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86章 心魔

第2386章 心魔

 热门推荐:
第2386章 心魔-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从杀手岛出来的人,都会有一个心魔,科学的来讲就是一个心理阴影o再次回去,再看到之前的场景,很容易触发心魔,心智不坚定的人很容易从此崩溃o”罗宾川语气也有些沉重,却也叫人一时间没法出声安慰o

    “那你呢,你也会么?”慕心怡沉默这听了许久,此刻终于开口,担忧的看着罗宾川o

    “我,你忘了我本来就有病,现在病好了,心理阴影自然也随着那个人格死掉了o”想到这里,罗宾川突然像是“活”了过来一样,有些得意的看着叶秋,嘚瑟的眼神像是再说,你看吧,你这种看起来正常的人,才最不正常o只不过罗宾川并没有高兴多久,慕心怡接下来的话叫他刚刚的兴奋,一下子就都浇灭了o

    “那你就替叶秋去吧o”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慕心怡十分冷静的开口,似乎像是在跟罗宾川说,你去帮我下楼买瓶水,一样简单o但是这一句话,却把刚才还兴奋的罗宾川,变成了霜打的茄子o

    “小心心,你怎么能舍得叫我去呢,你知不知道杀手岛很难到达的,就算我们有路引石头,海上的天气也是瞬息万变的,万一我遇到了海啸,龙卷风什么的,你可就再也见不到我了o”罗宾川可谓是“泪如雨下”,蹲在慕心怡身边,可怜的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狗o

    “没关系,你死了我会告诉你儿子,他爸爸是个弱智,出个海都能把自己玩死,这样的爸爸要不要没什么用,也不用想了o”慕心怡不为所动,只是像摸狗狗一样,揉着罗宾川的头,毫不客气的把他的发型揉成鸡窝o

    “小心心就会骗人,我都死了,你怎么跟我的孩子说……”罗宾川小声嘀咕着,但是话还没说完声音突然一顿,原本沮丧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惊喜o“小心心,你是说,你怀孕了?”

    “嗯o”慕心怡的面色也有些羞赧的点了点头,看着罗宾川正经的说不出话来,脸色更是红的像熟透了一般o

    “叶秋哥哥,你也不要去了,蜜蜜可以保护自己的,你别去冒险了,海上的路本来就难走,而且如果你还有心理阴影的话……”叶秋与田蜜将办公室都留给了那对,欣喜的无以复加的,初为父母的人o站在走廊里,田蜜终于没了刚才恭喜慕心怡的勉强,十分难过的拉着叶秋说到o

    “傻丫头,昨天你不还说,你的叶秋哥哥是最厉害的么,怎么今天就忧心忡忡,怕你叶秋哥哥一不小心就死掉了呢?”叶秋看着田蜜惨兮兮的样子,心里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心疼的捏了捏田蜜的脸蛋,故作轻松的说到o

    “可是,叶秋哥哥o”田蜜心里还是没办法安心,可是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劝叶秋o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带我去看看黄埔老将军o”叶秋拍了拍田蜜的手,叫她放心o

    田蜜虽然心中有百般不舍,但还是只能先放下这个念头,驱车带着叶秋来到了帝海花园o黄埔飞自从黄埔无痕的葬礼结束后,申请休了年假,这一年的时间他都准备呆在帝海花园,当初田蜜给他的那本相册,黄埔飞并没有算作遗物,而是放在身边时常翻看o

    叶秋等人到达帝海花园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在院子中恭候多时,叶秋走下车来,并没有急着去见黄埔飞,而是环顾了一下四周,眼神不自觉的暗了案o一切都还是黄埔老将军在时候的样子,院子里的花草树木还是普通往日一般,甚至靠近楼体的那颗树还长高了一些,喷泉边上的花开的更加艳丽了些,一切都还是生机勃勃o只不过,这些个死物不知道,这院子的主人却已经换了一个o

    “叶秋,你回来了o”缪文杰现在换了副容貌,也换了个身份,成为了黄埔家的新管家,只不过现在整个家里除了黄埔飞和在国外还不知道实情的黄埔云,再没有别人了o

    “你是,温书记?”叶秋看到男人熟悉的打着招呼,不由得一愣,但是转念一想立刻想明白面前这人是谁了o

    “什么温书记,现在我是缪管家,小田刚刚打电话来说你要过来,小飞已经在楼上等着你了o”缪文杰低头一笑,开口否认,说清楚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伸出手请叶秋的人进去o一行人走到楼梯口,就看到黄埔飞正一脸肃容,不怒自威,如果不说话,倒是真的多了几分,黄埔老将军的味道o

    黄埔飞看到叶秋与田蜜,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叶秋也只是点头示意o缪清适时出现,拉着田蜜去洗水果话家常o叶秋则跟着黄埔飞上了楼,轻车熟路的向书房走去o只不过黄埔飞前脚刚迈进书房,转身就又冲了出来,嘴中还惊恐的喊到o

