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叶秋出牌

第四百一十九章 叶秋出牌

 热门推荐:
第四百一十九章 叶秋出牌-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三人也一起赶到了楚云天的庄园中。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姬家已经打出了自己的第二张牌,叶秋也就准备开始出手了。

    作为罗曼议会十三个核心成员之一,楚云天现在的关系网络和资源遍布整个北海省,在高层也颇有点关系。姬家也不敢轻举妄动,而刚刚上位的王志文,也自然是不敢对他动手的。

    否则,王志文还没有做热那个位置呢,就要被拉下来了。

    这样以来,楚云天这边倒算是相对安全了。王志文就算是知道叶秋就住在楚云天的庄园,也有点无可奈何。

    “开始调查王志文的一些信息吧。恩,还有两个人也不能放过,一个是姬明科,一个是主管廉政公署的那个人。对,他叫梁红玉。”叶秋坐在楚宁的书房中,对李涵吩咐道。

    李涵打了个响指,然后拿起电话和笔记本就走向里面的房间。他需要独立去完成一些事情。当然这个时候,整个天狼会的情报系统,以及飞车党的情报系统也都告诉运转了起来。

    而这边,楚云天也及时的提供了一些信息,让叶秋能及时的做出一些判断。

    吩咐完李涵的工作之后,叶秋又让楚宁和迪飞赶去北区。这个时候,王志文要严打黄赌毒,飞车党势必是他的第一目标。林枫和暴君两个人恐怕已经感觉到了压力,叶秋便让楚宁和迪飞过去帮忙。

    等他们离开后,叶秋拿出电话,在上面翻找了一会,然后在一个号码上停了下来,随即拨打了过去。

    “喂,谁啊?乃~乃的不知道我在干~女人啊。大清早的打电话,还让不让人活了......”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粗鲁的声音,明显的有点不耐烦。

    “叶秋。”叶秋裂开嘴一笑,开口说道。

    “啊?叶老大?怎么是你啊?”电话那头的人明显的惊了一下,然后便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似乎有人跳下床的声音,夹杂着一个女人明显的责怪和不满,应该是某件事情没有做完就打断,女人极其不愿意,但又被电话那头的人小声斥骂了一句,然后女人便没有了声音。

    “不好意思啊,叶老大,我不知道是你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子嘻嘻笑着说道:“怎么给我打电话了?”

    “要找你办点事。”一想起这小老头的一些爱好,叶秋就忍不住想笑,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憋得有点难受。

    “啊......啊......叶老大,老头子我都三四年不出山了,能帮你办什么事啊?要不我派我的大弟子过去,倒是得了我的一些真传。”老头子嘟囔道

    “不行,这件事非你出马不可。”叶秋一脸认真地说道:“你现在就出发吧,到宁海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派人去接你。”

    “哎呀,都一把老骨头了。”那人嘟囔了一句,不过马上又开口说道:“这次做完事情之火,你带我去见谷道长如何?”

    谷道长就是叶秋在宁县时结交的老道士,而喂给司马健茶杯中的药粉,就是谷道长给叶秋的。这道长在宁县也捣鼓出了一番名气,很多人都想见见他,包括这个小老头。

    “好。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我也要会宁县一段时间的。到时候我带你去见他。”想到不是什么难事,叶秋也就答应了下来。这几年谷道长行踪一直飘忽不定,而且那老道士又神神叨叨的,一天都想着炼丹药长身不死。不过倒是给叶秋教过不是的东西。叶秋也不知道会宁县能不能再见到他。

    “好好好,小老头我这就去宁海。”那老头听到叶秋愿意带他去见谷道长,马上欣喜起来,连连答应着。

    “我警告你啊,可是要马上赶来,不要想着做没干完的事情。”叶秋打趣的笑道。这件事情,当然指的是这家伙和他女人之间的事情了。

    “嘿嘿,嘿嘿,到宁海你带我去大保健就行......”老头子嘻嘻哈哈的笑个没有正行。

    “小心让小红听到了。”叶秋淡淡一笑。这些人,都是当初在宁县厮混是结识的一帮三教九流的朋友。这个小老头叫戴炳,一直自称自己是民国时期戴笠的后人流落明间。

    戴炳干的是也是见不得光的事情,据他讲当年也是道上大名鼎鼎的神偷,师承帝国第一大盗黄迪师。只不过师傅死后,他一个人大江南北乱窜,几乎偷遍了华夏帝国。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应该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流落在了宁县,便隐姓埋名呆了下来。后来又陆续在宁县收了一些弟子。在宁县有操起了老家当。只是他已经不怎么出手,而是让一些弟子做出做活,然后给他孝敬一些。

    当然,这都是戴炳和叶秋交往时,断断续续说的一些事情,叶秋只是当他吹去当年的战绩,也没有过多的相信。但是对他的身手,一直以来还是佩服的。

    而这次洛凌烟提起年文耀的时候,叶秋也是叮嘱过他帮忙寻找的。

    从宁县到宁海大概两个多小时车程。打完电话后,叶秋和楚云天要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宁海汽车站,然后将人接上。

    “遇上什么事了?”坐在车上,抽着叶秋的红河香烟,戴炳笑嘻嘻的说道。小老头带着一顶毡帽,身上穿着七八十年代的那种破旧的老棉袄,穿着一双布鞋。看起来就像是从大山里走出来一样。

    叶秋知道他对这些不是太在乎,其实这家伙这些年在宁县的收入不错,也能算个隐形小富翁了。不过听他的语气,想要和他的女人小红生个儿子,将这些家产都留给儿子的。

    只是这家伙年纪有点大了,再过上几年就要六十岁了,生孩子的希望非常渺小。所以他才一直央求着叶秋带他去见谷道长。

    只是叶秋觉得这个谷道长也是个江湖骗子,哪里会什么道术。对这事也不是太在意。

    不过现在想想,那个神神叨叨的谷道长,真的是有一些能耐的。否则在宁县那块地方上,也无法混的风生水起的。

    “打断了一个二世祖的双腿。结果现在他们全家都想杀我。”叶秋淡笑着说道。与这些昔日好友在一起,终究会感觉到心中非常安定。

    “我以为你有搞大了人家富家婆娘的肚子呢......”戴炳翻了翻白眼,嘟囔道。抽完烟,他便眯着眼睛躺在靠椅上,嘟囔道:“我先眯一会,到地方了你喊我啊。”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