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TXT小说网 > 最强狂少 > 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来道歉

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来道歉

 热门推荐:
第六百四十四章 我来道歉-最强狂少-宠物店的男人们txt下载-手机TXT小说网

    
一秒记住 三四中文网 www.0577zclp.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0577zclp.com

    <div class=\"pxp\">

    看着头上包成木乃伊的黎维佳,叶秋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往前走了几步,在他床前大概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弓着身子将说中的鲜花递了过去,一脸歉意的说道:“黎大少,我年轻气盛不懂事儿,和你这远来的贵客发生了冲突。三四中文 www.444zw.com

    叶秋说话的时候显得特别低沉,脸上又充满了歉意,一副真诚道歉的样子,倒不似作伪。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这几日我一直在反思,那天我动手,却是有点不对,你毕竟远方的贵客。这几日我越想越觉得愧疚。所以今天特意赶过来向你道歉。”说到这时,叶秋抬头看着黎维佳,表情认真的说道:’希望你能原谅我当时的粗暴行动。另外,我愿意在天狼会所置办一桌酒席,当着大家伙的面,向黎大少道歉,并且愿意承担大少的一切损失。”

    黎维佳坐在病床上,后背上靠着两个枕头。叶秋刚走进来的时候,他还有点恐惧,脑海中那日的影响还比较深。刚开始甚至都不敢正眼看叶秋一眼。但此时们听到叶秋如此认真的道歉,又是一副低声下气的样子,他心中的恐惧之意,便一下子消失无形了。

    人就是这样,你势威,他便示弱。你势弱,他便开始对着你示威。

    心中没有了恐惧之意,黎维佳有恢复到了自己东北大少的那种威势来。此时直起腰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叶秋,一脸鄙夷的说道:“怎么?现在跑来求饶了?当时打人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道歉?道歉能够把我脑袋上的洞给补上吗?你要是真想道歉也行。你站在哪儿别动,让我把你脑袋打破个洞,咱们俩的事情也就完了,怎么样?”

    他狠狠地说道,说完,脸上便有了点辛灾乐祸的的表情。哼,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听到黎维佳的话,叶秋抬起头来与他对视一眼,然后认真的问道:“大少此话当真?”

    “哼,当然,我黎维佳说出的话,什么时候失言过。”黎维佳狠狠的说道。不过心中也有点诧异,这家伙真的会让自己打?

    他就是说说而已,以为这家伙是不可能答应的。可是现在看他的样子,难道愿意接受自己这么苛刻的道歉条件?

    而贝晓晓也是警惕的盯着叶秋,不知道他在玩什么花样。

    “那好。”叶秋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鲜花放在黎维佳的床头,四处扫描了一拳,然后跑到厨房,很快便拎了一口大钢锅回来。

    看到叶秋从厨房拎着锅走了出来,黎维佳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惊吓的往后躲去,大声的呵斥道:“你要干什么?”

    此刻,那一天被花瓶砸破头的那一幕,又清晰的浮现了出来。也是啊,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跑来向自己道歉呢?怎么可能让自己在他脑袋上砸个洞呢?他只不过是来示威的而已。

    想到这里,黎维佳心中的恐惧之心,再一次冒了出来,身体都在微微的颤抖着。

    贝晓晓也以为叶秋要用大钢锅打人,跑过来用他肥胖的身体挡在叶秋的前面,大吼道:“你要干什么?不许动手。”

    “我没准备动手。”叶秋笑着说道。他把手里的大钢锅举到贝晓晓面前,说道:“你把这口锅给黎大少。他不是说只要我站在这儿别动,让他把我脑袋打个洞,这件事情就完了吗?说话还算不算数?”

    贝晓晓愣了一下,手中却已经将钢锅接了过来,有点迟疑的说道:“你究竟要干嘛?”

    真是个脑残。随后,贝晓晓心中便骂了一句。你以为这样就能够把事情了结了?你以为当真是黎维佳这草包把你害成这个样子?

    这种智商的对手,姐姐还顾忌他干什么?随随便便找个机会把他玩死得了。

    “我来吧,我替大少报仇。”贝晓晓没有把大钢锅递给黎维佳,倒是自己举着钢锅蠢蠢yù动。

    既然叶秋主动要求打破他的头,遇上这样的弱智,还不快乐的报仇?但是黎维佳不一定敢打他,那就让自己打吧。

    叶秋扫了他一眼,看到他眼里的狠辣,笑着说道:“不行,这是我和黎大少的事情,必须他打才算数。”

    贝晓晓无奈,只得把大钢锅递给黎维佳,说道:“大少,现在打伤你的人就站在面前,你照他脑袋来一下——来一下,这仇就报了。”

    “给我。”黎维佳一把接过钢锅。他咬牙切齿,他的心跳加速,整个人也显得兴奋激动,此刻要报仇雪恨了,几日来的怨怒,一下子冒了出来。

    砸下去。

    只要自己抡着钢锅狠狠地往他脑袋上砸下去,自己所遭遇的伤痛,自己所经历的耻辱都将得到了偿还。

    只要自己砸下去,黎大少还是黎大少,威风凛凛不可侵犯的黎大少。

    以后自己的恶名——不,威名不仅仅流传在东北,还将成为宁海市的传奇。

    自己在宁海的地盘上,让这里的大少低声下气的道歉,然后让自己砸破脑袋。光是这件事情说出去,东北那帮大少们看待自己的眼神都会不一样。

    此时,他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将手中的锅,砸在叶秋的头上。然后,看着他头破血流的样子,然后哈哈大笑一声。

    叶秋安静的站在他的面前,眼睛紧闭,一动也不动。

    “打吧。”叶秋说道。“打下去,咱们就两清了。”

    “打。”黎维佳狠声说道。他握紧钢锅的把柄,好几次想要举起来,心里却觉得燥得不行。

    这小子怎么会让自己砸他的脑袋呢?

    不会是耍诈吧?

    他想让自己把他打进医院,然后逃避贩赌的责任?

    可是就算入了院也逃避不了贩赌的责任吧?

    以前如狼似狗的家伙,现在怎么变成了弱鸡小兔了?

    越想越觉得叶秋的行为可疑,越琢磨越觉得这是一个陷阱。

    “你到底打不打?”叶秋催促着说道。“打了这事儿就两清了。我们谁也不欠谁。”

    “打。”黎维佳一咬牙,抡起钢锅就朝叶秋的脑袋上砸了过来。</p>


    chapter;