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399章生死决斗?

第2399章生死决斗?

 热门推荐:
第2399章生死决斗?-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不行,我不同意,你好不容易闯荡的出来的经验,凭什么平白无故地交给他?不行,绝对不行,我不同意。”白胡子老头率先开口,坚决的拒绝叶秋的条件。

    “确实,叶秋啊,师叔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是磨练磨练对他也有好处,你就在一边看着,别让他有生命危险就好。”熊岱宗原本是想满口答应的,可是被白胡子老头这顿抢白之后,也知道这件事没那么好成全的,之后换了个退而求其次的办法,有个人在一边照应着,也比自己单打独斗强很多。

    “切,谁稀罕他的照顾,谁照顾谁还不一定呢。”熊宾阳在一边小声嘀咕着,可是在场哪个不是练家子,再小的声音都能被他们察觉,更何况熊宾阳带着脾气,态度又不好。

    “师傅,师叔,你们可能误会了,跟着我不是什么安全的事情,相反她可能会遇到更多的危险,而我也可能没办法帮他,只过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害怕了。”叶秋笑得大方得体,向两位长辈解释着,同时也不忘威胁这一句,刺激一下熊宾阳。

    “跟着你,怎么可能会有危险,你小子可别藏着了,之前挑战赛的事儿,博古回来可是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当然,就算他不说实话,师傅们也有办法知道当时的事。”白胡子老头洋洋得意的,揪着自己的胡子,颇为自傲的说道。

    “对呀对呀,叶秋呀,你也不用谦虚……”熊岱宗的话还没说完,叶秋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没有开玩笑,我回来就是找帮手的,顺便问你们一些事情。”叶秋从衣领中掏出那块小石头递给白胡子老头和熊岱宗看。“大太子回来了是吧,连战是他的人对不对,这个小石子到底有什么秘密,你们检测我的脑电波有什么目的,杀手岛的继承权问题是不是与我有关,大太子是不是会和我动手,如果我的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你们说在我身边是不是很危险?”

    叶秋一连串问了一大堆问题,却丝毫没有给师傅和师叔回答的机会,直接用了肯定结尾,当然,叶秋确实是需要人,但是是不是熊宾阳倒是不在意,如果师傅与师叔真的非常拒绝自己带熊宾阳走的话,他还可以从那些没拜师的小孩子下手,毕竟在杀手岛上没有一个师傅的人,就像是没娘的孩子,是不会有人管有人顾的。

    “叶秋呀,你,你都知道了呀。”白胡子老头胡乱扯了扯下巴上的胡子,吃痛一声,终于回过神来,有些结巴的问道,“那个,那个熊大啊,我突然想起来还要去新人营看看,叶秋和你徒弟之间的决斗,你就看着办吧,我都没意见,都没意见啊。”

    “师傅,这种事儿不是你一厢情愿,说拖着就能托住的,既然当初选择了我,为什么现在还害怕我知道呢?”叶秋放下手中的小石头,任由它垂挂在胸前,困惑的看着打哈哈,准备要溜之大吉的师傅,声音也有些恼火。

    熊宾阳安静的站在一边,困惑的看着叶秋胸前的小石头,这东西是什么?不是在路边随便捡的吧,这种随便的小东西也能当个宝,真是没见识。熊宾阳虽然心中不屑着,但是还是非常凝滞的安静的站在一边,不去打扰三个人之间的对话。

    “叶秋啊,你师傅,他,他也是有苦衷的,你的事情除了我们没有别人知道,你不用担心,好好过你的日子,以后不要再回杀手岛了,至于大太子,大太子,他不会找你麻烦的。”熊岱宗突然不再沉默,一脸为难的看着叶秋,络腮胡子挡了大半边脸,一双眼睛却发出真挚的光,似乎在说师叔,我都这样说了,再追究下去就是你的不是了。

    “师叔,你是看着我长大的,我的脾气你应该清楚,既然这件事已经选择了我,我不会临阵脱逃的,师傅师叔,你们究竟在怕什么?”叶秋丝毫没有情绪激动的表现,反而是一脸沉重,他想不明白,只是短短几年没见,为什么师傅和师叔变成了,如此唯唯诺诺的样子。

    “孩子啊,我们回去吧,回去好好跟你说说。”白胡子老头终于开口,声音,竟然比叶秋还沉重许多,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多岁,有那么一瞬间,叶秋竟然觉得面前的老人,仿佛有几分黄埔无痕的影子,是自己想多了,还是这都是老人的通病。

    “师叔,宾阳师弟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会叫他心服口服的,我和师傅就先回去了。”叶秋向着熊岱宗鞠了一躬,便跟着白胡子老头走出去了,不过人刚走出门口,突然回头看向熊岱宗。“师叔,我来之前罗罗宾川一直在我那,等我明天再来和你好好讲讲他的近况,他应该快要当爹了。”

