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2400章切磋切磋

第2400章切磋切磋

 热门推荐:
第2400章切磋切磋-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你们的意思是还没确定打起来,就叫我过来当我是什么,没事跑腿的吗?”两个小男孩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这番解释非但没有得到师傅的体谅和原谅,反而是叫师傅更加的生气了。

    “师傅,师傅,我们错了,师傅!”两个孩子害怕的抱住一团,声音颤抖,还不断的求饶。

    “兰恩,这是做什么呢?教训徒弟也别到我家门口来呀,狼哭鬼嚎的,见了血,收拾起来也怪麻烦的。”随着南安的不断逼近,两个孩子愈发的颤抖,就在两个孩子紧闭着双眼,认命的等待着凶狠的拳头落下来的时候,一到宛若熊岱宗,熊大,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养了个小娘们似的徒弟,真不知道你这样的人留在岛上,还能有什么用。”兰恩不再看熊岱宗,而是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长得像是瓷娃娃的熊宾阳。

    “不准说我师傅,你才是没用的呢!你这个变态杀人狂!”

    “宾阳!回去!”熊岱宗猛然开口,打断了熊宾阳的话。熊宾阳委屈的瘪了瘪嘴,虽然很难过,却也知道师傅是在照顾自己,留在这里也只不过是给师傅添麻烦,熊宾阳用委屈的大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兰恩,才蹬蹬跑回院子里。

    熊岱宗与熊宾阳的对话叶秋不得而知,在熊岱宗院子外之后发生的事情,他们师徒两个也并不清楚。因为此刻叶秋正在和,自己的师傅面对面坐下,等着自己的师傅告诉自己事情的真相,或者说经过。

    “也没多大的事,就是觉得你现在生活过得不错,也能耐了不少,没必要再把你拖进这滩浑水里,我们这些老家伙还能再靠几年,总会遇到个适合的,又想要的。”此刻的白胡子老头真的像个老爷爷一样,慈眉善目,仙风道骨。

    “你们怎么知道我不想要,没准我的野心,比你们想象中大得多呢。”师徒两人的相处模式就是这么奇怪,总有一个人要搞怪,一个人要耍酷,此刻叶秋吊吊的样子,与之前白胡子老头耍赖皮的时候,丝毫不差。

    “你呀,你从小什么性子我还不知道,再说熬过这一带就好了,虽然都叫他带大太子,但是他也不敢真的,对我们几个老家伙动手。”白胡子老头笑了笑,可是嘴角的笑容不带一丝笑意,假的很。

    “他是不会动手,但是跟着他的那些老家伙呢,你们本来就不对付,如果换是我成功,你们会放过他们吗?”叶秋嬉笑着,似乎根本没有拿这件事当回事儿一样,可是句句都说到点子上,叫白胡子老头不得不深思,更没办法自欺欺人下去。

    “而且师傅呀,你以为你们一厢情愿的把我推出去,我就真的能跳离这个沼泽了吗?这件事怕是早就开始了,喏,就像那外边的轮子早就开始转了,不到目的地他是不会停的。”

    “连战他,他不是只是想要回到自己的家庭,被家里人接受吗?”白胡子老头苦笑着,也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说的这,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还是在笑叶秋想太多。

    “师傅,别自欺欺人,有什么好怕的,我这半辈子不什么都遇到过,去摩加迪沙,去一拉克去端了iso的时候,你不一点也没怕么,真是的,看着我以身涉险你都不害怕,怎么现在有大好处要争抢了,你反倒叫我躲到一边儿去,说是不是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又养了新徒弟,是不是不想把这些好处都留给你的新徒弟呀。”叶秋故意把话说的很难听,就是想激怒自己的师傅,可是他忘了自己,这些小把戏都是师傅教给自己的,师傅又怎么会自己跳入这种圈套。

    “傻孩子,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你不是有喜欢的人了嘛,还记不记得你刚拜入师门的时候我跟你说的话,现在我告诉你那些都是错的,人活在世当然是要轻松自在,你看我告诉你那么多,我什么时候为了那些,不切实际的目标刻苦过努力过,还不是肆意妄为,想做什么做什么。所以你现在也这么大了,也不用背负那些,有的没的的,成不成都去过你自己的日子去。师傅活这么大岁数还没叫谁管过,也用不着你管。”

    白胡子老头越说越是哽咽,到最后像是委屈抱怨出来的话,越说越没边了。

    “师傅,你就没点儿什么,别的想要跟我说的,你不会真以为我问的那些,我自己都已经清楚了吧,你还是跟我讲讲吧,别看我说的明白,我现在可是什么都拿不准呢。”叶秋上前拉扯着白胡子老头的胡子,笑嘻嘻的说着。

