”田蜜放下了手的包,眼神危险的眯了眯,冰冷的语气叫小秘书再次被冷汗浸透,突然觉得自己一直看轻的这个田总,似乎也不是个什么善茬。

    “在公关部。”

    有胡雷老爷子在,胡昊然无论如何也不会吃多大的亏,不过怎么样还是会叫田蜜先把心的怒火发泄出来,可是在舒城的胡家贺可没有那么轻松了。

    那天胡家贺从咖啡出来,觉得有人一直跟着他,所以他并没有回之前定好的旅店,而是换了一家较偏僻较小的旅店,告诉同行的人不用等他之后,安心的在自己的新房间住了下来,可是没想到当天晚出事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绑我到底要做什么,我是个普通的游客,你们,你们真是太过分了。”胡家贺装作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实际心底却不慌不忙,他在等,早晚会有人来救他的,这种事情急不得,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冷静,说不定自己还能套出点什么话来。这么想着,胡家贺眼睛轱辘了几圈,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你们不会是蜜怡的人吧。”

    “切。”绑匪有三个人,其那个身材笔直,一直不愿意动手的绑匪,听到胡家贺这话突然不屑的笑了一声,却立马被他身边的同伴拉住,立刻有些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扭头走远了。

    “哼,既然知道不要反抗,我们求财,不会伤害你的。”刚才拉人的那个绑匪前,装作一副非常宽容的样子,不过那猥琐的声音却叫胡家贺心了然,立刻猜出了面前这人的身份,不过胡家贺却是不动声色,依旧是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有本事你们杀了我,我这可没什么你们想要的东西,我今天又没有去你们的店里,你们也太不懂规矩了。”胡家贺还在气急败坏的喊着,他特地选了个人少的旅店,既可以满足他的戏瘾,又不会惊扰了其他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较容易设埋伏。

    “魏……先生,我什么也没搜到。”第三个人根本没有靠前的意思,反而是走到最先开口的那个宝贝身边,小声嘀咕着,如果不是胡家贺常年练习同音翻译,可以辨别出细小的声音差别,不然根本听不到那人说些什么。

    “喂,你们是不是翻完了,翻完快给我松绑呀,都跟你们说了,我是个普通的游客,什么贵重的物品都没有带,也没有去你们店里买东西,你们这样小心我去报警。”胡家贺还在一边碎碎念着,除了他猜出身份的那个绑匪之外,另外两个人依旧离他远远的,小声嘀咕着什么,那个一直听着汇报的人,似乎非常生气,还动手打了一直正在做汇报的绑匪。

    “别吵了,他们才不会管你呢,你说你真的是个普通游客吗?我真的是普通人,那位怎么点名要搜查你的住处?说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身份?”

    “那人,那人是谁,你们不是蜜怡的?”胡家贺装出一副迷茫的样子,似乎不太听得懂绑匪究竟在说什么,下意识的脱口问出。

    “切,那位,那也是你能知道的人,小伙子,我看你还较听劝,有什么事情最好是快点老实交代,若是那位等不及了,今晚你这小命可不保了。”绑匪此刻放松了许多,反倒胡家贺还话唠起来。

    “我还能有什么身份,都说了,我是个普通的游客,在家我是个双语教师,我还有什么好交代的。”胡家贺可是十分的不满,这些人逼问的方式实在是太low了,胡家贺都替这些绑匪着急,要找什么东西,问什么话,不应该先审问一番,他这个受害者吗?这么什么也不说,到屋子里是一顿乱翻,还好他机智都没有回到之前的旅店,不然岂不是让人一锅给端了。

    “算了,我们走吧。”刚刚在远处嘀咕的那两个绑匪,此刻走了过来,狠狠的踢了胡家贺一脚,胡家贺吃痛,原本被绑得像个粽子的身体,立刻蜷缩成一团,心暗暗兴奋,这才是审讯人的正常步骤嘛。

    “说走走,踢了小爷儿的人,怎么能这么随意的可以离开呢?”胡家贺蜷缩了一会儿,感觉好了许多,刚好看到三人走到门口,心不由的暗自嘲讽,这三个人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知道这里偏僻没人,竟然准备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这样的人不被抓难道还等着傻子吗?

