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82章 谁抄袭?

第2382章 谁抄袭?

 热门推荐:
第2382章 谁抄袭?-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杀人灭口我是不敢,但是,易纯阳,一会儿你可不要后悔呀。 ”胡家贺突然一转之前咄咄逼人的语气,此刻的声音倒是像只老狐狸一样,负手而立,叫人心生防备。

    “后悔,我有什么好后悔的,你们敢做出这样的事,不要怕我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儿拆穿你们。”易纯阳虽然觉得背脊发凉,却依旧是撑着脖子,故作镇定的说道。

    “好,既然你有这份有总是,那为什么不把你的身份说出来呢?好让我们大家看看这位见义勇为的兄弟究竟是谁呀。”胡家贺一点儿也不受威胁,,收回背在身后的手,一副轻松的样子。

    “哼,有什么不敢的,各位父老乡亲,我原本是蜜怡的设计师,自从那次发布会后莫名其妙的被蜜怡赶了出来,现在看到这些成品我才知道,原来他们迫不及待的把我赶走,是为了抄袭我的作品呀。当时与我同时被赶走的,还有好几位设计师,找你离开蜜怡之后,我们都很难再找到其他工作,一定是蜜怡这些恶毒的人,不但抄袭我们的作品,还把我们的路都断了,实在是欺人太甚了。”

    易纯阳越说越悲愤,仿佛胡家贺叫他在回顾一遍这些痛苦的经历,叫他把这些旧伤口在翻出来,是多么十个不赦的样子。不过他这样做也不是没有效果的,最起码台下的,群众立刻同情起他来。

    “确实如此,当时蜜怡辞退了许多设计师,现在不也只是专捧那个罗宾川么,之前罗宾川与蜜怡老板的婚礼,我还感叹时间缘分的妙呢,现在看来其怕而是少不了潜规则呀。”一个自以为看透世态炎凉的年人立刻高谈阔论,感叹世风日下,负责痕迹的抹黑了慕心怡,与之前的那场世纪婚礼。

    “可不是,你看着孩子面黄肌瘦的,也不知道遭了多少罪呢。”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心疼地望着一脸悲痛的易纯阳,泛滥的母爱瞬间让周围许多妇女感同身受,对蜜怡的看法也立刻变得不好了。

    “诸位安静,听我说。”胡家贺自然明白易纯阳不怀好意,却还是给了他这个机会,为的是叫他在最得意的时候,狠狠的摔下来,这样的伤害可未雨绸缪好的多。当然,这些也都是叶秋之前为他安排好的。所以他看到王天宇带着人,不动声色地将那些,恶意揣测蜜怡,友谊又到民众的人没起来之后,他才缓缓开口。

    “可能诸位还不太清楚我们蜜怡的规矩,大家现在去查一查,在我们蜜怡首席设计师,田蜜小姐开始收徒的时候,已经立下了规矩。在学徒期间蜜怡不会以任何由头,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在出师之前所有的设计,都将算是为蜜怡免费提供的设计图。”

    胡家贺可不在乎底下的群众,受不受得起着一波三折的变化,但是他至少要让这些人明白,同情心不是随意可以泛滥的,不明真相随意付出自己的同情心,最后打脸也是活该。虽然胡家贺很不喜欢这些人墙头草一般,两头倒的行为,却也明白今天想要收拾这些人,最主要的还是要靠下面这些群众的。

    “那么接下来我们可要好好斟酌一下,易先生你手的设计稿有多少,是在做学徒的时候设计的,有多少设计已经做成成品在蜜怡销售了。好在易先生你这个设计师的产量并不高,不然我们一个设计稿,一个设计稿的查下去,可要查很久了。”

    胡家贺看起来是在庆幸,实际确实指责易纯阳在做设计师学徒的时候,不是个能安下心来好好学设计的人,恐怕在蜜怡也没学到什么真材实学,现在也不过是借着蜜怡的噱头,好好的抬高自己罢了。

    “你,你可别乱说,群众的目光都是雪亮的,那些东西随意都可以作假,你这样做算是欺诈。”易纯阳本来是有心人安插在蜜怡的棋子,本不是为了学习设计,整日在公司里乱逛,美名其曰寻找灵感,其实还不是想要抓到蜜怡的把柄。只不过他正颗棋子还没等起什么作用,在之前那场发布会不小心暴露了出来。

    “是呀,的东西可以作假,那易先生说的事情,也不见得都是真的呀。好在我们的首席不但是个高产的设计师,也是个高产的师傅,虽然说蜜怡成立没几年,但是我们首席的徒弟成名的也有不少,怎么不见他们那些大师的设计被抄袭,反而是你这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被抄袭了呢?”