    好像很久很久以前,叶修刚刚熟悉这个师傅的时候就是这样,特别任性的拉着他的胡子,那时候师傅的胡子还是黑色的,像熊大师叔一样,黑色的大胡子。叶秋微微眯了眯眼睛,在这个地方自己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心理阴影,当然他心里清楚,这些都是拜师傅所赐,所以他更加希望,自己能够保住师傅这片净土,更加希望能够保护住师傅。

    “你呀,诶诶诶,怎么又想起扯我的胡子了,这几年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又要被你薅秃了。”白胡子老头此刻也活跃了起来,不像之前那么沉闷,此刻师徒两个都变成了老顽童小顽童,又打又闹,好不热闹。只可惜熊岱宗这边,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我说老小子,动手吧。”兰恩早就开始活动筋骨,骨节的一声声脆响,不再是向着那两个孩子的了,可是恐惧的程度却丝毫没有减弱,兰恩微微眯着眼,看着熊岱宗身后冒出一个小脑袋,很快就有一道黑色的人影闪过,紧接着就听到了身后的对话。

    “你们两个还在这干什么呢,还不快跑。”稚嫩的声音充满了怀疑,叫人心生怜悯,好像恨不得立刻就听了他的话抓紧跑开一样,可是那不过是普通人的想法,至少面前这两个孩子不为所动。

    “跑什么,我们还要给师傅加油助威呢。”虽然声音颤抖,但是两个孩子依旧非常坚定的开口。不过是真的为了加油助威,还是因为害怕现在跑开,到时候回去依旧是跑不掉,可能还会多挨一顿暴打,就不得而知了。

    “嘿嘿,那就你们两个怂货在这里看着吧,我先走了。”熊宾阳可没兴趣管这两个人是死是活提点了一句,撒腿就跑,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路口,也不知道拐向了哪边。

    “啧啧啧,我说你怎么一直拖着不肯开打,原来是要徒弟去搬救兵呀,算了算了,就当你认怂,我饶过你这一次,下次我在教训徒弟的时候,你可别逞英雄开口了,人救不下来不说,还丢了面子。”兰恩一点也不意外,虽然他也一直在拖,根本不想打这一架。

    要知道,两个人原本就势均力敌,现在那个小崽子又跑掉了,一定是把那白胡子搬来当作救兵,自己才不站在这里等着吃亏呢,还不如讨点嘴上便宜,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走了算。

    “呵,别呀,没准我徒弟只是去找个见证人在场,就咱们两个,剩下的全是半大的孩子,谁说的算,你要是不着急就等等,有个人见证,我们也不算白打一场,当然你要是怕了我也不介意,就当你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也不会给你四处乱说的。”

    别看熊岱宗一副绿林好汉的样子,实际上心思可多了呢,当初有多少人就是欺负他,长相老实,在她这里吃亏,现在兰恩还犯这样的错误,熊岱宗我可不觉得自己好脾气到被别人骑到头上,还点头哈腰的送人家走。

    “呵呵。好呀,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先叫我把徒弟教训完,估计人也就来得差不多了。”兰恩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示弱,既然口头上讨不到好处,那你刚才开口不就是为了保着两个臭小子吗?我现在就当着你的面,好好的收拾一顿这两个臭小子,看你的面子还往哪放。

    “师傅,收拾徒弟自然无可厚非,只可惜我这地方,可不是给你用来收拾徒弟的,带着你的人快滚,回到你自己的狗窝里,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我还懒得管呢。”熊岱宗双手环胸露出手臂上扎实的肌肉,话虽说的慵懒,整个人却透着一股狠劲儿,直叫人不敢轻视。

    “怎么,你怕了?”兰恩看着熊岱宗转身回到自己的院子去,立刻又开始叫嚣,觉得熊岱宗是怕了他的。原本再次紧张的抱在一起的两个孩子,看到兰恩又转身离开了,长出了一口气。

    “我可没兴趣在这里陪你等着,一会儿我徒弟带人来了再叫我吧。”熊岱宗倒是不客气,直接把兰恩当成佣人使唤了。

    “你!哼,我们走。”兰恩用力的对着空气挥舞了一下拳头,率先转身离开了熊岱宗的院子。而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身离开没多久,刚刚跑出去的熊宾阳又回来了,而他的身后谁也没跟,只有熊宾阳自己一个人。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