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三十七章 刑讯逼了个供

第六百三十七章 刑讯逼了个供

 热门推荐:
第六百三十七章 刑讯逼了个供-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他曾经站在那个最耀眼的位置,接受全世界的膜拜追捧。三四中文 www.444zw.com可是,他却没能站到最后。一阵风过,他就被吹落台下。再次攀登,却发现物是人非,自己已经不再年轻。

    岁月不饶人啊。

    叶秋这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洛欢把他的女儿看的那么紧。看来,他这是在担心自己走了和他同样的老路啊。

    如果洛欢更谨慎一些,可以安全夺走叶秋任何一丝丝崛起的机会。

    如果这样看来,名单上的几个人,现在都是由嫌疑的。

    三个人坐在一起分析了一阵,年文耀根据叶秋的信息,将上面几人的信息又勾掉几个。到最后,其实将洛欢、姬敏、贝世祥这三个人都派出了。

    等有了一个大体的方向,叶秋也就打了电话,让戴斌他们那边先去查一下。还有楚云天和林枫、以及纳兰香香都知会了一声。毕竟出现了水晶米这种东西,宁海市场上谁是上家,谁是出货大户,他们心中应该都是有底的。

    只要查到了源头,这件事情要调查起来,也不是太难。

    “还是先回去看一看我们的工作人员吧。”叶秋拿过自己的衣服披上,开口说道。他想的是,至少要先看一看邢琳。

    事情发生之后,居住在天狼会所的邢琳应该是第一时刻知晓。

    可是,她连一通电话都没来得及打来便被逮捕,这是不是也太奇怪了些?难道jǐng察就在门口候着,知道里面有动静,立即就冲了进去把人全部都制服了?

    这中间肯定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

    天狼会所属于宁海市西城区,而这次出警的人,正是西城分局。因为西城区是是宁海市最富裕的所在,所以,西城分局的办公大楼也格外的豪华壮观。

    叶秋、洛凌烟和年文耀三人开车赶到西城分局时,司马健和迪飞已经等在jǐng察局候客厅多时。

    看到叶秋过来,两人同时起身迎接。

    迪飞胖乎乎的脸上满是疲倦,看来熬夜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很难吃消的。他看着叶秋,一脸愧疚的说道:“事情发生后,邢琳给我打电话说了这件事情。我以为这只是他们自己带来东西在里边玩。天狼会所就是有责任,也只是连带责任,监管不严的责任。就让她先等一等。不用急着给你打电话。”

    目前迪飞负责天狼会所的品牌拓展,而且还和邢琳一起成立了会所管理公司,目前专营店都开了好多家。如果说邢琳的直接上司,那就算是迪飞了。

    得知信息后,迪飞便马上往这边赶了过来,此时整个人也显得有点憔悴和低落。毕竟自己经营的场所出了事情,虽然责任不在于他,主要是邢琳在负责这家店。但是作为整个品牌的运营者,迪飞也是觉得心中非常愧疚。

    此刻他便接着说道:“原本想着事情不大,我想先把关系理顺了再说。谁知道那几个小子作死,竟然说东西是天狼会所内部的人提供的。这下子事情可就大了。我找到的人已经没办法说话,邢琳也被jǐng察局控制——”

    叶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着说道:“没事,就算那个时候她给我打电话,我也还是得给你电话,谁也不会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

    说完,叶秋又扭头看着司马健

    虽然他一直扯着宋海龙这张虎皮在宁海市厮混,但是他在宁海市的底子还是太薄了。在关键时期,司马健还是能起到非常大的作用。

    邢琳第一时间不是给自己打电话,而是打电话给迪飞,也是因为目前叶秋将整个会所的经营管理都交给了他们俩人。邢琳也没有意识到问题会这么严重,想着自己哪怕进去了,迪飞都可以轻松解决。

    何况迪飞目前在宁海市的关系网络也非常大了,让迪飞或者是谁在中间说情,事情大概也不会太大。

    没想到的是,对手远远要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凶狠。

    “我先想想办法吧。”司马健点点头,接着说道:该找的人,都找一下。相关方面的,应该会有一些信息出来。”

    停顿了一下,他又有点为难的说道:“不过......这件事情毕竟牵扯到了最敏感的东西。你也知道,因为秦世峰的原因,最近对这块,查的非常严格的。”

    叶秋点了点头,点燃一根烟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这种情况下,只能等待看看结果了。如果实在没办法解决,就只好找宋海龙了。但这种事情麻烦到宋海龙,则会给他的竞争对手留下把柄,对他的仕途也是不利的。

    既然这次他们设计了自己,就一定将这一切都算计在内了。

    真是个麻烦的事情!

    而此时,分局里面,邢琳则在接受着审讯。室内空旷,强烈的灯光刺激的人睁不开眼。

    即便已经和他们耗了好几个钟头,邢琳的眼睛仍然没有适应这种强烈的光照环境。

    所以,她在说话时都是微闭着眼睛,就像是在打瞌睡。

    “砰......”

    看到邢琳竟然是这幅态度对待自己时,负责审讯的中年jǐng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对着邢琳吼道:“打起津神。你当这是哪儿?你当是你家呢?想睡觉?如果不老实交代,你就别想睡觉。”

    邢琳的眼睛稍微睁大一些,抬头看了中年jǐng官一眼,并没有说话。

    她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何况这种时候说话,一定会给这个中年jing官留下把柄吗。他们太津于此道了,任何话语出现漏洞,都能被他们抓住。与其这样,干脆保持沉默,反正他们也不能将自己怎么着。

    中年jǐng官被邢琳的这种倔强强硬的态度给激怒了,他猛地推开面前的桌子,手里夹着根烟在室内走来走去。

    “邢琳,如果你是聪明人的话,就赶紧把事情的真相给招供出来。你说出幕后指使,才能够将功赎罪。”说到这里吗,他深深的看了邢琳一眼,接着说道:“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那些吸赌仔都已经招供了,他们的‘水晶米’就是在你们天狼会所购买的。还有,你们天狼会所负责VIP包厢预定的曹杰正在接受我们的审讯。”</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