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93章 比赛

第2393章 比赛

 热门推荐:
第2393章 比赛-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田蜜一听受伤的不是叶秋,立刻放心下来,不满的埋怨着叶秋,气叶秋竟然骗她,原本就圆圆的小脸粉嘟嘟的,可爱极了,看的叶秋一点脾气都没有。

    “乖呀,你不是还要和他谈事情嘛,我可舍不得你闻血腥味。”叶秋搂过气呼呼的田蜜,耐心的哄着。刚到的杜江儿苦笑着看着叶秋,原来自己就是用来给叶秋显示,自己有多疼媳妇的啊。

    “缪医生,我们去外面吧。”叶秋好心的帮罗宾川清理了闲杂人等,把办公室留给了罗宾川与慕心怡。

    一直到所有人都退出去,慕心怡在坐回自己的办公桌后面,闭上了眼睛,把想要冲出来的,委屈的泪水强忍回去。从缪清走进办公室开始,慕心怡就闻到了淡淡的药香味,与之前罗宾川那几次夜不归宿,回来时身上带的味道一样。

    “原来从那时候开始,就在骗我了么?”慕心怡感觉到有人靠近,却固执的不肯睁眼,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不肯说话不肯问,只是在心中默默伤感。

    “心怡,我错了,我和缪清早就认识,今天早上缪叔叔出了点事情,有人去帝海花园附近打探缪叔叔的身份,缪清叫我帮忙清理一下帝海花园的苍蝇,我怕你担心就没跟你说。”罗宾川蹲在慕心怡的腿边,可怜兮兮的看着慕心怡,到现在他还以为,慕心怡没有发现之前的事,更是不想主动招认,以免慕心怡更加误会。

    “是么,黄埔飞已经无能到这种程度了么,连这些事都要你去做?”慕心怡不为所动,依旧是闭着眼睛,嘴角扯开一抹嘲讽的笑容。

    “心怡,你别这样。”罗宾川看到慕心怡眼角飞快划过的泪水,真的慌了,干脆直接跪在地上,拉着慕心怡的手,惨兮兮的说到。“心怡,是我不好,你别这样,这样对孩子不好。”

    慕心怡听到这句话,漠然睁开眼睛,挣脱了罗宾川的手,缓缓地摸向自己的肚子,冰冷的声音缓缓流淌而出。“我,还可以相信你么?”

    “心怡,你信我,你信我,我一定不会再骗你了,再也没有下次了。我罗宾川,对天发誓,如果再对慕心怡说半个字的谎话,就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罗宾川听到这句话,立刻伸手起誓,如果是平时慕心怡一定会笑着拦住罗宾川。

    可是现在,慕心怡只觉得心中一阵阵发寒,孩子,妈妈不想叫你过妈妈小时候的生活。可是过去的事,就一笔勾销了么?你爸爸一点都没有坦白的意思呢,宝宝,妈妈究竟应该怎么办啊。

    慕心怡摸着自己的肚子出神,罗宾川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跪在地上看着慕心怡,希望慕心怡能低下头看他一眼。只是他不知道,因为他的回避,慕心怡已经对他失望了。

    办公室里一片惨兮兮,蜜怡员工的休息区,杜江儿看着自己手臂上天真的蝴蝶结,笑的同样惨兮兮的。

    原本缪清熟练的为杜江儿处理好了伤口,可是田蜜说看着这个冷冰冰的人,没有谈判的**,非要亲自上手,给杜江儿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看到杜江儿敢怒不敢言的样子,田蜜才心满意足的回到叶秋身边,开始谈判。

    大家都是聪明人,杜江儿也不是什么能言善辩的人,所以比赛细节杜江儿只是象征性的争辩了几句,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田蜜指定的计划。杜江儿拿到小秘书刚打印好的协议书后,只是粗略的看了几眼,就代杜平威盖了章。

    就像田蜜放心杜平威不会以次充好一样,杜平威同样放心,田蜜不会再比赛规则上动手,一个公司的信誉,在某种程度上可比自己师傅的声誉重要多了,田蜜费尽心思把师傅绑在蜜怡这条船上,自然不会做出伤害蜜怡声誉的事。

    田蜜很满意杜江儿的态度,将一式三份的协议书,分别交给杜江儿和公证处,剩下的一份留在蜜怡,分别保管。处理好这些之后,田蜜亲自去找了胡雷老爷子,拜托他联系方诺大记者,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媒体,并且准备新闻发布会。

    田蜜的比赛规则很简单,两个人轮流规定主题,限定时间同时推出新品,为期一年,每两个月推出一件单品,出三次单品,最后四个月一人拿出一套作品,放到拍卖会上拍卖,根据单品受欢迎的程度,和最后拍卖会套装拍卖价格,作为评比的标准。

    拍卖会所得全都捐献给,有蜜怡分店所在的城市,用作兴建孤儿院,但是并不是所有城市都能有机会得到资助,蜜怡同步还会一王冕为主题,在各个分店推出各种单品,还是和上次一样,销售量前几名的城市,可以得到资助。

