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96章 调虎离山

第2396章 调虎离山

 热门推荐:
第2396章 调虎离山-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什么人?”罗宾川只觉得此人并不是多么厉害,可是却是十分难缠,对方似乎是料定了自己不会下杀手,所以几番挑衅,却又滑溜的逃脱。

    “不管你是什么人,在不说出你的目的,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了。”罗宾川一个格挡,将两人分开稍作喘息。罗宾川微微蹙眉,听着对面细不可闻的呼吸声,罗宾川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哼。”黑衣人冷哼了一声,暗暗心惊这个人怎么这么强?似乎和情报上不太对,不过就算再心惊,黑衣人依旧是按计划行事,暗自调整,只是黑暗中的姿势分明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既然如此,那就不需要你开口了。”罗宾川知道此人非常滑溜,必须速战速决,既然没有留活口的打算,他自然也不需要手下留情,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如同离弦的箭一般,直奔黑衣人飞了出去。

    黑衣人瞳孔猛然放大,似乎不太理解,这是人能拥有的速度么?但是下一秒,他准备好的姿势已经没用了,因为罗宾川的拳头已经狠狠的撞击在自己的胸膛之上,黑衣人清楚的听到了自己胸腔中发出的,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是一阵刺痛,心脏骤停。

    “这,怎么可,怎么可能?”黑衣人瞪大了眼睛,到死都不明白,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能突然变得那么快?

    罗宾川看着面前软软倒下的尸体,又慢慢的蹲了下来,在黑衣人的身上摸索了一阵。罗宾川不太明白,自己的行踪都是临时决定的,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那为什么自己三人刚刚住下,就立刻有杀手找上门来?

    这个人究竟是偶然,还是有人泄露行踪,还是……罗宾川皱了皱眉头,这个黑衣人分明是故意引诱自己出来,而且故意在这里等着自己,难道是杀手岛的后辈,在这里偶遇,心中不服打算切磋切磋?

    罗宾川在黑衣人身上搜索无果,想到可能是自己的后辈,突然心生不忍,这人一直也没下什么死手,自己怎么就那么心急,一招毙命了呢?罗宾川这样想着,伸手慢慢合上了,还瞪得滴溜圆的眼睛,准备将面巾扯下来,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人。

    罗宾川被田蜜打搅的,只能自己一个人长夜漫漫,虚度光阴,此刻解决了黑衣人,自然闲来无事,打算对这个尸体多玩一会,只是罗宾川还没有解开黑衣人的面巾,酒店方向陡然响起一声枪响。

    “不!”罗宾川也顾不得看地上的尸体究竟是谁了,奔着酒店的方向飞奔过去,去过黑衣人还醒着只怕是要活活吓死,因为罗宾川的速度,比刚才的必胜一击还要可怕。

    中途岛废弃的矿洞里,叶秋已经带着红袍童子来到了那个神秘裂缝面前,心悸的感觉愈发明显,叶秋与红袍童子对视一眼,带好了自己用蜘蛛壳做的简易面具,率先迈进了裂缝之中。

    裂缝虽然叫裂缝,却一点都没缝的自觉,甚至宽到可以两人并排走进去,按照红袍童子所说,这裂缝中很有可能有活物,出于保险,叶秋没进裂缝就打开了,从矿工旧物中翻找出来的探照灯,先照了照裂缝的上方,确定没有任何活物以后,才向脚下照去。

    叶秋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所以对尸体并不恐惧或者陌生,但是看着面前随意摆放的尸体,与腐烂的人肉和森白的骨架,叶秋不是害怕,只是觉得恶心,周围的空气闷热,压迫着叶秋的胸膛,叫叶秋愈发确定,自己的防毒面具准备的有多么正确。

    裂缝可以并排走两个人那么宽,可是里面的路却没有两个人并排走的路,而是中间一个堆满了尸体的鸿沟,两侧紧贴石壁有两道石台,直通向裂缝深处。叶秋看不出这里的尸体有多少,自然也看不到堆放尸体的沟有多深,只是在随意的看向那些尸体的时候,叶秋微微收缩瞳孔。

    在那杂乱的尸体堆中,两具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如果叶秋没有记错的话,正是朱莉和杨帆,只是应该还有一个人的,张平呢?张平不是和朱莉一起死在小树林中的么?为什么现在是朱莉和杨帆在一起?难道说这些尸体不是死后才被带到这里的?之前那些人当时并没有死?

    叶秋并没有想太久,而是侧过身子,面向尸体紧贴着石壁,沿着裂缝边上的石台走了几步,红袍童子也跟了进来,看着地上尚未风化的衣物,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叶秋没有理会站在原地悲伤的红袍童子,这地上的死人都是番疆人,有古老的松木统领时期的将领,也有近现代的服饰。

    这些人是怎么来到遥远的中途岛的,叶秋不知道,但是想来是和红袍童子一样的方式。只不过叶秋记得,红袍童子说他在矿洞外醒过来的,这些尸体又是怎么整齐的,出现在这个狭缝中的呢?难道是红袍童子口中的怪物喜欢收集尸体,把岛上的尸体全都搬到矿洞里来了?