    叶秋说完话转身便离开了,留下一脸激动的熊岱宗,和一脸蒙圈的熊宾阳。

    “师傅,他说的罗宾川,是您常跟我提的大师兄么?您不是告诉我,上了这个逗就再也不用想当爹的事了么?为什么大师兄他……”熊宾阳困惑的开口,久久没有听到回答,等再次回头看一下自己的师傅时,只见到自己师傅老泪纵横,茂密的胡子上鼻涕一把泪一把,虽然看着很恶心,但是熊宾阳还是,一下子就冲了过去,慌乱的安慰着自己的师傅。

    “师傅,师傅,你这是怎么了?”熊宾阳也顾不得考虑师傅是不是在骗自己了,只知道应该把师傅洪浩安慰好,自己身为徒弟的,怎么能让师傅哭的这么凄惨,都怪那个叫叶秋的说的这叫什么话,把师傅气的这么狠。

    “好呀,好呀,你大师兄他被治好了呀,你也有希望了,好呀,好呀。”熊岱宗被自己的小徒弟这么一问,心中也放开了不少,连忙将自己的小徒弟拉过来问话。“来告诉我之前和你躲在路边的那两个,究竟是谁的徒弟,这件事非常重要,又不是你的亲生兄弟,没必要去包庇他们,告诉我他们是谁。”

    “师傅,师傅,你别气了,我告诉你,告诉你就是了,”熊宾阳有些委屈的退到一边,眼眶也红了不少,之前被叶球羞辱的愤恨,此刻也都找不到了。“还能是谁,还不就是兰恩师叔的那两个师弟,查理斯和杨坤。”

    “又是那两个臭小子,我告诉你多少遍了,那两个孩子心术不正,离他们远点儿,被坑了还不知道,他们看不惯叶秋,怎么不见他们去挑战,就是你,被别人刺激了两句就往前冲,被人当枪使了都不知道。”熊岱宗此刻算是完全冷静下来了,语气中虽是批评,但是却一丝一豪的恶意都没有,倒是叫熊宾阳听得心里暖暖的,知道师傅这是在关心自己。

    “师傅,我知道了。我早就离他们远远儿的了,今天是个意外,我们本来路过都不会说话的,可是今天那个白胡子师叔特别的反常,我们一时害怕就躲到一起去了。”熊宾阳虽然明白师傅是在关心自己,可是还是委屈的解释着,希望师傅能够原谅自己,不要再生气了。

    “孩子呀,你要知道师傅叫你离他们两个远点,可不单单是因为他们两个心术不正,还有他那个师傅,我们注定是没办法站到同一个阵营的人,还不如早点断了你的念想,友谊这种东西一旦产生了会很麻烦的。”熊岱宗拍了拍自家徒弟的肩膀,目光深邃的眺望着远方,话中的感慨与懊悔不言而喻。

    “友谊?师傅,我们上岛的第一天不就说过,我们这群人是不配拥有友谊的吗?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友谊这种东西,我们不是早就应该舍弃的吗?”熊宾阳还是不明白,只能抬着头疑惑的问着自己的师傅,友谊摄像师傅与白胡子师叔那样吗?

    “傻孩子,等你走出这个岛,走到外面的世界你就知道了,不能拥有各种感情是这杀手的规矩,但是拥有各种感情,才是在外面那个世界,生存下去的至高法则。如果你月球师兄真的可以带你出去,师傅不要求你能做出什么大事业,师傅只是想让你像个普通孩子一样,体会酸甜苦辣,七情六欲。”

    “可是师傅,强者不是应该……”熊宾阳情急之下大声反驳,可以熊岱宗根本没有给他说完的机会,而是拍案而起,义正言辞的说道。

    “真正的强者是不怕相信别人的。”

    熊岱宗的院子外,两个小男孩正领着个魁梧大汉向这边飞奔而来,只是随着不远处的院子愈来愈近,两个小孩子也逐渐兴奋起来,只不过还没等到院子门口,魁梧大汉突然双手一抖,将两个小孩子震到一边,厉声说道。

    “不是说有什么生死决斗吗?根本没有人打起来,你们两个小崽子,不会是在忽悠我玩儿呢吧。真是给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骗我!”魁梧大汉,浑身肌肉,一边说话一边还用力的捶着手,估计发出嘎嘣脆响,吓得两个孩子也顾不得是已经跌到了地上,连忙向后爬去,嘴里还大声哭喊着。

    “师傅,我们没有骗你,熊宾阳真的回去找他师傅要下生死决斗了,只不过新来的那个人似乎是白胡子老头的徒弟,可能可能他们去别的地方决斗了。”开口的是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虽然声音慌张颤抖,但是确实把情况说得很清楚。

    “对,对,他们有可能去别的地方了,去别的地方了,不是说大胡子是白胡子的师弟么,也有可能他们两个从中作梗,没叫这场决斗发生。”另一个黑发的小男孩也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饶,祈求师傅能够不再生气,最起码先把那嘎嘣作响的拳头松开放下。

    “你们的意思是还没确定打起来,就叫我过来当我是什么,没事跑腿的吗?”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