    随着因为发布会的召开,整个华夏都沸腾了,因为杜平威大师的个人身份名声的不断披露,原本蜜怡因为之前被华洁抹黑的名声,也已经逐渐被挽回,甚至已经隐隐有华夏第一的样子,与此同时慕心怡也开始准备,将手中的东西交给舒容,逐渐开始向国外扩展。

    期间杜平威还见了一次华洁的人,据说是要争取杜平威大师,在这次比赛前期单品的销售权,可是

    在整个蜜怡蒸蒸日上,各项工作如期开展的时候,叶秋终于踏上了去往杀手岛的旅程。因为比原本定的行程完了几天,所以当叶秋在海上走了大半个月后,刚好遇上了海上风暴。因为杀手岛的特殊性,所以叶秋乘坐的是杀手岛特定的往来轮船。

    虽然一路上一直有惊无险,但是叶秋所在的轮船,还是在中途设置的补给站休息了几天,才继续踏上归途,就是这几天,叶秋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叶秋已经不知道这时暴风雨开始的第几天了,无论白天黑夜天空一直都是黑压压的样子,暴风雨还一点都没有停住的样子。叶秋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路过小岛上的那做矿山了,但是每次路过叶秋都觉得隐隐的心悸。

    今天叶秋打算进去看看,在番疆天山,连能产生幻想的陨石都见过了,还有什么事情能更稀奇呢。按照叶秋的猜测,里面应该像杀手岛上一样,类似于虫窟一样的训练杀手的地方,只是叶秋从废弃的矿道进入矿山的时候,还是着实吓了一跳。

    废弃的矿道上挂的满满的都是蜘蛛网,原本应该运输矿产的轨道已经断裂,踩上去的时候发出吱嘎吱嘎的断裂声,继续向里走去,灰尘愈发厚重,空气也愈发的稀薄,墙壁的裂缝偶尔会爬出几只巴掌大的蜘蛛,被叶秋一刀钉死在墙上。

    如果是一般人,此刻应该早就退出去,并且再也不会来到这个地方了。但是越深入叶秋觉得那份心悸愈发强烈,在叶秋神经紧绷,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时,在叶秋的衣领内,一块黝黑的小石头闪过诡异的光,而且慢慢发热,变红。

    大约行进了几百米,又饶过了几个弯道,在几个岔路口坐了几个标记之后,叶秋终于觉得空气充足了些,视野也逐渐开阔。叶秋终于发现了胸前的灼热感,将那块小石头拿了出来,黑色的小石头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而空旷的矿道尽头,突然出现了诡异的轰鸣声。

    叶秋站在铁轨上,一手手电筒,一手短匕首,神情肃穆的等着那诡异的轰鸣声来到跟前。手电筒的光一直照到矿道拐角的尽头,一个黑色的影子越来越大,越来越接近,叶秋只看出了一个小山包的模样,再看不出那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那黑影已经完全到达拐角,几乎可以看到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叶秋突然心声警兆,一下子将身子跳开,手中的匕首飞快地向身后抡去,只可惜叶秋还没看清楚,偷袭自己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轰隆隆的响声已经到了跟前。叶秋只觉得胸前一闷,整个人晕厥过去了。

    当叶秋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觉得四肢无力,呼吸困难,眼前模糊一片,耳边只听得到沉重的呼吸声。叶秋张了张嘴,却发现发不出一点声音,喉咙像是被撕裂一般疼痛。过了好一会,叶秋才看清楚自己的情况。

    这里应该是过去旷工居住的地方,在矿洞的最中央,有光透过一个巨大的洞口,投进这个矿洞,现在应该是白天,暴风雨已经过去了,因为洞口投射进来的阳光折射在矿洞的灰尘上,散发出梦幻的光晕,让叶秋觉得十分不真实,这种感觉,就像是叶秋当初在陨石幻境中的感觉一样,虽然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真实,但是却在某个细节真实的诡异,叫人心里不舒服。

    叶秋慢慢将实现从巨大的光柱上移开,看到了让自己如此虚弱的罪魁祸首,自己的手腕上有一个长长的口子,一个满头白发的红袍人正趴在地上,费力的舔着从叶秋手腕上滴落的血液。

    叶秋自嘲的裂了裂嘴,自从自己离开了杀手岛,似乎再没有如此狼狈过了吧。被人当做食物,全身动弹不得,如果不是胸前的一点温热,叶秋可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现在正在地狱受刑。

    “胸前的温热?”一道闪电穿过叶秋的脑海,原本因为失血过多而昏沉的脑袋清醒了不少。昏迷之前是什么东西袭击了自己?自己明明躲过了第一次袭击,那让自己昏迷的是什么东西?如果有两个这样的怪物的话,另一个怪物在哪里?

    叶秋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带在身上的小石头,似乎很不对劲,从出岛到现在,小石头也在自己身上待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为什么一靠近这个矿洞,他就开始发热了呢?身边这个怪物既然能发晕自己,为什么没有直接趴在手腕上吸血,而是要躲开那么远,费力的趴在地上去舔自己流的血呢?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