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二十六章 明显在报复

第六百二十六章 明显在报复

 热门推荐:
第六百二十六章 明显在报复-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持着双枪断后,很快便来到了那车棚里,叶秋看见一辆牌照是000025的奥迪车,当即认出是上面已经死了的秦世峰的车。三四中文 www.444zw.com这样的车牌号,基本上交警见了违规都不敢管。

    走进去时,凯萨琳原本还想坐到驾驶座,却见叶秋随便拉出两根线来一接,车辆便已经动,也就抱着伊芙到了后座。

    今晚的事情说起来惊险,自己差一点就中枪。好在干掉了前面的几个人后,后面的人便已经吓得不敢出头。其实最麻烦的还是那六个外国保镖,他们经历过真正的战火,刚开始给叶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再加上凯萨琳试图自杀,也让叶秋津神高度紧张。好在后面发火后,她就基本上失去了那份勇气。此时虽然一句话不说,紧紧楼着小伊芙坐在后排座位上,心中自然也是很愧疚,或者是迷惘的。

    汽车呼啸而起,以一个极为惊人的度飙上公路,想起这一晚,三人都没有说话,叶秋那是没什么话题,凯萨琳神情则有些呆滞,至于伊芙,则只是坐在母亲怀里望着前方叶秋的侧脸。一面开车,一面去掉了脸上的易容,脱下衣服,已经基本上回复到了叶秋的状态。不一会儿,经过那跑车落入山涧的路段,警察已经封锁了一半道路,几辆车停在路边进行着检查,一个交警在前面挥手,叶秋懒得去管,一踩油门直接冲了过去。

    “脚扭到了吗?”

    从后视镜看见凯萨琳侧身抚摸着自己的脚踝,这是叶秋在车上唯一的一句问话,凯萨琳点了点头:“嗯。”

    叶秋迟疑了一下,但也没有再去理会。将手机摸出来,很快将这边的情况向宁伟做了一个汇报。

    毕竟秦世峰是宁海市的第三人,他死在了这里,一定会引起内部的一些轰动。好在这些事情提前就给宁伟、郭云海、宋海龙他们打过招呼。想必事情发生之前,他们也在做着一些准备。现在事情既然发生,他们也就能有条不紊的处理了。

    给宁伟打完电话,叶秋扭头对凯萨琳说道:“忍一下吧,很快就到了。”

    说完话,他便专心开车。等他们回到宁海市的时候,大概是晚上十点多的时候,主街道上人群依旧熙攘,但其它地方基本上都已经陷入宁静,在一处无人的路段停了车,擦掉车上一些地方的指纹,三人都从车上走了下来。

    “伊芙我来背吧。”

    一手提着那装了易容道Ju的西装,眼见凯萨琳一瘸一拐的样子,叶秋将睡眼朦胧的小女孩接了过来,片刻后,小女孩伏在叶秋的背上安心地睡了过去,凯萨琳的脚下此时只有丝袜,跟在旁边缓缓而行。

    路灯昏黄,夜风皱起,宁静的街道间,俨如一家三口......

    此时,很多方面已经知道了发生在废弃水泥厂的事情。宁伟那边联系到郭云海。

    郭云海连夜调集了军区的军人,抢先警方一步赶到了那废弃的水泥厂,随后封锁了周围所有的区域,自然又军队的高手在里面进行着一些布置和伪装。等地方上的人过来交涉时,宋海龙那边也连夜紧急召开了会议,很快便下达了几个决议下去。

    反正那晚上是很多人的不眠之夜,作为秦世峰背后的谋后推手,林家很快就知道了消息。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因为郭云海的封锁,并无人知晓。再加上宋海龙马上发起了对秦世峰的调查,在这种情况下,林家也不敢擅自出头,生怕官方追查这一些线索引火上身。

    这件事情在之后持续发酵了半个多月,倒也惊动了不少高层的人物,甚至连江海省里面的一些大人物,也过来询问了一番。

    其后便是严酷的清洗,以及势力之间的胶着与妥协。秦世峰在宁海市毕竟扎根多年,所牵连到的关系网络,也是非常广阔。上面自然也不会将影响力做到这么大。

    何况以及形成了一些利益群体,林家那边暗中也做了一些运作,事情也就逐渐平息了下来。与秦世峰走的最近的一部分人收到了牵连之外,其余倒也没有什么事情。事情发生后,就没有多少人再去追究秦世峰如何死的事情了。

    再加上郭云海那边布置的现场,后来虽然也将现场交了地方,但终究已经查不出当天发生什么事情了。

    而哪天晚上,叶秋带着凯萨琳和小伊芙母女俩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在二楼的小卧室里放下睡着了的伊芙,随后让凯萨琳脱掉了磨破的丝袜,洗过了脚,叶秋帮她治疗肿得如同馒头一般的脚踝。

    卧室之中,两人都坐在床边,凯萨琳双手后撑,银牙紧咬住下唇,满眼都是泪水,任由叶秋抓住他受伤的脚,拿着药瓶很粗暴地摆弄着。

    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

    过得许久,凯萨琳方才开口说道:“你......还想要骂我吗?”

    “已经骂过了。”叶秋淡淡地说道,在那肿起的地方拼命揉动,淡淡的开口问道:“心里还想着他吗?”

    凯萨琳仰起了头,过得好久方才幽幽地说道:“有一种叫做菟丝子的花,必须要靠着树木,才能够生存,我以前以为自己就是那样的人,离开了那个男人,就肯定活不下去了......现在才想到,原来我想要的不是那个男人,而是那种相爱的感觉。我想我并不恨他有另一个妻子,也不恨他欺骗了我,我恨的......只是我付出了这么多,什么回报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有留下......”

    “伊芙留下了。”叶秋望了她一眼,“那么你的意思是忘掉他了。”

    “是啊。”凯萨琳仰起脸一笑,随后便被脚上的痛楚扭曲了表情,白了明显在报复的叶秋一眼:“以前觉得自己那么爱他,为了他,看华夏的小说,吃华夏的食物,热衷华夏的一切,甚至学着书里写的那样,整天窝在家里,出门都很少,做个规规矩矩的女人,可现在现,看清楚他之后,竟然会这么快的放下,十年的时间,就这样子全放下了......”</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