    “缪叔叔,缪叔叔,你刚才看到我那本相册了么,我就是下楼的功夫,相册怎么就不见了o”黄埔飞只是转身之间,就由刚才不怒自威的硬汉,变成了现在惶恐不安的小孩子o叶秋被黄埔飞撞的一倒,一下撞到了墙上,听到黄埔飞的话,却没有跟着黄埔飞下楼,而是快速的进了书房o

    如果真的像黄埔飞说的他样,他就是下楼的功夫,那拿走东西的人一定还没走远,如果他要清理痕迹的话,现在一定还躲在附近,黄埔飞因为黄埔老将军的事,现在正处在崩溃的边缘,一本相册说重要也没什么用,说不重要它现在却是黄埔飞的精神支柱,是压死黄埔飞的最后一根稻草o

    叶秋来到书房,一切都十分正常,所有的物品摆放,还是像老将军还在的时候的样子o除了办公桌上有一道细小的划痕之外,地面上没有脚印,窗台窗帘都没有问题,叶秋站在窗前,向外看去,依旧是什么问题都没有o只不过,叶秋低头的时候,却发现窗外对着的大树下,有着几片绿色的落叶o

    叶秋看着地面上有些模糊的绿色的影子,瞳孔微微缩紧,下一秒整个人如同老鹰一般,从窗户跳了下去,很快轻巧的落在地上,弯下腰拾起地上的落叶,又站在树叶落下的方位,抬头望去o三两下就爬上了树梢,在树的枝桠间,看到了半本相册,还有一些零散的照片o

    叶秋回到书房的时候,黄埔飞已经镇定下来,叶秋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默默的点了点头,黄埔飞总算没有叫他那么失望,只是一时间走不出新丧的悲痛,一时间失控也是情有可原,现在看来,黄埔飞已经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了o

    “给o”叶秋将自己在树上发现的东西放到了办公桌上,看到黄埔飞并没我激动的捧起相册,心中更加的满意,当下继续开口说到o“这是我在窗外的那棵树上发现的,屋里没有进过人的痕迹,应该是用钩子一类的工具将东西勾出去的,另一半,没有线索o”

    “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了o”黄埔飞不再像之前那样激动了,但是声音的沙哑,语气的低沉,无一不显示着他的伤心与悲痛,不过他那坚毅的脸庞,却很清楚的告诉在场的众人,他没有那么脆弱,他不需要可怜o

    “你是说,是你大哥?他既然知道你爷爷的事,为什么不出现,不祭拜一下老人家?”缪文杰其实比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更加了解黄埔家,所以黄埔飞一开口,他就知道黄埔飞说的是谁了o

    “他,可能已经去过了o”黄埔飞沉默了一会,双手慢慢覆盖住脸颊,又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o“爷爷,可能是他对这个家最后的牵绊,现在爷爷走了,他也再没有回来的必要了o”

    缪文杰也算得上当年那件事的当事人,自然明白黄埔飞说的,再也没有回来的必要了,是什么意思o对于当年的事他也只能长叹一口气,没办法作出任何评价o

    “带我去看看老将军吧o”叶秋坐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他原本的目的就是为了去祭拜一下老将军,没想到中途却发生了这样的事,虽然心中也替黄埔飞难过,但是这道坎儿还是要他自己卖过去,别人说再多帮再多也没有用o当然,有一个人除外,叶秋默默的看了一眼在一旁出神的缪清,等着黄埔飞的答复o

    像是在平复心情,黄埔飞过了一会儿,才把手从脸上拿下来,操着他那沙哑的嗓子说道o“走吧o”

    一行人到达墓地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因为黄埔老将军的身份,他注定只能安眠在国家的公墓里,等着某一天那些小学生,来瞻仰他的英姿,回顾他的事迹,在象征性的扫扫地,低头默哀几分钟,表示他还有人记得o

    黄埔飞带着叶秋来到黄埔老将军的墓碑前,赫然发现,墓碑前正安放着一束白花,黄埔飞握了握拳头,最终还是没有舍得将那束白花丢掉,只不过倒了三杯酒,陪黄埔老将军喝了一杯,剩下的那杯酒,一直到两人离开,都没有动过o

    叶秋从到了墓地就一直没有说话,两个人像是都哑巴了一样,自己祭拜自己的,谁也不打扰谁,谁也不同谁说话o离开的时候,却又都默契的,假装没有发现远处的身影,只是上了车之后,久久没有离开,看着那身影从暗处走出来,又跪在墓碑前o

    一路上除了缪清与田蜜,时不时眼神的的交流,四个人再没有任何声音o回到帝海花园够,叶秋与黄埔飞在书房里密谈了许久,缪清与田蜜以为,叶秋一定会好好开导开导黄埔飞o可是离开的时候,叶秋却也只是拍了拍黄埔飞的肩膀,说了一声珍重,就带着田蜜离开了o

    “叶秋哥哥,黄埔大哥他,没事吧o”虽然田蜜一直没有说话,却着实被黄埔飞刚开始的状态吓了一大跳o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