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算计

第三百三十九章 算计

 热门推荐:
第三百三十九章 算计-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曹广文死死的盯着邢琳,眼神中闪过一抹荫毒,冷笑着说道。三四中文 www.444zw.com他似乎早就做好了准备,此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看到曹广文准备亮出了他的獠牙,邢琳轻蔑的笑了笑,说道:“你终于不在演戏了吗?现在才露出真实面貌,是不是让我觉得你很会演啊。”

    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道:“曹光文,你现在站的位置是我的办公室。我能让你进来,就是想彻底的看清楚你的嘴脸,你的丑态。你以为现在的我,还会像以前那么相信你吗?我就是要看看你跪在我面前的样子,看着你在我面前出丑。为了给你的狼心狗肺一点儿惩罚。现在在这里,只要我说一句话,你就会被人丢出去,你怎么让我吃罚酒?”

    曹光文只是冷笑了一声,他反而根本就不在意,一脸自信的样子。甚至还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猛地盯着邢琳,嘿嘿嘿的笑着说道:“到这个时候了,你这个臭婊~子还敢嘴硬?难道你现在没有觉得大腿根部是湿的吗?难道你现在不想找个男人cāo你吗?你是不是觉得身上很痒?是不是很想找个男人扑过去?”

    说完,他竟然是从口袋中又摸出一个不大的微型相机出来,看来他是早就有所准备,等会拍下邢琳的所有丑态。

    只要拍下那些照片,以后邢琳还不是被他玩弄在手掌心之上?让她做什么就得做什么。一想到让邢琳如同奴隶一般伺候自己,曹光文就觉得浑身一阵舒服。

    这个时候,邢琳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你......”邢琳心中大惊,脸上闪过一抹怒意。

    从一开始,她都在提防着这个前男友。可是她依然没有想明白,自己何时中招了,当曹光文终于亮出獠牙的时候,邢琳马上仔细的感受一下了自己的身体。便已经发生了不对劲。

    就在曹光文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时候,邢琳虽然看似一脸平静,但是心中已经掀起了惊天骇浪。此时的她,感觉到有一股子火气在身体内不停地流窜,大腿根部也有一些cháo湿,让人觉得无比的空虚,渴望着有什么东西把自己填满。

    就是那种感觉,那种某一个寂静的夜晚,甚至是有点孤单的,月色爬上天空时,又不小心从书上,或者电视上,网上看到了某些不能描写的剧情。然后,整个人就有点想入非非了。心中一直想着那个情节,或许还会想起一些男人。总之,就是那种感觉。

    而且有了那种想法之后,最终还是会锁好门,然后悄悄的在网上找到一些图片,或者情节视频什么的,压低音量。然后,将手放在那不能描写的部位。轻轻地,去寻找一种舒服的,浑身酥软的那种感觉。

    在一边用手触摸着那不能描写的部位,或许还会联想到某一个曾经暗恋的男人,此刻正趴在自己的身上。恩,坐着一些不能描写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一种难耐的,非常渴~望的那种感觉。

    邢琳不明白,自己身体上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种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会出现的变化。

    那种变化,很羞人!

    尤其是,这件事情明显是有预谋的。这个男人既然已经做了手脚,就一定不会让自己好过。尤其是,他连照相机都已经准备好了。

    想到了某种可能,邢琳的脸色变了变。

    “你做过什么?”邢琳攥着拳头,脸色有点发白的问道。不过此刻,她的脸色不仅仅发白,还浮现出了一抹红巢。

    那种刚刚经历过不能描写的事情之后的那种巢红。那种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水汪汪,就像怜惜一下的冲动。

    邢琳想知道,曹光文究竟对自己做过什么,是怎么做到的?自己之前一直纳闷警惕啊。

    “那杯水是我倒的。”曹光文冷笑一声,指着那杯开水说道。

    “我根本就没喝过。”邢琳冷笑。她对这个男人恶心之极,又怎么可能喝他倒过的水?她准备一会儿把杯子也丢掉呢。

    “我知道你不会喝。”曹光文冷笑着说道。他早就猜到了这一切,邢琳既然那么厌恶自己,怎么会喝自己倒给他的开水呢?当然,有些时候,不一定要将水喝下去啊。

    他笑了笑,指着被子说道:“恩,如果你不呼吸空气,那我也没有办法。恰好的时候,你只要闻到味到热气就够了。我故意把杯子放在空调的上风位,热气自然会吹进你的鼻子里。这就够了,它可以让你变成一个dang妇。”

    邢琳终于明白了!

    这个男人处心积虑的给自己设好了这个套。之前哀求自己,甚至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啊。在看到邢琳始终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之后,他做的手脚,也终于发挥了效果。

    然后,曹光文就能好好的出一口气了。他甚至想,要不要让这个女人跪在地上求自己呢?求自己放过她,求自己弄她。

    恩,鞋子有点脏,要不要让她舔干净呢?不行,要添,也要填那不能描写的部位。以前这女人老是装清纯,装纯洁。等会,要将她所有的丑态都拍下来。让她变成一个可以随时被玩~弄的贱女人。

    曹光文有点得意!

    看来,今天这一手准备的太秒了。他都有点崇拜自己了,竟然设计出了这么一个好方法来。

    这一次,看她邢琳还怎么傲气?

    贱女人。曹光文心中狠狠的骂道。

    邢琳犹豫着,要不要按门铃让保安进来把曹光文给丢出去。这个时候,她整个人都有点发软,身体上那种滚烫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尤其是那不能描写的部位,更是变得很湿,泥泞不堪了已经。

    那不能描写的部位上,似乎有万千只蚂蚁再爬,那种酥痒难耐的感觉,就像有个东西,将那里给填满。给狠狠的安抚一番才好。

    邢琳心中明白,一定不能让这种事情继续下去。但此刻,她没有任何的办法。

    难道,真的要被这个男人羞辱吗?

    今天我宁肯死了,也不会让他得逞的。邢琳心中发着誓。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