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90章 不打不相识

第2390章 不打不相识

 热门推荐:
第2390章 不打不相识-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杜平威本来是跟胡家贺前后脚到的京都,只不过杜平威一下飞机被人“请”到蓬莱阁。 杜平威玩了半辈子的刀,自然不会怕绑架,只是这人找他既不谋财也不害命,而是叫杜平威做华洁的御用切割师。

    虽然华洁来人开出的条件非常诱人,但是杜平威身为长期活跃在流社会的人,什么样的诱惑没见到过,如果心智不坚定,能不能成今天的名声不说,是能不能有今天的成都是个问题。

    按照杜平威的脾气,当然是十分果断的拒绝了。按照杜平威的话说,“是你老子要见我都要先下拜帖,你一个毛头小子凭什么指使我为你做事?”

    华洁的人得到杜平威的答复,自然是恼羞成怒,只是杜平威自己一手出神入化的刀工不说,连他一直带在身边的徒弟也是一把好手,愣是没有叫华洁的人占去便宜。

    只不过华洁的人似乎并没有下狠手,双方各有受伤,杜平威也没有下死手,华洁的人只留下了“华洁的大门永远向杜先生敞开。”的承诺之后,愤然离开了。

    杜平威这顿鸿门宴一直吃到夜色完全降落下来,才悠哉悠哉的离开蓬莱阁,直接去往蜜怡的办公大楼。杜平威虽然了岁数,可是一点也不糊涂,他很清楚华洁的人为什么突然找他。他了没觉得自己在国外没有引起华洁的注意,在国内突然得到华洁的青睐了。

    这份青睐,可都得益于蜜怡这个小丫头呀。杜平威离开了蓬莱阁直奔蜜怡,是想要给田蜜一个下马威,好好给自己和受伤的徒弟出口恶气,也顺便看看蜜怡这个小丫头,值不值得自己为她承担这么大的风险,得罪一个珠宝界的巨头。

    只不过虽然两个人没有扑空,却没有想到田蜜不但没有认出杜平威的身份,还把他当做坏人,永枪逼着。

    “小丫头,你真不知道我是谁?”此时的杜平威有些恼羞成怒了,面对着黝黑的洞口,再不明白田蜜不但不认识自己,还把自己当做坏人,他也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

    “我认识你干什么,要杀杀,我是绝对不会叫你们拿我去威胁叶秋哥哥的。”田蜜感受着脖颈冰凉的触感,田蜜知道那是专门用来处理钻石的金刚石材质的刀,自己细嫩的小脖子在坚硬无的金刚石面前,不过是鱼肉一般,轻而易举的可以被割裂。

    “呦,杜平威大师这是同我们首席玩什么呢?”一道轻快的声音打破空气的沉重,杜平威甚至都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只觉得身边一阵阴风吹过,原本还在自己徒弟刀下的小脖子已经不见了。当然,同时远离的还有那黝黑的枪口。

    “叶秋哥哥,你怎么才回来。”田蜜自然是清楚来人是谁,自然而然的放松身体,任由叶秋将自己带离那冰冷的刀锋。直到身体站定,田蜜才惊魂未定的趴在叶秋的怀里,委屈的抱怨着。

    “杜平威大师,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找地方休息,难道偌大和京都,杜大师找不到心仪的地方,非要来借住我们蜜怡的办公室?”叶秋其实早知道杜平威已经来了京都,而且也是第一时间得到了人被“请”到蓬莱阁的消息。不过杜平威想看看田蜜够不够资格叫他另眼相看,叶秋也想看看他杜平威到底有没有那个价值,可以被吸收到蜜怡来。

    叶秋很满意杜平威能这么快脱身,所以也放任杜平威怒气冲冲的来给田蜜下马威,只不过这个下马威的方式过了点,刚好把叶秋仅有的一点好感给消磨光了。

    “我才没有住沙发的习惯。”杜平威知道自己理亏,挺大岁数的人,为老不尊欺负一个小丫头,如果放在别人身,杜平威早带着各大记者大肆批评了。可是这种事落在自己的身,杜平威再明事理,也不能任由叶秋冷嘲热讽。

    “没有最好,我们蜜怡的办公室不接待外宾,杜大师如果有什么事一定要今天说,请到会议室等候,我们一定马会过去。”叶秋丝毫不给杜平威面子,抱着还浑身发凉的田蜜,冷冰冰的说到。

    “不用了,我问两个问题。”杜平威面子挂不住也有些不高兴了,平日里对待那些有求于他的人的态度又被他拿了出来,一副高高在的样子,叫叶秋又是一阵蹙眉,为何侧过身,一副不太想理人的样子。

    杜平威看到也只能当做没看到,强忍着自己的怒气,凶巴巴的问田蜜。“小丫头,你真不知道我是谁?你师傅没有跟你提过什么切割大师?”杜平威似乎从这句话得到了鼓舞,不自觉的挺了挺腰板,等着田蜜回答。

