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一十一章 意外的邀请

第六百一十一章 意外的邀请

 热门推荐:
第六百一十一章 意外的邀请-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今天,在宁海经营食品生意,也是罗曼议会外围成员的贝世祥,在天狼会所最大最豪华的天字号包厢举办生日酒会。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贝世祥的朋友,自然也全都是宁海或者从其它地方赶过来的有钱有权人士。大家热闹的喝酒,亲切的交谈,还有一支很有名气的乐队在旁边演奏助兴,气氛相当的融洽。

    天狼会所虽然成立的时间不久,但是已经成为顶级场所的象征,是能和欢否这样顶尖会所媲美的地方。一些富豪为了彰显身份,便将聚会、宴请都放在这边,一次提升自己的价值。

    贝世祥过生日的遮天,天狼会所也是如同往常一样热闹。这边在举办生日宴会,而在另外几个包厢中,也有一些二代们在聚会。

    作为会所的负责人,众人热捧的天狼女王邢琳,也是周旋在各个包厢中,给前来消费的客人们敬酒,说上一些客套话。自然也是拉生意的一种,当然也同时能拓展更多的人脉。

    敬完了几个包厢的人,身穿着一身红色旗袍的邢琳也就优雅从容的走进了贝世祥这边的包厢中。在门口看了一眼,然后径直朝着今天晚上的东道主贝世祥走过去,笑容甜美的说道:“欣闻今天是贝先生的生日,无论如何我都要过来讨一杯长寿酒喝。”

    她招了招手,身后就有一个侍者举着一个托盘过来。

    她把托盘上的一支红酒拿下来,说道:“贝先生,小女子无以为贺,这瓶红酒是我私人送给你的礼物。为你们今天晚上欢庆祝祝兴,礼轻意重,还请不要嫌弃。”

    贝世祥今日在天狼会所的消费,是以百万计的。邢琳送给他的这瓶酒也是一瓶珍藏品,在会所的销售价一瓶就要五万多。不过相对于他的消费来说,这又不算什么了。

    贝世祥早就和邢琳熟悉,看到她来捧场祝贺,而且还送来红酒,自然觉得极大的有面子。

    他接过红酒,又递给身边的侍者,说道:“打开。我要和我们的天狼女王好好喝上两杯。”

    红酒很快的打开,邢琳先敬了贝世祥一杯。贝世祥以礼相待,回敬一杯。

    因为是天狼会所的负责人,会所这么短时间内名声鹊起,又让众多宁海顶尖大少趋之若与,邢琳这个负责人的身份,也随之水涨船高。贝世祥虽然也算是大富豪,但比起司马健这样的世家子弟来说,还是差远了。而邢琳,则是能与司马健这样的大少关系不错的人物。

    所以邢琳能过来敬酒,贝世祥也是觉得很涨面子。自然也存了趁机能拉近一些与邢琳的关系,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接触到司马健他们这些公子哥们。

    这种情况下,邢琳也是陪着多方多聊了几句,给足了贝世祥面子。

    叶秋给了邢琳这个平台,邢琳就像用最好的业绩来回报叶秋。她也很好的完成了自己定下的目标,让天狼会所的生意蒸蒸日上,与她擅长交际是分不开的。顶多是陪着贝世祥多喝一杯酒,多聊几句天而已,但是以后能带来的,则是贝世祥,以及他背后朋友的更多消费。

    双方寒暄了几句,邢琳说了打扰告辞离开。

    “你好,天狼女王。”

    就在邢琳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挡在了他的前面。

    邢琳刚讲手中的高脚杯放在侍者的托盘中,愕然被人挡住,她依然面带着职业的微笑,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男人。

    眼前的男人,大概二十多岁的年纪,模样很清秀,笑起来却给人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他看着邢琳,说道:“你就是天狼女王吧?我们黎少想请你过去说句话。”

    作为会所的负责人,邢琳时常遇到这种被人邀请喝酒的事情。

    熟悉的人或者不得不给面子的人,她都会喝上一杯。当然,有些人她也会婉言拒绝。

    要是每一个客人要和她喝酒的要求全都答应,她还做什么‘女王’?干脆做一个‘酒鬼’好了。

    她不认识这个年轻人,可她清楚,今天能够进入这间包厢里面的都是贝世祥的亲朋好友。贝世祥是锦绣馆的白金会员,每年在锦绣馆的消费高达八位数。今天是他的生日,看在他的面子上,她也要和他的朋友喝上一杯。

    “这是我的荣幸。”邢琳笑了笑,说道,然后跟在男人的身后朝着包厢的角落那边走过去。

    包厢角落里是一群年轻人,应该都是客人们的子侄或者贝世祥儿子贝晓晓的朋友。

    其实除过贝世祥意外,这些人,才是真正消费的主力军。贝世祥一年花费高达千万,除过自己往常生意上的宴请外,基本上都是他儿子贝晓晓在这里花掉的。

    走到角落里,邢琳便非常职业的冲那些人微微笑了笑。

    “黎少,人我给请来了。”请人的年轻人笑呵呵的对坐在沙发中间的一个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说道。

    中年男人穿着一套黑sè的西装,西装里面衬着白sè的衬衣和浅灰sè的马夹,衬衣领口处还打着一只黑sè领结。脸颊微瘦,戴着幅无框眼镜倒也显得文质彬彬。只不过因为他的眼睛狭长,笑起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非常yīn冷的感觉。

    “邢小姐?”黎维佳没有起身,仰起脸看着邢琳,举起杯子里的红酒,说道:“久仰大名。我敬你一杯。”

    邢琳看了一给他敬酒的男子,面孔很陌生,以前也从来没有来过天狼会所。应该是外地来的。看到他和贝晓晓这些人坐在一起,应该是和贝晓晓关系不错了。微微笑了笑,她便开口说道:“黎大少是外地过来的?以前不熟悉,以后你可要多来照顾我们天狼的生意。”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从一旁侍者的托盘中取过红酒杯,然后给自己倒了杯红酒。

    她不知道这位人士有什么来头,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清楚。只是从刚才那个年轻人的邀请词里知道他姓‘黎’。

    而且,这样的客人,基本上都不能得罪。不是得罪不起,而是不划算。真要是得罪了,在生意上的影响也会很大。

    对方既然来了这里便是客人,邢琳便微微一笑,将红酒杯往前松了一下,说道:“你远来是客。这一杯我敬你。”

    “客气了。”两人的酒杯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