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抽耳光

第三百九十七章 抽耳光

 热门推荐:
第三百九十七章 抽耳光-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三四中文 www.444zw.com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

    <table class=\"border_l_r\"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valign=\"top\">

    <div align=\"center\">

    <table cellspacing=\"0\" cellpadding=\"0\" width=\"100%\">

    <tbody>

    <tr>

    <td>

    <div style=\"font-size:20pt;\">

    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p> </td></tr></tbody></table> </td></tr>

    <tr>

    <td style=\"text-align:center;\" class=\"link_14\"><!-- xs7一 --></td></tr></tbody></table>不得不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津明厉害的。估计也是早就这样安排过的,他刚才冒险一搏,差一点就将人抢走。如果不是叶秋反应极快,恐怕此时叶秋已经被控制了。

    只是,他们低估了叶秋的实力,没想到又成了这样一个对峙的局面。此时叶秋抓着司马健的一条胳膊,而温泽辉则抱着司马健大半个身体紧紧不放。他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就下司马健的机会,当然不肯罢休,此时听到叶秋说话,他便沉声说道:“你放开他,我一定放你走。”

    与此同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将走廊和门洞团团围住,不给叶秋任何可以逃脱的路线。甚至,封死了他所有可以反抗的路线。看得出来,司马健带来的这十几个黑衣保镖,确定也是练家子,知道那个位置是最好的地形,能封锁叶秋的所有行动。

    这样一来,无论是人数上还是地形上,他们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看到这一幕,叶秋摇头冷笑一声,说道:“白痴。”话音落下,他突然间用力,猛地将司马健往自己这边拉车。

    温泽辉死死的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可是这样一来,司马健的手臂就一下子被拉扯直了。

    “啊......”

    手臂上传来一阵撕裂的痛,司马健大叫出声,痛的额头上冷汗直流,他感觉自己的手臂都快要断了。

    “还不松手?”看到温泽辉还是抱着司马健的半个身体不撒手,叶秋冷笑一声,说道。

    “请你放开少爷,我们定不会为难你。”温泽辉的脸色很难看。

    “傻逼。”叶秋摇摇头,手上又是用力往前一拽。这一次,司马健的口中发出的声音,便犹如杀猪般,整条手臂都快要被叶秋拽下来了。

    “有本事你也学我这么拉一拉试试?”叶秋看着连连向自己这边靠近的温泽辉说道。

    温泽辉当然不敢学叶秋。

    他要是这么做了,可就不仅仅是炒鱿鱼这么简单了。

    “不敢拉吧?”叶秋笑眯眯的说道。他再次猛地用力,只听‘咔啪’一声脆响,司马健的一只手臂就被他拉扯的脱了臼。

    “啊......”

    司马健哭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被疼苦了。手臂脱臼,那种瞬间的疼痛感,比他这一辈子受到的疼痛都还要难受。此刻他脸色惨白,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而温泽辉的脸色,也变得相当难堪。

    还不容易有了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却成了烫手的山药。他放手也不是,不放手也不是。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叶秋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敢的话,就赶紧放手吧。刚才拉开的只是骨头。如果我再拉一次,他的皮R`ou 也就要拉开了我不怕他报复,你怕不怕?”

    “快点放手啊......”司马健扯着嗓子吼道,“温泽辉,你他~妈的要弄死我啊?快点撒手啊......”

    司马健一边大声喊,一边流着泪。那张原本英俊的脸庞,此刻高高肿胀,挂满了血迹,现在又流满了泪水,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实在是太痛了!

    锥心刺骨的疼痛啊!

    他宁愿自己落入叶秋的手里,也不愿望再被他们俩人这么拉扯下去。他知道叶秋就是个疯子,如果温泽辉在不松手的话,他一定会扯断自己的手臂的。

    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温泽辉无奈,只好松开司马健。于是,司马健就再次落进了叶秋的掌控当中。

    “你看,这样多好。”叶秋捏了捏司马健的脸蛋,又看着温泽辉说道:“你要是早点放开的话,你的司马少爷,也就少吃点亏。我想,司马大少爷心中一定恨死你了。你有没有想过,事情过后,他会怎么处理你呢?”

    听到叶秋的话,温泽辉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额头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水。刚才就是因为他的犹豫,才导致司马健的胳膊被拽的脱臼。如果司马健真的报复起来,恐怕他以后都很难再宁海市生活下去了。

    温泽辉对叶秋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叶秋,怎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煽自己的耳光......”看到温泽辉眼神中的怒火,叶秋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

    “我艹......你......”温泽辉自然不会听从叶秋的话,脸颊却因为愤怒而涨红。此刻,他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却又不敢做出任何举动。

    但是,他也不会抽自己的耳光。

    “哎......”看到他不动手,叶秋轻轻叹了口气,说道:“那么,就只好让你们的司马少爷受点委屈了。”

    说完,叶秋抓了一下司马健的手臂。只是抓了一下,司马健便疼的不停地抽搐。

    “抽脸,快抽脸......”司马健指着温泽辉怒吼道。如果温泽辉不打耳光,叶秋一定会让他疼的死去活来。

    温泽辉拳头攥的咯吱作响,眼神中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可是,小人物哪里有尊严?如果他不抽耳光,司马健就会被殴打。换来的,则是司马健对他的疯狂报复。他那里敢违背司马健的命令?

    只是犹豫了一瞬间,温泽辉抬起右手臂,一巴掌抽在了自己的脸上。他打的不是太用力,只是脸颊微微红了一下。

    “继续,快继续。”司马健看到他只抽了一下,便马上惊慌的喊道。他怕叶秋不满意,又要扯他脱臼的手臂。

    温泽辉大吼一身,然后抡圆了手臂,啪啪啪啪的在自己的脸颊上抽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有点疯狂了。那种屈辱的感觉,让他对叶秋,对司马健都产生了仇恨。可是,他不敢反抗,便只好抽耳光。

    而他手下的一群保安,则神色复杂的站在一旁。看到自己的老大受辱,他们只能默默地看着。而那些黑衣人,表情也一个个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生怕,叶秋会要求所有人一起抽耳光。

    不过,叶秋不想拖延时间。等温泽辉至少抽了十几个耳光后,叶秋才对司马健说道:“我们走吧。”

    话音落下,温泽辉主动让出来一条道路上。他身后的人,也都闪开到一旁。有之前叶秋的立威,这个时候,谁都不敢触逆他。

    司马健情知今天自己是不可能被救了,便只好在前面带路,带着叶秋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