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三十八章 逼不出信息来

第六百三十八章 逼不出信息来

 热门推荐:
第六百三十八章 逼不出信息来-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本以为邢琳会说句话,不过邢琳只是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头,继续微闭着眼睛,就像是在假寐。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哼,看你们能抗到什么时候。”中年jing官真的生气了,声音变得冷淡了许多,接着冷哼道:“不怕告诉你,审讯他的是我们局里的‘铁面判官’张队长。我们弟兄跟着他办案这么多年,就没有看到他敲不开的嘴拔不下来的牙。你们,就等着伏法吧。我在重申一遍:抗拒从严,坦白从宽!”

    说完,他弯下腰近距离的打量着邢琳娇媚年轻的脸,心里暗骂好女人都让狗rì了。弹了弹烟灰,没好气的说道:“买药的招了,卖药的也招了。到时候,你招不招已经意义不大了。有这两方面的证词,案子就可以定死了。那个时候,你就算想招也没有机会了。想清楚了,别把自己栽进去了。”

    邢琳的睫毛轻动,让自己的眼睛更舒服一些,说道:“我已经招过了。你们还想让我招什么?”

    然后,她仰起头,一脸不怯的盯着中年jing官的脸。

    看到邢琳一直是这个态度,中年jǐng官又是一巴掌拍在铁皮桌子上,骂道:“臭婊子,你最好老实交代。别以为你是女人,老子就不敢对你用大刑。我告诉你,老子的手段多着呢。如果我愿意,我可以让你死去活来,活的想死外人还看不出来。”

    不管中年jing官的语气怎么冷淡,邢琳也只是扬了扬眉头,抬起头来看着中年jǐng官,开口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我已经回答无数次了,那是曹杰的个人行为,和我们天狼会所无关,同时和我们老板无关。”

    顿了顿,他接着说道:“你不相信,非要让我从实招来。招什么?往我们老板身上泼脏水?说这是他指使的?这才是你们需要的答案?”

    她一脸不屈,或者面带着不屑的冷笑,让中年jing官也为之气结。何况,这确实是他们想要的答案。问题是,他也说不出口啊。

    冷冷的看了邢琳一眼,中年jing官点燃了一个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冷哼道:“我需要的是实情。”

    “我说的就是实情。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们老板更不会知道。因为他长期不在这边,所有的业务都由我在打理。如果有问题,那就是我的问题。我需要全部承担。”

    知道事情啊已经有点严重,何况明显已经看出有人想要陷害叶秋。这种情况下,邢琳竟然主动将一切都承揽了下来,不希望这件事情影响到叶秋丝毫。

    不过,她的这种态度,却已经让中年官彻底的失去了耐心。

    “臭婊子......”中年jǐng官气的再次破口大骂,伸手就要打人。

    看到中年jing官要打人,旁边负责记录的那个戴着小眼镜的年轻jǐng察赶紧上前阻拦,不让中年jǐng官对这个女人动粗。

    邢琳冷冷笑了一声,抬头看着他,一脸认真的说道:“你刚才劝我的一句话,我觉得很有必要回赠给你。”

    “啪。”中年jing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然后吼道:“我倒要听听,你要回赠什么给我听。”

    邢琳冷笑了一声,说道:“你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最好不要把自己栽进去。”

    “你他妈的还敢威胁我......我......”听到邢琳的话,中年jing官怒了。不过他终究没敢再动手打人。看到邢琳有恃无恐直到现在还没有一点儿紧张的眼神,他明白,这个女人应该是真的不知情。或者说,她背后有很大的背景。

    如果她这个负责人不知情的话,那么这件案子就很有可能真有其它的隐情。

    天狼会所是什么地方?能够在那里面做负责人的女人又岂止是简单人物?

    神仙打架,自己这个小鬼冲那么急干什么?

    这么一琢磨,他也觉得自己的态度有待修证。表现可以,可不能被人当做替罪羊了。

    想到这里,他便已经彻底的冷静了下来。

    看到他的态度转变,邢琳心中也明白,自己的警告起到了作用。这个中年jing官,至少在现在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了。

    从出事的现在,她的津神也是高度紧张,又面临着这样重的压力,其实到现在已经非常疲惫了。此刻他便眯上眼睛,想稍微休息一会。

    “咚咚——”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两声敲门声。

    之前拉住中年jing’官的小眼睛年轻人便马上走过去,将门打开。门口,出现了一个身穿卡其色风衣的年轻男子。他往里面扫了一眼,然后笑呵呵的问道:“老温,有没有收获?”

    “张队。”中年jǐng官明显对这个比他还要年轻一些的jǐng察非常的尊重,有点尴尬的说道:“还没呢。这女人嘴硬的很。又没办法动刑——”

    年轻男人靠在门框上眯着眼睛打量了邢琳一阵子,然后笑呵呵的走了进来。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咖啡,香气扑鼻。

    他走进屋子,拉了张椅子坐在邢琳面前,一双漂亮的凤眼打量着她,说道:“吸粉的招了,卖粉的也招了。”

    说到这里,他冷冷一笑,接着说道:“你们的那个服务员曹杰已经说了,他是接受你的命令在天狼会所里为客人提供‘水晶米’。我们现在正组织人手在你的办公室和住处进行搜查,如果再找到物证的话......”

    说到这里时,他耸了耸肩,做了个后果你自己明白的收拾,然后接着加重语气说道:“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后果了吧?我们国家对贩卖这个可是严厉打击。数量稍微大一些,就有可能是死刑。你希望自己把这件事情一个人扛着?你真的......活够了啊?”

    这句话,他拖得很长。说话的时候,他也在打量着邢琳。和刚才那个中年jin官,他心中也那样嘟囔了一句。不过似乎他对美女也是很感兴趣的,此时竟然看的饶有兴趣。

    听到他的话,邢琳抬起头来,对他怒目而视,冷声呵斥道:“这是栽赃。我没有指挥过曹杰。我从来没有让他做过这种事情。”

    年轻男人似乎显得并不着急,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回头看到中年jing官正在抽烟,便皱了皱眉头,说道:“老温,把烟灭掉。”</p>


    chap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