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四百五十九章 还是出事了

第四百五十九章 还是出事了

 热门推荐:
第四百五十九章 还是出事了-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是在瑟瑟发抖,戴斌便马上问道。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先进去再说。”叶秋也来不及解释,确定了戴斌所在的旅社,便匆匆抱着人往里面跑了进去。戴斌便也马上跟在了后面。

    冲进旅社后,叶秋抱着洛凌烟来到了三楼的客房,又搬来了几床被子。小镇子上没有暖气,也没有装空调,房间里还是有点冷的。叶秋便让戴斌去准备了一个炭火盆,又C`ha 上电热毯,给洛凌烟身上盖了好几层被子。

    做完这些,叶秋便吩咐人下去拿了一瓶高度的白酒上来,又让他们去煮点吃的东西。此时如果吃一点热的东西,身体自然也就会热起来。

    好在戴斌他们之前吃的黄狗R`ou 火锅的汤还在沸腾着,也给叶秋他们留了一些狗R`ou 的。狗R`ou 性热,不等叶秋吩咐,戴斌的手下便已经重新将R`ou 热上了。

    等得一会,戴斌在房间升起了炭火盆,房间内的温度也逐渐升了起来。而叶秋则直接给洛凌烟灌了一大口白酒下去,让她暖了暖身子。随后,便又香喷喷的狗R`ou 火锅端了上来。

    叶秋盛了一碗汤放在洛凌烟面前,本来是准备给她喂,不过她也不太好意思。现在身体逐渐有了温度,她便将碗接了过来,自己小口的喝了起来。

    而叶秋,才有津力去将自己身上湿透的裤子换掉。好在戴斌带来的徒弟多,他们都带了换洗的衣服。而在换衣服的时候,戴斌也在一旁帮着叶秋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趁着这个空,叶秋才将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而戴斌,也将这边的大概情况说了一遍。

    等说完的时候,其实两个人都有点心惊。今天居然出现了这么多杀手,不知道是谁派来的。是冲着他们,还是年文耀。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叶秋和戴斌又匆匆对视了一眼,越想越不对劲儿。

    叶秋抄起一瓶二两装的白酒瓶,一口将瓶中的白酒灌下了肚。同时又抓起一块狗R`ou ,咬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道:“老戴,你陪我走一趟吧。这里留点人手看着。”

    “好的。”戴斌脸色凝重的说道。也就很快做出了安排,让弟子们都守候在旅店周围,防止那些人重新杀回来。

    “凌烟,你先多吃点东西,然后睡一觉。”叶秋一边吃着狗R`ou ,一边开口说道:“我们去一趟年老那边。”

    洛凌烟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她想挣扎着站起来,叶秋却是摇摇头,说道:“你不用了,在这里呆着就行。我和老戴过去。”

    说到这里,他苦笑一声,接着说道:“如果出事的话,我想......”顿了顿,他声音很轻的说道:“已经出事了。”

    这个结果,其实大家也都想到了。

    叶秋那边遇到了如此严谨的布局,而且差一点就成功了。虽然不明白那些杀手为什么盯上戴斌他们,但现在想来,大概也是扰乱视听,让他们分散津力去追人,而无暇顾及小镇子上发生的事情。

    其实就采用了一个声东击西的法子,将人引开,然后才能做一些事情。从叶秋遇刺到现在,大概也有多半个小时。

    这样的时间,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事情,果然还是出了!

    等叶秋和戴斌赶到的时候,年文耀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嘴中哼着不知道什么调子的乐曲,古怪而又凄凉。他身边放着一根棍子,棍子上沾了些鲜血,他就那么吱吱呀呀的唱着,谁也听不明白究竟唱的是什么。

    而在他的眼色时,却是那种血红色,便是连叶秋都不敢看一眼。那里面,释放出的是,骇人的光芒。

    就如同看一眼,就会被完全吞噬一样。

    大雪下了他一身,而他却根本就不在乎,声音中的哭腔,却越来越重。

    当叶秋和戴斌走进来的时候,他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似乎又短暂的迟疑。但然后,又是那一种古怪的腔调,听到叶秋和戴斌都觉得有一种特别压抑的难受。

    这个样子,是真是出事了!否则,年文耀不会坐在大雪中的院子里,唱着那古怪的腔调。

    二十多分钟前,他刚刚帮着老母亲洗完双脚,然后服侍着老太太睡下。而他刚准备去休息的时候,便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这些年被追杀无数次,其实已经练就了一些敏锐的觉察类。何况他本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马上将藏在抽屉里的手枪拿了出来,走出了房间。

    然后,枪声就响了。

    幸好的时,年文耀的身体旁边,有一根很粗的木头柱子。正是那木头柱子,替他挡下了一枪。而他也马上举起手枪还击。

    也就在这个时候,屋内又传来了老太太的声音:“年儿,怎么了?”

    老太太似乎也是觉察到了不对劲,想要起身查看。年文耀知道母亲行动不是太方便,而且又怕他担惊受怕,便马上开口说道:“妈,没事,你先睡吧。有个老朋友过来。”

    一边说话,他一边小心翼翼的朝着屋内退了进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屋内老太太摔倒的声音。老太太终究是放心不下,就在爬起来的那一刻,却又猛地摔倒在地上。

    等年文耀冲进去的时候,老母亲早已经合上了眼睛!

    那一刻,他几乎是疯狂了。啊啊啊啊的惨叫几声,然后猛地冲出屋子,朝着刚才开枪的方向猛地放了几枪。

    可是等子弹打完的时候,终究是没有涉中。而同一时刻,那个人便跳到了院子里面。手中持着一把东洋刀,朝着年文耀的头上劈了下去。

    年文耀往后退了一步,恰好避过那一刀。同时顺手从墙角处拎起了一把木棍,不顾一起的冲了上去。

    那一刻,他就如同一个疯子一般,疯狂的挥舞着手中的木棍,口中发出不似这个人间的声音。愤怒的朝着那人的身上砸了下去,根本就不管那人手中的东洋刀,会随时劈在他身上。

    或许那人也被年文耀突然爆发出来的这种疯狂其实给吓到了,惊慌之下,居然被砸了一棍子。那人也似乎无心恋战,虚晃几招之后,便匆匆撤退。而年文耀,却因为突然间的心力交瘁,整个人猛地跌倒在地上。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老母亲,便返身趴会了房间中,抱着老母亲已经冰凉的身体哭了十几分钟。

    等将老母亲的身体又搬到床~上,他便走出房间里,坐在院子中,唱着那无人能懂的曲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年文耀的声音,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悲凉,似乎在悼念着去了天国的老母亲......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