    只是杜平威今天注定在这两个年轻人面前栽跟头了,因为田蜜根本没有丝毫的迟疑,搂着叶秋的腰,果断的摇了摇头。“我没有师傅。”

    “你!”杜平威一时气结,田蜜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按理说她应该先思考一番,然后恍然大悟,然后诚惶诚恐的为自己刚才的行为道歉,可是田蜜一样都没有按照杜平威想的来,杜平威怎么可能不生气。

    “好,好,那我问你小子,你是不是在舒城帮胡家小子的那个人。”杜平威这个问题终于引起了叶秋的注意,叶秋任由田蜜抱着,冷漠的回头看向杜平威,心暗自点头,这个老头子还不至于老到糊涂嘛,看样子还有一点可取之处。

    “好,既然你是那人,你跟她给我好好解释解释,我究竟是谁。”杜平威从叶秋的反应可以看出来,叶秋确实是在舒城暗帮助胡家贺的人,不过这一认知叫杜平威愈发的气愤了,气急败坏的指着叶秋怀里的田蜜,却又再叶秋变冷的目光生生憋了回去,只能甩了甩衣袖,带着自己的徒弟离开了。

    “江儿,你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这么不懂得尊老爱幼,难道我长得那么像坏人?竟然敢拿枪逼着我,实在是太过分了,他们如果不来求我,我一定不会饶过他们的。他们一定会来求我的。”

    杜平威带着自己的徒弟坐在电梯,还愤愤不平的抱怨着叶秋与田蜜,一副不肯轻易罢休的样子,只不过他已经习惯听不到自己徒弟的回答了,或者说他也没打算给自己徒儿回答的机会,知道自己徒儿一直把自己当做哑巴,所以开始自顾自的嘀咕个没完。

    “这里,有人监视。”杜平威的徒弟突然开口,打断了还在絮絮念得杜平威,不悲不喜的说着。

    “你是说那个小丫头把我们当场坏人不是无的放矢?谁这么可恶,那么可爱的小孩子都要刁难。”杜平威瞬间明白自己徒儿的意思,话锋一转,开始为田蜜报起不平来,好像忘了刚才是自己一直说不会放过叶秋与田蜜的。

    杜江儿早习惯杜平威的思维跳跃方式了,所以见怪不怪的看了一眼自己手臂的伤,毫不在意的跟着杜平威走出了蜜怡办公大楼。

    “你是说华洁的人?”杜平威顺着杜江儿的视线看向他的伤口,声音立刻严肃起来,眉头一皱,脱口而出。

    杜江儿点了点头,没有回答,他在想是不是应该快点找个地方处理一下伤口,顺便调查一下今天伤自己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刚刚办公室里那个男人一定看出自己受伤了,不然他一定不会用那么直接的方式,将田蜜从自己的刀下救走。京都还真是有意思,还没到一天遇到了两个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想到这,杜江儿满意的裂了裂嘴。

    “我说徒儿,你不是看那个小丫头了吧,我可没见过你为谁说过话,你刚才可是一口气说了六个字呢,你可都没对师傅说过这么多字,你看看你看看,你现在还笑,想到什么了笑的这么猥琐,你还没对你师傅笑过呢。”

    杜平威心里有了底,有不经意间看到了徒儿的笑,立刻再次回到了之前不正经的样子,激动的碎碎念道。

    办公室里,叶秋搂着田蜜站在窗前,看着那对师徒一前一后的离开蜜怡,心默默思索。

    “叶秋哥哥,那个白胡子老头是谁啊,为什么他一副我不认识他,是罪大恶极的样子呢?”田蜜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确定自己真的不认识那个老头,可是叶秋偏偏又没有开口的意思,田蜜只好自己问出口,困惑的看着叶秋的下巴。

    “你真的不知道他?”这回轮到叶秋哭笑不得了,他以为田蜜只是见不惯杜平威的态度,故意气他的,没想到田蜜是真的不认识杜平威。看着田蜜认真的眼神,叶秋只能在心里默哀,杜平威引以为傲的身份,在田蜜这里一不值,活该被气的动刀。

    “他是阿姆特出来的切割大师,据说在你们的行当里一直很活跃的,你不会真没听说过吧。”叶秋虽然嘴里这么问,却一点也不对田蜜抱希望,对于田蜜那个迷糊性子,算听过名字应该也忘的差不多了。

    “你刚才叫他杜平威大师,杜平威,杜平威。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很耳熟,可是我想不起来,是在哪见过这个名字来的?”田蜜碎碎念了几句,虽然觉得熟悉了一点,却依旧不知道杜平威是谁。如果杜江儿看到田蜜碎碎念的样子,一定会笑出声来,难道这些技术人都这么爱碎碎念么,师傅是这样,田蜜也是这样,如果自己不是不愿意开口,会不会也爱碎碎念?

    “啊,我想到了,是不是胡家贺回来的时候,说的那个杜平威大师?是在舒城帮他证明我没有抄袭的那个?”田蜜努力的思索了许久,才猛然想起,这个名字自己确实听过,而且刚刚听说过没多久。

    “叶秋哥哥你来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