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零一章 看破悟不破

第六百零一章 看破悟不破

 热门推荐:
第六百零一章 看破悟不破-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这个时候,连叶秋都有点好奇了。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谷道长不诊脉,却问起了戴斌他师父的一些事情。看来,谷道长与戴斌师父之间,肯定是有一些恩怨的。

    戴斌这个时候似乎也是反应了过来,虽然在此刻他对谷道长现在的很尊敬,但这也是为了生孩子。但是真要是牵扯到了自己的师父,他的脸色就变了。

    他认真的与谷道长对视了一眼,说道:“谷仙长,我敬你是因为你确实有大能耐。但此事牵扯家师,我也只能不敬了。”

    谷道长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又哈哈大笑,说道:“没想到李一那家伙,居然能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弟子。哼......”

    说到这里,他语气一转,说道:“今日看在叶秋的面子上,我也不为难你。只是这看病一事,就罢了吧。”说完,他竟是不再理会众人,拿起酒壶灌了一大口酒。起身拎着鱼篓,准备离开此地。

    “不看就不看。”戴斌也是来了倔脾气,何况这件事情毕竟是牵扯到了自己的师父。谷道长的态度,已经触动到了他的怒气。

    事情居然会演变成了这个样子,叶秋有点尴尬的站了起来,快走两步追上前去,说道:“谷道长,究竟怎么回事吗?我靠,你这老家伙怎么回事啊?”

    “叶秋,这件事情你就别管了。”谷道长停下身来,无奈的说道。不过应该是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道:“这样吧,让你的朋友在外面等你吧,你随我到道观来,我给你看点东西。”

    说完,也是马上就往道观的方向走去。

    叶秋知道谷道长的脾气如此,恐怕自己在要相劝,他就真要生气了。只好无奈的折返回去,拍拍戴斌的肩膀说道:“要不先这样吧,这老家伙动了点肝火。也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事情。你先带着小红出山吧,我去和他再聊聊。”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戴老,你放心,事情会帮你办妥的。”

    “不用了。”这个时候,戴斌也是动了怒火。谷道长对自己都是这样的态度,那与师父之间的恩怨,一定很深了。既然他和师父有恩怨,怎么还能在他这里看病呢?

    叶秋大概也是明白戴斌心中所想,不过戴斌已经这把年纪了。如果这一两年还没办法让小红肚子起来,恐怕这辈子也就不会有什么希望了。心中纵然有怨气,但现在有求于人家。

    “为小红考虑考虑吧,小红跟着你不容易。”叶秋一脸认真地说道,然后又笑着说道:“老牛鼻子就这性格,你也多谅解。如果他与你师父真有深仇大恨,今天一定是会动手的。我想,恐怕他们关系还不错呢。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弄明白。”

    戴斌原本是想拒绝叶秋的好意的,他甚至都有点心灰意冷了。但他回头看了一眼小红,发现她眼神中那一抹1淡淡的失望和迷茫时,他还是心中叹了口气,终究是点点头说道:“也只好如此了。我在山外等你。”

    “恩,也不知道会在这里呆多久。如果等的时间长,你就带着小红和小六子先回去,帮我查一下那对外国母女的事情。”

    “好。”戴斌点了点头,随后带着小红往山外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叶秋无奈的摇头笑笑。原本很顺利的事情,谁会想到会演变成这个样子。好在谷道长还要和他谈,估计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折的可能。

    这次来,第一个目的自然是帮着戴斌解决生孩子的事情。但另外,也是想要跟着谷道长在学习一些东西的。以前每天和谷道长在一起,但那个时候并不知道谷道长的价值。现在既然知道了,就不能放过这个机会了。

    跟着谷道长走进小道观,发现里面倒是别。道观虽小,但是五脏俱全,何况还收拾的仅仅有条。在最中间的花坛中还有一颗参天大树,当让整个小道观显得特别雅致,别Ju一格。

    “接到你以前你的道观总是脏乱差的代表。”叶秋走进去时,看到谷道长已经坐在大树下的一张小方桌前,而且已经泡好了茶。叶秋打量了几眼,便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是不是又勾搭了那个良家,每天来为你打扫卫生啊?”

    “你这小子,多少年了都是没有变过,尤其是这张丑嘴。”谷道长无奈的笑了笑,说道:“过来吧吗,尝尝我从山里采得山茶。”

    叶秋依言走过去,坐在他对面。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这才一脸认真地说道:“这几年,过的怎么样?几年前一别,就没有见过你了。不过看你在这里生活的如此滋润,我也就放心了。”

    “虽然你小子嘴臭,但是关心人却是实在的。”谷道长咧嘴一笑,说道:“几年前遇到了点事,也来不及向你道别。正要要躲避一些人,便躲进了山里,没想到误打误撞发现了这里。这里的人几乎都没有出去过,世世辈辈居住在这里。这个道观,倒是存在很多年了。我来的时候又修缮了一下。这两年时常会帮村名们看看病,他们也就经常来帮着收拾道观。”

    “今天的事情......”叶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下去,然后开口问道。

    “罢了罢了,谁让是你小子的朋友呢。”谷道长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并不是多大的仇怨。但是一想起那老家伙,我就不想给他的人看病。那个家伙,当年坑的我不浅。”

    “修道之人,那有仇怨啊。”叶秋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如果真的修成了道,恐怕也就不计较这些了。”谷道长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抄起旁边的酒壶,灌了一口酒,然后接着说道:“可惜我还未成道,这些俗世的事情,就是羁绊啊。”

    “你不是都看破了嘛。还记着?”

    “看破,悟不破,你说咋办?”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戴和我关系不错,何况当时在宁县的时候,大家也算是邻居的,只是一直无缘见面而已。”叶秋一脸认真地问道。</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