    “蜜怡出品,必是精品,你不过是一个从蜜怡淘汰出来的小人物,我们蜜怡何必要抄袭你歌名不经传的小人物呢?”胡家贺抿着嘴笑道,仿佛一点也不把易纯阳放在眼里,而易纯阳之前做的事,说的话,此刻看起来都是像在蹭蜜怡的热度,通过抹黑蜜怡来抬高自己。

    更何况蜜怡虽然会使用设计师学徒,一些实习设计稿,但也大多都用来为这些设计师出道造势用了,书面也是设计师本人从来不会出现借用,冒用等情况。这也是为什么田蜜带出这么多设计师却从来没有一个,像易纯阳这样,指责蜜怡抄袭的。

    “对呀,这个人是谁我都没听说过,要不是在蜜怡学了两天东西,现在我们看到这种型设计图都不一定拿得出来呢,人家无偿教你东西不知人图报算了,竟然还在这个时候反咬一口,一看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话不能信。”

    华夏身为礼仪之邦,尊师重道这种品德传承千百年,此刻被胡家贺不着痕迹的点了出来,台下立刻有人主动呼应,大声斥责易纯阳。

    “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人,亏我刚才还觉得他可怜,这样的人真不值得可怜。”

    “可能是那些蹭明星热度的人见得多了,没想到现在还有蹭设计师热度的,真是人怕出名猪怕壮,人家蜜怡首席我在电视可是见过的,分明和我女儿差不多大,能有这么高的成,这其吃得苦,怎么能是这些人几句话埋没的。”

    虽然说人性都是自私的,但是在事不关己的情况下,稍微的以己度人,体谅几句还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蜜怡首席此刻不在现场。但是,刚刚那些对易纯阳产生同情的人,此刻更加心疼田蜜那个,看着招人喜欢的小姑娘了。

    “这位大姐说的不错,我们首席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现在的成与她的努力也是分不开的,人本来年轻,再加性子活泼些,有些稀古怪的想法。总能博得人眼球也不是什么稀的事儿,只不过偏偏有些人啊,总喜欢拿年龄说事,看不起我们首席,您单看看我们首席这切割的手法,这是她自己独创的,别人想抄袭都学不来。”

    胡家贺假装拿着单品,给刚才开口的妇女看,眼神却偷偷的瞄向杜平威,这个人除了刚刚看到单品时的激动外,一直沉默地站在一边,举手投足间隐隐有大师风范,单看他在拿到易纯阳的设计图时,微微的蹙眉可以看出,此人一定也是行家里手。

    不过既然来了还想置身事外怕是不太可能,杜平威刚才不是还要见见蜜怡首席么,既然有求于人别想着一毛不拔,胡家贺故意强调首席独创,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手有可以叫人动心的东西,不怕这位大师不心动。

    “这,小伙子虽然我很爱这些珠宝首饰,但是鉴赏方面我确实不太懂,不过你放心,蜜怡珠宝我一定会支持的。”这位妇女一看也是性情人,非常坦然地承认自己不懂得珠宝鉴赏,却也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保证自己回坚定不移地站在蜜怡这边。

    “这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手法,老夫成名多年从未见过这种切割手法,能想到这种方法来展示珠宝魅力的人,有多大的创造力都不足为。”一直沉默着的杜平威突然开口,虽然心恼火胡家贺逼他出面的手段,但是最终还是不忍心这样的“迹”被埋没。

    “这人谁啊,一个糟老头子懂什么首饰么。”杜平威开口,虽然达到吸引众人的目的,却也有人并不识货,不知道这老头究竟是谁。

    “你是不是傻子啊,这可是杜大师,经他手的珠宝无一不升几个档次,只不过这些年他一直活跃在国外,国内虽然偶尔能出现他的作品,却也都只流通在流社会罢了。总之你只要知道,杜大师是珠宝的伯乐,界内传好了。”

    这样的对话时常出现在人群之,不过这次可不是王天宇刻意安排的了,而是杜平威大师本身有这种人格魅力。杜平威听到这样的对话在看到台下人崇拜的目光,自然骄傲的挺了挺腰板,毫不客气地迎接着别人崇拜的话语。

    “连杜大师都开口证明,不知道你还有什么想说的。”这话自然是对易纯阳说的,不过胡家贺根本没有想,给易纯阳说话的机会,因为舒容已经拿着对好的设计图走了过来,带着舒城特色的柔美,飘飘然的来到人前。

    “易先生,你的设计图我已经叫人同蜜怡,往期所有的成品图对过了,并没您说的那样,蜜怡从来没有卖过您设计的作品。”舒容的美不单单体现在外表,而是已经渗透到他整个人的方方面面,连说话声音的柔美都叫人心向往之。

    “这是蜜怡珠宝图鉴,如果易先生不相信可以自己对。”舒容交手厚重的图鉴,向前一送,嘴角带着皎洁俏皮的笑容,为她的气质平添了几分灵动。“易先生可要小心些,虽然这图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但是每家分店也只有这一本,平日里我们可都是把着图鉴当做镇店之宝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