    叶秋沿着石壁继续向前走,原本狭窄,被尸体填满的裂缝,突然变得开阔了起来,叶秋没有急着向前走,而是回头看了看一步一顿的红袍童子,前面十有**就是红袍童子说的,有怪物虚影的地方。不过叶秋可不信这些,所说的怪物,应该是在这种地方长的畸形的野兽,不光是动物,就是人在这种地方呆久了也会变的畸形,时不时犯病的红袍童子不就是个例子。

    红袍童子还在细细辨认,地上的有衣服的尸体都是谁,偶尔遇到了相熟的,嘴里还悲切的喊了几声那人的名字,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第一次来的时候,红袍童子正处在疯癫状态,只是一味的向前走,不知道踢碎了多少尸骨。这次来,红袍童子更多的是想祭奠,看看那些不明不白死在这里的人,看看自己的结局。

    叶秋用探照灯照了照狭缝深处,什么也没看到,又回过头来走到红袍童子身边,伸手搭在了红袍童子的肩上,以示安慰。红袍童子头也不抬,只是跪在地上悲切。

    跪在地上?叶秋忍着恶心,看着沟中的尸体,自己来回走在石台上,都是需要侧着身子,才能保证站稳在石台上,这沟虽然看不出深浅,确实离石台还有一些距离,红袍童子是怎么跪在地上的?

    叶秋想到这里,微微收缩还搭在红袍童子肩膀上的手,缓缓向红袍童子跪着的双腿看去,缩骨功么?叶秋在心里安慰着自己,想着可能的理由,为红袍童子根本不可能的动作解释。只是,当叶秋看到红袍童子消失在石壁之中的双脚时,叶秋猛然收手,倒退了两步。

    红袍童子还继续跪在原地,只是已经一点反应都没有了,但是叶秋已经没有心情顾红袍童子怎么样了,因为他又发现了新的不对劲的地方,自己应该是侧着身子贴在石壁上的,那刚才退后着两步,自己应该已经掉到堆满了尸体的沟中,为什么此刻自己依旧觉得如履平地呢?

    叶秋原本就觉得心悸,此刻这一连串的诡异事件,叫叶秋更加的心惊肉跳。

    “这是幻觉么?”叶秋看着自己还稳稳的踩在,原本应该只有十几厘米宽的石台上时,心中突然生出的疑问。

    “这一定是幻觉,陨石不是会至幻么?这一定是因为陨石,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是假的。”叶秋猛然回头,从尸体上飞奔而过,如履平地,奔向那个刚刚突然开阔的洞口。在叶秋的身后,原本跪在地上的红袍童子,已经站起来了,嘴角还挂着诡异的笑容。

    “是我的,是我的,我才是主人,我才是主人。”飞奔的脚步声已经消失,平稳的脚步声又再次响起,回荡在这诡异的裂缝之中,一下一下像是敲击在心灵之上,像是连鸿沟里的尸骨都在微微颤抖,移动。

    红袍童子已经丢弃了,叶秋为他准备的防毒面具和探照灯,却依旧在这不见天日的裂缝中来去自如,不消多时,已经来到了叶秋消失的洞口。红袍童子突然停住脚步,听着洞中传来的喊杀声,愈发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站在洞口,知道里面不再有声音穿出,才施施然的走进那黝黑的洞口。

    很快红袍童子就看到了,倒在地上流血不止的身体,再也不再维持之前运筹帷幄的神情,而是突然悲切的扑过去,胡乱在叶秋胸前摸去,嘴里还不停的喊着。

    “叶秋,叶秋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只不过红袍童子虽然嘴上这么喊着,双手却很诚实,一边探了鼻息,一边在尸体身上胡乱翻找。很快红袍童子便开始了诡异的叫喊声。

    “怎么会,怎么会没有,不应该没有的,不会的,我是主人,我是主人,不会的!”红袍童子像是又开始进入了疯癫状态一样,死命的撕扯尸体上的衣服,抓破了尸体都不管,只是不断的折腾着不断吼叫着。

    在一片黑暗之中,红袍童子没有发现,一道身影轻微的喘息着,认真的听着不远处的动静,整个人随着舒展,全身像是毫无防备的样子,哪怕一个三岁小孩拿着刀,都可以将他杀死。“是在找,这个么?”黑暗中的人默默握住胸前的小石子,心中的疑问并没有问出口。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终于安静了下来,没了诡异的吼叫,也没了轻微的喘息。

    杀手岛上,一个大胡子男人正和一个白胡子老头相对而坐,两人之间只有一堆白骨。

    “这小子怎么还不醒?”大胡子男人一看就不是能耐住性子的人,陪着白胡子老头静坐了这么久,已经是很给面子了,此刻还没等到白胡子老头开口,大胡子男人就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急什么,我这个亲师傅都没说着急,你这个后爹着什么急?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