    很快,刚才屋的四个人的状态掉了一个个,原本应该是绑匪的三个人此刻被绑得结结实实丢在地,而刚刚还像一只大虫子一样,只能一点一点蠕动的胡家贺,此刻正十分坦然的坐在床。

    “来来来,把那个人给我带过来。”胡家贺随手一指,刚好指到同自己唠嗑的那个绑匪,胡家贺的手还没放下,立刻有人将那个绑匪带到他面前来。“你是不是是白天那个华洁的员工,我知道是你别装了。”

    胡家贺十分不给面子,一把拽掉了小六子的口罩,神态还带着一丝兴奋。“你小子不是还说你是华洁的人,此刻怎么还帮着蜜怡的人来偷东西呢?”胡家贺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仿佛还没搞明白现在的情况。

    这句话一出,小六子脸立刻戴一幅谄媚的笑,“小六子,我有眼不识泰山,兄弟您别见怪,我是出来踩个盘子,没想到遇了道的大哥,我也是不得已才带他们来的。兄弟,你可千万别错怪了我呀。”

    “行呀,还知道求饶呢,我没看错你。”胡家贺故作大气的拍了拍小六子,一副算你识相的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叫人给他松绑。

    “你们两个,说说吧,来搜查我的房间要干什么,我这里有什么你们想要的东西,还是说之前你们住在这个房间里,落下了什么东西?”胡家贺心好笑,暗暗佩服田蜜,他这些扮猪吃老虎,随便装傻卖萌的本事,可都是从田蜜那里学来的。

    只要是有点脑子的,一定会当,除非面前这些人是傻子,可是你看哪个傻子还知道,出来打家劫舍的?胡家贺在心冷笑着,跟着这些人,自己露出马脚。虽然事情自己已经基本猜到了,但是总还是需要求证一番的,不然落下哪个坏人可不好了。

    “你想要什么?”剩下的两个绑匪心都被揪在一起了,如果三个人都是同样的待遇,他们自然不会多想什么,但是偏偏小六子因为几句话,能得到松绑的待遇,他们自然是心不平衡,瞬间沉不住气了。

    “呦,分明是你们三个来偷我房间里的东西,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们吧。”胡家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胡子刮的还是太勤了,到时候留下的胡子足够他耍帅。“或者你们有什么可以和我交换的?”

    “我们,我们知道那个小丫头在哪?”之前一直搜查房间,向为首的绑匪报告的那个人,突然开口,冲不择言的说出了自己的优势。在他旁边的人,算想拦也拦不住了。

    这人刚将自己的秘密脱口而出,还要多亏了小六子,胡家贺叫人给小六子送了一份晚餐,此刻那人看着小六子坐在床边,不用被绑起来,还有吃的,在心极度不平衡的情况下,那人才完全不顾阻拦的将事情说了出来。

    “什么人?小丫头,女的?你要用女人,和我换你的命?”胡家贺轻笑了一声,似乎很不满意这份交换的。在这时,一个黑色的人影飘进屋内,在胡家贺的耳边低语了什么,之间胡家贺脸色一变,却不像是生气害怕等负面情绪,反而是一阵兴奋,活蹦乱跳的跑出了房间,将绑匪三人这么留在了房间里。

    “叶秋,叶秋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胡家贺虽然兴奋,却知道叶秋不喜欢自己那个大熊抱,乖乖的在叶秋面前三步时,停住了脚步。

    “事情很严重,他们说的那个小丫头是舒城蜜怡店主的女儿,他们用这个人质威胁蜜怡店主,不让他跟蜜怡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