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三百三十八章 都是你逼我的

第三百三十八章 都是你逼我的

 热门推荐:
第三百三十八章 都是你逼我的-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曹光文虽然生性自傲,但也不是愚蠢之人。三四中文 www.444zw.com当他跪下来哭诉的时候,已经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邢琳那高高在上的,对他鄙夷的眼神。

    那种眼神,犹如一把利剑,深深的C`ha 在了他的脸皮上。奈何这家伙脸皮太厚,如此利剑C`ha 下来,也只是让他脸色变红而已,心中顶多纠结一番,便毅然跪在地上,继续着他的诉苦。

    当然,心中的火气是有的。心想有求于邢琳,便将这份火气强压在心中,不过也在暗暗发誓,等会一定要将这一切都补回来。让邢琳后悔如此对待他。

    曹光文不光会说,他还会演。此刻,眼泪已经弥漫了他的脸颊,脸上也挂满了悔恨的表情,继续说道:“邢琳,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可以理解是我鬼迷心窍,是我对不起你,我愿意接受所有的惩罚。可是邢琳,我不能没有你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邢琳面无表情的坐着,只是手指头轻轻地在桌面上敲击着。她只是扫了一眼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一眼,便不再看她,心中想着自己的事情。

    我曾经真是傻了眼了,居然会看上这样的男人?邢琳心中有点后悔,但幸好也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嘴脸,让自己不至于在这条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看他这样跪着,心中还是有一点厌恶的。

    她没有说话,只是在静静地想着自己的事情。而曹光文,则继续在说这话。

    “你知道想念一个人的滋味吗?你知道睁着眼睛等到天亮的感受吗?你知道看到一家熟悉的店听到一首熟悉的歌吃到我们一起吃过的食物就想要流泪的感觉吗?”看到诉苦起不到任何作用,曹光文又开始回忆起俩人在一起时候的一些事情,希望能勾起邢琳的一些回忆。

    恩,只要能勾起一点点,曹光文都会觉得今天有机可乘!

    “邢琳,我想明白了。我可以放弃事业,我可以一无所有可我不能没有你。原谅我。你看我以后的表现。如果我表现不好,你再和我分手。好不好?”曹光文泪流满面的乞求道。

    他一边乞求着,一边暗暗打量着邢琳的表情变化。当看到邢琳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的心中才松了一口气,心想:无论如何,今天都要拿下你的第一次。只要拿下你的第一滴血,你就彻底的成了我的女人。那样的话,就算再分手,也要有诸多的顾忌和不舍。

    想要征服一个女人的心脏,还是先想办法征服她的子~宫。子宫是靠近心最近的地方啊。

    不得不说,他很会演说,也很有表演天赋。

    如果遇上一般的女人,估计早已经被他打动。可是,邢琳毕竟不是一般人。她能将联盟会从小做到一个大社团,还能让天狼会所的业绩蒸蒸日上,她自有她的果决和判断。

    其实之前她完全沉浸在感情中,倒没有认真的打量过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这个时候,她又是居高临下的位置,自然将曹光文眼神中的一些表情瞧得清清楚楚。

    虽然看不明白曹光文不时闪过的那一抹让人看不透的眼神外,邢琳哪能不明白他是在表演和?

    这个男人,到这个时候还在表演,还想欺骗自己,还想博取自己的同情心,真是可恶。

    想到这里,邢琳笑了起来。

    这次不是微笑,而是大笑。

    “曹光文,你都一无所有了,凭什么还要让我爱你?”邢琳一语戳伤他话中最大的漏洞。

    “我......”曹光文脸色红了一下,刚想反驳,不过邢琳根本就不给他开口说话的继续,继续说道:“之前想把我送人。因为这有助于你的前途。后来发现我还有点儿利用价值,又想着回来求我了?一个女人要有多贱,才会接受这样极品的前男友啊?”

    直接被邢琳揭破了心思,曹光文脸色只是红了一下。不过,他马上仰起头,说道:“邢琳,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你有利用价值才回来找你。我是真的舍不得和你分开。”

    “哼。”邢琳冷哼一声,一言不发。

    曹光文却继续说道:“如果你觉得我是看中你现在的身份地位的话,你可以立即从天狼会所辞职,你在家做全职太太,我养你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一定会让你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

    他辩解的时候,言词恳切,还带有一丝丝的委屈,好像邢琳当真冤枉他了似的。毕竟,邢琳开口和他说话了,他就不想放弃那一丝的期望。毕竟,他还是有一些打算的。

    听到曹光文的话,邢琳微微叹了口气。本想现在就赶走他,但又怕他以后还来骚扰自己,便又开口说道:“曹光文,你看看你现在真可怜。说着没人相信的假话,做着让人厌烦的假戏,你不累吗?”

    “邢琳,只要你能原谅我这一次,我......”曹光文马上开口辩驳道。

    邢琳却是摆了摆手,面无表情的说道:“曹光文,你还没看明白吗?我早就对你彻底绝望了,现在看到你不喜不悲,连生气都没有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不可能了。而且,你每哀求一次,我就对你厌恶一分。谁家的爱情是求来的?”

    苦苦跪着哀求了这么久,曹光文依然没有得到邢琳哪怕一丝的回应。他终于觉得自己是被羞辱了,尊严被践踏了。他却没有想过,他在前一些时候,也曾经践踏过眼前这个女人的尊严和人格。

    他慢慢的抬起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已经挂上了荫狠的笑意。这个时候,他终于亮出了自己的獠牙来,眼神恶毒的盯着邢琳,说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在所有的方法都没有起到效果后,曹光文终于要亮出自己的最后绝招了。而他今天,也为这最后的准备而来的。

    当然,如果邢琳识趣一点,也不会闹成这个样子。但现在,也不得不这样了。

    曹广文攥了攥拳头,随机狞笑着盯着邢琳,恶狠狠的说道:“原本想着你能答应我,我也不会这么对待你了。可现在,都是你逼我的......”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